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人口

      秦母很快就戢做完了饭菜,其实也简单,从秦晓回来,在做饭这件事上,也分担了不少。

      읖秦家的౮饮虆食习满惯是典型的北方口味쟐,吃馒头配菜,然后煮一些大米汤,小米粥,玉米糊糊等。

      겈 值得一提的是,ﭿ后来秦晓来到南듼方工作,始终不太习惯这里非常浓稠的粥,但是也喜欢了这里各种滋补的汤,这是后话。

      已经工作的秦晓也养成了一手不算太差的厨艺。

      牻 于ⷝ是秦晓就帮秦母做好玉米糊糊,还去买好了馒头,只等秦母回来炒菜。 刔

      倒不是秦晓不能全做完,只是用惯了电磁炉,再用家里的煤炉子就不太会控制火候。

      㔤为了防止做不好找一顿骂,秦晓趋利避害的本能,让她不愿担负一些责任,这不只表现在她对家人的态度上,对很多外人也是如此。

      也许有人说将家人和外人放在一个层面上,可见秦晓本人的冷漠。

      ᷎只是有许多事是相对的,从小长大的环境坼让她养成了这样的性ұ子,她自认没什么对不起别窐人的。

      而且秦晓也不是真的冷漠,她会对远方和眼前的灾难而感到픷伤心落泪,也愿意尽其所能帮助那些受到伤害的人,也会为国家的强盛感到高兴自豪脗,也会为生活中一些值得感动的事情而触动。

      可唯独,駔在关持乎己身的事情䂱上,秦晓第一反应总是防御状态砻。

      엙 这是受到多次教训总䶱结的经验。啧,这就是所谓挫折教育矒带瑬给她唯一的成果。

      果ﰦ然,“晓晓,这是你做的?怎么做的这么稀啊!”秦母有些不满。

      秦晓面无表情,心中石ꠐ头也落了地,别管这块石头摔得疼不疼,但好歹獻没悬着,她也只能这么想。

      秦晓不敢回嘴,以前的经历已经无数次证明,他们眼下不满ᯎ意也就算了,若是敢反驳或是回嘴,那就헼彻底没有安宁了。

      这一刻,秦家的饭桌再一次陷入了安静中,唯一响起的只有秦陂母的声音。

      秦母借故发泄了几鈖句怨气,吃完饭以后,让秦晓秦源刷碗就去즠休息了。

      츖 秦晓到底还有些穳承受能力的,但她此刻唯一的念头就是,走出去,走出빜去。

      Ŝ 죊 不然她迟早有一天就要疯了。或者她会陷入彻底怨恨父母的情绪当中。

      秦晓和秦源合作分工刷完了碗筷。

      再坐葡在书桌前,秦晓静下心垿来思考,不免有些埋怨命运之神,为何偏偏把她送到这个完㟩全不能自主的时候,哪怕是初中一年级也很好。

      瞬间ﲕ秦晓也觉得自己有些贪心不足,重回头是多少求而不得的际遇,她还在这里挑三拣四。

      餮秦晓不由苦笑,她此鬴刻竟觉得,前世的记忆不过是负担,若是与家人关系不差也就罢칦了,可如今每天她都不禁与前世独立工作后的独立生活做对比。

      落差太大,她不太能接受得了这种自己无能为力的情况。想改变都不知该从哪下手。

      还不如只是真的小孩,没心没肺㱨的,不把那些不高兴的事情放在心上。

      沉浸在自怨自艾的情绪当中,秦晓对身边发쒑生的其他事情毫无知觉。

      䟀 捗 连之前于老师和秦母提到的关于她未来初中的事情,秦晓都险些给忘了。

      等她终于想到这事的时候,事情已经尘埃落定了。

      “秦晓뛔,秦源,于小飞,昨天考钌的那套卷子是创元中学的入学招生卷,秦晓你是198,秦源是189,于小飞是187,你们三个这个成绩뒂是足以考进创元的。

      正好今年秧因为非典,他럨们招࣢生儺考试的时间不像前几年这么早,再过几天才招生考试,你们不如去报名考考,考上了也比咱们乡镇初中好很多。回家以后和家长䴜说一下。”

      这一天,秦晓班主任于老师突然抓住班里前三名学生到办公室说㳑了这一番话。

      秦晓有一种馅儿饼砸在头上的感觉,她原以为自己至༼少再굢等一年,才能升初中的。

      而且她的目标没ਬ那么高,不是创元‗初冷中,只要댩是乡镇中学撥,秦晓也有自衐信凭빜着能力考上县一中,죎但有更好的,谁愿意去差地方呢?

      秦晓当然是想去创元初中上学的,前世她机缘巧合就进了䭅这所学땝校,虽说是军事化管理,里边条件也并不好,可也有一个唯一且十分듪重要的优点。 뺵

      犟他们的师资力量在县里是可以排第一的。礒

      创元中学是私立初中,可这年头私立初中想要站稳脚跟,势必要在师资力量上쩐下大成本的。

      秦晓所在的昌乐县也算是学风浓郁之处,家长们对孩子的学业也算关注。

      但初中这个时段就有些尴尬了,昌乐县公立的初中县里有两璣个,剩下的全是᎓乡镇初中,教育资源自然不必说。

      县里公立初中只招收县里的学生倧,乡镇管的不严,秦源前世就是去隔壁乡镇中뀗学上的学,因为那边有秦晓欣一个表姐在那教学,有熟人,离家里其实㟛距离更近。

      但创元中学的出⋮现给了昌乐씈县初中教育一个极大的补充。

      这年滞头教育资源不平衡也不是假的,就算是乡下农村里的家长,也希望孩子成绩优异也有쓤个好前程。

      创元中学是在县里,但他招生是面对全县的优秀生源。乡下小学的学生即使见识不必县里的,㹎但聪明的学生也不必县里的少,毕竟有人艫口基数在。

      当然创元中学只有一个不好的地方,那就是收费贵。撚

      私立中学不在义务教育范围内,学费每年有一千,2003年的一千块钱绝对不是小数。

      但创元中学的优秀还是쨫吸引了不少家祵长。

      而之前秦晓没把希望放在创元中学的原因在于,她没有接触这个学校的渠辿道。

      폔 农솔村比较封闭,许多消息内部流传倒是快,但外边㤟的事情很难传到农村。

      前썧世能进创元也是有许多巧合。

      回家路上秦晓问秦源,“哥,你要去创元中学吗?”

      秦源点点头,向往娚道:“听说创元中学今年有不少都考进县一中了,你知道县一中吧,那个学校可厉害了,前两年有考上清华的。”

      魚秦晓也点点头,莫名⾞坚定说道:“我也一定要去创元中学。”

      븮恍惚间秦晓好似听见脑海中传来一阵机械的声音。

      “嘀,22世纪育儿뉳系统正在启动中,检测到宿主,系统正式开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