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他老是上错对象[快穿]

      慕景烨有一瞬间怀疑自己的智商。 膑

      凌芷霜哼着小㕼调靠着肉,十分悠闲自在。

      “你怎么知道我们一定会有救援?”⠛慕景烨手里还拿着凌芷霜给的匕首。匕首很锋利,也很华丽뺠,手柄上镶ᓪ着一块硕㶽大的竍红宝石,看来应该是将军府给凌芷霜防身的。

      ﮑ 凌芷霜夺过慕景烨手里的匕首,彜在烤兔子身上划了几道:“我不知道你,但是我爹爹一定会来救我的。就算他只能一ネ个人找,也会来救我的。”

      ᡥ 웕 慕景烨听着凌芷霜这理所当然的话,有些震撼。

      凌高ꗋ寒真的是一个好父亲,能让凌芷霜如此信任。

      凌芷霜凝神去看慕景烨,试图燏从中摸出规律来,“充电”充一次䦗能维持多久?怎么样算冲上电了。৾

      “你知道什么是巫祝吗?”慕景烨在凌芷霜一心二用,边烤肉边思考时提出了这个问题。

      “什么?”

      巫祝,好像听说过,可记不得哪里听说过。

      “巫祝,生来就能看透他人的命运。传说,得巫祝者,得天下。”慕景烨往火堆里的扔了一根柴火。

      火苗被突然落〡下的ム柴火压下,随后又因为柴火的加入而猛涨起来。 覩

      ᠓“有人说,巫祝是谋士镀,有他辅助,就算是草民,也能得到至尊之位。但我鿘觉得不然,既然巫祝能看透命运,一定是会选择她推녋算出能得到至尊之位的人,帮助他当上皇帝。揾”

      他边说,边观察凌芷霜的脸色。

      凌芷霜脸色很迷茫。像是根本没听说粏过巫祝的故事一般。

      “郡主?”

      “啊。”凌芷霜翻了䨏翻烤睇兔子,收起햗迷茫的神色,说道:“那皇子们应该都在找巫祝吧?得到她不就得到天下了吗?”

      瞯 樻 她面上镇定,却心想:“这不是坑爹吗?为什么巫萯祝的能力ꮦ能和我的能力重合啊?不行,不能暴露能力,不然那帮丧心病狂芿的就从抢皇位变成抢我了。” 㥛

      想到赵飞宇那个样子,凌芷霜就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

      她才不要睡嫁给鸲他。

      풗 “郡主ʥ?”慕景烨是故意提起巫⋛祝的事情꘸,以前他还不能确定凌芷霜是不是巫祝,现在能确定了。

      ꊹ 大多贵鱏族都知道巫祝有占卜未来的能力,却不懂,巫祝除了占卜之外,武艺文学等都很出众。

      他们知搚道的巫祝,都是数一数二有才学,有本事的。

      凌芷霜被养在家里那么多年,百步穿杨,面对危险Ϛ临危不惧,肯定不ᇍ是训练出来的,那只能是天生。

      她就是巫祝애。ꧭ

      此时的凌▜芷霜,表面上在认真的烤着兔子,实际上在想。

      如果被认定为巫祝,按照这些皇子等人的尿性,肯定不会只让她做个谋士。就算他们想,凌高寒也㪡不会愿意。

      那要如何得到她又能㣍让她甘心辅佐呢?

      娶税了她!

      然后在登上帝位之后,随便找个借口杀掉,不给她再帮助别人得到쵳帝位的机会。

      合情合外理,如果她是皇子也会这样做。

      㬢 就在她神游的时候,慕景烨突然开口:“那日在花楼,你说你有点喜欢我,是真的ᇂ吗?”

      “啊?”

      凌芷霜一抬头,就看见慕景烨的目光变了。

      닔 他以;前看什么都௟漫不经心,不㸤管是女人还是别的什么。

      如今目光聚集起来,凝聚在她的身上,让她有种很莫名的感觉,感觉自己是他珍爱多年的礼物。

      “啧啧。”

      凌芷霜咂舌,说道:“世子还是不要如此看我,别把心思花在我的身上了。”

      她叹了口气,兔子已经烤出油来了,正在散发着诱人的香味。

      误会大了。

      她现在无比的后悔,当初为什么要说那句话。现在该如何收场,要不干脆杀了慕景烨吧?

      틨这个想法冒出来,就连凌芷霜自己也吓了一跳。缢

      她沉思了许久,还是放下了手里的刀。

      并分享给慕景烨半边兔子:“今晚他们就能发现,按照我爹的那꤉个性格,应㼚该会不余遗力的来找我。最迟,也是明天出发。”

      她没敢⌻把话说死。她觉得这些陷阱ᰩ什么的不是冲着慕景烨和她两횥个小孩埇来鹹的,他们᫴不值핁得对方花那么多的心思。

      应该是冲着皇上来的。

      既然是冲磰着˞皇上还,那她就裹不敢保证现在皇上的安危。一旦皇上出了什么㟂问题,就算凌高寒想救她,也骂得先顾忌皇上。这就是一个变数。

      慕景烨也是和凌芷霜想的是一样的,他这边根蟄本没有收到嵭刺杀的消息,为什么会有人冒险刺杀皇上?

      难道是那几个皇子嫌皇上的命实在是太长了,先下手为强了?

      总之,佮他有不好的预感。

      第二只兔子已经上火烤了。

      凌芷霜正为要风餐露宿,忧愁了好一会儿。不过只是一会儿而已,车到山前必有路,这件事不管是因为什么而起的,只要将军府没什覛么问题,她回去还是郡主。

      됂慕景烨和凌芷霜分了三只兔子ѷ后帱,凌芷霜打了一个哈欠。

      她拨动着火说道;“你和唐姝好是什么关系?”

      慕景烨正在想着到底是谁出手设下的陷阱,听见凌芷霜这样一问,྄微怔:“你为何如此问?难道是呰对我有意思,嫉妒了?”

      凌芷霜见慕景烨露出蛊惑人心的笑容,在心里想:“这人心텑思挺多的,也挺难搞的,不过长得是真的好看。”

      要誼不是她见了好看的人多了,恐怕就要⺟陷进去了。

      她靠在石墙上,慢悠悠的说道臥;“我刚来猎宫,太子让她接待我,她对我很뚭好,一应都给我安排妥当。我是不介意你利用我,不过我既然做了冤大头被你利用,也得告诉告诉我,她和你什么关系吧?死也得死个䟭明譩白,是뷹不是?”

      慕景烨听着她这话,觉得她在乎这件事,并不是在乎他和唐姝好有什么,而是在乎唐姝好릧。心里略微有点不快。

      ᬶ 这一点不快来⾸得很莫名其妙。

      “我和她什么关系都没有。前朝覆灭,她从千金小姐变成世家之后。唐誕家不愿뜣意依附新朝,带她离京。ꀉ”

      凌緗芷霜眨了眨眼睛,刚刚风吹起来火堆里的草木灰溅进了眼睛里,逼得她ꃤ眼泪都出来庫了。

      慕景烨误会了凌芷霜泪眼磅礴是因否为草木灰,觉得她是因为前朝的覆灭悲惨流泪。

      “唐家是少数不愿意依附新朝,却能完好离开的,你知道为何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