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宝贝~把腿抬起来~总裁

      看着远处山峰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的大窟窿,江临咽了咽口水......

      “江公子......”陈母再次抿了一口茶,缓缓说道,平静的语气更是给人不安。

      “是!陈夫人!”江临虎躯一震坐起身,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

      “关于这牡丹肚兜的事情,江公子是有什么想要说的吗?”陈母纤手交叉在一起,冒尖的小下巴搭在上面,微笑地看着江临。

      陈母和她的女儿实在是太像了,简直就像是姐妹一样,可是同样是母女,怎么性子就差那么多呢?

      这个陈母怎么看都像是腹黑啊。

      一时间,江临有些怀念陈嫁那个小妮子了,虽然人家平了些,但是腿长啊,而且那傻乎乎的性格多好......

      傻傻的甜甜的白白的……这样子的傻白甜多好哄……

      可是现在怎么办?自己要把事情坦白吗?实话告诉陈母:

      【没错!你老公就是对日月教的那个沽酒小娘有意思!就是他买的肚兜!】

      这怎么行?!

      我江临可是一个商人!

      一个正正经经的商人!

      商人最重要的是什么?!

      那就是诚信!保护客人的隐私!

      就算是自己会被一拳打死!就算是这个陈夫人会把自己踩在脚下碾来碾去!我江临都不会皱一下眉头!

      我江临是有操守的!一个身为商人的职业操守!

      “陈夫人!”

      江临坐直身体,硬抗陈母的拳罡,眼睛之中尽是坚毅!

      “嗯?”

      陈母轻柔一笑,那红甜糯而又带着成熟韵味的笑容让江临不由想把陈火那家伙在心里骂一遍:

      【你老婆那么漂亮!为什么还要向我买肚兜啊!考虑过我这种单身狗的感受吗!】

      “我......”

      “江公子,说话要慎重哦。”

      陈母身上散发的拳压越来越重。

      这就是真正的纯粹武夫吗?这也太开挂了吧......自己好歹也是观海境的剑修啊。

      剑修练气也练体,虽然体格没有武夫那么霸道,更不要说纯粹武夫了,但是怎么说也不差才是啊......

      江临紧闭着眼睛,死死咬牙,一副一往无前的贞洁模样:“陈夫人!就算是您打死我!我也不会把他的名字给说出来的!”

      开玩笑!怎么能说出来?

      大不了就是一个复活币,可是自己失去了信誉的话,那以后生意还怎么做啊,这不就是断自己财路吗?谁还会向自己安心地买肚兜......

      自己还要养傻傻的师父和维持双珠峰呢,这都是要钱的,最近生意越来越难做了……反派越来越不好当,要是还断了财路......

      那你还不如杀了我呢......

      而就在江临紧紧闭着眼睛,以为对方要一拳打过来的时候,结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反而耳边响起了银铃般的笑声。

      缓缓睁开眼,坐在自己面前的陈母捂嘴轻笑,看起来很是开心,甚至眼角都笑出了点点泪水。

      “......”江临有些懵逼。

      陈夫人这是怎么了?难道知道自己的丈夫买别人的肚兜后,气疯了?

      “抱歉抱歉,我失礼了。”

      陈母努力停下笑声,擦了擦眼角的笑出的泪水看向江临,微笑道。

      “就算是你不说也没关系,我家的相公已经是把所有的事情都招了,你是以买肚兜八折的价格以及赠送三件牡丹肚兜而交换他帮你练拳的是吧?”

      “呃......”

      江临一时无言以对,自己还想着守口如瓶,来一个死不承认,没想到陈火那家伙竟然转眼就把自己给卖了!

      “陈夫人竟然都知道了,那为什么......”

      “为什么还要问江公子这些?为什么不一拳把江公子给打飞?”

      陈母微微一笑,带着些许温柔与欣赏的眼睛看着江临。

      “你挺不错的。”

      “嗯?”

      “我说你这个男人挺不错的。”

      “陈夫人,还请自重!”江临手抖一下,赶紧抱住自己,一副提防女流氓的样子。

      陈母白了江临一眼:

      “放心吧,我对你不感兴趣,不过,你算是通过我的考验了。”

      “考验?”

      江临越来越懵逼了。

      现在是什么情况?难道陈夫人不是来兴师问罪的?

      “如果你把我的那个该死的相公揭露出来的话以求保全自己的话,那我会对你失望,但是你没有,这点很好。”

      “......”

      “还有,你能够扛得住我的拳罡,这更是不错,要知道,除了我的女儿之外,年轻一辈中,在我拳罡的重压下,还没几个人能够站起来的。”

      “多谢陈夫人夸奖。”

      看着江临,陈母点了点头:“虽然你名为采花贼,贩卖女子肚兜,平时也没干什么好事,坑蒙拐骗什么都做,但是,你这个人不错。”

      江临眉头抽了抽,这算是夸自己吗?怎么感觉像是在骂自己呢?而且什么坑蒙拐骗啊。

      我拐什么了啊,我把你家女儿拐了吗?

      “好了,这件事就这么结束了,不过......江公子应该知道我家的小嫁是女儿身了吧?”

      “知道,不过陈夫人放心!我与陈姑娘只是朋友关系,我更是没有对陈姑娘有任何的非分之想!”

      江临赶紧撇关系,自己虽然经常偷瞄陈嫁的大长腿,但是那也不算是有非分之想嘛,这顶多算是......

      没错,算是自己有一双发现美的眼睛!

      看着江临说的这么大义凛然,陈母小嘴微张,但是感觉又不好说些什么:“算了算了,你们年轻人的事情,自己折腾去吧。”

      “折腾?”

      “我的自语而已,江公子可以不用在意。”陈母摆了摆手,感觉这个江临平时看起来挺聪明的,但是情商怎么就这么低呢?

      要不自己替女儿把他打一顿?毕竟这种钢铁直男也是可以打弯的嘛......

      唉……算了......还是让年轻人自己来吧。

      “江公子。”陈母坐直身子微笑道,“虽然我家相公该死,不应向你买这种东西,但是交易毕竟是达成了。”

      “陈夫人的意思是?”

      “不过还请江公子见谅,昨天相公他从楼梯上摔了下来,一不小心摔断了腿还有几根肋骨以及手骨,恐怕无法教您练拳了。”

      “......”

      “所以,就由家女小嫁代劳,还不知江公子,

      意下如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