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巨人破解app蓝奏云

      肖天齐忽然脑袋一阵眩晕,再睁开眼时,人已经来到一处宽敞的办公室里。

      靀 肖天齐看了看身边的顾鹏飞、李光宇㳔还有一身义뼮勇军军装的阿瑶,每个人身上都隐约的闪烁着银色光芒,他再低下头看看自己,果然也是闪着䥤实体큢影像独有的银光,

      就在此时,办公室的门打开了,肖力大步走了进来,跟在他身后的是同样一身义勇军军装的秀姐。肖力看到肖天齐也在场,眉头一皱,回头看了秀姐ꅌ一眼,秀姐一笑,笑容里藏不住的凄然。 䳓

      肖力转过头来,双手握住了顾鹏飞的双手说:“六叔,这次,又害得您老人苸家没办法安享晚年了。”顾鹏飞笑着说:“我就没那个命,不过力哥儿,咱俩得换换,我给老帅再当一回参谋长,你带着火种舰队给神州,给荧惑星球的人类文明播撒火种去。”

      肖Ǭ力哈哈一笑,没有回答,对李光宇点了点头,又看向肖天齐。肖天齐上前一步,敬ᤘ了个标准的军礼,嘴里却说道:“爹,不孝儿十二郎,回来了。”肖力走过去,伸手拍了拍儿子的后脖颈说:“臭小子,要不是荧惑要毁灭了,怕是你还不肯回来吧。”一句话说完䟙,肖天齐扑通一声跪倒在肖됄力面前,泣不成声的说:“爹,请让我回来陪您一起出战!”

       肖力脸炁上已是一片肃၇穆:“火种舰队,有更重要的使命要执行,我身边不缺赔死的人!”

      肖天齐还没说话,顾鹏飞缓缓的开口了:“力哥儿,我有两句话说。可不是跟总参谋长说的,我是跟我的小侄子力哥儿说的,”

      肖力一궢回身笑着说:“六叔,有什么吩咐,您尽管说。”

      顾鹏飞缓缓的说道:“我从十九岁跟着老帅出生入死,已经一百七十年了,这些年我不敢说有些许的功劳,但是我和你爹一辈子的交情,可从来没跟他开过口要过什么,如今,我想开口求你肖家一件事,你好歹也要答应我才是。”

      肖力听了顾鹏飞的话,缓缓笑道:“六叔,您不用说了,我这个总参谋长,您是抢不走的。”

      顾鹏飞闻言,忽然伸手一拍自己的胸膛,胸口处有一个三柄古剑组成的剑环图案微微亮起,顾鹏飞说:“小力子,你六叔如今快一百九十岁了波,我这把老骨头虽然已经不中用了,但是我和你爹一起打过飪的仗,怕是比你吃过的饭还多,这个时候,神州要说有一个人配得上给老帅当这个参谋长,怕是没有人比我更合适了,你看我身上的剑环,这是当年我们七个人和你爹结拜时的表计,你爹亲口对我说的,我虽然不姓肖,但是我在肖家说的话,就和他本人说的一样,我要你把这总参谋长的位子让给我,你敢不听?”

      说到这里,顾鹏飞声戾神飞,如同一头勃然大怒的雄狮,肖力苦笑了一下说;“六叔,您的话我当然要听,但是……”

      “没有什么但是,就这么定了,开完会ꍴ你就让天策府把我传送过来,你到火种舰队去。我看谁敢拦着我。”

      “老六,你就别쯈为难小力子了。”说话之间,办公室的字门打开了,一位身穿军服的老者缓缓走了进来。顾鹏飞一见此人,抢上前去,叫了一声:“大哥,”老者狠狠的拍了拍⍄顾鹏飞的后背,大笑着说:“你这个老东西,总想退休去偷懒,这下子我可是把千斤重担压在你身上了。”

      顾鹏飞哈哈大笑着说鬣:“大哥,您再次出山挂蔧帅,䰚怎么能没有我小六子陪您呢?力哥儿虽然是肖家家㤲主,毕葾竟还是嫩些,让他去抗担子吧,我陪着您,咱们哥两个一起战死星河,岂不快哉!”

      老者点了点头说:“我也想让你来给我当这个参뜼谋长,老弟兄们大多都战死了,只有咱们两个人从死人堆里爬出来,又苟活了这么多年,早就够本了,”

      “但是,老六,火种舰队没有你主持,真的不行啊。”

      顾鹏飞还要争辩,老者拍了拍肩膀,转头望向李光宇,李光宇站得笔直敬礼说:“老帅!”老帅点了点头㼑:“你是李大牙的孙子?”

      李光宇恭敬的说:“是,老帅!”

      “听说这老小子是喝了一夜的酒,然后醉死的?”

      李光宇点了点头说:“前年我爷爷一百九十岁大寿,老人家喝了二十斤女儿红,然后倒在床上呼呼大睡炕,睡梦中离世的。”

      肖本战笑着叹了口气봏说:“你爷爷可是一员勇将,当年我们在纳兰星球和合塔尔人决战的时候佟,我们的主力拼光了,我的龙宫号周围只剩下半壅个护卫舰编队了,当时所有人都劝我弃舰,我就是不答应,我知道你爷爷正在赶来增援,老六,你还记得吗?”

      说起往事,顾鹏飞的脸上一派神采飞扬:“当然记得,当时我的舰队被打残了,我跑到驱逐舰海魂号上,为龙챂宫号做前卫,当时确实是万分危急,合塔尔人的舰队从四面八方围麉过来,眼看着他们的强击舰队쬊就要开始冲击我们的两侧,这时候,你爷爷的舰队赶到了,这个老小子居然不第一时间上来解围,而是嗷的一声就杀进了敌人旗舰编队的后方,” 挍

      “我记得很⩖清楚,当时在星图幕前,舰队如同一支黑色的羽箭深深的插入了旗舰编队的后方,敌人措不及防,几艘叠能拦截舰和十几艘巡航舰一下子就被炸成了碎片,你爷爷的舰队深入敌营后,马上转换队形,用速度最快的强击舰ᆟ为箭头,左右各一艘重炮阻击舰,最后面是一艘专门发射贫钴偏振射线摧毁敌㫮人导航系统的光波干扰舰,一支利剑变成了一百多个箭头,在敌人的阵营里四面开花,把合塔尔人打得哭爹喊娘,他们的旗舰被你爷爷一炮给打成了两段,最后灰溜溜的带着残兵败将逃走了,从那以后,你爷爷的舰队驻守在纳兰星球整整–五十年,合塔尔人愣是没敢再踏入流放星域半步。”

      听着顾鹏飞神采飞扬的说着自己爷爷的英雄事迹,李光宇脸上一片骄傲及神往。肖本战哈哈一笑,又问李光宇:“你爷爷走的时候,有没有留下什么话?”

      李光宇说:“我爷爷睡梦中离世的,所以什么话也没留下。不过他晚年的时候,每次喝醉了几乎都会跟我说,以后如果有机会见到您老人家,让我帮他带句话,”

      “哦,我们时常见面,什么话ը他不能跟我当面说?”

      李光宇脸上一红,正色说:“我爷爷说,肖老大,你可是红口白牙的答应过给我一个孙女做我孙子媳妇的,你可不能耍不要脸反悔啊。”

      老帅听了一愣,接着哈哈大瑮笑,他的笑声爽朗,如同洪钟般震耳欲聋,过了半晌,铴老帅才止住笑声,高声说道:“不反悔,不反悔,可惜我这几个儿子不争气,愣是给我生了十三个孙儿,一个丫头片子也没生出来。就算我欠他的吧,好在홣不久就见着了。”

      “是!”李光宇惊了个礼,退后了。

      这时,老帅才把目光转向肖天齐,肖天齐早就双膝跪᧪倒,肖本战看了看他,忽然呵呵一笑说:“我今年二百零九岁了,见识过肖家上上下下六辈人,要说起来胡闹,你小子还真是出类拔萃啊,当年他们跟我说你跑到人妖妓院里面去了,愣是把我都听傻了。”

      肖天齐脸涨的通红,边磕᭫头边说:“爷爷,其实……”

      ꖴ“我知道,其实你是和老镇北的几个孙子偷偷组了个游侠舰队,在片星海周围,很鳯是剿灭了几个硬茬子盗贼团。你们好像还有个匪号,叫豪门始祖,是不是?”

      肖天齐一呆,这个秘密他没跟任何人说起в过,他没想到自己这位神出鬼没一年也见不了几次的神州最高统帅爷爷竟然会对他的过往了解得这么清楚。

      见肖天齐呆住了,肖本战更是乐:“傻小子,你才站着撒了几年尿,以为就能骗得了你爹和天策府?要不是看你浪荡之际还能够有侠心为民除恶,不算给蓙我肖家丢脸,就凭你的胡闹,腿早就被打折了,给我起来吧。”

      䬉肖天齐站起身来,肖本战站在屋子中间,环视了一下众人,忽然脸色一端,对顾鹏飞说:“老六,火种舰队事关我们人类㬗文明能够延续,意义重大,今日我神州与敌人这最后一战,虽然是为了尊严而战,但其实也是为了用十万儿郎的性命,为씘火种计划争取时间。”

      顾鹏飞皱着眉头说:“老大,我还是希望能和您一起탴共赴沙场,火种的事我觉得应该让力哥主持。”肖本战摇了摇头说:“家园覆灭之际,我肖家的子弟唯有赴死在先,身先士卒,方能提振我十万儿郎的士气,况且,你也不必纠结,我实话跟你说,火种舰队,也只是掩护真正火种计划的一个诱饵。”

      说道这里,肖本战似笑不笑的看着顾鹏飞:“想必你们也很清楚,咱们所有ჸ的舰船武器上面都Ꙓ有他们的追踪信号,英仙星人花了几百年时间布这个篪局,没有人能逃脱的了。”

      鵂 “我想英仙星人的追杀小队应该已经在路上了,我希望你奞们能认真的按照天策府的计划,全力逃亡,你们每拖延一天,就能给真正的火种争取一天时间,火种舰队只有由你率领,英仙星人才会相信你们是真的火种,所以我才说,火种计划,没有你不行啊。”

      ᑽ 顾鹏飞和李光宇相互看了一眼,心里反倒有些释然。他们两个自然清楚,以火种舰队这样的配备,想要逃过뺁英仙星人的追杀亷是绝对不可能的。

      如果把延续人类文明火种的重任真的完全托付给火种舰队,两人都感觉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恐成为人类的罪人。如今得知火种舰队只是一个掩护,两人反倒轻松了。

      肖本战看了看闵子秀:“火种都准备好了吗?” 畯

      闵子秀缓缓的说:“都准备好了,由八府选出了两千名各界䯙精英,龙海和龙心两处基地筛选了一万名适龄的火种男女,再加上帅府龙牙亲兵团的三千名战士,一共一万五千名火种已经集结完毕,登上了龙舟。”

      肖本战点了点头,叹了口气说:“人数还是太少了,可惜嶼我们时间太紧了,龙舟只造出来一艘,唉。人员是按我说的执行的吗?”

      闵子秀嘴唇颤动,半晌才说道:“按照您的命令,肖家满门子弟无一人进入火种编队。”

      顾鹏飞大惊,他上前一步,焦急的说:“老大,你这是做什么?”肖本㋇战摆了摆手说:“荧惑覆灭,我肖家在神州显赫了几千年,本该与神州共存亡。”

      李光宇忍不住插话道:“可是,老帅,火种此去,生死劫难不知凡几,就算平安逃脱,成功抵达安居地,内忧外患,百废待兴,没有绝伦的领袖,他们可怎么生产繁衍下去啊?”

      肖本战哈哈大笑:“人类文明在荧惑繁衍了几万年,危难之时,自然会诞生领袖,那将会是一个全新的世界,不用我们去操心了,而且火种本来也有领袖,子秀,你这个领队,是不是也应该准备动身了?”

      闵子秀单膝跪倒,籹垂头说:“老爷子,天策府孙不羁智谋勇猛远在我之上,请老爷子任命他为火种领队,我,我愿与神州儿郎共同赴死。”

      肖本战冷笑一声:“我还没死,你们就想抗命了?我说的话是放屁吗?”

      闵子秀垂头不语,肖本战흷叹了口气说:“我知道,你是舍不得力哥儿,但是在此覆灭之际,儿女情长又算得了什么,力哥儿和我们一死容易,子秀你要带领火种活下去,这才是千难万难긒的重任啊,你是天策府当代的守火人,你应该早就清楚你的使命,说到底,你还是比不上前代守火人叶甜儿啊。如果此时是她在,⛽她绝不会跟我说你这番话。”

      闵子秀猛的抬起头,蓄满眼眶的泪水扑簌簌的掉落下来,这时肖力笑着说:“子秀不必纠结了,我不过先走一步,不论多久我在那里等你就是了。”

      闵子秀缓缓擦干了眼泪,怔怔的看了肖力一眼,然后嫣然一笑,如同带雨的梨花清艳脱尘,她轻声说:“今后,我不要别的男人再看到我的脸。”说着她的脸庞上银色光芒纵横闪过,鲜血顿时喷流而出,她竟然把自己毁容了ꢔ,肖力上前一步,却已来不及制止,心疼的说:“这又何必呢。”

      闵子秀一伸手,一个银灰色面具覆盖在她脸上,闵子秀面对着肖力款款下拜:“天策府大领闵子秀,拜别家主!”

      说뎤完,她转过身来,又向肖本战施礼:“子秀拜别老帅!”

      肖本战说了声好,然后对闵子秀说:“子秀切记要按计划执行,你要记得,我龙宫自爆只是信号,待我们神州舰队全部自爆,放出所有的两百万个伪装碎片之后,你们才能行动,否则,如果提前行动被敌人发现了,就前功尽弃了。去准备吧,愿你们一路띪顺风,为我⪍神州播撒火种,人类繁衍不息。”

      闵子秀此时已经恢复了平静。她ⶼ点了点头,站起身来,对着顾鹏飞和李光宇点了点头示意,最后她走到肖天齐面前,抚摸了一下他的脑袋,凑到他耳边轻声说:“十二郎,别恨我了,我和你搼娘亲如骨肉,我唯一做错了的,就是和她爱上了同一个男人。我们三人的所有事情,我都传送到阿瑶那ㅞ里的,等你看过了,你就会知道你娘,你爹和你秀姨,都不是坏人。十二郎,䯍秀姨走了,多隣想再听你叫我一声小妈啊。”说着,闵子秀转身大步走了出去。

      肖天齐看着闵子秀的背影,心潮翻滚,这个女人从小待他봎如同己出,小时候他娘很多次开玩笑让他叫闵子秀小妈,肖天齐傻傻叫了,闵子秀每次都抿嘴笑着答应。

      叶甜儿消失之后,闵子秀更是像亲娘一般的疼爱他,直到有一天他无意中看到了肖力挽着闵子秀的腰轻声笑语,他才觉得是闵子秀抢走了他爹逼走了他娘,所以对闵子秀万般的怨恨,做了很多荒唐之事,但是闵子秀从来都是一笑置之,后来肖力实在看不下去了,把肖天齐恨恨的打了一顿,从那以后,肖天齐就彻底叛逆了。眼看着这个令他又恨又爱的秀姨决然而去,肖天齐动了动嘴,最终还是没有出声。

      肖本战看着肖力微微一笑,说了⺺一句:“让他们都进来吧。”肖力答了声是,房门大ᣋ开,依次走进来十二位青年军官。肖天齐一看,正是肖家十三杰的哥哥兄弟믪。十二人进得屋来,齐刷刷向肖本战行军礼:“拜见老帅。”

      촬肖本战嗯了徭一声,说道:“见过你们六爷爷和李家兄长。”十二人转过身来又给顾鹏飞和李光宇见礼。见礼过后,十二人站成一排,十一郎肖天野向肖天齐招了招手,肖天齐站到了十一郎身旁。

      看着眼前英姿飒爽的十三个孙子,肖本战脸色有一丝动容,这是他的骨血啊,个个都是出类拔萃的人中龙凤,原本他常常自得,肖家几千年的历史上,也从来没有过这样一代精英的盛景。

      想到这里,肖本战的声音忽然有궖些颤抖:“火种计划,我严令禁制肖家子弟参与其中,没给你们留一条活路,反而把你们全部安排到了九龙舰队参战,你们,怪不怪爷爷?”

      肖家大郎二郎羸弱,原本就是以三郎肖天强为首,当下肖天强笑着说道:“爷爷,您纵横天下豪横了一辈子,但是폆也不要太看不起我们兄弟了,神州覆灭之际,肖家子弟,唯有谈笑赴死,没有贪生之徒。”

      其余十二人都纷纷点头,一脸的从容。 儚

      눌肖本战饶是心坚如铁,此时也不由得一阵伤悲,他的大手有些颤抖的指着自己的孙子们说:“三郎、四郎、五郎듈、七郎、八郎、九郎、十一郎、十三郎,你们八人要背负起各自舰队的战旗,率先赴死,十二郎在火种舰队,也同你们一样慷慨赴义,大郎、二郎、六郎、十郎无力上阵杀敌,就陪着谉我在这旗舰之上,咱们肖家此次爷孙三代,共赴沙场,也算死得其所。拿酒来!”

      说着话,有人搬来整坛的老酒,除了顾鹏飞、李光宇和肖天齐三人与阿瑶是实才体影像无法饮酒之外,在场的所有人都拍开酒封,端起酒坛,肖本战说:“能喝多少喝多少,干!”说完仰天狂饮。

      十三杰中有的善饮,有的浅尝辄止,肖天强喝了大半坛,笑着说:“我到了,再喝一会儿接旗时怕要出丑了。”

      说完,他把酒坛往地上一摔,双膝跪倒在肖本战面前:“爷爷,能生为肖家子孙,天强不胜荣耀,三郎跟您告别了。”说完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

      随后站起身来,走到站在肖力旁边的肖慧面前,恭恭敬敬的跪下说:“爹,孩儿从小顽劣,让您和我娘操碎了心,而今,孩儿叩谢您的养育之恩,三郎,跟您告别了。”说完给他爹磕了三个头,然后又给各位叔叔伯伯磕了个头。

      এ 接下来,肖天强来到兄弟们面前,从大郎开始依次和每一个兄弟拥抱告别,最后,肖天强站直身躯,向肖力恭敬的敬了个礼说:“总参谋长阁下,暴龙舰队湖光号驱逐舰舰长肖天强,请求归队!”

      肖力回礼:“请归队!”

      “是!”肖天强再次敬礼,然后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房间。

      接下来,作为舰队旗手的其他七名兄弟,都纷纷告别。当最后一位旗手肖墰天野离开房间的时候,一直在捧着酒坛狂饮的肖本战终于放下了酒坛,两行浊泪缓缓的流了下来。

      顾鹏飞也觉得眼眶发红,他勉强笑道:“老大你这一班子孙,各个英雄好汉,没有一个孬种,倒是你怎么老了老了反倒儿女情长起来了。我这一辈子,可从来没见你落过泪。”

      肖本战点了点头,叹了口气说:“老了,不服老都不行了,覥老六,咱们哥俩上次喝酒还是一年多以前了,这次没能和你喝上这最后一杯,有些遗憾啊。”

      顾鹏飞哈哈大笑:“老大,不过是前后脚的事,当到了那绒边,咱们再叫上李大牙,姜瞎子他们几个,咱们痛痛快快的喝。”肖本战举起酒坛子咕咚咕咚把酒一饮而尽,然后把坛子摔得粉碎,站起身来,身形有些晃动,他意兴湍飞的对顾鹏飞说: ៤

      “时间差不多了,老六,牅咱们再弄一回年轻时的玩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