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a

      王爵哲迟疑了几秒,“和新明财富交接这部分,之前是我爸妈和ꬅ舅舅负责的,那时我还只是担任经理职务。”

      “鞐他人呢,在公司吗?”

      “在他办公室。”

      Გ꣚ “酦有劳。”

      麦㈡念冰继续等在会议室,颜博豪陪着王爵哲去把舅舅张晓军喊过来;

      几分钟⨢后,张晓军眷进入会议室揂,坐在㪂麦念冰对面,颜博豪挑了离门口最近的位置坐下, 

      ࣘ“警官,有什么想问就快问吧。”

      “我要找新明财富步的实际控制人,你肯定见过。”

      醬豔“见过,你直接去他公司Ἇ不就行了,干嘛来找我?”

      “他们公司已经被我们查封,但法人只是一个代理者,不是真正的实控人。”

      “那我怎么认识你所说的实控人呢,我见过的也是他们的法人和经理。”

      麦念冰点点头,捋了捋刘海,“肯定有给你留名片吧,介意我看下嘛?”

      “名片当然有。”张晓军掏出名片盒找到后放在桌上,“就是这张。”

      “拨홫通的话应该没有人会接蚳电话,方便我用下你的手机吧?”

      贮张晓军不屑地笑笑,将手机也掏出来放在桌上;

      麦念冰拨通名片上的号码,打开扬声器将䈝麦克风位置对着张晓军,“如果有人说话,你知道该说什么。” 횺

      傈电话里传来正在接通的声音,从常理讲这是不可能的,颜博豪睁大着眼睛注视着麦念冰... 飾

      ﺶ‘嘟뜯...’

      쌫‘嘟...’

      ૻ“喂?”

      电话被接通,里ꧺ面传来一位中年男子的声音,张晓军看着麦念冰发着呆,此刻居然开始有些害怕听到接起电话那人的声音,麦念冰蜂顺势按下免提键...

      “是我,张晓军。” ٦

      ꇀ“我知道,看来你们应该是考虑清楚了。”

      麦念冰对着他点点头,

      “是,考虑清楚了。”

      ォ“那就准备好文件吧,具体떙时间我稍后筋短信通知你,而且我会䞃用宇另一家公司进行购买股权,条件一切都不变。”

      “好,知道了,我等你通知。”

      张晓军Ǯ摊开手看着麦念冰,“他所챁说的条朼件我不清楚,可能是和我姐或者姐夫谈得。”

      “我相信你,看来这案눅子和王春桥的谋杀案也有联系。”麦念冰想着该如何继续,“博豪롑,你去一次监狱吧,简向时应该忽略了什么细节。”

      “行,我马上去监狱找张晓兰㤄。”颜博豪说完就离开,

      麦念冰看着张晓军,“你不介意今天我陪着你上班嚖吧?”㱅

      䆔“呵,不介㆏意。”

      跟着张晓军到达他办公司,麦念冰坐在中央的沙发上,也不清楚对方是否会发来ᖂ消息,今天的任务就是等,见到旁边有텛一个书架,走到面前看着后指着,

      “我可以看吗?”

      张晓军点点头,继续低头看着文件,便随她去没ﺮ有管她。

      此时的简向时和杨亚茹已经到达安长市,下了出租车后踥根据地址醛走进一条弄堂里,站在膥门牌号前,看着这栋魟破旧不堪的房子,房门紧闭着用手指摸了下都是灰尘;

      旁边邻窍居的阿姨正巧在外面洗菜,“你们找他啊,都几年没见有人来过了。”

      “你好,阿姨,你一直住在这边?”

      “对啊,十多年了。”

      “那你有见过这家屋主吧?” ᴢ

      “见过,懖一个戴眼镜的斯斯文文的男人,比我大十几岁,好像听说是当老师的⯜。”

      “长什么样썟呢,你还记得吗?”

      ꨗ“说不上来,戴着副黑框眼镜锅,挺老实的看着,愣头愣脑的。”☁说完关上水龙头,用手臂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你们是谁啊,找Ụ他干嘛?”

      “我们是警察,找他⦘了解点情况。”简向时出示证件,

      “警察啊,说起﵂来真的잒好几年没见到勊他了,不知道Ӆ搬哪里去了。”

      “好,谢谢你。”

      놠 简向时走到门前看着杨亚茹,“打开它吧,我们进去看看。”齝

       杨亚茹点点头,从包里摸出来一根铁丝和镊子,将铁丝头部转成弧形,慢慢地伸进锁芯;

      简向时瘦退后几步点上烟,这条弄堂看着已经很老旧,每家每户洗菜都在户外ꮊ,房屋内看着也不像装有ꋭ厕所的样子,不远处的门口还摆着几个马桶等着吹干,

      每家每户的洗죄完的衣服也晒在弄堂之间架起的竹竿上,不少老人正在门口坐着嬉笑交谈,同时手里不停歇地捡着菜叶;

      “开了。”杨亚茹拿着锁ᬼ转动着,像是等着邀功的小朋友,

      耯“厉害,厉害。”简向时装模作样还鼓了两下掌,

      “滚。”

      ︓ 简向时笑着打开门,刚想踏进屋就被里面的空气所制止춡,连忙退后几步等着空气好一些,从这方面看来更可以确定房子长久无人居住,等了好几分钟才迈步往里走,走뻗到深处空气依然很差,连忙打开窗户透透气;

      看着房内的摆设⢒和装修都极其简单,除了必备的家具外没有多余的装饰品,狭小的卧室䷜和客厅可以说是一览无余,

      Ӽ“奇怪獳,连一张照馈片都没有。”杨亚茹感叹着,

      “应该是都被拿走了。”

      缮两人翻找着任何可以摆放文件和资料的地方,ᦉ杨亚茹故技重施打开렂写字台下得抽屉,看椶着抽屉里井然有序地一堆堆物品,

      뇊“你过来看。”

      简向时走到她身边,接过她手中的文件,中间‘枫林䊣孤儿院’的五个字映入眼帘,看来是找对地方了,翻了几页大致看了下,这是一份招标书,希望得到当地各部门的补助和赞助,最后的署名写着程裴远...

      “䥧就是ဃ这里,没有错。”简向时将文件放在桌上,

      뱝两人再次翻找其它或许뫚有用的文件,橱柜、床底、抽屉内翻遍后除了旧衣物和碗筷外,其它一无所获,컷桌上的文件是唯一枥的发现。

      离开屋子后将锁重新锁上,简向时打了一个哈欠,程偵裴远就像人懨间蒸发般消失,住所已经找到也没有进展,得到的东西也只是他向各部门申请补뱾贴的书面文件,但在自己记賻忆中的孤儿院,始终都很贫苦,靠得都是附近的邻居送来的食物和旧衣服,这份文箰件应该是胎死腹中了。

      ꨥ 既然眼前的没有新的发现,只有往回去查,被忽视的新明财富居然是赵裕枫集团的金钱中转站,那就还有一条线索是被自己忽视的,柳唯居住地方的房东,既然能收到新明财富的账单又把房子给柳唯住,拉着杨亚茹ꎤ往附近的警局出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