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短裙女教师铃木心春

      宿舍中,闵元浩一直很安静,蚉静听闵兴讲述匪夷所思的过去。

      听着听着,闵元浩的嘴角便不由自主上扬。他倒不是不信闵兴所言,只是纯粹觉得好笑。

      他惊叹于闵兴的勇气,不到十岁,便敢独闯科尔逆草原,这輚份勇气闵元浩很是欣赏。

      不过,越是这样的人,便越是倔强,劝说他放弃原则必定是一件难事。

      闵元浩感到了一丝为难,身边的常自成,早已听得无话可说。

      闵兴从未向常自成提到自嘥己的过去,常自成只是从直觉上认定,他的过去一헆定不简单。

      ⓨ更多的时候,他认为闵兴的特别来自于出生,甚至对于自己这位舍友的不幸遭遇的那份坚持的底⊲气,也来源于此。

      闵兴,毕竟是烈金族首领之子。

      暗暗观察闵元浩的反应,常自成发现,闵兴的童年经历,闵元浩竟是一无所知。可即便如此出格敏,밾他听了也不生气,可见这位烈金၍族首领给予了闵兴多大的自由。

      “真是一对有趣的父子。”

      ᔞ 常自成的眼睛在两人身上扫过,心中默默感慨了一句。

      “我的故事讲完了。”

      片刻,闵兴双手一摊,就像是插曲结束了,可以切入正题了㑾。

      沉默半晌,闵元浩看着他摇了摇头,捶圆了他一拳道:“你小子,真不让老子省心!”

      终于,常自成从他的话中听出了几分无奈。

      “我带了些补品,你收下吧。”

      戢闵元浩拿出一只包裹,递给了常自成。 ⛞

      “不,不用了。”

      “收下!这不是药⹢品,是补品,也是我的一片心意。”

      见闵元浩这么说,常自成不好继续推辞,心存感激地收下了。

      “我今天就是来看看你䱘,你恢复꒢得不错,我也就放心了。”

      说着,闵元浩便要离开,闵兴和常自成赶忙去送。

      ⯆闵元浩也不推辞,只是吩᠃咐常自成留下休ﱘ养,不必随行钽。常自成心领神会,他明䲂白,闵元浩的意思是想和闵兴单独相处。

      一片密林深处。

      闵元浩看起来不憐再慈祥和蔼,变得凌厉冷酷了。闵兴感觉到了父亲的变化,心神不安碑地咽下了一口唾沫。

      “这么多天不学,武技都荒废了。你告诉我,你来这里到底是做什么的?”果然,䊘闵元浩开始厉声质问了。

      闵兴并无惧色,父亲问的正是他想说的好消息。

      这几周闵兴虽然没有去上课,却已学会了不少招式,都是常自成教他的。

      常自成博览群书,对闵兴尽心尽力,几周以来,䏟闵兴反而进步神速,并不像父王所想的那样荒废了学业。

      “父王,您听我说,常自成是个天才,約我从䥝他那里学会了不少,并没有荒废学鮹业。”闵兴迫不及待地解释道。

      “是吗?那么,你愿不愿意和父王比试一番?让我看看你都学会了什么。”闵元浩略带鈜怀疑地问道,对闵兴的说法半信半疑。

      他相信闵兴学习的动力,但想到常自踀成那瘦弱的书生模样,让他相信深谙各路技法,闵元浩不免有所怀疑。

      闵元浩心血来潮,想要亲自验텘证闵兴的能力,看看他踚是不是真如自己所说的进步明显。

      “没问题!”闵兴爽快地应下来。 ઢ

      能与父王交手,闵兴求之不得。他们之间配合默契,父王绝不会故意伤븘人,还可以向父王学习,真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说打就打。

      闵元浩与闵兴二人,一人身穿白袍,一人身着黑衣,从撃容行至相距十步左右远,才停下来静止对峙⌿。

      闵元浩迈开一个后弓步,扔掉剑탼匣,将随身携带的佩剑平举至脸颊下方,剑尖遥指闵兴的胸膛。

      闵兴见状,从腰间拔出顺心灵棍,灵棍渐渐伸ぁ长,⨖双手将其横在腹前,摆出招架的姿势厵。

      此刻,二人的神情,已厇经完全沉浸在比试的紧张与亢奋之中。

      闵元浩的剑锋突然一转,左腿微微提起后又干脆地落下,继而将剑一甩,置于身侧。闵兴没动一步,整个身体的姿势也没有变,只是握住㒞灵棍的手稍㊌稍往后收了收。 ➛ 

      闵元浩又转换了两次架势,闵兴同样只是微微做了些调整,没有发动进攻。

      闵元叱浩这几次转换动作軹,看似什么也没做,其实已经做了几十次出剑先兆的假动作。他想诱使闵兴∲做出错误的反应,从而露出破绽。

      闵兴全都看穿ඟ了,沉住气没有上当。

      闵元浩只得作罢,被迫转换了招式。与此同时,他的心里暗暗赞叹,闵兴果真有所长进,现在的他已不像曾经那样鲁莽冲动。

      漷 猝不及㗥防间,闵元浩披荆斩棘地发动过来。

      剑随意动,携带着一股逼人的气势。那股气势不仅仅源于剑招,实则伴随着闵郡王的王者霸锋,如同飓风一般呼啸而来。他仿佛看见出招的父王身后出现了朦胧的兽形,向他张开狰狞的獠牙。

      闵兴的顺心灵棍往上一迎,挡住了父王斩下的一剑。灵棍微微抖动,闵兴感觉到父王这一斩力量之刚猛,㠝完全出乎他的意Ⴚ料。

      虽然父王克制住了体内的能量发作,但是他䵋这一剑兪的强度➀仍然是闵兴所遇对手中最大的。他不敢轻易抽棍反击,只能暂时把灵棍架在头顶。

      然而父王的剑势却是接踵而来,携着不可一世的凶猛气势,转᧐成自下而上挑向闵兴的下颚。闵兴咬紧牙关,从头顶抽离然后迅速挥棒一挡,及时接住了父王的这一击。 巸

      父王的剑又⩟紧急变招,直压着他的武器呼啸而来,剑尖刺向他的腹部。闵兴侧身急闪,用力向外推,才消去了他的这一击。

      二人站定之后,父王皮笑肉不笑地冷哼了一声。

      闵兴有些恼了,父王招招攻击自ﯼ己的要害,全然不顾父子之情,他厉声问道:“父王,你为何下手这䤨么重?”

      “兴儿,拿出实力来,父王知道你不只这点程度。要知道,你今后的对手可不会让着你。”闵元浩故意激道。

      鑜 几招下来,闵元浩心中已经芓有数,他知道了闵兴的承受极限在哪里,于是决定施加更大的压烷力。

      闵兴渐渐认识到,这样一直被动抵ﰶ挡不ハ是办法。于是,他毅然出击,迈开步伐,启动自己最擅长的速度,绕到父王的左侧,一边躲避一边占薫据有利的位置。

      父王似乎早就预料到了他的这一招,狚劈剑弧线追击而来,逼得闵兴只有防御之招,还是无法反击。

      闵兴随着父王的剑意,步法不断呈弧形而走,试图在运动中找到反击神的机会。父王显然不想给⌨他喘息的机会,一直穷追猛打。

      一剑一棍交相舞动,两人的身法穿梭游走,眨眼之间,已经交击了上百下。二人身法之快,普通人甚至无法看见他们出招,只能觉出两道光芒在眼前时隐时现,发出丁当金属撞击声。

      咋 闵元浩郡王虽然内力强悍,剑法却是以绵密细腻而著称,在整个四季大陆都햢是赫赫有名的琞。

      即使如ᑻ此,闵兴也挡下了他䉿数百剑㸦。短短几周的时间,闵兴的武技烔在常自成的指导下变得严谨许多,并不容易出现漏洞。即使面对连续猛攻,节奏也没有混乱。⒥

      相持片刻,闵元浩突然輽一个加速,拉近与闵兴的距离,同时手腕变招,借着近身的优势,连续砍劈数剑。

      每咿下一剑,气势恢宏,空气中传来一阵阵撕裂俀之声。这声音极其尖锐,甚至能震破人的耳膜。

      闵元浩的手部动作极其洒脱,一剑比一剑猛,他的手黼部剑相,让闵兴联想到了饿兽扑食。

      闵元浩的剑几乎贴到闵兴身上,闵兴才勉力挡下父王这一招뱌。他分不清是自己顶住了,还是父王떣手软了。④躲开之后,父王有了片刻松懈,闵兴终于找到了期盼已久的空隙。

      机不可失,闵兴立刻出击,灵棍果断地挥动而去。 節

      父王却是不避不闪,宝剑同告样迎出。闵兴觉得自己很可能会中了他这一剑,马上中途改变路线㹑,“当⭨”的一声,两把武器瞬间交叉。

      闵元浩虽然控制体内真气,但打到甴酣畅淋漓毕竟难以抑制。

      反观闵兴,早鴢已使出七成内力对抗父王。所以,二人手中两把武器已不普通,都带着相当强劲的能量。

      相碰的瞬间,父王手中狭长的剑ଵ刃和闵兴的灵棍一起,猛烈地震颤,刚一碰到,ᕣ便失控地弹开。

      刚把弹䄷开的灵鲇棍控制住,父王的剑又再次连环攻来,闵兴只好再次退步招架。

      “父王真厉害,我都已经使用上了七成内力,他却连一成内力乺也没用,他这样收着打还这么猛,豗高阶能士果然不好对付。”

      被逼得连连輽退让,闵兴灰头䢳土脸,心䞬中暗暗叫苦。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