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都市重生>

      伟大航路,加雅岛,魔谷镇。

      嘭!

      一个男人被人从酒馆二楼扔了下来,刚好砸在一个路过的短发男身上,后者直接拎起他的衣领,大声喝骂起来。

      “找死吗你小子!”

      被人扔下来的倒霉蛋满身酒气,额头上满是酒瓶的碎渣,血流满面,此时还晕乎乎䀂的没清醒。

      今天的魔谷镇,依然很有活力。

      一个满脸胡渣,肌₭肉膨胀的男子从二楼跳下来,重重的落在地面,站起身后,旁뭫边传来路人鯃们的惊呼声。

      “ॾ是悬赏金3800万的莫拉尔!”

      ؼ“他在和别人打架吗?”

      ⏖ “那个小子倒霉了。”䨶 瓋

      莫拉尔露出得意的笑容,大步朝前走去,来到醉酒男和拎着他不知该不该放手的短发男身前。

      “滚开!”

      莫拉尔一巴掌将短发男扇倒在一边,然后举枪顶在了醉酒男额头上。

      “敢把酒洒在老子身上,真是......”

      䔟轰!

      ꦸ 震动声突然响起,强烈的气流吹过劒小镇,庞大的阴影垂羧落下来。

      效 莫拉尔皱묰了皱眉,畽抬头一看,眼眶陡然瞪大,冷汗不禁流了下来。

      只见小镇上空,漂浮着一条巨大的赤红神龙,长长的身躯盘绕垂落,两只蝠翼张开,几乎遮天蔽日。在神龙的背上,还站着两男一女。

      “鯠这......这是......”

      莫拉尔咽了口口水,手指一滑,手枪掉落在地,突然走火,砰的一声将全场惊扵醒。

      “龙!”

      “真的有龙啊!”

      胄 ꈪ“白痴!这熮一定是能力者吧?”

      ⻷ ꗕ 同时,神龙的双目也望了过来,一股来自体型差距上的无形压迫力,让莫拉尔鷀双股战믒战,忍不住后退两步。

      下一刻,神龙的躯体飞速缩小起来,最后落在地上,变成了一个高大的男人,正是費奥多一行人。

      “卢......卢卡豪尔·奥多㰴!”

      “是奥多!两亿五千万的大海贼!”

      “这种级别的大뎋人物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啊!”

      加雅镇的风气非常的暴力,打架斗殴是常有㲰的事,这里是海贼的集聚地,他们的船只就光明正大的停在加雅镇外,完全不担心海军퀀来抓捕。

      对魔谷镇而言,普通人才是稀有生物,这是一座由挥金如土的海贼蠘组成的小镇ᒛ。

      멧但是两亿级别的“大海贼”,对于他们而言还是太远了,未来赏金5500万的贝拉米珽都能成为魔谷镇一霸,何况是奥೚多砬。

      抵达了加雅岛后,距离空岛可以说仅有一錈步之遥,奥多的心情愈发激动澎湃起来。

      ₆ “距离目标越来越近了啊。”

      芙芙双手抱在脑后,跟在奥多身后,说道:“奥多,我们把这里洗劫一空吧?”

      此言一出,周边的人顿时悚然。

      威布尔难得蝰反驳道:“大姐头,好孩子不能做这种事情的吧?”

      芙芙昂起头,得意的说道:“我们可是海贼,海贼就应该劫掠才对。”

      疚比斯塔不由得笑逳道:“说错了啊芙芙,海贼可不仅仅是劫掠。”

      “哈哈哈,说的没错。”奥多大声笑了起来,“劫掠왅这种行为뀵,只不过是争夺战利品的最后阶曎段,芙芙,记好了,不要把劫掠挂在嘴巴上,那和杂鱼有什么区别?”

      路芙芙瘪了瘪嘴巴,小跑两步拉住了奥多的衣角,褢边走边说道:“那就把这里变成我们的地盘好了。”

      随着他们缓步走来,小镇上的居民曢、海贼们纷纷避让,站在酒馆门口的拉莫尔也下意识的让开两步,目탏送他们走进了酒馆。

      TROPLCAL HOTEL,翻译过来就是热带大饭店,这就是酒馆的名字,提供酒水和食宿。

      “简直......简直碄像是凶兽一样。”

      拉莫尔擦了擦脸上的汗珠,心脏扑通扑通乱跳。

      另一边,走进了酒馆的奥多等人径直来到吧台边。

      “欢迎光临,要点什么?”胳膊上有纹身的中年男人问道。

      同时鷀,酒馆里的人们也⢝发现了奥多,纷纷小声议论起来。

      “喂,看那边!”

      “是奥多啊,那ﷅ个大闹罗格镇的奥꫷多。”

      “他终于来到伟大航路了吗?” 闠

      奥多无视了他们的议论,点囟了他们家的朗姆酒,以及一份樱桃派。

      这两样큖可是有⧳说法的,未来的“草帽”路飞和“黑胡子”蒂奇在此处相遇,双方对饮食的喜好大相径庭,完全相悖,骬路飞觉得饮料非常好喝,樱桃派则难以下咽,而蒂奇却恰恰相反,暗示了횈这两人彻底敌对的命运。

      뿹 奥多今天就想试试看,这里的饮料和樱桃派ꞵ到底怎么样!

      饮料和食物都是准备好的,很快就被端了上来,奥多先品尝了一口饮料,ᒰ酸酸᲼甜甜的,感觉很不错。 ᬀ ⿺

      随后,又尝了一口謫樱桃派,感觉也很正常。

      “怎么搞的,难道他们家酒水食物的配ӎ方换了?”奥多顿䞸时觉得有些没趣。

      ꒿ 䞭 “喂,你叫什么名字?”奥躤多对吧台小哥问道。

      “叫我泰利就好。”泰利一边擦着酒杯,一边笑着回答道,“有什么事情吗?客人。”

      奥多将朗姆酒一口饮尽,说道:“啊,我想去空岛,你这里有什么线索吗?比如冲天海流或者西天之顶什么的。”

      奥多是故意的,他就想看看这些人会给出什么反应。

      空岛在加雅岛是一种传说,这种传说和400年的诺兰度有关,ᣯ他的故ȁ事广为人知。

      诺兰度是北海卢布尼尔王国的探险队提督,他在一次出海时遇险,循着某个美妙的钟声来到加雅岛,并发现了黄金乡དྷ香多拉。五年后,诺兰度带吺着国王再次来到加雅岛,却只看到一片嘪残破的岛屿。

      于圎是,犯了欺君之罪的诺兰度被处决了,他被人们称作“大话王”,关于黄金的故事一直流转至今。

      而事实是加雅岛遭遇了冲天海流,黄金乡香多拉被冲到了高空中。

      真正的空岛就在加雅岛遗址的高空一万米之上,在这座小岛所处的海域中,存在着独特的海流现象,那就是能把一座岛屿冲到天上去的“冲天海流”。于是在加雅岛的쯯人们,偶尔可以看到天空中有船只的遗骸坠落,于是就有了空岛的传说。

      但是내,大海上的人并不是文盲,他们对气候、海流的事情比较关心,所以也知道冲天海流的存在,并且明确的解释了天空落船的原因。于是,空岛一说,挟就被视为呓语,认为只是不知情的古代航海家,퓉看到船誸只从天而降后所作的幻想。

      奥多根本没有掩饰自己的声匳音,苧酒펫馆里所有人都听得很清楚,一时间全场鸦雀无声,大家都面面相觑。

      溹 不知是谁忍不住噗的笑出了声,他的同伴看了奥多一眼,惊恐的捂住了他的嘴巴。

      但是他的笑声好像打开了某个开关,只见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得古怪起来,想笑而又不敢笑。

      “笑什么啊!욈”芙芙急了,把吧台拍的震天响,“很好笑吗鸪?岲” 柅

      蜩 海贼们纷纷阾做严肃状,连连摇头。

      “不要在意,芙芙。”奥多自顾自的喝着酒,“他们的世界太小了,这何尝不是一种悲哀呢?”

      芙芙连忙掏出她盗来的金句:“没错!天壤之别未能明鉴者,哀哉!真是一群可笑的家伙。”

      被芙芙ꥹ当着面嘲讽,这群人心짹中着实有些恼火,但是他们完全没有试探两亿海贼到底有多强的胆子。很快,海ᬎ贼们就灰溜溜的离开了酒馆。

      黑胡子有句话说得好,当然并不是那句“人的༜梦想是不会듌结束的”,而是:忍受别人并不是一件快乐的事情,愚蠢的家伙就让他们笑吧ꅖ,想要站在巅峰,总会㻔遇上⺭没有理由的挑衅。

      这个世界上,㕄无聊的家伙实在是太多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