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平青年之狂暴之路

      武器要突破,必须把铁炼腗出来麽,最好是把钢炼出来。

      㭇一想൅到这个事情,梅绢就쨆头痛,早知道自己会穿꾆越来古亨代,自己读书的时候就多学点物理、化学知识了,搞得现在什么都是个軋一知半解的。

      梅城西面龚家寨训练场不远处的山边上,丁礼和几个铁匠在这里花了一个月多月的时间建了四个窑,一个烧石灰的,两퇽个ⵡ烧青砖的,一个烧泥瓦的。这些窑都不用耐火砖建,所以建起来还是比较快的,至于为什么在这里建窑곡,一方面是依山挖窑工程量小点,另一方面是这里有用来烧石灰的石灰石啊,直缀接建在这里省了不少运石头的工夫。

      ࣵ 一开易始丁礼他们准备把窑就建在侦察嚙队的营地旁边,쯱侦察队的堒冯奚坚篩决反对,找梅绢诉苦说这些窑散出来的气味影响了侦察队的训练,后来梅绢让丁礼他们把窑建在离侦察队更远一点的另一个山谷里,这才相安껗无事。

      每次梅绢上侦察队训练营去察看训练情况,都会顺道㗎去丁礼他们这个窑场。梅绢对他们建的这四个窑还是很满意的,这四口窑设计比较合理,已넸经试过一窑了,用来烧石灰、砖、瓦都⧜没多大问题,烧出来的成品还行,虽然火候还有点问题,不过那是烧制匠人的问题,和窑Բ关系不很大。

      璔这四口窑丁礼只是指导,并没有亲自去建,他一直把重心放在冶铁炉的设计制造上,他又令人烧了一夅些耐火᳡砖,而后用这些耐火砖建了一跦个冶铁炉,这个冶铁炉按梅绢的要求,建的比较小㻷,属于试验性质,也就能烧五百来斤铁矿石,下面一层是燃烧玡室,用来供煤,上面一쇷层是差不多封闭,只留出气口的冶炼室。中间耐火砖隔开,这些耐火砖他专门佳设计成有细密小孔的薄砖。

      “铁精石烧化ꖾ了,成了铁水,不过下面一层铁精石化成㙛铁水堵住了这些过火的孔,上面的梎铁矿鳾石还是原样子,下面的火上不去了。”丁礼苦着㦁脸䓓告诉梅绢他这个窑的失败经历籠。

      听了丁礼的报告,梅绢ꨧ却不象丁礼一样沮丧,他反而兴奋地笑了,⫷笑得丁礼有些莫名其妙:“小王子何故不愁反喜?”

      駹 “你不知道,铁矿石能化成铁水,说明这炉子的火力េ强,用煤炼铁这个法子是正确的。”梅绢解释道,“不过要大批量的炼出铁出来,还得在改进炉子的结构。增加炉子的火力。”

      “铁水堵塞耐火砖孔的问题,我想到了一个办法,行不行得试一下才知道。”丁礼犀毕㟁竟只有十六岁,不是很沉得住气,也縴没经嶡过试验是不是真有效,当下便把他的想法告诉了梅绢。

      他的办法是把这个隔层建成椎形,中间高,四周低,并且设计一些槽⦇,让铁水沿槽往下流到炉子外面。꿁他这个想法是利用水往低处流的重力原理,让铁水流出来,理论上是可行的。

      “关键是铁水比水粘稠,不会乖乖地顺着槽往下流啊。”梅绢提出了自己担心,为了不打消丁礼的积极性,他顿了顿,又鼓励道,“不过先试试吧,看泗看有뒲什么问题,再想办法解决,总会有办法的。”

      之Ὤ后,䅹梅绢떇又实地去看了丁礼之前建的这个冶炼炉,还有那些封住了耐火砖䎜上小쯛孔㗶的铁水。他重点看了那些已经凝固的铁水,越看越是高兴,这些铁水可比原璍来用木邳炭炼揳出来的海绵铁好太澈多了,这些铁结构致密,看上去油光发亮哤,不是之前炼出来的那种暗淡无光的样⨪子。

      梅绢拿起丁礼从무耐火砖上撬下来的铁块,在手里掂了掂,又拿起一块石头砸了几下,觉得无论是重量,还是强度,都远远超过木炭炼出来的铁块。要知道木炭炼出来的铁因为温度达不到,铁不能化水,只是炼出部分杂质,化成块铁넓,这种铁㢩杂质远比这种化成了铁水的铁多,跓所以重量和强度都不够,关键是太脆了朢。

      这次炼出来的铁大约有鏫四五斤重,梅绢让丁礼用阭这些铁块去打一把㒻短䐡剑,丁礼原来就是铁匠,打造青㻩铜剑还是会的,现在用铁打,ࢵ方法基本一样,当下便叫了两个铁匠一起去忙去了。

       솚不过要打成一把剑,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成的,以前他们飯也不是没试过用铁打造醰铁剑,不过那种铁剑太脆,和木棍相击烟都能断,没쿾什么멣大用,现在梅绢让他们去打,他们口里不说,心里还是觉得这铁뻭虽然၁看펽起来要比木炭铁要好点,但打出剑来也不会有多大ﮕ的不㾄同。 嗘

      ⓔ“先看看效果吧,这种铁质量肯定比木炭炼出来的铁要好,你们可以多锻打几次,然后淬一下水,再锻。㳅”梅绢在前世也见蹬过铁匠打铁的,看到丁礼他们信心不足的䡛样子,就把前世看到的打铁程ꍪ序说给他们,让他们照做。

      这一下醼不止是两个铁匠,就连丁礼也不解了,因为这个时代ऺ的木炭铁经不过反复锻打,就是一次锻打都要ꩬ小心,用力用太ၸ大就把铁打断了,更别说淬练了,这些工艺都是建立在铁杂质少,韧性足的基㼩础上的Ͼ,丁礼他们从핒来没骘有这样锻打过铁嶸器,梅측绢说的方法完全颠覆씀了他们的观念。

      得到梅ቈ绢的指点,就算是行不通,丁礼也只会找自己的原因,丁礼虽是疑惑,也绝不会质疑梅绢,是不是都按他说的方法去做。

      梅绢知道,这铁算是初步炼成了,大方向没错,接下来只是炼铁炉的改进,以及大规模朓生产的问题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