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腿丝袜Ol番号

      聂尘眼睛眨了眨,恍如梦中。 ゥ

      这是哪里?⼈平户歌舞伎町的别院,寻花问柳之地,不是覎拜神求佛的庙宇,这里怎么会有和尚?

      定睛细看,却是没有花眼,那位唯恐聂尘看不到而已经起身站在屋檐下的쏁黑衣拟僧人,不是吃面的和尚长海还会是谁?

      圆脑袋秃头,笑意涟赤涟的脸,那身袈纷裟在灯红酒绿的屋子里分外龓耀眼。

      “聂施主,请过来一聚,我这边宽敞,容得下许多人。”长海已经开始喊枢了,仿佛一点不担心旁人异样的目光。

      不过别院里的其他客人似乎真的一点不觉得异常,虽然长海和尚喊得大声,也不过吸引了寥寥几道视线,而且转瞬即消,似乎烟花场所出现一个和尚很正常。

      聂尘被指名点姓曰,当然坐不住了,他犹豫一下,还是起身朝长海的厊方向走去。

      郑氏兄弟则留在地屋,没有跟过去。

      刚一见面⡊,长海就给了聂尘一个热烈的拥抱。

      쐵 没有头发的脑袋和聂尘的脸零距离接触,有一股淡淡的香气直扑鼻腔。

      “这和尚居搙然用了香水。”聂尘心头直发恶心,勉强受了这一抱。

      “没有想到有缘与聂施主这么快就相会准,小僧还琢磨着隔一段时间再去拜访施主,真乃天意,活佛显灵!”长海拉着聂尘在ꅾ矮桌边并肩跪坐下,高⓮兴说道:“施主也是来这里看歌舞的么?”

      “老子是来找人的。”聂尘暗想,心中有些忐忑,不知道这个和尚会不会对自己的计划节外鐀生枝,但碍于场面,只好笑着答道:“是ࡅ啊,茶余饭后来寻些消遣。”噃

      ﷂ“那你可是来对Ḵ地方了。”长海和尚笑起来很好看,白净的脸上没有一丝皱纹,眉毛弯弯如仕女远山,嘴唇薄薄像青叶낢一片,桃花眼秋波横生,虽然宝相庄严,但如果长出头发,绝对美男子一个。

      他笑道:“这里是平户最为몵繁华的场馆剧院,连京都江户都没有的节目也能看到,来,聂施主,请떒见见小僧的几位贵人。”

      聂尘早已注意到屋内还坐着几个剃着月代头的倭人,个个危颜正坐,穿着高档的丝绸羽织直垂,腰插短刀,正拿小眼睛朝自己上下打量。

      其中为首一人,似乎很眼熟,❍但仓促之间,聂尘想不起是谁了。

      ᕇ“小僧此次来平户,是奉恩师之名,为㗂松浦家祈福求神的,扔今日事毕,松浦大人特意请小僧来此地休憩一番。这位贵人,就是松浦家平旚户勘定大人,松浦诚之助。”

      姛 “另外几位,都是松浦家在勘定所任职的大人,请聂施主一一相见,施主在平户开面馆,日后也能图个方便。”

      ధ 长海和尚热情的介绍着,也把聂尘的名字说给松浦诚之助听玸。

      那日李旦夜宴,聂尘坐在旁桌上没有说话,松浦诚之助趼自然也没有在满屋的客人䓝当中留意这个不出声的小子,此刻只知道他是长海和尚的朋友,于是坐着微微躬身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蠾而聂尘也瓀顿时记起了诚之助的身份,心头一跳,勉强用明朝ԛ礼仪作了个揖。

      “聂齼施主文采斐然,虽然屈居市井,但随便一篇Ⴍ诗词就能震慑人心。”长海和尚从怀里掏出抄自旗幡上的诗,摇]头晃脑读起来:“美如甘酥色莹雪,一由入口心神融!这句大妙啊,唐朝诗冹人贾岛创苦吟一派,十年得一句,而聂施主这两句浑然天成,与卖面的职业相映成趣,得自日常,更添可贵。”

      他把这张纸给松浦诚之助等人看,但那几人明显是粗人,听不懂看不懂,只是碍于面子呵呵的笑,令长海和尚非常无趣。

      于是长海扭头过来,对聂尘兴奋的说道닖:“不知聂施主可还有妙句佳作,一定有吧?能否给小僧观摩观摩?不瞒聂施主,小僧虽修天台密宗,但对诗词歌赋极为爱好,奉为生平执ᔌ念,为ရ得一灵感,曾在富士山巅辟谷十天,只为写出一首脍炙人口的诗词来。但佳句偶得,强求不来,而日本一地人少文人更少,知音难觅,苦于无人可以交流切磋,今日能求得聂施主,实乃幸事!”

      栕他热切的냉看着狓聂✳尘,一双秋水般的眸子闪闪发亮,့看得聂尘⮴胆颤心惊。

      被一个像女人뢦一样漂亮的和尚㐴这么看,任何人都会心惊肉跳的。

      要我给诗啊。

      聂尘心惊之余,只能挪开ﵽ眼神,垂头看地,又有尴尬涌起。

       自己那点墨水自己知道,背得出来的诗词一只手都数得☝过来,而且大部分是唐诗,这时候念出来一定ﲴ会被熟知唐诗的长海和尚揭穿的。

      “嗯,咳咳……”聂尘在长海的目光里筽左右四顾,然后像想起来什么一样突然问道:“长海大师,原来是修的密宗?天台宗不是佛教吗?”

      殀说到神佛,长海果然立刻仃忘了诗词,双手合十正色㜩答道:“聂施主对佛教也有研究?说的不错,天台宗的确是佛教禅宗一派,唐朝时由鉴真法ꬭ师传到日本,小僧师父天海法师就是天台宗僧侣。”

      “不过天台宗到쯴了日本딛之后,就被传承吸纳,我日本的天台宗和大唐的天台샎宗就有所不同。๼除了佛教禅宗教义,我们还吸收了台ꣾ、律、密诸宗法义,成为集大成者,自成一派,小僧就专修密宗。”

      聂尘恍然大悟,怪不得长海和尚能够出入烟花柳巷,原来这家伙修的是欢喜佛。

      长海又道:“我派能人辈出,大师灿若星河,我师父孺天海떙法师先后为织田家、丰臣家和德川家讲佛论錎道,参谋划策,有天皇恩赐,得德川将军奉为国师,先后有三座皇家寺院请为住持,恩宠一时无双。”

      他朝松浦诚之助微微一指:“小僧能来平户,就是德川﫞将军特意对平户松꫗浦家的恩德,否则,小僧㱫怎会千里迢迢的从京都过来。”

      松浦诚之助听他这么一说,立刻诚惶诚恐的伏地拜谢:“是,봛松浦家袉多谢大师特意过来,万分感谢!”

      长海和尚慨然受之,一点蘅没有伦不好意思的感觉,还端起茶杯蒄喝了一口茶。

      聂尘这才知道,原来天台宗在日本的地땖位如此的高,天皇和幕府将军也将其迎\为座上贵宾,难怪能享受超脱的待遇。

      茶水入喉,长海和尚又开始纠缠起来。

      “聂施主,快拿些褦诗词出来让小僧㾌瞻仰瞻仰,我知道大ꮝ明文风鼎盛,比我日本不知强了多少倍,大家文豪如过ꏼ江之鲫,聂施主一定有些佳作的。”

      聂尘被他缠的浑身颤抖,朝₹地屋那边看一眼,郑芝龙和郑芝豹正在纸门旁边冲自己挤眉弄眼,又爱莫能助。

      但是,说点什么来打发这个和尚啊。

      聂尘绞尽脑汁,想念几句后世上学时背的东西出来,又怕这和尚听詿过,露怯就完了,心头万般无奈,正着急时,突然想起来一首词。

      嗯,就它了。

      “长海大师莫急,我说一首拙作,是此刻触景生情,有感而发,请指教。”聂尘拍案而起,仰望苍穹。

      “啊,聂施主即兴作的?”长海和尚眼睛一亮,也跟着站起,想想不对,立马冲外面喝道:“来人,笔墨伺候!我要为聂施主亲笔抄录!”

      倭女忙不迭的送上笔墨絈,长海端坐矮桌旁䆦,集中精神,悬腕握笔,静静的等待。

      ㍸松浦诚之助等此间主人完全成了局外人,干瞪着眼不知该做点啥。

      擆 这些厮杀汉,ࠠ完全不明白类似长海ﭱ之类的文桘人墨ꚓ客,在搞些什么。

      “这首词,是我感于和长海大师一见如故,今日一别,不知何呴时才能再见,故而心生离愁,百味杂生,故而即兴而作。”

      聂尘来回走了两步,站住脚跟㩬,在满屋的目光慁中,轻轻吟道。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줙山!”

      “一壶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

      “人生难得是欢聚,唯有别离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