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小穴

      “枪王董平,你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受死!”

      耶律纳仁催动战马,长刀再次袭来。

      董平不ꇘ善马战,但是作战经验极为丰富,假意迎上,待双方兵器快要接触,突然一拉缰绳,战马立刻人立而起。

      长刀斩下,座下战马阵亡。

      但董平早已跳下马来,趁着耶律纳仁旧力未尽,长枪直刺耶律纳仁胸口。

      此乃董平毕生绝学,名唤惊鸿枪,长枪刺出,快如流星,至鳢今无人可挡。

      耶律纳仁虽然擅长以命换命的打法,但遇到这种杀招怎敢硬接,当即腰臀发力,从马上摔了下去。

      董平逼的耶律纳仁落马,立刻拉回长枪,也不看对方位置,长枪再次刺出,没入战马体内。

      耶律纳仁落了马,身体还未恢复平衡,鉟眼皮㠿忽然狂跳,只觉左边有冰冷的杀意袭来。

      惊疑谕之下也不管其他,双脚发力,整个人在地上滚了两圈。

      耶律纳仁刚滚开,一柄寒银枪忽然戳곁穿ӛ战马腹部,如毒졖蛇吐信一般。

      若是刚刚耶堝律纳仁迟疑㴹片刻,此刻就要被连人带马钉死在地上。

      董平虽看不到战马后的耶律纳仁,但手上力道自有轻重,明白没能杀死对方,于是抽回长枪,左脚踹出,将战马踢到一边。

      二人此刻皆失了战马,便要比拼步战的功夫。

      Ǧ 若是面对其他人,耶律纳仁说不得要拼杀一番。

      但是董平号称步战天下第一,死在他枪下的悍将不下百人。

      若是西突厥第一勇士博尔根,说不定能和他战上一场,自己是无论如何也没有胜算的。

      鐈 耶律纳仁愤愤的瞪了他一眼,也顾不得什么江湖道义,抢了一⾜匹马再次翻身而上。

      董平见耶律纳仁上马,哪能让他跑动起来,连忙冲了上去。

      可惜边上忽然又有两柄长枪架来,原来是뭰复国的士兵已经围了上来。

      耶律纳仁上马之后不再看此间战场,而是调转方向朝着舒垚杀去。

      本想以宁家二子为饵,将启国细作全部钓出来,谁知道钓戴出的这条鱼太大,已然拉不动了。

      有枪王董平在此,短时间难以将其击杀,若是浪费了太多时间,被舒垚带人逃掉,喬那可就麻烦了縶。

      当务之急瞬便是立刻杀了븩宁家二人,绝不能让他们逃回启国。

      这边战场,宁家二子皆是带伤,大公子宁昭更是气若游丝。

      굡 舒垚手持横刀,霑和黑鸦卫组成战阵,又利用밚战马当成屏障,复国士兵短时间难以攻破。

      앤 耶律纳仁含怒杀来,见舒垚神勇,更是県气的眼角崩裂,催动战马冲了上去。

      “死!”

      战马如小山一般撞来涪,正在激战的㐔舒垚心下一惊,躲闪不及,眼见就要被撞死。

      “保护大人!”

       쿳危急时刻,两名黑鸦卫舍身扑上,抱住战马脖子用力拉扯,以自己的性命为舒垚化解了攻势。

      飖舒垚趁机滚到一边,只㬡见到耶䗉律纳仁已将二人砍杀,顿时怒不可遏。

      “赵小刀!琴有礼!”

      “耶律纳仁,我必杀你!ッ”

      舒垚大喝一声,横刀辟出,好似要开山裂ᩉ石一般。

      ó♢耶ಪ律纳仁提刀来挡,却觉得双臂好似沉铅,一时间竟抬不起刀。

      低头一看,原来是那被砍杀的二人居然还死死抱着自己的胳膊,便是死了也要为舒垚制造机会。

      “起ꉁ!”欥 艘

      耶律纳仁鼓起全身力气,拖着二人尸体举起埯长刀。

      但舒垚含怒而来,手上动作极快,横刀转眼间已经劈上了耶律纳仁头顶,下一刻便要将其击杀。

      已经来不及了!

      耶律纳仁连忙放弃抬刀阻挡,转而ꚼ侧过身子,想要避ي开这致命一击。

      텨当——

      刺耳的碰U撞声响起,耶律纳仁虽避过了头部,但是横刀居然劈在护肩上,将精铁护肩砍断 ,甚至还有余力,在耶律纳仁胸前划出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眼见耶律纳仁受伤ꩽ,边上的士兵连忙围上,㠠将耶律纳仁保护起来。

      这一动,原本包围众人的圈子立刻散了。

      “上马,跑!”

      舒垚自然知道此乃天赐良机,也不追杀,转身跳上窚战马,带着众人逃入夜色深处。

      耶律纳仁身受重伤,大脑却依旧清醒,朝着身边众人喊道穵:

      “不能让他们逃掉!”

      然而士兵们相互看了看,并无动作,只是护쌃在耶律纳仁身边。

      副将凑了上来,一边为耶律纳仁止血,一边劝道:

      “世子,宁家人逃便逃了,您千万不能出事!”

      虀耶律纳仁听副将说出此话,顿时大怒,将其踹翻在地。

      “你说的什么狗话!宁ᗸ家乃是启焜国联系异族的纽带,只要将他们杀了,启国北方便是我等跃马之地!莫非你℮也是启国的细作吗!”

      说罢拔出宝剑,朝着副将便砍。

      欄 副将并无动⧓作,꽫只眼看着宝剑当头落下。

      最终,耶律纳仁还是没有砍下去,痛苦的倒在士兵怀中,恨恨的看着副将,嘴Ɏ中含血。

      “为什么?!”

      副将这才开口说道鞑:

      “世子,自从王爷被赵洵杀死,耶律家在ḉ大启的地位已经明显降低,如今耶律家全靠着王爷的余荫才没有被人瓜分。

      若是您再出什么意外,耶律家必然倒塌。为大局计,请您保重身体!”

      士兵也全部跪倒在地:“请世子保重身体!”꜒

      亂 此言一出,耶律纳仁虽心下愤恨,但终究是无言以对。

      复国乃是由汉、突厥、室韦、靺鞨等十多个民族组成,各派林立,尤其是军队更是众人争抢㠙的目标。

      耶律家祖上乃是西突厥重臣,在由东突厥为主的复国并不受待见,直到祖父和父亲数次重创启朝,这才站稳了脚跟。

      如今父亲去世,自己又还未成长,耶律家确实是如履薄冰。

      想到此处,耶律纳仁只觉得浑身的力气䟿仿佛被抽空一般。

      “回城吧……”

      耶律纳仁一撤,ꛬ原本围攻燕山义士的士兵뒝们也立刻撤离了战场,任由燕山义士向着舒垚的方向逃去。

      看到此情景,耶律纳仁长叹一声。

      “以宁家二子为饵,乃是我向芝鹤王提出的计策,碊如今他们逃去,我必然要受到责罚。

      芝鹤王虽待我如子侄,但也要顾虑其㷍他将领ꋊ的情绪。

      等城内的细作被歼灭,我估计是带不了兵了。”

      副将连忙说道:“世子不必担忧,呹芝鹤王早已安排了后手!”

      “后手?我怎么不知道?”

      “恕属下直言:世子计策虽好,但是却将大部分的兵力部署在宁放身边,宁昭、宁烈身边兵力并겎不多。

      稲 宁放乃是启国륯整合奚人、契簟丹等族的关键,仅一人可抵精兵五万,这么做原本无可厚非。

      但是世子对于奚人和契丹还不是太了解。

      对他们来说,启国的辅国大ࣣ将军是宁放还是宁鱦昭、宁烈,并没有区别。

      只要宁家人还在,奚人和契丹人就愿意听启国辖制餻。榝”

      说到黟这里,耶律纳仁面色一寒。

      “所以你的意思是:启国放䩠弃了宁放,将希望放在了宁昭和宁烈身上?”

      “以巀目前的情况来看,确实如此!

      芝鹤王也是考虑到这种情况,表面上重兵看守宁放,暗地㬡里将宁昭折磨至樓将死,又将宁궓烈阉割。

      就算他们逃出ᓴ去了,宁昭必然死在路上,宁家只剩下宁烈。

      ﯗ 宁烈没有生育能力,不出二十年,宁家便一文不值!”

      宁昭将死,宁烈被阉!

      耶律纳仁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潅“ꃛ好狠毒的计划!”

      忽然,又想到了其中的疏漏。

      ᐩ 挛“计划的关键是宁昭会死在路上,若馌是他没有死怎么办?”

      “世子请放心,虽然朝廷想要劝降宁放,不ꅽ能明面上对宁昭下手。但是这几日一直在喂其穿心散,又췂用解药吊住性命。

      如今他们难逃,没有了⯙解药,宁昭必死。”

      “也就是说,宁昭之死,和我复国无关。那宁烈呢?你们阉了他,这个总瞒不住吧。”

      副将忽然笑了。

      “宁放被俘,宁昭已死,宁家只剩锉下宁烈,要想继⯻续控制燕云各州,启国会让人知道这件事吗?”

      鋣“你的意思是……启獤国非但不会透漏消息,甚至今天参与营救的启国众人……ኋ都会死!”

      不管宁烈能否逃回启国ᩡ,启国都将面临一个炂艰难的䧨抉择:

      是放弃对东北各族的辖制,还是亲自废掉暗中插在复国的刀。

      귖 “不愧是芝鹤王,果然老成谋重!”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