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热血青春>

      有些人聊着聊着就哑巴了。

      但应君现在面对的这个人实乃越挫越勇之辈。

      他苦瓜脸间就说了一句:“难不成您是昨晚那颗火流星?”

      这回被噎的反而是应君了。

      应君从这人身上抽来一丝时间线,查看他的过往。

      “你可是姓李名章。”应君不接他的茬,反将一军。

      “嗯?!”青年李章一愣。

      虽然他没有回答,但脸上的表情已经写上你怎么知道的字样。

      “十岁拜师鼎苍派鼎苍道人,同年入道,十一岁突破练气三重,被谓之天才,十二岁练气五重,十三岁练气五重,十四岁练气六重,十五岁练气六重,十六岁练气六重……”

      应君话还没说完,青年赶紧打断。

      因为他现年二十一,仍旧练气六重……

      “你…你怎么知道。”青年困顿与惊慌的反应让整个客栈大厅的人的目光都投注了过来。

      “我,铁口直断,算尽苍生。”应君语气淡然,真就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

      “您就是铁口直断?”青年惊呼道,说这话的样子似乎都要窒息一样。

      “你没听说过,大可不必如此模样。”应君道。

      “我心里想什么你都知道?!”青年震撼莫名。

      客栈内的其他人此时也都知晓两人之间的情况。

      但没有惊讶,或者跑上来,请求应君也给他们算卦。

      毕竟都是走南闯北的人,见识都不少,各种套路都见过,甚至他们还亲自实践过,自然不会被下套。

      “师兄,你回来。”

      就在青年惊异时,他的师妹探出一只虚幻大手,直接将他抓了回来。

      真气透体凝形,此乃练气二十重以上的显兆。

      这个废材师兄竟有个天才师妹,也当真是让人大跌眼镜。

      在场所有人怕是都打不过这个小妹妹,当然,是面对面硬刚,若是使阴招,嘿嘿,他们绝对会让这小妹妹知道这间客栈的地下室长啥样。

      “师妹……”青年站在师妹身旁,弱弱的叫了一句,没再敢说话。

      他师妹则狠狠瞪应君一眼后,便没有再行动。

      她有感这人实力不俗,所以没去和他争辩。

      而且这人说的话却也没错,他师兄确实如此,一如既往的练气六重。

      她入门时,师兄就是练气六重,到了现在,她都已经练气二十一重,而他师兄仍旧练气六重。

      只是,师父一直说师兄是不世出的奇才,若遇风云变幻,便是洗褪虫身化真龙时。

      这话师妹耳朵都听出茧子了。

      可风云在哪?变幻又是什么时候?

      若是风云变幻一辈子不来,那她师兄岂不就是一辈子的练气六重了?

      就在她最后一次问师父时,她师父就安排了这次下山,应道盟的上京之会。

      而她师父早早去往上京,却让她带师兄穿越千里,横渡大荒山脉,这中间经历的苦,可是让她终生难忘。

      她觉得化真龙的不该是她师兄,而该是她才对。

      不过,师兄终究是她师兄,而且师父有命,不可违之。

      所以她还是会护持着自己的师兄的。

      可不能让那无良人士给欺骗了。

      ……

      应君见耳根子清净了,也就将抽来的时间线打回原地。

      那小子是有些特别,不过也没有多玄乎,就是个先天道体,这先天道体是这天鼎界修行界定义的先天道体,并不是诸天修行者定义的无上存在,诸天间定义的先天道体可是玄仙修成道君的一个条件之一。

      而天鼎界的先天道体不过是全身经脉穴窍尽皆通透,天生与世间万物的气亲近的资质。

      这种资质非常少见,自然珍贵,于是就冠以先天道体的名号上去。

      不过这小子虽然天生浑身经脉境界通透,但却被人后天封上,而封上他身上经脉的人正是他的师父。

      他这么做的原因自然是可以说上一打断故事的,甚至可以从鼎苍派建成说起。

      但这些都与应君无关。

      而且应君的一笼包子这会也送上来了。

      包子热气腾腾,味道也不错,厨子的手艺甚好。

      当然,应君也没给他点赞。

      在吃过早饭后,应君就去柜台退了房,交过银钱后,就牵着毛驴继续上路。

      一路晃晃,天公不爱做美,下起了冰雹加暴雨。

      这不是老天不给面,而是那两位大真人造的孽。

      二人死后,其一身千锤百炼的真气溢散而出,肆虐天穹罡气,没有十天半月是平复不了的。

      而这期间,天鼎界各地会有怎样的气象都不让人意外。

      所以,这场冰雹加暴雨的组合也属正常。

      应君也没躲,直接捏了个手势。

      风雨停歇,冰雹消融,天空也变回昊日当空的气象。

      “我有一只小毛驴我从来也不骑……”

      沐着明媚日光,应君唱起了幼时的童谣。

      ……

      又一月过去,应君终于入荒国七州三十二府内,并在边缘的炎州转了一圈。

      炎州干燥炎热,稻米粮食谷物难生长,但却有产炎火矿,所以土地贫瘠的炎州竟然是荒国七州中第三富。

      而且因为环境影响,炎州人的头发都呈曲卷,眼珠子呈淡黄色,身材也高大挺拔,与荒国其它州府的百姓模样不大相似。

      但样貌颇有异域风情,遂颇得其它州府喜欢。

      只可惜荒国已经禁止将本国百姓充作奴隶买卖,否则炎州百姓怕是要倒霉。

      炎州挺大,州境内却只有三府,分别是楚关府,町田府,阳军府。

      三府各有府主一名,佐府两名。

      而管辖三府的是牧州,炎州的牧州一般是由皇室子弟担任。

      应君此刻就在牧州府衙内坐上宾。

      因此才特有此介绍。

      他被邀请到此自然是有因由的。

      简单来说,因为他在炎州州城设摊算卦,且兼顾斩妖除魔,表现太过突出,才三日就名传整个炎州州城。

      而炎州牧州正好有事,需要请他这样的能人异士帮忙,所以就把应君也请来了。

      好酒好菜招待着,美人跳舞饱眼福,更有金银珠宝摆一桌。

      好家伙,被邀请到这的人都得怀疑这牧州是不是要领着他们造反了。

      否则怎会有这么多好处平白无故送来。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也。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