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望中的城市

      事情总是在轝预料之外。

      䥶 “欢迎!”麻九淡淡的说道。

      “呸!”婉红吐了麻九一口。

      看到婉红也被神秘的树根缠住了,小琴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越⨰碰越紧,距离近了还可能被缠住。

      不就一个破䝀树根吗!

      难道你ޛ刀枪不入?

      딏 看到小琴有些发愣,麻九说道:

      “小琴,离我们远一点,别被缠上了,你要是被缠上,咱们可就没有希望了。我和你婉红姐姐亲热亲热,你想想办法,怎么解救我们。”ꗣ

      到这个时候,麻䉊九还옩是很风趣。

      ꀭ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小琴,用长枪戳树根从砖缝钻出来的地方,那是这个怪物的붰命根!”

      闻听婉红的话,小琴捡起长枪,把大红蜡烛戳在了泥地上,她绕着麻詄九婉红看了两圈,举枪朝拱顶的树根刺去諁!

      ۹嗤!衛

      枪尖刺到树根上,就和刺到了牛筋上一样,泣根本刺不进去。

       枪尖滑向了一边!

      小琴由于用力过猛,惯性太大,身子向前冲去!

      受了刺激的树根带着麻九婉红两⺩人疯狂地旋转起来!Ᾰ

      啪!

      小琴撞到了麻九婉红的身上。

      缠着麻九的一枝树根突然放开麻九,缠向了小琴。

      还没等小琴反应过来呢,长长柔软的树根就将小琴捆了个结实,吊在了麻九婉红的身边。

      頴 由于树根缠着小琴的腰部,有点偏촾下,被吊起的小琴有꾰点大头朝下,小琴伸出双手,搂住了麻九。 Ӎ 蛈 ꝕ三人抱成一团殦,静砞静地悬在空中,三人头挨头,脚挨脚,很和谐。

      一个树ɴ根空中栽,

      老虎紫貂钻入怀。

      问君哪有忧伤事,

      悬在空中下不来。

      通道里出奇的安静,潮湿依旧῁,辣香ؠ依旧,朦胧依旧,心情不依旧。

      有人蝃浪花滚滚,有人波涛汹涌,有人阳光明媚。

      酸甜苦辣咸。

      似乎瞬间经历了一生。

      숵 美好是瞬间的,也是永恒的。 튁

      大红蜡烛静静燃烧着,液蜡翻滚,蜡焰轻舞,烛花开放。

      一只小老鼠轻轻地从黑暗里走出,又轻轻地融入了黑暗,对于这ꌧ只老鼠来说,光캫明是瞬间的,黑暗是永恒的。

      一只颠倒黑白的嵷老鼠。

      “睡着了吗?两位美女。”

      톚 “这种神仙的生活还不习惯,一点困意也没有。”ꐯ婉红喃喃的说道。

      “是啊!高处难眠呐!比翼齐飞的感觉让人兴奋,睡不着!”

      ͑ “咱们怎么办?不能这样总躺着呀?”

      “躺着挺好的,我一个小乞丐,满足了。”

      픜 䁓“躺着挺릢舒服的,好吃不过饺子,好受不如倒着。”

      “再躺着的话,这里就是咱们的坟墓了,你们不懂吗?㓷”

      “人活一世,草木一秋,快快乐乐,别无所求!”婉红朗声㦪说道。

      “人生一世,真情二字,流星一闪,光芒耀眼!”븮小琴也大放厥词。

      麻九无语了。

      生命重要,有些쎷东西比生命更重要。

      挍这两位女子,可真不一般,这种牺牲精神,足以感天动賟地了。

      三人重新㞗陷入了沉默。

      幸福的沉默!

      伟大的沉默!

      纯洁❝的沉默!

      高尚的沉默!

      无私的沉默!

      钾 大红蜡烛就要燃烧殆尽了,蜡烛火焰突然变得高大起来,明亮起来,这是쎝生命最后的光辉誏。

      䢮 蜡烛熄灭了!

      一片黑暗,一片静谧,一片温情,一片甜蜜。

      麻九的胳膊刺挠起来,跟蚊子叮过了一样难受,他轻轻移动手腕,隔着树根抓挠着痒处。

      咔咔咔,咔隳咔咔···

      突然,紧紧缠绕着麻九胳膊的树根松动了,再挠,树根居然ꀽ松开了麻九的胳膊!

      一丝灵感迅速掠过麻九的脑海。

      原来树根怕㼍挠!

      麻九一阵兴奋!

      霯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

      麻九伸手朝缠绕自己的树根挠去。 㴑

      ᠿ 几枝树根都松开了麻九,麻九缓慢落在了地上。

      “你干什ᴮ么,干什么?”㳋小琴感到麻九离开了自己的怀抱,有些抱怨。

      “你干啥呢?麻九。”婉红也发问。

      “干啥?我在给你们松绑!”麻九边说边摸黑朝小琴身上的树根挠去。

      小琴被麻九解救了下来,随后,婉红也被격解救了下来。

      “树根怕挠?”小琴问麻九。

      麻九咔咔挠树늡根的声音特别妿刺耳,况且ꮺ小琴能够感觉到树根的振动。

      “那还用问吗?我还挠了几下呢!一挠它就松开了!”婉红说道。

      ὔ “还是姐姐聪明!”小琴夸奖婉红。

      “我是效仿一下,其实,是傻子聪明!”

      哈ੜ哈哈·၊·····

      两位美女一阵大笑。

      ࿃ 麻九在小琴身上摸到剩З余的蜡烛,掏出火镰,点着了大红蜡烛。

      几人在地上找到自己的兵器,麻九在前,两个美女跟ጃ在后面,几人迅速朝通道里边走去。

      前途是未知的,但,大家的脚步却是坚定的。

      走了有一箭之地,脚下不那么泥泞了,刺鼻的辣味也消失了,通道变得干燥起来,砖壁也规整了不少,寒意依旧。

      又走了有半里地,通道到尽头了!

      三扇石߉门呈现在ᙖ麻九几人︘的眼前,一扇正对着通道,一扇在通道的左边砖壁上,一扇在通道右边砖壁上。

      三扇石门大小一样,都比咱们现在普通居家的屋门略大一些,石门没有把手,也没有门环,看不出如何开启붎。

      每扇石门上都雕刻着一只两尺多长的大鲤鱼,鲤鱼头朝上,尾巴朝下,圆蹋圆鼓鼓的眼睛,张着大大的嘴巴,尾巴略微弯曲,呈现摆动状,鱼鳞高低起伏,片片犹如树叶。

      麻九几人高举大红蜡烛,仔仔细뗅细웺观察着。

      一扇,一扇,又一扇。

      一遍,一遍,又一遍。

      “两䪥位美女,哪扇门能出去呀?”

      ᙮“哪扇门通地面,哪扇门能出去!”小琴说道。

      덜 “废话!”麻九斥脈责小琴。

      “哪扇门后面有通道,哪扇门能出去!”婉红说道。

      “废话!不过···我有点思路了!”

      “什么思路?”两位美女齐声发问,她们的眼睛瞪得圆圆的,嘴巴张得大大的,跟石门上的石鱼表情一样。

      “你俩有这样的生活经验没有,如果你走路的时候,走到了地下是空洞的地方,脚步声有什ⲿ么不同吗?”

      “走到地下空洞的地方,脚步声就变得嘭嘭嘭的,跟原来䱞的就不一样了,就像敲响了地鼓!”小琴抢先回答。 ๣

      “这就对趃了呗!如果哪扇门是生门,能够出去,它后面一定是空的······隚”

      麻九还没有把话说完呢,覽小琴婉红几乎同时跳牬了起来,小琴奔向了中间那扇门,婉红奔向了右边的石门!

      咣咣咣!咣咣咣!싥······

      ల 两人同时朝石门踹去!

      螕 通道里雷声轰鸣,震耳欲聋!

      “停!停!停!”麻九大喊。

       两人停止了疯狂的动作,坔都杖转身瞅着麻九。

      “哪扇门是空的呀?”麻九问两位美女。

      “没听出来呀!声音听着虩都差不多。”婉红说道。

      小琴点点头,看来,她的感觉和婉红一样。

      “你俩这么同时乱踹当然襥不行了,这样吧,你俩退后几步,找到距离三扇门同样远的地方站定,把耳朵都直棱起来,我用同样大小的脚力,踹三扇门的同一个位置,每扇门踹三下,你俩比较一下,估廓计就有结果了。好吗?”

      “不好不坏!”

      “不坏不好!”

      美女很调皮。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