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群英会

      一位死灵法师,一位前急诊科副主任医师,讨论起骨头来滔滔不绝,大有相见恨晚的意思。䶕聊了半个晚上,死灵法师安德鲁·林恩一时忘形,隔着桌面,伸手抓住了格雷特的手腕:

      “亲爱的朋友!你真是太适合成为死꧴灵法师了,怎么样,要不要加入我们黑鸦沼泽?我可以为你引荐……

      﫨对了!我去请ⲵ求我的导师!我的导鲎师是一位11级的大法师,以后等他突破了界限,说不定会帮䡮你成为巫妖㯌!”

      ⠋格雷特:“쑋……”

      诜谢谢,并不是很想。

      我觉得我还没有活够。

      但是,死灵法师的焋建议,也不㼱是没有吸引人的地方。格雷特翻转手腕,用力回握住了对方的手:

      “我对元素魔法更感兴趣ㆤ。林恩先生,之前您曾经提到法师塔和魔法议会,可以劳您为我引荐吗?䄘”

      “啊——元素魔ⶓ法、元素魔法馠。”死灵法师夸张地伸开了双臂。昂首向拆天,语调抑扬顿挫,像是在唱一首歌剧的华彩段落:

      “鬊每个人都喜欢鉧元素魔法,至少,也会选择炼金术、召唤术。至于可ᰝ怜的死灵派系,每次去邀请人的时候,他们ꎨ都会听到这样的回答:

      ‘尊敬的林恩先生,我更喜ᠸ欢元素魔法龆……’

      ‘尊敬的林恩先生઄,我更喜欢炼金术……토’

      除了那些怀着最深的悲伤,想要复活亲人爱人狧的家엛伙,没有人,没有任何成年人,会选择伟大的死灵魔法!”

      格雷特蠯大囧。戏精附体的人远观很有趣,近距离接触实在很有压力。他躲옂闪着死灵法师喷洒的唾沫,大脑鄥全力转动,㹚胡思乱想:

      这家伙表演型人格吧?

      还是狂躁症发琪作了?

      我刚才观察到딀的思维奔逸,帱有没שׁ有添其他表象可以佐证?焨

      死灵魔法会不会影响人体激素分泌,进而影响人的精神状态?

      破异界也没地方做脑电图,也没法做个生化常规什么的……

      “呃……如果不턙方便的话……”

      “方便!当然戀方便!”

      林恩法师热情洋溢地向前走了一步。格雷特躲闪不及,被他一把抓住双臂,唾沫星子直喷到脸上:

      “虽然主持法师塔穅的那个北地佬又胖、又暴躁、又爱喝酒,可是,他曾经和我一起探索琡过霍᚟尔海峡,一起和光辉教会的铁壳子干뾟过仗!亲爱的朋友,你放心,有了我的推荐信,他是绝对不会不收你的︫!”

      死灵法师风一样地卷到了书桌跟前,摊开羊皮纸,一挥而就:

      ᘕ “拿去!謟”鎅

      “呃,太感谢了……”

      “小事一桩!”林恩豪气地挥了下手。他瞥了一眼门外,忽然贼忒兮兮地笑了起来,凑近格雷特:闧

      “对了,那个骑士的手,真废了륗啊?治不好了?”

      儍“他没缝肌腱嘛。”格雷特摊手。

      “你能治吗?”

      藲格雷特迟疑了一下,没点头,也没摇头。手部肌腱缝合什么的,他真要做櫛也能做,但是,主要还是手外科的訙活儿——这手术精细,肌腱、血管、神经一条一条缝合,戴着显微镜才能做得好。几个小时做下来,显微镜一摘,天旋鲂地转。

      而且릧这破地方没显微镜,没显微缝合专用的针线。治疗效撕果,虽然比墱不治好㆗吧,那也可想而知。

      蘒 再说他也不擅长这活计。格雷特记得清清楚楚,前世当年在学校里的时候,他一节课只能吻合四五条小鼠尾巴——퍤小鼠尾巴上ଈ的血管和手部血管粗细相仿,是练基本功最便宜的素材。

      而班眲里最强的同学,就是后来被手外科抢去的那哥们,最高纪录,12条。

      然而在死灵法师林恩眼里,格雷特没有否定,显然就是肯定了。死灵法师目光大亮:

      “那到底要怎么治?……要不然,我把他拖进来,你当场治给我看?”

      没麻醉,没消毒,没止血,直接上手?这太粗暴了绝对不可以的!

      格雷特张了张嘴,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或者从哪里开始吐槽。然而死灵法师已经行动起来,一挥手,分隔大厅和内室的石门再次洞开,黑猫纵身一跃,跳下地面。

      格雷特就看见䞧眼前闪过一道黑光。那只名为“特洛卡先生”的黑猫,跳起来的时候还珁是正常体型㤚,落地时已经变成猞猁大嗊小,冲到门口时,个头赫然赶上了豹子。 埛

      猛兽低沉的咆哮中,响起一片嘎拉拉的白骨碎裂声,紧接着,就是罗曼骑媵士的惨叫。

      寻“放开我——放开我!”

      罗曼骑士不断挣扎,声音越来越톐近。大厅里惊呼四起,不知多少人被这䩺个变故惊动,唐纳德神官的声音格外响亮:

      “放了他!法师大人,求靧求你放了他!——格雷特!格雷特!!!”

      格撕雷特怔在原地。

      来到异界两天,被按在地上,被齌长剑指住喉咙,被强制征调,被怪物扑击…铯…经历的危险,比他븜过去一个月甚至一年都多。

      可是,从来没有哪个时刻,像现㚈在这样让他浑身发冷。

      햜几小时前还是高高在上,甚至可以威胁到他生命的人,现在被一只魔宠叼着往里拖,只因为᷈死灵法师一个好奇㑀,想看点儿没➏见过的手术。

      輡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쭌可是这样一个世界,上一刻的刀俎,下一刻或许就成了鱼肉,又哪䃿里说得清楚?

      焪“这不好㍬吧……”

      格雷特脑袋摇得跟风车似的。ቊ死灵法师却以为他和骑士有仇銗,不愿出手医治,努力劝说:

      “治一下给我看看吧!大不겮了你先治好他,然后我再……”

       手掌当空一划。格雷特엞大汗,继续摇头潕。一颗脑袋嗡嗡뵹作响,感觉自己两只耳朵六块听小骨,都快给摇出쓹来了。

      “不想杀人吗?那就……先治好,再把他肌腱切断?”

      ᄑ两句话的工䨛夫,变咢形成豹子的黑猫,已经叼着骑士到了崔石门前。生死关头,趹重伤떧的骑士爆发出了最大的潜力,双手死了命地抠住石门边缘。昂起头死死地盯着格雷特,目光又是愤恨,又是绝望。

      咔嚓!

      石门的棱线在骑士指尖断裂。格雷特整个人哆嗦了一下:氓

      “不行!”

      弍他转过身,横跨一步,拦在死灵法师面前。直视着对方的眼睛,目光坚定:

      蠉“我是ꨝ不会做这种事的。我发过誓닍,绝对不用医术害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