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物链 韩国

      “巺果然不寻常。”

      ⋹䟳苏照神色微顿,此刻隐隐察觉出了一些谍影重重的味道。퇪

      这时,下方的采莲曲恰已经唱完,苏子妗和卫湘歌센二女收回目光,苏子妗就是浅浅笑道:“吴人以歌峮喉清越之名,闻达于诸国,常为宫廷乐师,而今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卫湘歌抬眸,朱砂痣下的明眸弯弯成月牙儿,轻声道:“吴人长于歌,楚人则擅舞,子妗姐姐应会跳舞吧?”

      苏子妗轻韣笑道:“倒是学过一些,只是年许以来,不曾跳过了。”

      㜑 自苏照父亲卧床不起之后,苏子妗郁郁在心,的确是不曾跳过任何一支舞蹈。

      긒 “那子妗姐姐,回去之后,能不能跳给我看㥀看⮣?”卫湘歌清笑说道。

      麿听着二女的对ௐ话,苏照见二女笑靥如花,也不由面现欣然之色,将刚才的事情暂且压于艋心底。

      ㎠ 一行众人又是在尾茶楼盘桓了大约半个时辰,这ᑊ时,䥹苏照笼罩东篱居的神识又是发现了一些新的不同,不由思忖道:“又一位仙道中人,还是元罡巅峰之境?”

      此刻,在他神识观察之中,赫然发现,一个雪白纺裙宧的妙龄鬥女子,在半个时辰之前,从东篱居走出的绛色女子陪同之下,向三楼而去。

      见那女䓬子葍步伐微顿,似是颦了颦眉,苏照连忙将神좊识悄床然收回,目光深深,心头冷哂:“倒是警觉。稝”

      ᩰ神识在探察同一境둲界的仙道之人时,如果神识探察之法不够玄妙,就会被同道之人察觉。

      至于低境界道人的神识,想要探察高境界道人,如无特殊依仗,被发现几乎是瞬息之间的时间。 

      苏照皱了皱眉,心头疑惑更甚,忍着派人଒将딉东篱居一干人等ୣ锁拿、拷问的想法,思索着其中的关节以及应对之策。

       这时,忽而感觉到两道目光注视着自己,转头就见苏子妗和卫湘歌,一脸关切地盯着自己。

      “身体不舒服?”苏子ጱ妗柔婉楚楚的眸子里,密布了担忧之ꏞ色。

      显然,苏照脸上닛的微表瘠情,让苏子妗以为自家弟ᏺ弟身ퟌ体是否有些不适。

      一旁的卫湘歌则是静静地看着苏照,英气的黛眉之下,明眸熠熠,似乎发现了一些端倪。

      方才抂她就发现苏照暗中以神ᡱ识朝四方审视,起初以为☹是警戒,可片刻之后,就觉得不对。

      䲈苏照摇了摇头,开了一句玩ꦅ笑,说道:“许是盘膝坐的太久,腿麻麌了吧。”껄

      苏子妗一时无语,如星语的清眸倒是少有地嗔白了一眼苏照,打趣道:“年纪轻轻,思虑过甚,小心未老先衰。”

      苏照笑了笑。

      “今日出来,兴致已尽,天色不早,我们也该回去了。”苏子妗放下茶盏,对着苏照柔声说着。

      卫湘歌怔了蜺下,⁺轻声抱怨道:“还没有去打猎呢。”

      这少女分明是在呀宫苑中憋坏了,好不容易出来,就有些意犹未尽。

      Ἴ“今日先到这里吧,明天带你去云台山打猎。”苏照轻声说着,安抚少女失落的小小情绪。

      鑤 明日,他想去云台山视察云台大营,也不知经过一番整饬ㅊ,军嫌心战力如何。

      可以说,对于兵权,再如何重视都不为过。

      于蓁是,一行众人结了账,就是施施然下了东篱居二楼。

      下了楼梯,那边厢,楚蔓也已经陪同一个雪白纺裙,面上罩着面纱的女㌔子,上了三楼。

      那雪莲纺裙㥳女子,额头光洁如玉,一双柳叶细眉之下,凤眸狭长、清亮,腰间挂着一柄白鲨鱼皮的连鞘宝剑,此刻在楚蔓的引领下,已经登上三楼回廊,这时,脚步不由顿了下,回头向苏照一行背影看去。

      不过,一双冷傲、狐疑的目光,轻飘飘地落在卫湘歌和苏子妗二女身上鄱,喃喃道:“大户人家ꍃ的小姐,女扮男装,倒是有趣。”

      就是要下意识放出神识,探察二人底细,显然此女不仅觉得应不是仙道中人,而且对自己的神识秘法极为自负,释放的神识,于漫不经心之中带着几分恣䏫睢、肆意。

      这时,焥卫湘歌英气的黛眉微皱,显然察觉出ꏤ一丝隐隐的窥伺,正要回头,突然发现自家小手被人握住,额,竟然还被捏了捏手背。

      转头看去,却见苏照沉静如水的目光也迎了过来,目光深处,隐隐有着不要“打草惊蛇”的劝解。

      㧺卫湘歌䕉手掌恍若触电一般收回,一时之间,呼吸急促,心跳也淅为之加둑速,深深吸了一口气,暇按下心头的悸动和疑惑,向东篱居外走去。

      出了东篱居,感觉到那股窥伺之感消失,这时䫽,也远远离开了东篱居范围。

      “刚才那……”卫湘歌嘴唇翕动,想了想,改以神识传音,问쫀道:“方才的那些人……是۳什么来路?”旎

      “若我没有猜错,应是其他势力在温邑城的眼线。”苏照皱竖了皱眉,他也不知是不是自己的蝴蝶效应,还是前世就已有之,“前世,我为苏国君侯,一家茶丁楼换了东家这种鸡毛蒜皮的事,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留쒍意到。”

      卫湘歌心头浮起一抹忧虑,问道:“是敌是友?”

      웮苏照皱了皱眉,道:“说不准,暂且观쇽望一段。”

      此刻,苏照的打算就麥是这덭样,无法判断是敌是友,他也不想凭空树敌,鬼知道诞是哪一家仙宗道门的人,뺚万一人家只是过来办事的,他误打误撞过去。

      퐆“看来,谍报部门的组建,已是刻不容缓了。”苏照啃这般想着,又是看了一眼在后面跟着的蔡安,“凡间的情报系统还好建,但仙道的情报部门,这就有些难,眼下也没有炣得力人才。”

      卫湘歌皱了皱琼鼻,轻声道:“仙道中人,还鬼鬼祟࠿祟的,我看着不像是什么ꗙ好路数。”

      闻言,苏照不由哑然失笑,也没有多想,开玩笑道:“不鬼鬼祟祟的,难道ઓ学你一样,一路火花闪电?”

      此刻,二人并排而行,卫湘歌ϝ本就身形窈窕、秀立,此刻竟到了苏照肩头高。

      这边厢,卫湘歌听了苏照的戏谑,ꪂ螓首微垂,脸颊羞红,显然此刻也觉得当初自己篫实在鲁莽,垇竟然点了整个沁竹轩,若非苏照,或已酿成大祸。

      只是,听苏照这样打趣自己,声音中不由还是带了三分委屈、七分娇憨,“我为你担心,你还取笑我……” ᭟

      苏照温声道:“额,绝无此意,只是印象太过深刻,生平从未见过庎这样……爽直的姑娘。”

      听着不知是撩拨,还是内涵的话语麅,卫湘歌轻哼一声,余光瞥了苏照一眼,飞快将目光飘忽一旁,一时癝之间,心跳得愈发快了。

      錃 ὘ 因是神识传音,前方的苏子㘕妗拓倒是不知二人헌在谈话,只是见二人“眉目传情”,心头就是涌出异样之感,应是欣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