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大胆的人体

      粉色衣服的婢女战战兢兢的跪在那里,一句话便成了全屋子的焦点。

      秦无衣本来坐在床上,听见婢女的话,猛地一下站起来,只是因为蹲坐的时间太长,腿都发麻了。

      不小心跌倒下去。ꍰ

      常胜吓了一跳,忙呼道:“公긄子!”随机转身训斥道,“还愣着干什么,快扶着呀。”

      离得最近的两个丫鬟忙爬起来,扶起秦无衣。

      秦썭无衣一跛一跛的走到那个粉色衣服的婢女身边,急问道:“燕公子让你把什么交给我?”

      修 秦无衣不记得自己给过燕蛮儿东西,其实乍一听还以为燕蛮儿要和她恩断义绝呢。

      心中没来由的一阵恍惚,已经揪心似的疼痛瞬间席卷全身⭪。

      有一个声音在心里大喊,他要抹去和我的一切痕迹!这个笨蛋怎么那么小ↇ心眼,你就算偷听能不能把话听完啊,听一半就生这么大的气,什么意思啊!

      粉色衣服的婢女不敢抬头,她举起双手,手里托着一串链子,只是她心里害怕,双手虽然举得很高,但颤抖的厉害。

      秦无衣一把抓过来,却是自己的脚链,她的脸上阴晴不定。

      她捧着那条脚链,将链子댎捂在胸口ᙕ,心里难受极了。

      链子是母亲给自己带上的,其实也很普通,一根红绳串着一块小玉佩,一只脚一个,原本是一对,后来她落꧖水䫡的时候一只链子掉了댦,没想到燕蛮儿一直帮她带着。

      ᤃ她感觉心口被一种东西慢慢的撕开,那种感觉比她中两箭还要难受。

      生平第一次感觉到害怕,害怕失去,害怕那个駘身影一个转身,就是一生。

      她仿若被抽走了灵魂的躯体,呆呆地站在那里,犹如雕塑一般。

      常胜微微叹息一声,率先离开醪了屋子。丫鬟们还跪在那里,他在外面交代,要丫鬟们好生照顾,他则大步的出了门。

      他要去再找找,不能就这样算了。ᷓ

      刚走到门口,看见一个随从领着一个大汉和一个妇人,妇人手里抓着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走进门来。

      随从看见常胜,恭敬的道:“大人,这是范老板派人送过来的,说是燕公子的奴隶。”

      匈奴律奴身材高大,长的很是壮实,他本来想让直接带下去的,忽然转眼一想,既然是燕公子的奴隶,那肯定和小姐๺也颇有渊源。而且他看着这个匈奴奴眼熟。

      “你是那个匈奴人?”常胜打量栗了一会匈奴ፘ奴说道。

      ﭔ匈奴奴点点头,恭敬的道:“正是贱奴。”

      常胜方才认出来,这个匈奴奴是他们得到小ߟ姐的消息后接她回来的时候,保护小姐的奴隶,⢫当时可是打伤了好几个北谍司的精锐呢,还是最后小姐说了一句,双方才停手的。

      不过那个时候,他怃穿ퟞ这一件破烂不堪的衣服,身上到处都是伤口,还留着大胡子,此时的他那个大胡子被他编成了小辫子,有些奇怪,差䷝点没认出来。

      “范老板已经放了奴的家小,奴特意前来拜셅见主人。” 

      “嗯,你随我来吧。”常胜心中已有计较。小姐伤心뽔欲绝,要想让她好转,只能是与燕公子有关的人和事了。

      他领着三人来到客房,却见丫鬟们都站在门外,门已经关上了。

      他脸色铁青,低声问道:“怎么᬴回事,你们怎么让公子一个人待在屋子里。”

      ꒊ 丫鬟忙道:“公子说要一个人静一톋静便令我们全部出来了。”

      常胜没有再责怪下థ去,而是走到门口,颇为恭敬的道:“公子,范老板将燕公子的奴隶送过来了。”

      屋子里没有动静。

      匈奴奴跪在地上,示意那个妇人和小女孩也跪下来,匈奴奴大声道:“贱奴谢主人活命之恩,也㚦谢公子能救下贱奴的妻女诉。从今以后,贱奴这条命就是主人的。”

      匈奴奴长的凶恶,又造型奇特,那些丫鬟们看着都觉得有些奇怪。

      半天没有动静。

      过了一会儿,门咿呀的一声打开,秦无衣从屋里出来,但见她已经没有了前面的失魂落魄,她走出来,望着匈奴奴和她身糗边的妻女,问道:“这就是你要퐨燕哥哥救的人럌?”

      匈奴奴猛地点了点头,秦无衣看那女子年龄应该也不是太大,只是头发蓬乱,脸上长着疤,丑的厉害,但皮肤却白,鼻梁也较一般女子为高,眼眶较深,应该不是匈奴人。

      鶩“你妻子不是匈奴人?”秦无衣问道。

      那女子啊啊啊的比划了两句,却是个哑巴。

      匈奴奴眸子一暗,说道:“她本是月氏人,被贩卖到了匈奴,割볉了舌头,毁了容貌,成了今天这副样子。”

      秦无衣听他说的简略,其中曲折恐怕没那么简单,但也不会去关心。不过秦无හ衣却傻傻的问了一个问题,

      “她都变成这样了,你还记挂她,一直将她带在身边?”

      顩 她问出这句话之后便紧张的等待秦无衣的回答。

      靴 “我们草原人一旦爱上一个㷠人,就是糧死了也不会反悔!ꀞ”匈奴奴想都没想,就坚定的说道。

      “你是说真的!”秦无衣想到了一个问题,想到了一个很䓑令她开心的问题。她喜欢这句草原人一旦爱上一个人,就是死了也不会反悔。

      燕蛮儿也是骔草原人!

      莫名的头顶的乌云慢慢散开,露出一片纯净的天㨛空来⊯。

      “主人,我想问一下,另一位主人可有消息,⾡当时主人引开追兵时,令我℘保护主人,所以我才不敢动。”匈奴奴还不知道燕蛮儿脱险的事。

      秦无衣此时心情转好,没有了忧郁,她说道:“他很安全,你就先跟着我吧,等我找到燕哥哥,就把你还给他。”

      匈奴奴一听燕蛮儿还活着,一个壮实的汉子一下子哭起来,嘴里不停的念叨ȭ,햝“昆仑神保佑,昆仑神保佑。”

      那个小女孩虽然跪着,但她藏在她母顫亲身边,好奇的看着院子里的东西。

      秦无衣淡淡的道:“你的妻女也留下来做些杂事吧,常叔叔你去安排一下。”

      常胜看见自家小姐似乎心情好了许多,忙应了一声喏,跑去安排去了。

      秦无衣抬头望着那半轮明月,S低声道:“你还想跑,就算你跑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把你抓回来,你个笨蛋!”她心里暗暗下定决ケ心。麘

      范府。

      这天晚上的范府同样鸡飞狗跳,范二公子接到了家里的加急信件,大意是说獑,让他无论想尽任何办法,必须和秦家达成协议。

      他们目前很需要燕国市场的助力。

      范二公子拿着那封信,一个人站在阁楼上,他一身白衣,若谪仙下凡,俊雅无匹。!

      䪎 “公겈子,一切已经安排妥当,我们什么时候去秦家拜见?”范胖子托着圆滚滚的身子,好不容易爬上二层楼,有⋃些气喘吁吁웊的说道。

      范二公子眯着眼,声嶪音极轻,他手里拿着那封信ៜ,说道:“先不急,等两天吧,估计秦家那边也要来最重要的人。”

      范胖子满脑子疑惑,他问道“难道秦小姐还做不了主?”

      “当然不是,秦小姐遭遇大难,以秦尚大夫对她的宠爱,必然会派重要的人前来接秦小姐回去,顺带着也会和我们谈谈的。”范二公子阴柔的声音虽小,但没一步都计算的毫无差错。

      不过刚说完,他就叹息一声,说道:“楳不过另有一件头疼的事,信中说,宋王宣见了家主,王上这是有意我们撾范家了。”陶㏰朱堂쏦在宋国富可敌国,被宋国王室盯上也不是什么奇怪的邸事。

      范胖子吓了一跳,忙道:“莫非王上要对我们范家下手?”

      䧏“哼,那倒不会。就算他有这个心﷯,也没有这个魄力。我范氏百年积蓄,在齐国、魏国和楚国搭上的权贵,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宋王一口吃掉我们,秦小姐有一句话说对了,那ҩ就是宋国虽富甲天下,但是国小兵弱,迟早会成为诸国的板上鱼肉。”

      䜭 范二公子对宋国王室没什么好感。宋国也并非范家的母国,所以说起话来也不客气。

      “对了,有件事有点奇怪。”范胖子喘息甫定㘣,说道。

      “什么事?”

      “据我们暗处的人来报,秦家将他们盯我们的眼线全部撤了回去,我有点拿不准他们意欲何为?”范胖子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范二公子忽然阴阴的笑了出来,他瞥了一眼范胖子,说道:“现在我终于知道这两年你为何举步维艰了,你跟你的对手不是一个层次的啊。秦无衣,秦无衣,这个小戯丫头还真是处处有惊喜啊!”

      훣范胖子惊道:“难道是做给我们看的?”范家以前和秦家在平郭城里就是竞争对手,互相派人监视也没什么。只是范家乃商贾之家,좊而秦家则是燕国豪贵,铕或许就钱财论,秦家不如范家,但其他方面,基本上是实淡力碾压。

      “吩咐下去,把我们的人也撤了吧,我们那点间谍的实力,偷取一些商业秘密还可以,若是遇上秦家的军谍,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范胖子忙点点头,说道:“公子说的是。”

      “另外我们要ᨪ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了,依㝓我看,秦家也想和我们达成协ᑈ议,不过他们会让我们塆吃几次闭门羹的,你莴们要有心里准备。” 

      范胖子说道:“是是是,我一定谨记。”

      “还有,箕城守送来帖子,请公子明天到府上一叙。”范胖子从怀里拿出帖子,帖子用精贵的帛书写就。

      푏 范二公子笑道:“你看看,为了救一个人,引来了多少麻烦。”

      范胖子忙走上前去,也颇为无耻的笑了起来,㣽说道:“我那燕兄弟忠뱣肝义胆,又和秦✢家小姐关系非同寻常,怎么着也不会让公子做亏本的买卖的。”

      范二公子看都没看范胖子阿谀的贱笑,骂一句,“把你拍马屁的功夫留给箕封那个老狐狸吧,뵸在我这里没什么用。”

      范胖子笑着说道:“我可是说的全是真心话。”

      不过他贼兮兮的眼神却出卖了自己。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