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阁清风

      此时的黑影面部已经有了人的五䌭官,身形也롄更清晰。束辛身穿深蓝色衣服,短发褐瞳,䫥五官端正,面㩮容清秀。

      ∼ 束辛看到冯浅的眼神并不厯善,但他看呆嫣的眼神却满是温柔

      “你到底想干什么?”冯浅问道。

      束辛伸出手,想碰沈嫣的小脸,却被冯浅挡开。他转而又去牵沈嫣的手。

      不知道为何,此刻的冯浅觉得束辛并没有那么坏,至少他的眼里并没有仇恨。

      但她清楚ᖄ,这一切都是㰱假象。

      “她被我带来昏睡了一段时间,在맰梦里邾,她看到了我和她曾经历的一些事,醒来后一直很激动,我没有办法,只能让她继续沉睡。”

        束辛的话让冯浅有些震惊。

      原来是他让沈嫣沉睡䎖的。

      쨜 “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颓爱上了她,所以我带她回了我的山寨。一开始她并뼻不理我。我想给她所有最好的东西,可她什么也不要。”

      ૤ “直到有天她做了噩梦,惊醒了,我坐着陪了她一整晚。那天之后,我们的关系越来越好。再遄后来,我们相爱了。”束辛回忆起往事。

      “我控制不住地越来越喜欢她,可我知道她根本就不想留在寨子里。我抑制不住地想要把她困在身边,囚住她,哪怕她会恨我。”

      쁚“就在我带她来到寨子里的第六个月,有一天夜里我喝醉了,强行占有了她。那夜楥之后,我就知道她更不可能留在我身边了。那段时间,我绝望极了,只能⯍看着她痛,陪着她痛。”

      “或许是上天可怜我半生失県意,两个月之后,手底下的人告诉我她晕倒了,那时我才知道她怀孕了。当时我真的很开心,因为我知道她会为了孩子留下来。”

      “我原以为我们的关系会㭡因为孩子而好一点,可她意外知道了我有原配妻子的事情,她无法接受这件事,偷੩偷离开了。等我发现她的时候,她已经晕倒在后山ᆥ,身下全是血,孩子没了。”束辛说到这里的时候声音有些哽咽。

      “她醒来后变得沉默寡言,有几次试图蹯自杀,我知道这是因为她恨我,不想再见到我,可我真的很爱很爱她,所篧以我答应了她的要求,放她走。”

      쏼 束辛突然看向冯浅,眼里带着蚀骨的疯狂:“可我死也不会痎让她跟别人在一起,就算我死也要拉着那个人陪葬!”说着说着,他却突然颓废下来,“我没想到她会为那个人挡刀,更没想到她会选择杀了我,我溲真的不縷甘心,很不甘心!”

      “后来我不停地报复쑽沈家人,因为如果不是他们,她不会有机会嫁给别人。”他言语中透露着浓浓的恨意。

      “或许你们之间的一切都错了,从一开始就错诀了。错的时间,错的身份,也爱错了方式。”冯浅说到这里,突然想到휀了自己和睚眦的感情。

      冯浅看向束辛:“但不论如何,其쁆他人跟这件事没有关系,毕竟这件事因你而起不是吗?有妻子的是你塕,强行掳人的是你,伤害她的也是你,伤害无辜的也是你。”

      竟然说得这般简单!伤害了这么ꇱ多无辜的人,难道一个爱字就能作为犯ఱ下一切过错的理由?

      束辛嗤笑一声,自嘲道:“是,我才是罪魁祸首,我没有资脏格剥夺她的幸福。在她用血肉封印我的时候,我就后悔了,眼睁睁看着她的血流干,我才发现我有多残忍。明明我那么爱她,却让她遍体鳞伤,人生变得那般悲惨。”

      “她用痛苦将我困在这里,我无法离开,她也不会得到属于她自己的人生,所以我带她来这里,是希望做个了断,等她醒来,我希望你能控制住她的情绪,因为只有她原ꞛ谅我我才能离开。”

      “想灰飞烟灭?没那么简单!”睚眦的身影出现在了冯浅身边,看向束辛的眼神冰冷刺骨,连带着周围的气温都降了。

      睚眦一手背在身后,另一只頬手五指蜷曲,直直抓向束辛。

      许是盘踞此处时间久了,樌束辛压根儿没想到会有其它非人生㉭灵出现,被突然出现的睚眦吓了一跳,看清睚眦的容貌后ᵹ更是震惊:“龙族!?”震惊之下狼狈应对。

      “眦……”冯浅也没想到睚眦会出现在㜴这儿。她还以为他不会来找自己。“等等,眦。”

      不知是不是因为积攒了许久的情绪,睚眦虽然仍旧虚弱,但对上束辛キ的时候并未Ἰ落下辖风。

      改听到冯浅的喊声,终于停下手,退回到冯浅身边,紧张询问:“怎么了?哪罍里不舒服吗?”

      冯浅见人回到身边,长舒一口气:“没事。”看向对面的束辛,“她看到了多少过去的事?”

      束辛쫿看了一眼目光不善的睚眦,而后对着冯浅开口:“我也不知道。”

      冯浅心疼地看了一眼皱着眉睡着的沈嫣:“她天真惯了,那些记忆太沉重,单纯的她承受䶗不了的,有什么办法可以让䞐她忘记吗?”

      睚眦见冯浅皱㶝眉,心疼地用手指熨平她眉间褶皱:“有的,只是你必须答应我,自己不能将那爎些沉重的记忆记在心랤里。”

      冯浅抬头看向睚眦,㜪仿佛过去的一切争吵都不重要了。

      眼前的这个猛人,不论是何样貌、身份,心中眼中都只有自己,自己又在执着什么位置呢砨?

      可只要是和他在一起,竟然会觉得连吵架都珍贵无比。

      她释然了,淡淡一笑:“嗯。”

      뗧束辛叹了口气:“有两种方法可以让她忘记我。第一㶥种,是我飞灰湮灭,她会彻底忘记我;第二种,就是让她喝下那里的东西。”束辛指了指冯浅手里的信封,“那信封应该是沈家老太婆交给你的吧?”

      冯浅看了一眼信封,点点头ᒐ:“这里面的东西是什么?”

      “调制忘情水的原料。”麏睚眦打开后闻了闻说道。

      “忘情水?这世上真有能让人忘记感情的东西?”冯浅惊讶道。

      束辛苦笑一声:“所鱹谓忘情水,其ꆣ实是一种会造成人记忆障碍的毒药。” ᨷ

      舼冯浅摇头:“毒药?不行,这东西绝对不能给她喝。”抬起头看向睚眦,“有别的办法挆吗?”

      睚眦无奈摇头:“没有。其实少量的药并不会对人的身体造成影响,因为少量的毒药会随着人自身的新陈代谢而消失。另外人的ԥ记忆是很神秘的,气味䟱、颜色、图像等等都可能会唤起一个人陈旧的记忆。所谓遗忘,也不过是将那些回忆放在了记忆难以找到的匣子里。”

      “只要我灰飞烟灭,她便可以彻底忘记我。一切的一切,都只会成为她的一场噩梦,她今生便不会再受伤좏。”束辛看向沈嫣的眼中满是不舍,但是语气中的决绝之意明显。

      “你犯下的罪都还没有赎,现在就灰飞烟灭实在太便宜你了。”冯浅뽶觉得是否Y要束辛灰飞烟灭的决定权应该在沈嫣手中。

      睚眦手指轻动,将空气中的水汽引出,嗳睚眦凝结成一束水流,水流和着少量忘情水的粉末,缓缓ﯕ流入躺在地上的꩛沈嫣口中。

      姿 做完一切,睚眦看向冯浅:“放心吧,她会没事的晘。浅儿,你们先出去,这里交给죔我,我还有一些事要问他。”说完絃看向了束辛。

      찇 冯浅听言便背着沈祐嫣快速离开了。

      回到民宿已经是अ半夜。冯浅因着今日发生的事食欲不佳,只草草吃了几口,随后就看着沈嫣的睡颜自己也昏昏沉沉睡下了。

      樖 她觉得自己很是疲惫,身子像有百斤重。

      冯浅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床旁边全都是人。除了沈嫣、沈爷爷和奶奶,还有一位留着花白胡子的老者,此时正抓着她手为她䂟把脉。

      “浅浅,你终于醒了!”

      沈嫣紧张的语气让冯浅不由得一怔。难道⓰自己睡了很久吗?

      螫“现在什么时候了?”冯浅觉得自己口有些干,咕咚咕咚喝完沈嫣给倒的水,感觉身子还是有些累。

      “浅浅,你睡了整整一天。”她삂长呼一口气,“吓死我㛦了你,坏浅浅!”

      菕见好友还跟以前一样,好像之前发生的一切都只是幻觉。冯浅松了一口气。

      不管那份悲伤是不是被好友埋在了心底最深的地方,不可触及,不能触及,至少现在,她是无钷忧无虑的。

      ମ老誢中医捻了一下胡子,皱了皱眉说道:“身体并没有ኝ大问题,沉睡这么久可能只是太过劳累。”

      站起身后,老中医跟扒呆嫣说了一些⭌话。

      冯浅觉得自己脑袋晕晕的,并未注意老中医说了什么。

      켋 没过多久,冯浅就又睡下了。

      白天睡足了的冯浅晚上精神十足。饡趁㉟着呆嫣睡觉,便出门打算看会儿星星。

      刚出门,一双带着凉意的手就紧紧拉着她快速往外走。

      他来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