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何地

      玄冥二老脸色微变,一个看起来主修剑的人,拳脚功夫竟然压着玄冥神掌打,那对方如果真的用剑,还怎么赢?

      但赵敏郡主就在楼上看着呢,如果未战先怯,他们的好日子也到头了。

      柳航却不管那些,我牵马走在街上,你从楼上跳下来偷袭我,那好,既然是自己挑的事,死也得受着!

      内力爆发,柳航使出蜀山剑法,剑气直劈玄冥二老!

      “这是什么剑法?”

      鹿杖客抬杖抵挡,鹿头杖却被剑气一分为二!

      鹤笔翁虽然站在后方,情况也不乐观,被剑气撞着后退。

      若柳航只会九阳神功,初出茅庐,想打赢玄冥二老不容易,但柳航还掌握着火工头陀口中先天高人,才能使用的蜀山剑法。

      剑气逼退的鹿杖客与鹤笔翁二人,柳航体内使出的真气,随着两三个呼吸再次补满。

      “九阳神功回蓝就是快!”

      他使出梯云纵,一袭青袍白衫,迎风而起,是准备扑向赵敏。

      擒贼先擒王,柳航既然不是瞎子,就能看的见四周围越来越多全副武装的元兵。

      “玄冥神掌!”

      咬着牙的玄冥二老又扑上来,忠心护主。

      柳航此时身在空中,旧力已去,新力未生,玄冥二老虽说是自下而上追来,但掌力已吐出,在空中难以接力的柳航,就如砧板上的肥肉,只能等着挨刀劈!

      但下一幕,却叫玄冥二老目瞪口呆。

      便是保持着从容笑意的赵敏,也瞪大了一双美眸。

      不止是他们,所有注意到这场打斗,仰起头来观看的人,都看见了接下来那一幕。

      武林泰斗张三丰,武功天下无敌,无人不服,他却不一定能做到这一步,甚至这天下武功,除了那说书的口中的“神仙”,武林中人绝对无人能做得到。

      柳航右手撒开铁剑,使出御剑术来,剑飞空而起,如蛟龙游于海中,剑鸣嗡嗡刺耳。

      剑飞了!

      宛如活了一般,在空中极速的飞舞,划出一道道剑花,又或者说是精妙的剑招!

      铁剑飞至柳航脚下,他双脚一点,剑身微微向下一沉,而他得了借力点,以梯云纵将身形拔的更高。

      恰此时,玄冥二老未打中柳航,悬停在空中,旧力已去,新力不生。

      不过一两个呼吸的功夫,已经是风水轮流转。

      柳航双拳握紧后,九阳神功内力爆出,身体翻转,拳头猛砸而下。

      他不是不想用御剑术对付玄冥二老,但铁剑材质本就不足,用御剑术后,便不能承载更多的内力,无法吐出剑气,如果强行使用内力,往往剑还未至敌人面前,就先自行崩溃了。

      而且玄冥二老的内力不弱,柳航使出的御剑术也只能伤一人,他还要承受另一人的玄冥神掌,以血换血,得不偿失。

      所以才有了柳航踏剑横空,借力飞天的一幕。

      他人不知道柳航一瞬间的心思,只觉得脚踩飞剑,飞天而起的这一幕,太过浪漫。

      漫天光芒也只聚于他一人身上。

      唯有两个人不是惊叹,而是恐惧,那就是玄冥二老!

      敌人越强大,他们便越害怕,这可是和自己打的人啊。

      他们能想到眼前的年轻人剑术了得,但是御剑术……这不武侠!

      自己约的炮,含着泪也要打完。

      玄冥二老仓促抬起手臂抵挡,但此时柳航新力正足,加上居高临下,打的就占优势!

      即便因为修炼时日太短,九阳神功目前也难以弥补年龄上日积月累的内力差距,但九阳神功克制玄冥神掌。

      两拳砸下,玄冥二老喷血雾砸在地上,已经受伤!

      柳航轻飘飘的落地,那柄飞在空中,吸引了无数人盯着看的剑,在天上划出一个圆弧之后,飞入柳航手中。

      铁剑归鞘,青袍微微扬起。

      踏剑横空,拳压二老,

      无论是谁看了这一幕也定会心驰神往吧。

      柳航心知御剑术一出,铁剑必毁,不必拔出剑,也知剑鞘内只剩一堆铁渣。

      还有七把剑,三两银子一把,确实属于高消费一次性道具了,颇有种林月如使用乾坤一掷的壕爽。

      柳航运起轻功飞上二楼,一转身便坐在了赵敏的对面。

      而赵敏此时双眼闪动,也盯着他看。

      他自然是承认,赵敏比周芷若美,那份英姿飒爽,不是骚狐狸气质能媲美的。

      不过美女又有何用?自己牵着马好好的走在路上,哪曾想遭遇飞来横祸。

      柳航刚要发难。

      赵敏抢先一句问:“你刚才使得是什么武功?”

      “这位公子,我和你无冤无仇,为何对我动手?”柳航却也不点破其身份。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她面色不悦。

      真是刁蛮郡主脾气。

      “你还打伤我两个手下,现在我问你话你敢不回答,来人!”

      顿时有大批拿着弓弩的元兵冲进来,不只是二楼,楼下街道上,还有房顶上,统统被元兵包围。

      黑压压的一片。

      只要赵敏一声令下,便能把柳航射成刺猬。

      “就凭这些东西,也能打得中我?”柳航扫了一眼桌子,拿过桌上唯一的酒盅为自己倒上一杯,不理会赵敏那有些变的脸色,一口喝下。

      柳航还惦记着酒剑仙的酒神,既然想拜师酒剑仙,喝酒这个美德,必须要培养。

      酒虽辛辣,味道却不太差,况且大败玄冥二老,再饮一口酒,柳航只觉心中豪气万分。

      武侠江湖,学盖世武功,为的不就是这感觉吗?

      如果学武功为了扫地,那不如买扫地机器人。

      赵敏盯着柳航嘴唇碰着酒盅,饮下酒去。

      “嗯?这是什么酒?甜的?”

      赵敏只是脸颊发红,贝齿轻咬嘴唇。

      柳航低头看向酒盅,看上面红色口红印,便知道了大概,不过他却不在意这些,不过没再继续说下去。

      赵敏想起柳航踏剑飞空的那一幕,如果他飞的足够高,超出弩箭射程,确实难以抓住他,不知柳航的虚实,只认为他武功极高,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层次。

      御剑飞行,没有真气的情况下是绝对成不了的。

      不过学达摩祖师一苇渡江,柳航踩着剑在空中借力,运轻功,也能如踏着飞剑般,在空中滑过,但毕竟是轻功,不是御剑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