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邻居的老婆 电影

      全城搜捕,京城兵荒马乱,只为搜捕摄政王一个人。

      头一次见到这场面的老百姓,一个个躲在家里,闭紧门,不敢出来。

      其中一户人家,听到门外走过的整齐的士兵们的脚步声,叹了口气,对着自家妇人道:“要我说,这摄政王是个好殿下,可惜了,这阵仗,他估计是逃不了了。”

      他妇人:“我们在江南的亲戚,都承蒙他恩惠,唉……”

      他摇了摇头:“别再乱说话了,以后就是太后的天下,只是殿下英雄早逝……”

      两人一同摇了摇头。

      这样的一幕,类似的情况也出现在其他人家里,无论是盼着摄政王下台,小皇帝掌政的,还是盼着摄政王掌权的,都觉得他逃不过这一劫,必死无疑。

      但,他们不明白,

      最佳的猎手,往往以猎物的形式出现。

      一柄长枪,一袭血色蟒袍。

      顾牧遥望了一眼横尸遍野的皇宫城。

      这天下,谁与争锋!

      他行走在屋檐下的小道上,每一步,都预示着新世界又近了一寸。

      等到第二天……一切乱象都将结束。

      世上再无太后。

      人们会记住,有个人曾单枪匹马,对抗着包围了整个京城的太后党。

      “猎物”顾牧在彻底摆脱太后党的追兵之后,脚尖轻点,踏着屋檐一路往上,坐在京城最高的高台塔尖上。

      从这个位置,可以俯瞰整座京城。

      不止皇宫城,就连皇宫城外,也到处都是太后党的士兵。

      他们叩响那些老百姓家的门,挨家挨户的搜寻,哪怕掘地三尺,也要将顾牧找出来。

      可他们不知道,“猎物”顾牧正处在一个“猎人”的视角。

      像看着待宰的羔羊一样俯瞰着他们。

      他们一定想不到,里三层外三层,将整个皇宫城围的水泄不通,近攻远攻,全都安排到位,还是被顾牧单枪匹马杀出了城。

      甚至,还隔空爆了太后心腹刘公公的头。

      这一切,都让他们意想不到。

      不过,他们有信心,现在整个京城都在太后的掌控中,城门封死,防守严密,哪怕是一只苍蝇,也飞不出城。

      摄政王在京城内作困兽之争,迟早战败。

      顾牧手一张,手心出现了6颗丹药。

      积分-180。

      一下子花出去这么一大笔积分,顾牧就只剩下50积分了。

      他信奉着,只要我在敌人杀死我之前,率先将敌人杀死,敌人就永远杀不死我。

      当然,还是要留一颗救命丹以备不时之需的。

      这6颗丹药,分别是三颗强身健体丹和三颗元神丹。

      顾牧像吃糖一样,扔一颗到嘴里,嚼碎吞掉,又再扔一颗。

      让顾牧没想到,吃到第五颗时——

      “没效果了?”原本这丹药的效力,是逐渐减弱。

      只是,第五颗就直接失效,也太……少了吧……

      这药除了第一次给顾牧提供了较大的改造,之后的作用可以说是微乎其微。

      但有总比没有好,但这直接失效了?

      顾牧内心骂骂咧咧的打开系统面板,只见商店「强身健体丹」和「元神丹」这一栏,全都暗了下去,上面有一行小字,显示着:「考虑到该物品对宿主失去了效力,正在升级物品中,升级时间:不确定,请宿主耐心等待」

      也就是说,以后都不可以兑换了。

      顾牧看了一眼手里还剩下的一颗元神丹。

      他有一丢丢怀疑,这是系统出售的三五假冒伪劣产品。

      这颗元神丹,也是属于第五颗元神丹,和刚才吞下强身健体丹一样,完全失效,他吞下去也不会有任何作用。

      这可是三十积分!!!

      顾牧一脸痛心的看着手里的元神丹,想了想,将它塞进一旁看不见的死士嘴里。

      不知道系统出品的死士,吃下系统出品的元神丹,会有什么变化?

      死士面无表情的吞下。

      打了个嗝。

      顾牧塞得太急,他噎住了。

      顾牧看着死士。

      死士看着顾牧。

      两人大眼瞪小眼。

      “有感觉吗?”顾牧第一次吃这种丹药,可是浑身都得到改造的。

      可这死士,看上去一点反应也没有。

      不过死士本来就莫得感情,他平静一点,也是可以理解的。

      于是顾牧终是忍不住问道。

      “有。”死士老老实实的点了点头。

      顾牧松了口气,又多嘴问了一句:“什么感觉?”

      “我噎住了,想打嗝。”死士老老实实的答道。

      “……”

      这三十积分,终究是浪费了。

      顾牧痛心疾首,看着天,仰天长叹一声。

      死士看着自家主子,不明白为什么主子被追杀时,都没露出这种表情,此刻却因为他刚才的回答,一脸痛苦。

      禀着让自己主子开心的原则,死士又默默补充道:“还挺好吃的。”

      “……”

      死士现在觉得,他主子的表情不是痛心疾首了,而是想掐死他了,于是他乖乖的闭上了嘴。

      做人,太难!

      顾牧在塔尖上坐了一下午,终于有能飞这么高的轻功高手,发现了他。

      那高手看到只有顾牧一个人坐在这里,但一身的血色蟒袍,都提醒着,顾牧并不是一个好惹的角色。

      所以,那高手第一时间并没有对顾牧下手,而是掏出手里的信号弹,发射像空中。

      瞬间,一朵朵紫色的烟花在空中绽放。

      “哪怕你现在杀了我,他们也知道你在这里了!”高手一脸得意道,他觉得自己十分机智。

      顾牧怀疑自己听错了。

      能飞到这塔尖上的,必定是个高手。

      他握着长枪,不确定的问道:“你觉得你会被我秒杀,你很骄傲吗?”

      “……”高手:我现在才发现,好像有哪里不对劲。

      顾牧长枪如龙,塔尖上,他的枪势如破竹,一下子贯穿了那名高手的喉咙。

      “……”高手临死前:好像没什么可得意的,本能让我下意识的觉得,我会被秒杀,而我却没有第一时间想到逃跑……

      毕竟顾牧是能在重围之下,杀出皇宫城的。

      此刻单打独斗,瞬杀一名高手。

      基操勿6。

      不过,高手的信号弹一出,全城所有轻功不错的太后党成员,全都朝着塔尖靠了过来。

      他们信心满满:“摄政王,皇宫城没拦住你,塔尖上,定要你血溅当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