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环套在线观看

      “我出门了。”

      “哦.....早点回来。”

      3月31日,周末。

      今天阿尔伯特独自走出了家门,背着一柄长刀,迎着七点钟的朝阳。

      呈现在他面前的,是一个称得上干净整齐的街道,道路两旁是各家住宅,因为各喜好各有差异,有的门前是石质地面的空地,只在中央有两颗果树,然后一圈草篱笆把小小地院子围起来,留出一个出口通往一步之隔的道路,有的则是散发着馨香的花园。

      他的宅邸门前则是种着些果树、会结果的灌木、驱蚊薄荷与根茎植物,再用会挂果的藤蔓攀附着铁架把院子围好的,充满“实用主义”的地盘,所有这些几乎都能吃的植物把他的门前小院挤满了。

      “早上好,哈德良太太。”

      他微笑着向同样早起的邻居打招呼。

      “早上好,阿尔伯特。”

      对方愉快地笑了笑,一边操纵着水汽浇灌家门前的花草,一边向他回敬:“今天怎么没跟你家太太一起出来?”

      “她昨天工作累了。”阿尔伯特笑着点头,“今天放假休息。”

      他看了眼腕表时间,加快了脚步,向其摆了摆手:

      “回见。”

      “阿尔伯特。”

      开着小货车的中年男人在经过他时放缓了车速:“早上好啊。”

      “嗯,你好,利特拉夫。”

      “最近工作怎么样?”

      “还好,我只能说还好。”他稍稍耸肩说道,“不管喜不喜欢,总归就那点事,不过幸好没有发生什么坏事,这一点最重要对么。”

      “对极了。”利特拉夫拍了下车窗沿,“我们说正事,你去上班?需要我载你一程么?”

      “不用,谢谢,我只是出门遛弯。”

      “那再见了。”

      他对前方行人轻轻按了按喇叭,加速驶入前方的大路,稍有些迟钝的转弯显示出机械机关钮合的迹象,表明这是一辆采用【星型发动机】技术的汽车,他正要去赚钱,利特拉夫载人上路是要收费的,他还会往返于港口与各个仓库之间,货车成了他的工作道具——由【霍顿机械公司】开发的新式中型魔能器械,“车辆”,正在快速融入美索伦纳城居民的生活。

      这也是一个住在阿尔伯特家附近的人,所以认得他,这个男人同时也是一个遵规守纪的好人。

      男巫是这么判断的。

      他认为,一个人只要能够遵守公共秩序道德和自己的判断与底线,扮演好自己在生活舞台上的角色,就是一个通常意义上的好人了。

      “阿尔伯特哥哥,买花么?”扎着双马尾的小女孩提着花篮向他跑过来,“新摘的幽蓝花。”

      “买给塞西莉娅姐姐,她会喜欢的!”

      这个血族萝莉对他眨了眨猩红的右眼,笑得有些狡黠,随着那笑容,有些长的犬齿在她唇边闪烁着寒光。

      “就一朵。”

      他掏出了两枚通用钞硬币,从她的花篮里挑了一朵。

      “非常感谢。”

      她的笑容又灿烂了几分。

      这个小血族的花似乎都是自己种的,她靠这个来多赚点零花钱,阿尔伯特认得这个每天早起浇花的孩子,他家周围的居民,他都大概知道名字,这些人也都认得他,在他们的印象中,男巫就是一个家庭圆满、性格温和、长相就像从电影宣传画报上走出来的那种人,也都认为他挺不错,不管怎么说,这么一个懂技术的人住在自家附近总归是件好事:

      当他们家的魔能器械坏了,他们就会找阿尔伯特修。

      譬如魔能放映器、投影仪、加热器等等,他修得快且好,收费相对划算,最近还将业务拓展到了修车上———机器的性能是稳定的,但人不稳定,有时一些人会习惯性的用精神力触须加入到机器的正常运转中,给它提提速,然后机械技术机关就停了。

      所谓一样通,样样通大概就是这样一回事。

      他完全能够看得懂那些魔能器械的运作,魔法符文之间的相互联系,能量的激发和转化,以及种种精巧的变动,自然就找得到其中的“错误”,这对他而言已成本能。

      只是大多数人不具备这种学识,所以选择求助专业人士。

      “再见!阿尔伯特哥哥!”

      血族小女孩去找下一个买主了。

      在他们的印象中他大概是个好人。

      但他自己不这么觉得.....黑发施法者拿起那朵蓝色的花,凑到鼻尖嗅了嗅,还算满意地将之放入随身空间,眼神平静地看了看四周——他觉得自己算得上阴暗和冷漠。

      他自己知道自己内心深处的许多一闪而逝的恶毒想法,其扭曲程度有时都会吓到他自己,还有那些汹涌流淌的贪婪、索求和膨胀咆哮的破坏欲,那种想要把自己面前一切炸成碎块然后享受血块混合沙土慢慢温热的洒落在身上的感觉,大概不能够算是个正常人,只是他在约束自己,但他始终不能将思维中幽暗的部分剔除,只是依靠理智与道德使之平衡。

      ......大概如此。

      “哎呀你这个还是太贵了,能不能再便宜点啦。”前面的一个老婆婆正在跟小菜贩讨价还价,“再便宜半钞我就买。”

      “姐姐,做生意嘛。”菜贩无奈地拍了拍手,“再便宜我要亏本啦。”

      “好吧,就这个,给我来两斤。”

      “那个.....”黑发褐瞳的帅气年轻人举起一只手向菜摊走来,笑得很温和,“我也买这个菜,两斤。”

      .......这或许是缺失了亲人引导的原因,曾经很长一段时间,他只大概晓得是非对错与后果,权衡利弊,直到遇到作为教导者的老师来影响他,才逐渐正常起来,慢慢让感性回归。

      阿尔伯特掂量了下手上的菜,对它们很满意的放入随身空间,继续哼着流传自塞西莉娅家乡的曲调行走在清晨的街道上。

      他喜欢上了这些悠扬的调子。

      因为猫娘经常哼,他基本都记住了。

      黑发施法者伸手摸了摸头发,从中找到了几根不晓得什么时候混进去的猫毛。

      “.....呵。”

      他的愉快程度因此上升了大概二十个百分点。

      阿尔伯特一边想着家中的妻子,一边又想着自己兄弟唐吉诃德的状况,他没有放过行走的时间,思考起来该如何实施后面的计划,两家公司马上要合作,他们侧重点不同,但可以相互补强。

      “你好。”

      他在一家武馆门前止步。

      “我来训练。”

      “....请进。”

      他进入了挂着“凯洛武术馆”牌子的武馆———男巫今天确实有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