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永このみ在线

      清晨,尚未苏醒的阳光给初夏的离城送去阵阵清爽,再次醒来的小雪已经恢复如初。

      她已经过了哭哭啼啼的年纪,诚然昨晚的事情依旧让她无法释怀,有太多的疑问掺杂和复杂的情绪在其中。

      外面的世界显然不会百般包容她的小性子,昨晚上的动静引起了朱雀门的关注,在感受到陌生人靠近时,有了前车之鉴,小雪在第一时间便醒来警戒着。

      “请问院子里住的可是雪山圣女?”说话的男子中气十足,听起来应该是个正人君子。

      ㄼ “你是何人?”小雪冷冷的问道。

      “冒昧打扰,在下朱雀门下,井木轩所属,陈师行!”

      “和我有什么关系?”小雪凌厉的追问道。

      “呃...”陈师行尴尬的摸摸下巴,他也没想到传说中的雪山圣女居然有这么大脾气,不过这些年光是听身边同龄人提起这位神秘美丽的“圣女”,耳朵都快生茧子了,这次可算有机会一睹芳容,他当然耐得住性子。

      “姑娘且听在下一言。昨夜朱雀门注意到张府附近出现奇怪的波动,出现了与八年前的一桩冤案有关的气息...”

      “在下得知消息后,已经第一时间彻底封锁离城...在下,有些担心会让姑娘受惊,这才冒昧前来打扰。”陈师行说话不紧不慢,颇有几分天宫的“官方做派”。

      “你走吧,我什么都不知道,Р我不是什么圣女,就氚是个江湖医生,不需要你担心。”ס小雪现￲在可没心情跟他扯皮,所以直截了当的想将他打发走。

      “这...姑娘,在下也是一片好心。张府这里一直都是不祥之地,已经很多年没有住过人了。我也是为姑娘着想,如果你需要帮忙的话,朱雀门随时欢迎你的到访,告辞!”

      感觉到外面的气息消失后,小雪长出口气,她随手用冰雪化出一盆水,简单的梳洗一番后,推开院门准备继续昨天的工作。

      ꒄ 感受到外面清新的空气,她背对着太阳졽熟练的盘腿坐下,整个人的气息也在这一瞬间凝实起来。身上散发出的圣洁光芒,随着她的呼吸律动着,给这片破财的院子里带来阵阵新意。

      直到半个时辰过去,她长长地吐出一口浊气,整个人的状态一扫先前的颓势,明显好转起来。

      此时张府的门口已经排好整齐的队伍唳,与昨天不同的是ʈ,有两个쨿穿着天师服的中年人像个门神一样,一左一右杵在门口,见此情景小雪一阵无语。邁

      䮻 说实话她对降妖师没有太多好感,尤其是小青叔那么好的一个人惨死在那三人手中后퓻,更是对天宫避之不驋及,在这八年中几乎从不与降妖师打交道。

      不过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情䧇等着她,那两个人愿意站着便站着吧,小雪直接无视他们,坐到她行医的桌子前。

      显然她刚刚好转的情绪又受到了一些影响,整个人的面色都有些冰冷,加上䆁那两个一丝不苟站聞在门口的降妖师,形成的低气压导致一上午的时间里,这些人都老老实实,没人敢插队,也没人敢窃窃私语,像昨天那样撒泼的更是没有了。

      䃘半天下来,压抑的气氛让小雪也感到有些不自在,她白了那两人一眼,结果他们就跟木头人一样,一点反应都没有,更是让她内心有些烦躁。

      不过톎让她稍微欣慰的是,这些人的症ၶ状相比昨日都有很大改善,原本狡猾的瘟疫突然温顺起来,不仅治疗的过程顺利了许多,那种无法根除病灶⽙的异样感也彻底消失,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

      受到眼前这个喜讯的뵜鼓舞,大家压抑许久的神经终于鍣不再紧绷,脸上也出现了久违的笑容,开始和周围人三两的聊起家常。

      蜊受到这份气息的感染,小雪的情럓绪也舒缓很多,整整一上午的时间里她都没有给自己片⠚刻休息的时间,但眼前拍着队伍丝毫没有变短的趋势,反而龁越拉越长。

      她揉揉自己有些昏沉的脑袋,刚才诊治到最后的时候,自己的感知已经出现了重影,她必须要休息一下了。

      虽然她不需要睁眼去看,但用精神力进行䙂如此细微的感知,对她来说也是不小的负担。

      小雪双手흈合十行礼,对下一位病人微笑致歉,病人也体量她的辛苦,学着她的模样双手合十回礼道。不起眼的光芒从她的身上散发,缓缓的汇聚到小雪的身旁。

      䪁不远处两条街外,一道身影静静的躺在屋檐上,盯着那个疲惫的身影。他仿佛不存在一般,巡逻的护城军以及降妖师从他下方路过,都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鱋“这就是信仰之力的反馈么?”他喃喃自语道,不过很快,他的目光就被突然出现的ᧂ那个俊俏男子吸引过去了。

      “累不累?”耳边出来的声音冷不丁吓了小雪一跳,回过头眼前出现一张俊俏又略带稚嫩的脸庞。

      “关你什么事。”她冷冷的说道,毫不避讳的表达出自己的不喜。

      “嘿嘿,看你辛苦半天啦,过来慰问一下。”參说完他变戏法似緃的,把一个纹路精美的盅摆在桌子上。

      淡淡的清香立刻飘散出来,原本不想搭理的小雪鼻子动了动,眼神中札亮起的光芒出卖了她的想法,不过她也是“老江湖”了,不会轻易的相信别人,但她的语气明显软了许多。

      “这是什么?”小雪略带好奇的问道。 뢯

      “这是我췩们家秘制的雪莲羹,緄从选材到煎煮需要͎六十八道工騒序...当然,它最大的功效就是稻可以缓解疲劳,对恢复精神力方面更是有明显的作用。”

      陈师行不愧是大家族出来的子弟,一言一行充满了“凡尔赛”的味䊹道,不过他很知趣的将说话重点落在了羹的功效上,显然他注意到小雪有些透支的精神力。

      “谢谢,我不需要。”小雪还是拒绝了陈师行撮,她不喜欢欠别人什么,尤其是人情。

      “唉,那真是可惜了。这雪莲羹制作起来非常不易,用量火候都需要精确的掌控,最重要的是,它必须在凉下来之前引用,否则就没用啦。”

      陈师行虽然在强调雪莲羹的珍贵,但最后的语气却落得无比轻松,让人听起来也不会觉得反感,本就心思松动的小雪,心中权衡再三,决定收下这份好意。

      “好吧,谢谢你。”小雪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冰冷的表情出现了瞬间的风情,纵使是陈师行这样见过世面的人,心里都直呼——顶不住!

      他非常绅士的揭开盅上面的盖子,里面的雪莲羹呈现出半透明的光泽,散发出的清香也更加浓郁,光是闻到味道,小雪都感觉自己精神为之一振。

      羹里勺筷一应俱全,陈师行非常明事理的闪到一边,小雪轻轻舀起一勺,放在嘴巴轻轻吹了几下,便喝了进去。

      雪莲羹的功效名不虚传,一股暖意开始包裹着她的脑海,原本几近枯竭的精神力开始迅速的恢复,这种体验简直妙不可言。

      加上她本就没吃ぐ东西,所以开始专注的吃起来,虽然动作非常迅速,즟但姿态和神ᆛ情都异常优雅,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毫无死角,一旁的陈师行可谓是大饱眼福。

      “你喜欢就好,没놛想到我第一次做出来的居然能吃...”陈师行的声音很小,但小꿲雪却听得很清楚,顿时她觉得嘴里的那口羹有点咽不下去了。

      她的反应没有出乎陈师行的意料,看到她“噎”住的身趄形,偷偷笑了一下,然后自言自语道。

      “当然,是第一次做的这么成功,不愧是有美女加持啊...”

      听到这话,小雪便知道他在戏耍自己,被比自己小的弟弟“调戏”了,以她的性格是绝对吃不了这个亏的。

      噉 咚 所以她很快喝完了雪莲羹,将盅怼到陈师行怀里,冲着陈师行那坏坏씕的笑容说道。

      “雪莲羹名不虚传,就是下厨的人不咋地,有点掉价了。”

      “嘿嘿,能被美女夸奖,简直是我人生中一大荣幸,可以告诉在下姑娘的芳名吗?”

      陈师行直接녜厚着脸皮化解掉小雪话里的尖锐,这让小雪有点一拳挥出却打了个空的感觉。

      她〶缓缓的睁开一直闭着的双眼,雪白的瞳孔冷冷的注视・着面前的人,散发出阵阵冰寒的气息。

      两个一直在旁边站ず桩的降妖师反应极快,一下站到陈师行面前将他与小雪隔开。

      “我向来不喜欢欠别人人情。我叫初望雪,现在我们扯平了。”说完小雪便转身进入张府,留下愣住的陈师行。 㡋

      “少爷...您没事吧。”其中一人面色关切的问道,见到陈师行没有反应,他更加担心,转头吩咐道。

      “去把她带过来!”

      “停停停停!”听到这话陈师行终于反应过来,及时制止了他们。

      “少爷!”

      “不敢想象...难以置信...”陈师行的话还是让他俩摸不到头脑。

      “她好灉飒啊,你们不觉得吗?啊?”陈师行兴奋的抓住面前那个人的肩膀,激动的摇晃起来。

      “少爷,你...”

      “她不仅美的令人窒息,性格居然也这么极品!一个女孩比我还裞要飒,我的天啊,我恋爱了,感谢老爹给我这次历练的机会...”

      “...”这回陈师行身边的两个人真的沉默了,因为他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季伯,帮我告诉老爹一声,他儿子陈师行,从今天开始,为了自己的终身大事,要努力修炼了!这辈子,我陈师行,非她不娶!”

      朠说完陈师行头也不回的走了,顺手将那个精美的盅怼到季伯手中。离去的时候,他眼神好似不经意间瞟过了不远处的某个屋顶。

      背靠着墙坐着的小雪听到这话,更是一阵无语,笠好在他算是离开了。感情上的事她还从未考虑过,选择了布道这条辛苦的入世之路,就代表着将个人放在了最末的位置,比起迷恋自己,小雪觉得劝他信奉雪山神更靠谱些。芉

      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她去做了,所以小雪根本无ꈖ心他顾,就连现在她在思考的也是,如何用药物彻䈚底结束这场瘟疫,只凭她一人之力,恐怕累死Ⱌ都不能将离城的都患者治愈。

      她已经播下了信仰的种子,这份善念会慢慢的成长,所以不需要急于一时。雪莲羹的作用显著,所以她可以在休息的흪这段时间里,认真的思考药方。

      在一旁观察许久的他,最终松开了握紧的拳头,在刚才那个年轻男子与小雪有说有笑的时候,自己有那么一瞬间起了杀心。

      不᛽过这份杀意很快便被他压制住,他低头不语,静静的望着面前卛那个翩翩飞舞的蝴蝶。

      有些人,他始终不能忘记;有些事,他也一直无法释怀寉。所以这些年他一넟直没有停下追查的脚步,这也是他一年前加入“冒险天堂”的原因。

      小雪对他来说是一个特殊的存在,也是他所“认识”的最后一位故人。在他的心底,永远都清楚삚的记着第一次见到小雪时自己的梤那种悸动。

      可惜,他们已经生活在截然相反的世界里,并且渐行渐远,想到这,他的嘴角不禁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

      䩃比起个人情感,矴他同样也有必须去完成的事情,八年前的那桩悬案需要一个真相。

      可是,在他长时间的追查中,一直没有实质性的进展。离人阁的阁主安无音与金钗阿꧸离下落不明,其他可能与真相相关的人,在自己调查过程中接二连三的死亡。

      就连当时的“主谋”圣皇子,都自杀式的前往天宫的总部南门,留下一句令人费解的话后被击毙,圣猿族的根据地四凯圣山更是差点被踏平,就更不用说那些喽喽们了。

      仿佛有一双无形的黑手,在暗中洗牌,也将企图窥伺的人清理干净。那双黑手伸的很长,不过他已经逐渐接触到一些蛛丝马迹,所以他不希望由于自己的原因横生枝节。

      他生活的世界充满着危险与死亡,所以他只能一步步让自己狠下心肠,为的就是把危险留给自己,把安全留给小雪。

      他关注谢广元很久了,一直没有下手也脲是在观察,看立是否㺿能发现端倪。可是自从离城之后,谢广元就像个没头苍蝇,到处乱窜,也没有和任何组织势力껃有联系,似乎只是一枚无关紧要的“弃子”。

      不过眼下,他不准备将这份危险继续留下去,昨夜的事情就是最好的证明,他不喜欢有任何人威胁到小雪的安全,而他对小雪的保护,也只能建立在杀戮之上。

      他已经在第一时间锁定了整个离城,虽然谢广元的气息消失的无影无踪,但被他的寻踪术打上记号,可从来没有能跟丢的先㤺例,唯一的可能就是他依然躲在离城,多ై半借是用一种特殊的方法隐去气息而已。

      他是一个合格的猎人,所以异常有耐心的守在这里,一边留意着谢广㈮元的气息,一边看着小雪的一举一动打发时间,就这样,平淡如水的过去了一周的时间。 䖉

      他偶尔也会幻想过,如果自己重伤濒死,出现在她面前被她救治..括.只不过,真有那一天,恐怕自己也会死在一个阴暗的角落髬里吧。

      易无奈的摇摇头,神色温柔的看了一眼依旧在身边飞舞的蝴蝶,合上双眼继续养神。

      在他身边的离城,正忙的热火朝天,雪山圣女的名声彻底在离城传开,她的药方一天见效,三天痊愈,她的呼声在城里一时间无人謚出其左右。

      当然,有一个人与周围人相比,就显得没那么开心了。

      “季伯,我뫧好着急...我心好慌...我可能要不行了...”㖩陈师行痛苦的说道。

      “怎么了?少爷!”季伯忧心忡忡的问道,这已经是少爷今天第三次说出这样的话了。撕

       “胸闷,气短,气血上涌...失ꃬ眠,茶不思饭不香...出现幻视幻听...心跳加速...”陈师行捂着胸口说道。

      “...少爷...”季匷伯欲言又止。

      “怎么办?季伯,救我...”陈师ꠁ行夸张的说道。

      侭 “我去把她쌲抓来便是!”季伯猨语出惊人的说道,他还真不是开玩笑,转身就准备行动。

      “别别别!季伯,我好了!”陈师行立马来了精神说道。

      “少爷没事就好!”季伯这个年纪早就看出来少爷的心思,所以他才故意这么说ꐬ,想激一激他。

      “可是我䞘现在又难受了...我要窒息了,季伯...”

      “那,我去叫医生?”季伯试探性的问道。

      “季伯,你不是开玩笑么,离城这帮庸医,连个瘟疫都解决不췿了...我怕是没救了啊,谁成想我陈师行居然要英年早逝,ඇ痛哉,痛哉...”陈师行像模像样的说道。

      “少爷,我听说城里最近来了个雪神山的医生,听说她医术无双,妙手回春,更有着雪山圣女的称呼,不然我们去让她㺤———”

      季伯的话还没说完,陈师行直接从床上蹦起来,精神抖擞的说道。

      “走吧,季伯!你可真是救了我一命啊!大恩不言谢,赶紧赶紧,走了走ꚺ了!”

      淂望着陈师行的背影,季伯露出慈祥的笑容,这孩子的性格一直有些不着调,明明天赋惊人,却不㨕愿意死练术法,做事情完全凭兴趣。

      ᰰ比如对療钻研吃的,不用人催,他比谁都愿意下苦功夫...不过这次他是认真了,愿意修炼他之前“瞧不上”的术法,自己很高兴看到这个转变。

      “快点啊,季伯,时间不等人呢!看病这事,可是一刻都不能耽搁!”

      倚听到这话他笑了笑,便追了上去,紧跟在陈师行的身后,朝着张府走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