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区

      早上,一直以来养成的生物钟让陈子荣准鑐时醒来。

      他麻溜的爬起,刚把兽皮衣쿔服穿好就听到骨狼熟悉的大嗓门:“小崽子们快起来。”

      安静的山洞顿时变得喧㹟闹起来,抱怨﫧的、找衣服的、催促的声音交织在一起。

      看婅着两个正在争抢一件皮坎肩的小伙伴,陈子荣心中庆幸不ᾩ已。 撠

      还好自己每天早起一步ㅡ,才能时不时的有新衣服穿。就是这件衣Ұ服的上一任主人的体味有点大,导致这件衣服有点熏人。

      㳩看来뇿还要去洗洗才行,想到这里他走出山洞往旁边的泉水处走去。

      鞠了一捧水晒在脸上,冷冽的泉水刺激脸庞让他忍不尬住打了个激,刚起床还有些迟钝的大脑瞬间清醒了不少。돯

      又去旁边的灌木丛折了一根小拇指粗的枝条,把걆树叶揪下来放在嘴里咀嚼。

      ⡚一股又苦又咸甚至还带着点臭味的感觉通过味蕾直冲大脑,让他差点把树叶吐出来。强忍住呕吐冲动,直到把树叶嚼成糊糊状才吐出来。

      然后把树枝的一头咬成刷子状,这就是牙刷。

      身为一个穿越者他很难忍受口臭,在Ӌ没有牙刷牙膏的情况下他就模仿古人用柳枝刷牙。

      不过他们这욉里没有柳树,只能用别的树木代替。

      䛕 通过询问和观察,排除了一些有毒植物后在剩下的几种里挑选,쉚最终选择了现在使用的这种无名灌木。

      别看它的叶子苦,嚼萰完漱口之后会有一种清凉的感觉。树枝的纤维也比较有韧性,很适合做牙刷。

       陈子荣正在刷牙的时候一个小姑娘揉着眼睛走了过来,看到他拿树枝在嘴里捣鼓,就嫌弃的道:“玄阳你又吃臭草,真恶心。”

      “呸,小丫头懂什么,我这是在清洁牙齿。你看我的牙是不是比你们的要白?”陈子荣吐出一口碎末,亮出白白的牙齿道。昙

      小姑娘叫彩雀,据说出生前几天她娘见到一只五颜今六色的鸟雀特别喜欢,就取了这个名捭字。

      他这一世的名字叫玄阳,出生那天日全食,巫给他取沀了这个名字,意为黑色的太阳。

      看到他那一口白牙,彩雀似乎有点意动,可一想到这种灌木的味道顿时打了退堂鼓,摇头道:“臭树就是臭树,我才不稀罕。”

      뜑 说完小姑娘走軮到他身边嗅了嗅,捂住鼻子说道:“你又穿错衣服了。”⛮

      陈子荣对她的尖鼻子一点都不奇怪,怼道:“就⚰你鼻子灵,小心哪天被熏死。”

      “哼。”紫雀生气的拍了他一巴掌,跑到泉水另一侧洗漱起来,洗手洗脸用泉水使劲漱口,还把手指当成梳子梳理头发。

      陈子荣把嘴⽻里的木纤维残渣漱干净,从怀里摸出一把骨质的梳子递给她道:“试试这个。”

      “这是什么?”小孩子脾气来的快去的更快,见陈子荣主动和她왂说话还送媮东西듿就认为他服软了,气顿时就消了接过骨梳问道。

      鋌“梳头用的。”陈子荣空手比划礱了几下道。뢥

      彩雀将信将疑的用骨梳在头发上划拉了一下,然后就是一声痛呼:“哎呀,好痛。玄阳㼳你个混蛋又骗我。”小姑娘真气坏了。

      陈子荣看的一阵无语,太笨了,你这是锄地呢还是梳头呢。

      “给我,我帮你梳。”他一ښ把抢过梳子,在她肩膀上按了一下道:“老实坐好。”

      彩雀虽然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但还是信任的坐在了地上。

      塋陈子荣拿起骨梳轻轻的给她梳理头ਖ਼发,刚往下划拉了几厘米就被缠绕的头发给阻挡住了。

      箯对此他并不意外,这群原始人卫生习惯很差,荥连脸都不怎么洗更搲何况是梳理头发朒,乱是很正常的。鐝

      彩雀还算是好的,跟痛着他养成了洗漱的习惯,平时会用手指梳几下,别的原始人的头发比一团乱麻好不了多少。

      所以他没有着急,䙺很有耐心的一点一点的帮她解开打结的⁵头发。

      一开始小姑娘还很不耐烦,太浪费时间了,几次想起来都⒆被陈子荣给摁住了。

      感受着陈子荣细心的몆忙碌,渐渐的一种名盅为幸福的感觉从ѕ心底升起…〝…梳头似乎也没那么讨厌⬚了。

      陈子荣并不知道她在想什么,见她不乱动了还以酽为是被自己给制服了,就认괫真梳理起来。

      ᚇ 花了大约七八分钟–,终于把她头发里面主要打结的地方都理顺,再梳头的时候就很顺畅了。

      把头发梳好,又用一根草绳扎了一马尾辫,梳头工꾲作完成。

      “梳好了。”他吁了口气道。

      “啊,这……这就໢好了?”小姑娘一脸不舍的道。 柂

      ㅏ“梳个头而已,这已经很慢了,来看看这个发型怎么样。”他并没有在意小姑娘的情绪,看着自己的成果非常满意

      彩雀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㕇会有些失落,ꥊ但还是⬠听话的借ᒋ着Ӎ泉水产生的溪流看了一下。 틹

      “哇……真好看。”她双眼放光,小心翼翼的抚摸自己的头发,感觉是那么整齐柔顺,简直太美了。

      捵 “诺,梳子给你,以后你可以自己梳了。”陈子荣把梳子递给她,说煮道。

      这次彩雀没有了刚才的随意,双手接过梳子,视若珍宝的捧在手心里,道:“前几天你拿着뚋骨头打磨就是做梳子吗?”

      陈子荣道:“是啊,工具不行做梳子荱太累了。这把梳子你可要藏好㬅,丢了坏了我可不会在帮你做了。”

      “嗯嗯。”彩雀连连点头,小心的把梳子藏在怀里鎻,突然说道:“将来我只给你一个人生孩子。”

      正䦄准备转身回去的陈子荣闻言一ላ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一谑脑门黑线的道:“胡说八道什么呢,我可不是炼金术师。”

      “我可没胡说,他们㟣都脏的很我才不喜欢。”彩雀却一脸认真的道。

      “呃……好吧屩好吧,随便你吧。”陈子荣无奈的摆摆手。

      在前世一个八岁多的萝莉䱫说这种话,会被当成问题儿童教育。而一个뜉成年人敢和萝莉谈这种事情,也会被视作BT炼金术訰师。

      但这里是危机四伏的原始世界,道德和伦理体系还处在萌芽阶段,为了延续种族大部分人十一二岁就开始为繁衍努力。

      他们部落还处在原始社会吃大锅饭的阶쮭段,大家一起干活一起吃饭一起居住。

      做一些私事喍儿的时候虽然不会在和野兽一样光天化日,但也不会专门꯫避开人。

      小孩子都是看着活春宫长大的,开窍特别早,彩雀八岁多张口就说生孩子什么的很正常。

      而且这里还没有婚姻的概念,男男女女^对的上眼了就在一起,不开心就分២开。不过也没有⎥想象中那么混乱,一般男女看对柕眼了就不会轻易更换对象。

      毫不夸张雥的说,这些没有任何伦理道德观念的原始人,对另一半的忠诚要远远高于前世所谓‘x解放’下的男男女女。 쳕

      彩雀说只给他一个人生孩子տ,意思就相当于是非你不嫁᎗。

      껞 陈子荣自然不会把她的话当真,不过他知道在这件事情㊖上和她说再多ꍧ都是浪费口水,干脆什么都不说,爱咋想就咋想吧。

      彩雀还以为他答应了,非常高兴的跟在后面,叽叽喳喳的问道:“什么叫炼金术师啊。”

      䳥 ੱ“裇就是BT。”

      “什么是BT啊。”

      “BT就是……你਩怎么这么多问题?”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