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岛 v1.0

      䖊 永康二十三年,新任淮南王陆汇铭因不满当華朝皇帝햆谋朝篡位,率军北ዣ上,势如破竹。

      㰏 쀝 昔日的梁王陆靖远,在登基二十三载后面ꔮ对被叛军䏻攻破皇城的颓豝势,不愿受降,自焚于홇金銮殿,享年四十九岁。

      촸 淮南王入京后月余,在众臣的簇拥下登基为帝,改号天元。ꉈ 掓

      因淮南大军自南而来一路严守军令,未曾侵扰百姓,故兏京城的百姓在政权替ꥊ换后很快恢复帲了舋如同往쑆日般的生活。

      一切似乎都ﱀ没有改变,又好像一切都已在无声无息中变化。

      百花胡同仍然繁荣,历经三朝仍是京中的寻花胜地。

      뻔但此处的花,要在夜间才会开出娇艳欲滴的花朵,散发出浓郁诱人的芳香,捕获夜晚途径此处的喋行人。

      白间,此地仅钿有空中时不时飘过的乐声提示着⌂路人紧闭的门扉后藏着另一个缤纷多彩的世界。

      一䙏个老人走进了巷檦子,推开了荒废已久的程家院子的门。

      自梁王篡位后两年多,程家娘子便离开了这处,胡뤆同里的姑娘们都以为她熬出头来,被接进ㄶ了府里,不再做外室娘子,一时间羡諡慕的、不屑的、嫉妒的情绪种种皆有。

      但因着程家院子的位置太过偏僻,除了做暗娼和刍外室的㴷,无人看中这处院子,偏生程㨌娘子在离开时有言于人牙子,非֑清白人家不卖,这处院绿子便就此闲置下ᵂ来。

      后来有一天,一个新入楼的姑娘不愿受辱,一鼓作气逃了出貆来,趁着夜色翻ꊩ进了程家院子,可惜还没到天色发白便被发现,一怒之下投了井ኝ。

      可井里早已没了水,只剩积石杂草,人捞出来㕞时已被磕得支离破碎,썊当天午后竪便卷了草席抛去颸了乱葬岗。

      첆自那以后,程家院子再嵌无嗗人问津。

      常安迈进院门,明明是旧地重游,他却熟悉得仿佛昨日尚在此处漒居住一般。 楱

      騃二十三年的岁月早已把他的鬓发打磨斑白,但他䉞的脊背却比从前挺得更直。

      依纒旧是一身布㉛衣,❷平凡的装扮ί丝毫看不出曾经督公的威势,亦看不出他的残缺。

      常言道,四十古来稀,逃出宫时已年至三十二,常安自认䍃能活到驲今日已毫无怨曃言。

      他拿出一叠纸钱,放在已뵟经残破的盆中燃烧。

      “二十一年了,我终于回来了穾。”

      ⌯“这次,再不用在夜里给你烧纸了。”

      쒋“낛如果来生洡有机会,我一定ꡠ带你去南方看海,陪你到西疆吃你最爱吃的羊肉煲,到东岭观赏云山林海,在京郊的温泉别庄里赏雪。”홟

      “我们再养一只Ⓛ狸奴,看它子子ⰹ孙孙,绵延不绝。”

      犔 “你每天睡醒和睡前都会看见我的笑颜。绝不会再有虚假的。”

      ∔ ꧳ “如果……如果上天能给我一次机会兑现这些껧诺言,如果你能回到『我的身边,该有多홇好…᧰…”

      常安颓唐地捂住脸벑庞,蜷缩着跪伏在地。

      [ 纸钱在盆中燃烧,ᥲ火星时不时发出噼啪蕐的响声。

      銨良久,常安重新站了起来,拖着不再敏捷的步ᷡ子,走ﺯ向积灰已久的藤椅。

      乍一躺上去,藤椅发出了⨥刺耳的声音,控诉着它的脆弱不堪。

      好㥱在,它还没到彻底老去的时候。莿

      常安的身子被勉强承载着,但他不是很在意。 늦

      他安然地在藤椅上合上双眼,院中老树的枝㍭桠上时不时出现几只长居于此的雀鸟观察这位突然到来䱋的访客。

      ꓊阳光一点点染上艳ృ色,百花胡同也渐渐掀开즤了面☨纱的一角。

       夕阳缓缓歶下沉,余晖投照在长眠的老人身上。

      路ꕏ过的花客发现了他,迅速通知了其他人。

      霎时间ᡤ,久不见人烟气的程家院子被挤਼得水泄不通。

      看着常安一手抚着心口,面容ꪤ安详的样子,人们都说他是被女鬼勾了魂魄。

      녾铜盆찱里的纸钱͛早已燃烧殆尽,只余一角泛柭黄的信页埋藏在灰白的碎屑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