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乔恩内衣广告

      深夜

      文森躺在床上睡觉,敲门声响了起来。

      咚咚咚!

      “谁啊?”文森被吵醒,喊了一声。

      ī

      黑发黑眸的乔纳森推门进入,搬起一张椅子坐在文森对面,看着他。

      为什么上床睡觉之前我把门锁好了乔纳森还是直接就走进来了?睡在我旁边的女士呢?

      在梦境中,这些问题被文森自动忽略。他迷迷杪糊糊地问:“有什么事吗?”

      乔纳森问:“你是否拥有几件强力的非凡物品。”

      ꉰ“是的,那些非凡物品是我从某次∼交易中买来的,那些非凡物品十分强力୬,让只有序列8的蝛我拥有了远超序列8的实力。”文森直言不讳,丝毫没有注䋆意到自己正在说出自㫗己的秘密。

      “描述一下那些非凡物品的能力和副作用。”乔纳森说。

      舴“最强的那个是——”正说话的文森忽然停下,目光撇去一旁不再直视乔纳森的双眼。

      这是一种异常现象,梦境可能受到了干扰。

      乔纳森站起,目光在文森的房间中巡视。最终他的目光落在一颗黑色的玻璃贄球上,那玻璃球的表面不停地闪烁着点点白光。

      “3-0019。݋”乔纳森嘴里刚吐出ⳉ这一串数字,就发现自己和文森的梦境割离,正坐在蒸汽列车大街156号,值夜者小队办公室内。

      封印物3-0019的会干扰占卜,干扰梦境,它让乔纳森入ﭦ侵文森的梦境以失败告终。

      虽然梦境入侵失败,但是可以确认文森手里有封印物。㶜3-0019就是巴伦堡市查尼斯门被毁后遗失的封印物。顝

      乔纳森安静坐在办公椅上等待白天到来。陈少清早上九点半回到巴伦堡市,刚好赶上乔纳森举行的会议。

      乔纳森把所有值夜者都叫到自己办公室内,对他们说:“昨䅾晚我入牏侵黑森林老板文森.雪诺的梦境,看到了3-0019,现在可以귇确定文ꧼ森先生手里有查尼斯门被毁后遗失的封印物。”

      “你惊动他了吗?”卢恩问。握

      “没有,两3-0019会干扰所在区域的梦境ퟂ侵入和占卜,但文森无法得知是否被占卜和入侵梦境。”

      文㥥森没有被惊动,现在还不需要出击,值夜者们有时间用来商量对策。

      꼈 乔纳森说:“那些非凡物品是他买来的몈,他肯定知道那些东西来路不对,因为在野生非凡者手中这一类物品就没有来路正当的。”

      “我们能直接去把封印ᕌ物抢回来吗?”艾文兴奋地问。

      萑 “黑森林有赌场,酒吧,百货店,佣ﹸ兵小队和许多ǜ俱乐部,巴伦й堡市大啦多数贵族都是那里的常客,许多官员包括市长和ﴠ警察局督察敠都在黑森林有自己的产业。”乔纳森说。

      这就是文森聪明的地方,将自己和갲这些官员利益绑定,他们就不会轻易地动他。

      ᷫ 陈少清问:“如果你直接向文森索要封印物,他会怎么做?”

      “他会直接否认,然后把东西藏起来!”乔纳森斩钉截铁地说。

      文森手里的非凡物品是他花了一大笔钱购买的,不可能轻易就吐出来。

      乔纳森说:“强攻黑森林把封印物抢回来不可行,我的计划是潜入黑森林,控制住文森,逼他把封印物交出来。”

      值夜者们选择星期一下午潜入,已经暴露的乔纳森,卢恩和陈少清ࡃ在明,从未来过黑森林的艾文和赵明则在暗。

      文森对乔纳森的到来很警觉,尽一切可能避免和乔纳森打照面,在暗中观察乔纳森。

      乔纳森大喇喇坐在沙发上,对会豈议室内的人鹶说:“你们接着聊,不用在意我。”

      “药师”埃里斯挺直身板,绷着脸看着乔纳森,平常话很多的他今天竟变得沉默起来。他怕的不是值夜者,他怕的꼞是乔纳森。

      乔纳森敲了敲桌子,瞪着眼睛问埃里斯:“埃里斯!疗伤药还有没有?”

      “没有,真没有了룓,最近有个患者受重伤,买了我许多疗伤药去。”埃里斯站起身披上外套,说,“时候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

      隐 埃里斯走后,又有几名客人陆续离开,黑森林酒吧内只剩下零星几ሷ个客人和守卫。

      陈少³清佯装拿着份报纸穁在看,目光却注意着周围的敌人。

      楼梯道唅上两个,二楼房间里两个,二楼阳台上一把高压蒸汽步枪,一楼还有三四个。文森刚刚上了三楼,三楼估计也有几个守卫。

      乔纳森大致说过黑森林的实力,五十多号人,两到三个非凡者,唯一的办法就是用最快的速度控制住文쿁森,逼他就范。

      又到了用血液滋养骑士之剑的时候,陈少清左右望了望确认没有人盯着自己,用小针戳破左手指着,滴一滴血在半出鞘的骑士之剑擁上。鲜红色血液被骑士之剑吸收,消失在银白剑身上。

      陈少清的位置靠近阳台,高压蒸鯦汽步枪手要由他来对付。

      他心虚地回头看一眼阳台上魁梧的汉子和他手里吓人的高压蒸汽步枪,心里不禁发毛。这一梭子,还不把我打成筛子了。想到此处,轻轻把椅子后挪几步腾出空间,以便遭到射击的时候能第一ᘱ时间躲避。

      阳台上不仅有一个高压蒸汽机枪手,还有一个拿着短刀的护卫。那个护卫很可能是非凡者,贸然偷袭很਄不明智。

      陈少清左手伸进裤子口袋里,握住里面的娕沉眠符咒。能不能轻松地解决阳台上的高压蒸汽援步枪手,全看这枚沉眠符咒了。 ᵛ

      乔纳森见黑森酒吧的人走得㏓差不多了,果断出击。陡然从沙发上站起,同时一拳打在会议室守卫的腹部。剧痛让守卫躬身手捂腹部,活像一个受惊蔘的座皮皮虾。

      紧接着乔纳᧵森一掌劈在护卫的颈部,把他直接劈晕렩。

      值夜者们不想毁了黑森林,能少杀人还是少杀人ࠡ。

      乔纳森一动手就意味着行动开始,騦几乎同一时刻陈少清将灵力注入沉眠符咒,向后扔出。沉眠符咒从打开的窗户中飞出,落在持枪壮汉的脚下。

      背着金属枪的壮汉看见陈少焫清扔出沉眠符咒,抬起硕大的枪管朝着窗户内射击。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高压Ρ蒸汽步枪射出的子弹犁过陈少清刚刚所坐的椅子,一路向前扫射。木制的桌子̽椅子直接被打烂,碎裂的木块飞溅到空中。子弹击穿二楼地板,在地板上留下一条长长的弹痕。

      陈少清低头啿钻到桌子下面,一个翻滚滚到左罎侧桌子下。桌子椅子下ꜗ方空间狭小,翻滚不失为一种很好的躲避方式,总不能爬吧。

      高压蒸汽步枪手很快又发现了陈少清,昏昏籌欲睡的他怒目圆睁,调转枪口瞄准陈少清,෢再次射击。

      哒哒哒哒哒哒!

      一连串的子弹横向犁过陈少清所藏的桌子,ꆱ打得桌面㡐碎裂开来톙。陈少清提前一步,又是一个翻滚,滚到另一个桌子底下。他一直在等,等沉眠符咒起作用。

      沉眠符咒终于起效,高压蒸汽步枪手沉重的身躯压在刚刚倒下的护卫身上,带着二楼地闒板一起震了一下。

      陈少清从桌子底钻出,生出一股想把꠩那把高压蒸汽步枪抢过来的冲动。这种蒸汽与机械之神教会的变态武器,还真是不好对付。

      乔纳森动手的同时,“火法师”艾文右手一挥,两团火焰“咻”的一声打在二楼两个护卫身上。痔火焰一触碰到护卫的衣服就猛烈燃烧起来,席卷护卫全身。两个护卫倒在地上打滚,痛苦嚎叫着。

      楼梯上两个护卫被赵明阴了一手,一人一拳打晕倒下。

      “去三楼,抓文森!”乔纳森说。

       黑森林有几十个护卫,两三名非凡者,不能在短时间控制文᝿森的话泬就麻烦了。

      乔纳森塨冲上三楼,找到站在卧室内的文森,说:“文森,我怀疑你手里有黑夜女神教会的封印物。”

      “怀疑?”文森露出惊讶的表情,“乔纳森队长,仅仅只是怀疑욇,你就直接带茊人来攻击我的柳黑森林酒吧,是不是太鲁莽了?我告诉你!市长先生在酒吧里可是有一份股权。”

      “不是怀疑,我在梦境中确认你拥有教会的封印物。”乔纳森纠正自己的说法,以免被文森找到漏洞。

      文森问:“证据呢?你说你在梦境中看到我拥有黑漞夜女神教会的封印物,那캹就要拿出我拥有黑夜女神教会封印物的证据귢和你在梦境中看到我拥┣有黑夜女神教会封印物的证据。”

      譻说的什么鬼……乔纳森感觉文森说出的每一个字自己都能听懂,但组合起来他就迷糊了。问道:“你是哪个途径的非凡者?”

      裕 “黑皇帝途径。” 뗿

      싡烛 黑皇帝途径序列9叫“律师”,特点是:善于发现和利用规则与秩序쮒的ቹ漏洞,并且能言善辩,口才极好。

      乔纳森:“……”

      乔纳森不再争辩,抬手对着文森和他旁边的三个护卫,口中喝道:“沉眠㾲!”

      三个护卫一声不吭倒下,文森依旧好好的悄站在原地。他兜里揣着封印物3-0019,有概率避免被入睡。

      文森得意忘形地说:“乔纳森队长,一会我的护卫们就围过来了,我劝你不要非法行事。明天,市长会替我讨回这个公道。”

      就在这时,异变陡生。

      一柄炽热的火焰长枪穿透二楼地節板,擦着文森左侧脸庞飞过去,把他左半边头发全烧白了。

      艾文从二楼跳上来,完全穴没注意到身后的景象,对➒乔豨纳森说:“还是这样上楼方便。”

      乔纳森心想:你差点就把他杀了。࿟

      文森双脚一软跪在地上,声音颤抖:“我投降,僚值夜者先生,我投降!”

      黑森林的护卫冲上三楼,纷纷举枪瞄准乔纳森。

      “下去!都下去!”文森大声呵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