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士动态图

      “吼!”

      좽 正当宁羽以为很快就能甩掉身后的郑秋容时,徒然正前方廽传来一道充满野性的兽吼声。

      “糟了,前面有灵兽!”

      봴 光是听这声音就能知道是只很危险的灵兽,而且最关键﷚是,这灵兽的吼声宁羽咋觉得好像很耳熟呢?

      칓 宁羽的疑惑并没有持续多久⃏,不一会儿他就感觉到周㻬围天地间的气温开始上升起来,这种燥热的感觉一下就让他想起来了。

      芫 “卧槽,难道是火焰雄狮从溶洞追出来了?”

      他猛地想到这种可能性!

      事实证明,宁羽的猜测是对的,因为紧接着他就看到前面一堔团罧奔跑的火焰正朝着自己靠近过来。

      严格来说那不是奔跑的火焰,那是一只体型巨大的雄狮,只不过雄狮身上被火焰环绕,隔着距离看过去就像是一段火焰朝这边跑过来似的。

      “尼玛,真是这畜뒬生追过来了!桙”

      宁羽刚刚还在欣⽸喜马上就能甩开郑秋容了,此刻心情瞬厇间跌落到谷底。

      衭“哈哈……臭小子,看来就连老㑥天爷都是向着本少爷这边的,逃跑的路上灵兽拦行,我看你这次往哪儿跑!”

      郑秋容见到宁羽前面冒出来拦路的火焰雄狮,顿时笑的更张狂了。

      这会儿宁羽也侼顾不上跟他口水了,他连忙调转方向朝另一边跑去。

      然而他刚转方向,火焰雄狮紧跟着就追过来了。

      只见它张开血盆大口,喷出一道圆柱形的火焰,宁羽不敢大意,当即向后躲闪。

      虽然这一击躲是躲掉了,可后面的郑㑐秋容也趁着宁羽䩎防御火焰雄狮的时候追了上来則。

      于是乎,一人一兽就这么把宁羽给包围了。

      前面有张牙舞爪的火焰雄狮,后面有手持法器的郑秋容,面对这种局面就连宁羽都不淡定了。 ꬦ

      “你个錵鬼老天,真是想致我于死꩚地啊?还敢不敢再来一个?”

      ꔂ 此刻宁羽心里真是骂娘的心都有了。

      ꉷ不过现实的局面䯜可不允许他多想,因为紧接着郑秋容便向他쟺发起进攻了。

      “乖乖受死吧!”

      郑秋容挥舞着法器长鞭迎击上来。

      ، 就在他行动的同时,那对面的火焰雄狮也挥舞着缠绕着火焰的爪子对宁羽进攻。

      ⺯ 这火焰雄狮好像是记恨宁羽似的,鬛进攻时只针对他,根本就无视郑秋容,这畜生摆明幵就是找ႚ他报仇来的。 匃

      肯定뻸是自己拿了赤精石的事被这鱪火焰雄狮칙知道了,螿灵兽一般都是有很高智慧的,这畜生八成就是因为这个仇恨自己!

      訌宁羽也不傻,鏷这情况一猜就知道怎么回၂事了。

      郑秋容ꆦ本来还䢄担心火焰雄狮会连他一起袭击,现在发现这灵兽的攻击㴉目标只有宁羽ꑜ一个他自然是高兴的嘴都合不拢了。

      “哈哈,真是天助我也,今天你就是有十条命也得全部丢在这!”嵀

      蝟 郑秋容别提有多嚣张了,得意之余手中的法器长鞭更是疥接连打出。

      火焰雄狮跟带法器的郑秋容,随便一个宁羽要想对付都会很吃力럨,当两个一起联手时他自然被压制的毫无还手之力了。

      时间不长㨸,也就一两分钟的功夫,宁羽秕在这一人一兽的围攻下就被打的遍体鳞伤,身上的衣服被火焰雄狮身上的火烧的ᩇ破破烂烂,身上的皮肤也被郑秋容的法器鞭打的皮开肉绽。

      “臭小子,我ꞻ再最后给你个机会,医学圣瘦典快点交出来!”

      郑秋容显然也担心杀了宁羽之后医学圣典没着落了,试图威胁他鵉让他自츪己交出来。

      不过宁羽可没那么傻,就算他交出来郑秋容훓也不会给他活路भ,与其如此还不如拼了。

      横竖都是一死,怕狕毛线?

      “你不是想要医学圣典么?我明摆着告诉你,医学圣典是在我这,잸不过我要是死了,你这辈子都别想再拿到!”

      䇖宁䛿羽故意刺激郑秋容,悶还别说效果不错,郑秋容气的面色铁青恨不得吃人的心都有了。

      “你放心,本少爷不会那么轻易让你死的,我要让你觉得死都是一种解脱!”

      袄郑秋容被激怒,攻势越发凶猛。

      另一边的火焰雄狮也붌是各种致命槮打击,䋖尽管宁羽已经拼尽全力的反抗了,奈何在这一人一兽的围攻下终于也还是撑到了极限。

      “⨯噗……”

      只见他口吐鲜血,人톱如ਸ਼沙包一般飞了出去最后狠狠的摔在地上。

      此时他只觉得全身剧痛,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乖乖把医学圣典交出来,否则你会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郑秋容用着冰冷酂低沉的꽄声音喝道。

      宁羽只是自嘲式的笑了笑也不搭理他。

      自己的话被无视郑秋容越加恼火了∶“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倒要看看你的嘴ꕃ有多硬!”

      只见他收起法器鞭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一把小匕首,看那样子好像是准备用小匕首给宁羽施展什么极刑。

      鸱 就在他朝宁羽靠近想要对他动뛛刀子时,只见旁边㥕的火焰雄狮张口喷射出一道火柱㙗。

      眠“烘!”

      火柱这次不是冲着宁羽来的덴,⹹而是直指郑秋좟容。

      不过郑秋容反应也是够快,他一个后蹬借助着反作用力退了回去倊,完美的将火焰雄狮这一击给躲开。

      “畜生,你想干嘛?”

      郑秋容칢恼了,指着火農焰雄狮喝道。

      火焰雄狮并没有理会他,只是冲着宁羽不停앝的咆哮,好像是在索要什么东西似的。

      宁羽知道这灵兽肯定是在向自己索要赤精石,不过他知道郑秋容可不知道,郑秋容见火焰雄狮阻止自己伤害宁羽还以为这灵兽突然反戈要帮宁羽了。

      “这小子是我的猎物,谁要跟我抢就只有死路一条!”

       郑秋容也不含糊,再次祭出法器鞭对着火焰雄狮打去。

      刚才还联手对付宁羽的一人一兽现在直接蓓倒戈打了起来。

      宁羽也没想到会是这么个情况,一个想要医学圣典,一个想要赤精石,本鐱以为自己死定了,可现在看来貌似还有生路。

      趁着郑뤱秋容跟火焰雄狮激斗起来时,ट宁羽〢拼劲全身力气从地上站了起来。

      “想走웞,没那么容易!”

      见他要跑郑秋容当即撇下火焰雄狮追击过来。

      ℩ 宁羽此时全身剧痛根本提不起풭速度,眼看着郑秋容逼近㞉自己却一点反应的能力㐫都没有。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只䨔见⟓一道人影从天而降挡在了宁羽面前ꑽ。

      这是一个面部满是疤痕的男子,毁容的面部让他看上去甚至有些狰狞,这番模样除了那用毒的丑男还能有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