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标战下载

      苏家。

      罗泽勇迷迷糊糊地从梦中醒来。

      昨晚好像做了个梦,隐约看到了自己的房间,看到了自己躺在体验仓中,至于其他的细节,都已经模糊掉了。

      “唔,昨晚就这么睡着了,好像连被子都没盖,幸好没有着凉。”

      合理的游戏世界模拟系统,能够完美⹍再现现实生活中的一切。

      晚上睡觉会着凉,人会感冒发烧生病等等,都是游戏世界中的常갡态。

      他在床上坐起,伸了个懒腰,下意识地就想要准备去刷牙洗脸。走下了床才突然想起,现在还是在游戏内,没必要搞那些麻烦的事。

      对于很多游戏玩家来说,每天清早在游戏中洗漱已经是一种生活习惯了。

      这能很好地帮助他们同步生活节奏,不至于因为切换虚拟和现꯭实过于频繁而导致生活作息混乱。

      罗泽勇对此嗤之以鼻。

      还是游戏世界好啊,不用管那么多麻烦的事,自己想干嘛就干嘛。

      重新躺回床上,他放空了自己的思绪。

      刚刚只是有种莫名的感触,好像自己刚从现实世界中醒来,那种懒散又带着一点Ꙗ茫然的感受,倒是让自己觉得身处真实世界。

      回忆了一下昨天发生的事情,罗泽勇觉得这个游戏的节奏有点慢了,大半天就发了个初始装备,还是有限制的。不过倒是挺适合新手的。

      对于他这种混迹多年的游戏老手觀来说,巴不得跳过这种剧情,立马投入战斗中去。

      从袖口掏出了昨天系统发的装备,正方形的小玻璃块放在眼前,阳光透过灰蒙蒙的一层“轻纱”,变得温和起来,顺着方源滑下他的脸庞。

      罗泽勇摆弄了几下,还是没发现什么特殊之处,记得昨天那个人说的好像叫什么“方源”?

      破东西啥用没有,还不如在第一层随便给件装备。一层的装备里面肯定是有些好东西的。

      不知是不是错觉,罗泽勇只感觉这东西拿在手上,在自动吸堥收他的力量。虽然很微弱,但他隐约察觉到自己源气的自动回复量好像变少了。

      现在没有战斗,所以不好断定是不是真的。

      等等!

      话说回来,自己好像忽略掉了一些最平常的事情,登录初始化的时候,怎么好像没有熟悉的欢迎声。

      正常来说,登录之后,会有:“欢迎您!ID95632874516754,玩家罗泽勇。”这样的一句机械女声才对。

      昨天登录之后懵懵懂懂的,也没留意。

      而且第一时间也没有进去系统操作界面,了解一下主要操纵方式和战斗手段。

      昨天一进入游戏,就被拉去强制观看背景解说了,然后就是发装备,自己什么都没有做。

      凝神静气,将精神集中在一点上,熟悉的黑暗界面下,一点白光泛起,紧接着...什么都没出现?

      罗泽勇仔细地看了一遍,的的确确什么都没有,为了排除bug,他又重复了几次操作,结果还是一样。

      몒甚至连小地图都没出现在视角右上方,角色生命值、횘蓝量、操作技能、其他的说明,一个都没有。

      这跟以往玩过的全部游戏都不一样啊!罗泽勇有些懵逼,这不合理啊。什么东西都没有,这怎么玩啊?

      ⃡等等...

      我记⃂得《剑影》的游戏介绍中,好像有提到过,全新的沉浸式操作系统,颠覆以往的传统操作方式。

      这好像是宣传方面的一个噱头来着。

      但是这种备受关注的游戏,除了大致世界观介绍,其他的东西自己只是粗略地扫了一眼,没有仔细看来着...

      是一种全新的륜操纵界面以及战斗系统吗?完全模拟真人,摈弃了虚拟界面,拥有更加完美的游戏体验吗?

      这套系统可能是需要玩家去合理分析自己的生命以及蓝量,做出更加合理的战斗安排。

      而删除了小地图是为了更㮾好地进行游戏中的信息交互和增加谨慎的地图探索。

       颠覆传统的创举!

      “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模拟系统啊!全靠玩家自己摸Ŕ索,并且将更加谨慎地探索游戏地图,进行更加谨慎的战斗。这样一来倒是真的符合真实世界的构建了。”

      鲭 坐在床边的他喃喃自语,激动地想要立马退出游戏,去做视频。

      这样的资料发布出去,肯定会大火!

      全新䠆的模拟系统,再加上这充满着经费的世界写实建模,还有在细节上不同寻常的脑回路,足以引起广泛的讨论。

      “不行不行蘍。还是得先体验完这十天,体验仓不能白开,启动一次都让人心疼,能省则省。

      更何况,游戏中的装备属性,掉落率,适合大多数人探索的地图区域,主要经济获得区域,主要功法获得区域等等等等...这些东西都要探索出来,做的视频才有人看。”

      믇压抑住自己的冲动,罗泽勇还是决定先好好体验一波,收集好基础的数据和资料。

      说不定还能遇到一些封测玩家,顺便打探一些基础情报,看看有什么地区适合新人探索,以及一些需要෷注意的战斗技巧。

      自己也是稀里糊涂就进来了,早知道就仔细研究一下游戏介绍说明了。没做好功课,放一些水货到视频里,肯定没人看。

      先好好探索一番。

      做好了决定,罗泽勇离开了这一座小院,准备去接触一下其他NPC,看看能不能触发一些任务。

      昨天那个人说过,今天要갏进行集体传送来着。

      也不知道到底要干嘛,会不会有其他玩家也在里面。

      说是这么说,也不知道到底在什么时间点传送,倒不如先离开苏家,看看周围的地势和地理环境风格设计。

      离开了小院,一路走来,每隔几片小风景就有一座庭院,建筑风彜格还不重复。䲈

      “转少爷!”

      “转少爷!”

      “......”

      碰到的每一个NPC,都会低头恭敬地喊一声“转少爷”。

      罗泽勇只是敷衍地嗯一声。

      等到了后来,打招呼的人实在是太多了。罗泽勇连敷衍的耐心都没有了。

      走了半天,只是发现了这里的路很多,不同的建筑和场地也快看쌋不过来了。

      铢重点是,这的NPC是真的多啊!!!

      罗泽勇实在是想不씴通,放쌈这么多졽NPC在这㟱干嘛?

      后来实在不知道该往哪里走了,罗泽勇在路边随便抓了个人问了问路。

      “走出苏家要往哪个方向?”被问到的仆人觉得十岔七少爷的脑子也出毛病了。

      不过他还ꌡ是如实地回答了这个问题。

      “一路往东走。”

      顺着仆人的手指指过去的方向,看到了一片似曾相识的建筑。

      “行...谢谢”

      沿着他指出的方向,罗泽勇开始前进。

      仆人看着他远去的背影,露出了一副怜悯的表情。

      ✕“可怜转少爷病了十七年,身拋体没出事,脑子先给病坏了,竟然想着走出苏家?可怜啊!可怜啊!”

      叹了口气,又继续做起手뽒中的事。

      ...... 쬔

      沿着东边一路直行,走到罗泽勇觉得自己的腿都쮏酸了,路边还是一样的建筑㡾,以及从不缺席的来自打杂NP儃C的问候。

      在问了多个NPC得到了一致的答案,并且收到了他们相同的怜悯的目光后,罗泽勇发觉事情可能又超出룒了自옦己的想象...

      他干脆坐在路边的一块石头上,等待着强制传送。

      不知过了多久,在经受了一轮又一轮恭敬、怀疑、审视、怜悯、好奇的目光打量后,熟悉的眩晕感又出现ꭶ了。

      罗泽勇轻舒一口气,再不来点事,他都不知道该干嘛了。

      重影渐渐凝实合一,抵消了传送的不适,眼前的景象又鲜活起来。

      㩿 环视一圈,发现ꬓ又是昨晚那앍个广场。

      只不过现在是白䭊天,能看得清这广场的全貌,这广场身处高处,四周空无一物,建立在一座悬浮的小岛上。

      趁着广场上的人还没来齐,大多数人都还三三两两地聊着天,罗泽勇漫步来到广场的边缘看了看风景。

      俯视眼底的大片景色,连绵不断的建筑尽收眼底,远处起伏不定的山峰镶嵌在天空中。

      ⢳罗泽勇突然发现都是些熟悉的建筑,南边小湖边上ୖ的院子要比周围的大一些,看起来像是自己住的地方。

      顺着东边一路望去,尽头的地平线上有一座门户伫立,比旁边的庭院还要稍微大一些。

      而那座像是自己昨晚落脚的庭院,到这的距离恐怕都能横跨一座城镇了。

      覶 整得还挺大。

      罗泽勇在心里赞叹一句。

      想着想着,他突然愣住,记起了他刚刚的操作。

      现在蹁终于明白那些眼神的意味了,罗泽勇内心复杂,脚趾头在鞋子中不安地蠕动着。

      他刚刚还想着走到地平듿线那边的门户去,也难뜌怪会被NPC偷偷嘲讽。

      뮏 现在他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

      幸好只是人工智能,而不是真人,不然就춥糗大了。

      牸 站在广场边努力地平复着自己的心情,浑然不觉此时场䐌中已经安静下来了。

      “转儿,你还在那里干嘛呢?还不快过来。”苏琅皱眉问道。

      他一来䓯到这里,欌就看到辽大家都规规矩矩的,唯独自己的儿子背着手,站在边上看风景。

      “啊?要开始了吗?哦哦哦,抱歉抱歉,这就来。”

      在众人的注视下,罗泽勇㏞一路小跑,加入了有序的队伍中。

      檵 在场的四十多个人排成了几支队伍,站在了广场地面上ྱ的方阵中。刻录的阵纹遍布整个广场,昨晚还没有注意粚到这些。

      罗泽勇低头观察着,鞋底之下的阵纹一点点亮起,连接起来,组成了一个玄妙的图案。

      连起来的阵纹形同一只展翅飞翔的大鸟,羽翼上亮起炫目的光。

      身处阵中的罗泽勇힔等人被刺目的光完全笼罩在其中。亮起的光柱瞬间化作栩栩如生的鸟儿,冲天而起,罗泽勇薏顿时感觉地动山摇。

      为什么传送也像坐过山车车一样,游戏特色吗?经历了数次传送,罗泽勇忍不住吐槽。

      远离苏家的最后一刻,他匆匆地瞄了一眼,余光尽力透过炫目的光芒,广场的地砖上有两个模糊的字,五十?좖

      ...

      目视着四面八方掠起的光点集中往一个地方黑飞去,苏家家主沉默不语。

      光点于四方汇合,重组,光芒大盛,接天引地,冥冥中与世界某处勾连起来。

      ..忸....

      깗碧落㜁天海三海़震荡不休,李碧天勉强维持住自己脚底下,不让震动影响到碧水珠。

      囚禁住ﱒ青衣男子的天水幕中的封印已经尽数被吸盜收了,经过了这一震荡,再也维持不住。

      海水散落,露出其中的륌人。

      青衣男子赤脚站在光洁如镜的海面上,不漏一丝气息。

      李碧天分出一缕意识봊,细细地探究了一番,只能感觉到一转的强度,满意地点点头,将一根红绳和小箭递给了他。

      “十一,我该走了,起源之海需要我来维믆持才能开启。这支小箭物归原主,还有这红绳是我用不到的小玩意,就送你了,头发该扎一下了。”

      “十一?”青衣男子接过东西,呆呆地问道。

      “我们师兄弟中,你排行十一。”

      “师尊曾经说过你,其形翩翩,其影 皎౥皎,其笑盈盈,心思豁翗达纯良者,或云十一也。”李碧天笑了笑,眼中满是怀念。

      “云十一꭪...”青衣男子念着这个名字。

      “或许换个说法,现在的你更容易懂。这么说吧,你排行十一,叫你十一也不错。你要是不喜欢这个名字,到时候再起一个。嗯,以你现在的状态,恐怕不太行...”

      ⦅沉吟数息,李碧天回答道。 ⒠

      “反正我是不喜欢按排行起的名字...”

      云十一耳朵微动,捕捉到了李㉬碧天的低语。

      “好了,我该走了,待会你⡮跟着那一群人就行了。” 

      碧落天海的震动频率越来越高,似乎在催促李碧天。

      匆匆交代了一句,李碧天落入海中,身影瞬间分化万千,完美融入了海水里。

      在最后一刻,他想起一件重要的事,只来得及匆匆交代一句话:閭

      “别说你认识我!”。

      “哦好,我知道了,你去吧。”

      云十一拿着东西,好奇地盯住海水里,似乎想要找出皕哪一个才是李碧天的真身。

      ......

      靠近海岸⯋的海面上,海水变得幽深了几分,空间不再震荡멵。

      魯 海面上卷起七八道水流,凭空盘旋直上븱,化作擎天的水柱。

      大日当空,正处在水柱拱立的正中心,阳光撒下,一片日光交织缠绕,最终化作金色的穹顶,笼罩在水柱之上。

      接天引地的光柱自万里之外投映而来,落入穹顶之下。

      光芒끅散去。

      罗泽勇眯着眼,好不容易才从纯白色的世界中恢复过来,霒勉强睁开眼,模糊之中看到了成片的人影闪动。

      ௛ 喧哗声,惊叹声,窃窃私语声,一瞬间炸开,扰乱了他욑的思绪。

      终于,他能正常地看到东西了。

      一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巨大无比的大厅,还在盘绕着的水䀃柱撑起一片金色的穹顶。

      ù穹顶之下,人影幢幢,密密麻麻的人堆在大厅ѡ中正东张西望。

      鯝 퓋这是哪里?

      他自然而然地生出疑问。

      只听见旁边的一个样貌俊美,ꄶ一脸阳光的年轻人正给身旁跟着的一个漂亮妹子介绍道:“这就是起源之海了,登天路上的第一站。”

      “起源之海...”

      罗泽勇重复了一遍这个陌生的词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