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tt 手机版 天堂网

      “你知道吗,在这边,只要你开着窗子,我就能看见某个房间里的事情。”顾冰说道。

      干!

      余玉成现在想想当初选房间的时候就有些奇怪,虽然说是自己主动选了那个靠边上那个稍小一点的房间,但总觉得自己的选择已经被她们预料到了。

      “会梳头吗?你有两个妹妹,作为一个好哥哥,不会没帮她们梳过头吧?”顾冰伸出手来,手掌握着一把小木梳。

      余玉成接过木梳站到她身后,这种时候必须要当机立断,抓住机会,不然到时候没机会解释直接被打上萝莉控幼女控的名号处死了可就没处说理。

      “那怎么可能,还在上学的时候,每个学期第一天都是我替她们梳的头发,假期的时候也是我给她们帮忙。队长要梳什么样的?还是稍微顺畅一点就行。”余玉成说道。

      这活他可太熟了,给女孩梳头,提高好感度的绝佳手段,这话可是薇儿和小羽亲口和他说的。

      “双马尾吧。”顾冰笑了笑,知道他这是在献殷勤。

      “啊。”余玉成吓得梳子都没拿稳,险些掉到水池里去。

      “我先和你说清楚,这木梳是我母亲的遗物,要是有一点闪失你是什么下场心里清楚。”顾冰冷冷说道。

      “保证不会再犯,绝对。双马尾就双马尾。”余玉成赔笑道。

      他哪里能想到顾冰竟然会让他梳双马尾啊,这可太刺激了。

      不过双马尾的冷美人也确实不错。

      “这个地方真的能看清我的房间吗?”余玉成小心地捋起顾冰的长发,一边问道。

      “你自己看看不就知道了吗。”顾冰闭上眼,双手撑在石桌上。

      余玉成偷瞄一眼,确实可以透过开着的窗户看见他房间里大部分区域,也就是说,刚才在房间里的事情她们都有可能知道。

      有可能流枫就是这么知道的,但路明雪和明如心多半是不知道的,但另外两个女孩就不清楚了。

      “队长经常来这里吗?”余玉成试探道。

      如果顾冰在每个月那么几天的休息时间晚上经常坐在这里,那岂不是自己的事情根本没有什么瞒得住她。

      “嗯,不过我对某人的隐私没有兴趣,只是担心哪一天突然队员向我询问该不该生。不过也不要刻意关上窗户,不然就太明显了。”顾冰淡淡说道。

      “这……说起来,队长不是说要和我聊聊你从前的事吗?”余玉成连忙转移话题道,他也不敢直接提顾未见的名字。

      “你想听吗?正好,我也想和你聊一聊。”顾冰微微抬头,还是闭着眼。

      “小的时候,家里算上我,一共有五个小孩在修炼上被寄予众望,哥哥并不在其中。我一直很看不起他,明明整天泡在书堆里,却在魔法修习上没有一点成效,整日研究什么魔兽什么禁地什么守护者,被嘲笑是个无用的书虫。”顾冰渐渐进入回忆。

      余玉成没有去问这和她之前说的有些不一样,她之前说她没有辍学的话高中时还是初级魔法师,按照这说法,就不存在被寄予众望的天才这一说法。

      但他没有打断,因为更重要的是顾未见的事情。

      “因为他,每次尽管我实战胜利,总会被别人用这方面嘲笑,说主家的小男人是个废物。我和他的关系也越来越差,因为他从不听我的话,固执己见。”顾冰接着说道。

      “然而我没有想到,有一天他会站到我的面前,为我遮风避雨,天塌下来时,他成了高个子的人。”

      余玉成一边听她讲故事,一边为她整理头发,双马尾还是比较容易的发型,不过要注意不能弄得两边不协调。

      “起因是件小事,我把家里最嚣张的女孩教训了一顿,抽了几巴掌,因为她对我母亲出言不逊,而那时候我母亲已经死了两年了。她打不过我,就跑到家里喊她哥哥帮我,正好他们那一派一直对我不满,打算借机教训一下我。”

      “他们在我家院子里吵来吵去,但就是不动手,我哥哥中途经过,但一步也没停。后来,我没有忍住,主动出手,朝他们射了一箭。”顾冰忽然扶住额头。

      “我以为我记得很清楚的,那个画面一直在我梦里反复,可是,为什么我现在想不起全部。”她的声音听上去十分苦恼。

      “我只记得他突然出现在我面前,面前的人都倒下了,他一直都在,不知道为什么,他一直都在。从那天以后,家族开始注意到这个没用的书虫,向来无情从不偏袒的父亲也在会议上为他争取了进入秘境的名额。”顾冰突然抓住余玉成的手。

      他没有动作,等待她的话。

      “我以为我一直记得的。”顾冰的情绪正在失控。

      “我也以为那两个人突然逃走的那一天,我会一直记得,我会一直记得那一天小羽和薇儿在我怀里痛哭的画面。但实际上,我已经想不起当时的场景了,只是在后悔,后悔不该逼得那么快。”余玉成说道。

      他从身后抱住顾冰,他觉得他们很像,双手圈住顾冰的肩膀,他微微低头,靠着顾冰的发丝。

      “如果我告诉他们我在魔法上天赋很高,他们是不会那么快离开的,而是压榨我的价值。但我一直在等,在等他们露出真面目。我以为就算没有他们,我也能照顾好妹妹,我能够保护她们,尽管生活会艰难一些。余玉成轻声说道,像是在她面前剖析自己的内心。

      “但没想到,会这么艰难。”

      “我并不后悔做出这个决定,因为迟早会有这一天,我只是后悔我没有做的更好。我一直强迫自己回忆起抱住妹妹们的那个画面,我没有哭,我发誓我会代替那两个人,我会一直在他们身边,谁也无法将我们分离。”

      “所以就算想不起来也没有关系的,执着于过去,自立囚笼,只是在伤害自己而已。”

      余玉成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做出这动作,身前的少女不是小女孩一样的路明雪,也不是害羞又对他有好感的明如心,她是顾冰啊。

      可他忽然觉得就算是顾冰,就算是队长,在这种时候和他没有什么两样。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