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方式错误的宠物小精灵

      쌇废土之上,虎牙佣兵团旗下,血色玫瑰女子军团,外出执行任务归来的时候,绑回来一个怪异的少年!

      这件事情,在整个虎◾牙佣兵团已经传开。

      有看到的人说,햿那少年长得倒͂是帅气,但身形略微瘦削了伍一些,不太符合时下的审美,彪悍壮硕之美。

      也有人说,那少年一身衣着怪异得很,长衫广袖,还戴着长长的假发,行为举止,处处都透着怪异。 뼴

      幒只是不知道血色閬玫瑰的首领,那姣位冰山美少女洛雅,为什么绑了这样一个少年回来。梺

      ……

      롯这个怪异的少年便是司九焱。

      他롯因一场禁术闔级别噶的机关术实操意外,被破碎的空间吞噬。

      㑙 隷 等他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便已经落ꁥ入了这般噞境况。

      在一处陌生的地方,被一群鸆着装怪异的女兵俘虏……

      此时此刻,司九焱还并没有意识到,因着这场意外,他已然穿越了时间与空间,来到了这䟢一方与沧澜大陆迥然不同的陌生世界……

      ……

      虎牙佣兵团,血色玫瑰ڀ女子军团驻地。

      司九焱被反绑着胳膊,押进一间稍显破败的大厅。

      洛雅静静坐在高位,她身上那身略厚实的作战外套已经脱掉,只余下一件紧身战术背心,愈加托显出她的凌厉与干练。

      “副团长,人已经带到。”一名武装整齐的女性佣兵禀报。

      ퟡ她口中的副团长便是她们血色玫瑰的首领洛雅。

       只因血色玫瑰隶属于虎牙佣兵团,所以洛雅不能以团长或者首领的身份自居。

      “嗯。”洛雅轻声回应,接着,她的目光便落到了司九焱身上。

      冰冷的目光,审视着大厅中站着的少年。輛

      这是兩她从大裂谷绑回来的俘虏。

      딚 一个突然从空间裂缝中钻出来的少年!

      也是在这个少年钻出裂缝之后,原ढ़本还算平静的大裂谷,磁场瞬间暴乱!

      磁场风暴揰,在极短的时间内形成!

      那些只会出现在大裂唹谷深处的空间裂缝,也因为磁场暴乱的关系,在좳外围,都变得层出不穷起来!

      这也直接造成了,她此次任务的失败!

      ꘩ 不仅仅是任务失败,还有财产损失䩨,科考团队遭受重创。

      并且,꿛她手底下的姑娘们,也有好些人险些丢掉性命!

      如今,这些人虽活着,却也伤势⟛沉重!

      这一次的探索任务,她可谓损失惨昁重壴! 荾

      庆而这一切的损失,有百分之九十九的责任釻,得归咎到眼前这个少年身上!

      洛雅的目光,在司九焱身上逡徙巡。

      这个少年,自进入大厅之后,便一直静静的站着,一言不发。

      周身透露的,是与他年纪不符Ꜳ的沉稳。

      即便是被绑缚、押解,ᜪ浑身血迹斑斑,形容狼狈,却是站得笔直。

      若非立场相悖,这个少年,흇这副模样,还真是有种别样的魅力。ᡌ

      댹 回来的这一路᎘,这皮少年也没有分毫要赼挣扎或者逃凱跑的意图。

      除了眼睛一直不曾睁开之外……

      洛雅十分确定,这少年的眼睛是好好ᢔ的,没有受伤,更没有瞎掉。

      因为㏠,在这个少年刚刚钻出空间裂缝的时候녤,她分明看到,他的眼睛是深邃且明亮的。

      삹 洛雅看向司九焱的目光,多了几分探究。

      “你的名字?”洛雅问。

      “司九焱。”少年回答。

      少年的声音,也如同他这个人一㴹样,清冽优雅,还带着几分如今这个时代中,几乎不复存在的儒雅。

      “你是空间系觉醒者?”

       司九焱微微怔愣,空间系觉醒者,好奇怪的称呼,应该是一种有关空间系修行体系或者空间法则的礩别称吧。

      “不是。”司九焱说。

      莆 洛雅眼眸微眯,她在思索着司九燅焱话语的可信度。

      “睁开眼睛。”洛雅命令。

      司九焱微微蹙眉,䡺以他如今的身份和地位,已经许久没有人敢对他施以命令的语气了。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尝试调动体内的灵力。

      丹田铖依旧空空如也,身体也因为外伤,提仯不起几分力气。

      他闭目첝抬头,感受着那个端坐在上的女娃娃的气息,心中不免苦笑。

      虎落平阳被猫戏吗……Ǡ

      他竟是落到了一群女娃娃手上。

      而且面对那个跃强势审问他的吮女娃娃,现在的他似乎……毫无反抗之力。

      许是他沉默的时间太躋长了一些,洛雅的眸色比之方才更加沉冷了一些。

      “睁开眼睛。”冰冷的声音,带着些许威压。

      这种程度的威压,自然无法威慑到司九焱。

      只是……

      罢了……

      藕司九焱终是睁开了眼睛。

      他的目ㄕ光,对上了一道微凉的视线。

      可接着,司九焱便微微蹙眉,挪开了了目光,不看洛雅,也不看这大厅中的任何一个女兵。

      他微微侧头,视线斜斜的看向一处没人的角落。 坶

      洛雅挑眉,略冷的目光紧紧凝视着司九焱。

      “说说你的身份和来历。簓”洛雅继续审问。

      司九焱没看洛雅,却也能感觉‑到,来自洛雅眼神中的侵略性。

      “我来自沧澜大陆,是沧澜司家的上一任늮藏书阁阁主,如今已经卸任皕十余载,算是闲云野鹤,四海为家。”

      ☴ ꦯ 司九焱自认为,他已经把他的身份和来历说得十分清楚。

      沧澜司家鍭,在整个폶沧澜大陆,几乎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Ἠ的存在。

      在朝堂,司家煺凌驾于皇权之上。

      뜖在江湖,司家一脉的机关术,是整个奇门领域的龙头。

      而他司九焱,更是司家的一代传奇。

      只因他无心鿖于那些名利纷争,才早早淡出江湖。

      随着声音落下,司九焱低垂的眼眸中流淌着淡淡的楒傲然。

      这是属于一代机关术宗师应有的骄傲。

      爃然……

      ᥍ 洛䴇雅精致的眉心,却早已皱成了川字。

      沧澜大陆?藏书阁阁主?卸任十余载?

      这少̞年,是把她当傻子吗?

      且不说沧澜大陆是蹆个什么地方,藏书阁又是个什么组织,豚光是一句卸任十余载譿,就已经漏洞百ֈ出!

      “你今年,多大?”洛雅的声音有点冷。

      “在下刚过不惑之年。”司九焱说。

      洛雅听着这文绉绉的话语微微蹙眉。

      如今这片废土,文化断层严重,很多底层民众都是大字不识几个。

      倒是鲜少有人还会敠咬文嚼字,这也让洛雅对司九焱的来历,越发恴觉得疑压窦丛生。

      咕“你说你已经四神十多岁了?”洛雅微微眯眼。

      四十多岁的男人,即便再是保养,也不可能如眼前这人一般,还是一幅少年人的模样!

      “四十有三。”司九焱뎜说。

      “呵……”洛雅轻笑出声,只是笑意未达眼底。

      犝 这少年,还真把她当成傻子来耍弄了!

      巻 (开局说明一下,司九焱是机关师,书名却是机械师,童鞋们不要疑惑,后文会有机关术与机械科覂技之间냭的冲突,司九焱会集两家之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