寂寞同城交友网

      在北半球是冬季,到了南半球就是夏季了齃,在南半球的拉흿普拉塔,和煦温暖的海风正沿着拉普桊拉塔河进来,温柔的吹拂着两岸的绿地,林中ᾠ草原时不时惊起ሰ一阵飞鸟,让人感觉到这里的勃勃生机。

      拉普拉塔河与其说是一条河,还不如说是一个海湾,河口딃异常宽阔,拉普拉塔附近的宽度几乎达到五十公里,但是因为上游的巴拉那河和乌拉圭河水量巨大,如此之宽的河口竟然还是鉰淡水,这个拉普拉塔的地理位置真是得天独鉜厚啊。

      穑拉普拉塔紧靠着南美最大的大平原-潘帕斯大草原,这可是这个世界上最适合农业开发的地方,有人曾经戏言,从大西洋沿岸一直往西犁地,一路㌎犁过去直到安第斯山脉,你可能碰不到一块石头,足见此地的肥沃,但是现在这里很少能见着人烟,一望无际的大平原青幽幽一片,农业开发的箔痕迹很少,草原上奔驰的都是一群一群的野牛。

      拉普拉ǃ塔河把这块大平原分成两块,一块是北部的查科漨平原,南部是潘帕斯平原,在西班牙人到来之前,这一块大平原并没有野牛,羊,马等订牲畜,西班牙人来了之后,带来了这些牲畜。

      ࣯这些牲畜有一些从围栏里跑了出去,依托此地天赐的好环境,加上没有天敌,跑出去的牲畜逐渐野化,形成了草原上规模巨大的牲畜群。

      蹹 时时都能见到褹大草原上,野牛、野马群纵横往来的盛大场面,短短的百余年,这些牲畜在此繁衍生息,据后世统计,光草原上的野牛数量就能够达到数千万头以上。

      嘉华国和新西班牙实现和平以后,按照协议内容,西班牙人准许嘉华在拉普拉塔地区设立商站쿼,方便双方쟢在此进行贸易往来。

      嘉华㴔商站括设立盿在拉普拉塔港口的一个角落,整个建筑使Ꟛ用铁筋混凝土和红砖建成,通体成砖红色,从远处看过来非常的显眼,可以说是目前拉普拉塔最好的建筑Ꙋ了,比西班牙人的都督❒府还要ꚸ美观。

      商站的墙体的厚度非뺽常可观,处于军事防御的쉤要求,围墙四周还有瞭望楼,主建筑上还有射击孔,一看就是一个ᗂ堡垒型的建筑。

      商站在港口还有自己专门的泊位,此时正有一艘船只靠泊在专用泊位上,这艘船应该是在这里做短暂休整,퇿也有可能会卸载一些货物、邮件等,回头就会进入拉普拉塔河的上游去装载畜牧产品或者活牲畜。

      在商站的四周五百米的区域内,已经形成了一个华人居住区,在这个区域内,活跃着㱾各式的人,为啥说各式呢,因为这些人有的留着发嫧髻,脑袋上还带着四方平定巾,或者带ഺ着方正的员外帽子,䶇穿着考ᨦ究的丝绸衣物,在这盛夏时节,看着甚是凉爽。

      而有的则留着小平头,一看就是嘉华人的正常打扮,身上穿的衣服要不就是短袖衬衫加长裤,要不就是正规的中猾山装,看着就热,不过人家的脑袋比较清爽。

      褛 还有一些埁干跬脆留着月鶍代头攱,穿鎨袍服弃大袖,腰间捆着两把武士刀,这是日本人。

      当然了,除了东亚人,还有少数欧洲人和当地土著,甚至还有大洋对岸过来的黑人,毕竟这里是一个国际贸易的场所,从目前来看,拉普拉烲塔的嘉华商站,比起美河口保税区来更象一个热闹的国际自〵由贸易区。

      在离商站二百米远的正街东面,有一座新开不았到░半㦍年的酒楼,酒楼可热闹非凡啊,此时正是饭点,酒楼的大堂非常的热闹,一张空座也没有,大门两边的小游廊里,摆了一溜凳子,北边游廊的凳子上坐着的人都堿是等外卖的,一旦叫号,就有人站起来,然后一个伙计便会提出一个提篮,递给站起的人,同时不忘记收回这个人手中的号票。

      而南ޛ边游廊里坐着的人就是等饭店的座,为了避免等待的食客无聊,竟然还有抚琴弹琵琶的。 멕

      为什么说没有唱曲的呢,实在是这里的食客什么人都有,对着西班縀牙人唱曲,嫾他们也听不懂啊,好在音乐是人类共同的语言,弹琴不光陶冶华人的情操,也能陶冶欧洲人的情操。

      坐在游廊ㄣ等待的食客中,其中有一个是从南非过来的,这个人就是被忽悠去南非保护柔佛二殿下的高杰的部属,也是高杰的头号心腹胡茂祯,而坐在他身旁的则是此地的一个贸易商,他的名字叫杨明骞。

      这ॳ个杨明骞是有些来头的,他是如今寓居淡江的杨天生的堂侄,一直跟着他叔叔跑海路,前些年杨天生通过资产配置也赚了不少钱,于ᔯ是也有了一些想法,加上因为和颜思齐又来往,所以便开始开拓国际贸易的业务。

      这个杨明骞在杨天生的体系里面应该就是一个边缘人物了,要不也不会打发到地球另一面的拉普拉塔来,要知豩道,捾后世曾经有晽人这样说,在国朝的首都,垂直往下打一个洞,一直打到头的话,将会从地球的另一面钻出来,而钻出来的那个地点,就离现在的拉普拉塔不远,可见拉普拉塔到地球另一端的国朝,无论从那个方向走,都是地球上最远的距离。

      但是,这么遥远的距离,也挡Ⱚ不了人们发财的决心,杨明骞先是被杨天生给送到嘉华本土,担任一个航运服务公司的伙计,后来又被调任到拉普拉塔贸易公司的⢵负责人,中间的辛苦䱖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啊。

      好在拉普拉塔这边的生意还真不错,虽然刚成立一年,就能有非常可观的盈利了。

      杨明骞主要的生意就是收购悐当地的腌制风干野牛肉,还有牛角、牛筋、牛皮等物,然后运回明朝,牛肉在安南和南洋就能卖掉,而牛筋、牛皮和牛角就全部拉回到明朝,卖给明朝的䨫官造所,用邛于制造滕弓箭和铠甲所需。

      要知道,这牛筋和牛角可是制造弓箭的必用之物,在明朝䣙非常难得,尤其这牛ぜ角,以水牛角为最佳,盖因水牛角比较长大,但是在明ᱳ朝,耕牛可是受保护的,是农民的重要资产,所以这水牛角非常难得。

      嘒而拉普拉塔这边的野牛角,可是要多少有多少,而且在宰杀时,这牛角都是蜺废弃物呐튒。

      杨明骞几쟺乎不花슿钱就弄来的牛角,虽然不如水牛ْ角高级,但是胜在价廉,对明朝的官老爷来说,价廉好啊,中间能吃点,何况这就是真붅材实料的牛角,做出弓箭的质量也能过得去滴。

      杨天生的船队在经过南非补给时,便认识了刚到南非打拼的高杰等人,还帮助高杰往明朝运了很多的货物,双方有贸易往来。

      不过在南非和杨天生船队打交道的人是高杰的忰媳妇邢娘子,邢娘子做生뿪意还是很有一套的,㊢不过她是女流之辈,不能出头露面,但是,从拉普拉塔采购牲畜还是必⢛须的,뱃所以,便委派其心腹大将胡茂祯来这边考察一下,一来对这边的牲畜质量做一个评估,别买回去的马匹蹹不能骑乘就不好了;二来是看蔯看这边有没有什么机会,谁也不能嫌赚钱多不是?

      南非其实和拉普拉塔之븺间就隔了一个大西洋,这个距离可就是相当近了,比离嘉华本土还近,所以胡茂祯过来也很方便,直接搭乘杨家的远鄦洋船就过来了。

      裈因为南非是草创,所以比起拉普拉塔来,其繁华程度还是要差上许多,尤其是服务业,杨明骞这些䎣天老带着胡茂祯下馆子了,胡茂祯也乐此不彼。 ꤃ 㶴

      而这间名叫챤“天香楼”的酒店更是他们常来的地方,这里的菜式花样繁多,服务还好,尽管τ此地人声鼎沸,还老要等位子,但是吃饭就是要吃一个气氛不是?且等位置的时候,还可以看看小姐姐优雅的弹奏琵琶,也是一种享受啊。

      “胡爷,咱们哪一天去上游的草原看一看给您准备的牛马?去南非的船期已经很近ᖷ了。”因为闲谈了许久,杨明骞问了一句正事,这次胡茂哑祯采购的牛马不少,杨明骞也想尽快把这件事敲定下来。

      “唉,这点小事,杨老板你就安排好就行咧,等船定下籲来去装的时候,额跟着看一看就好哩,你额都是老主顾,这还不放心嘛!”胡茂祯很大度的回答道。

      “这个地方咋跟开城一样咧,这该过年哩,竟然还是夏天,虽然来了两年哩,还非常不习惯。”胡茂祯一边摇着扇子,一边说道。

      㲒“是啊,这里的气候和大员正好是反着来的,听人说,这里和开城是属于南半꿐球,而大员和嘉华䔒国处于北半球,那边冷咱们这边就热,难道说这就是阴阳平衡?”杨明骞配合着说道。

      “说来也怪,这边的太阳都是靠着诣北面走咧,ꢦ要是这里有皇帝,那皇帝的宝座不得调一个圈,由坐北朝南变成坐南朝北?”胡茂祯吐槽道,“别的倒是没什么不便,只是这个历法就乱套了,按理说,现在该过年了,应该在家才对,但是,这么热,哪像ﴢ过年的样子啊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