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rb日我

      追踪而来的王凯他们,再一个混乱的的场景中陷入了困局,他们一边分析事件起因,一边派出兵士跟着马蹄印而去,想知道那些分成多股的痕迹最后有什么结局。

      在这之后,追踪的唐朝兵士足足耗费了近半个时辰,才陆续回到了王凯身边,将他们观察到的东西禀报了上来。 薟

      “禀王朗将,属ఌ下追踪的马᨞蹄印在远处停了下来,之后又绕行到了另一个方向,跟第二股马蹄印汇合了”

      ṷ先是一个兵士,他跳下马背,抱拳禀报。

      王凯当时즹为了方便,在发现绕行的阿拉伯骑兵有分成四组离开之后,就依次为这些离开的骑兵做了编号,也是为了之后好判断。

      “第二股?”

      听到汇报后,王凯扶着下颚,接着在问道:

      钛“然后呢?”

      又是一个兵士,他接上了话:

      “我就是追着第二股马蹄印去的人,最后发现瀃他们也停留了一下,跟第一股汇合后,又追上了第三股”

      目光移动,王凯看向了另一个兵士。

      不需要提醒,这个兵士在王凯的目光下呈报,道:

      “我发的第三股也是在一处停熤了下雗来,之后又与他们两追踪的马蹄印汇合到了一起,唯独不同的是,他们在前行了一段距离之后集体停在原地,又跟另外两股汇合,然后才向着东南面而去”

      听到这,王凯思考中说道:

      “又汇合了?”

      在王凯思考的,另一个兵士抱拳禀报:

      “除了这些,第三股马蹄印最后停留的地点似乎发生了战斗,我们还在那找到了马匹残留的肢骸”

      听捞到这话,王⍄凯两眼圆瞪,两字脱口而出。

      “什么?”

      没有犹豫,他再次说道:

      “在那里,带我过去看看”

      声音随即高亢,显然这突然出现的情况引起了王凯的注意力,使得他想立刻出现在所谓的战斗点,希望能ꪮ看出些当时发生的情况。

      “诺!”

      퀡 点头应许,这名兵士翻身上马在前引路ꉟ,带着王凯奔向了他发现战斗的地方。

      这种事情,聂军ᢜ也不愿意错过,领着大队人马一起跟了上焎去,陪同在王凯左右。

      片刻,心急火燎的王凯到达了事发地点,在指引下看到了马匹仅有的残肢。

      从残缺ℸ的毛发中,王凯发现那是一匹黑色的马,此时的它只剩下为数不多的残骨裸露在地面上,布满了野兽啃咬过的痕迹。

      接着王凯的目光移动,仔➧细的看科了看遗留的马蹄印,然后长出了一口气。

      “还好,只是死了一匹马” 唽

      就在这时候,王凯突然又跳下了马背,三两步向前,从地上捡起了一块破烂的黑布,拿在手中打量起来。

      他一连串奇怪的举动让聂军侧目,带着疑惑问道:

      “恩师,发现什么了”

      聂說军也赶紧跳下马背,来到了王凯身边,好奇的盯着他手中的̇黑布看了看,没有看出驧什么问题来。

      没有回答聂军,打量黑布的王凯再一次移动目℄光쯀,蹲在在地上寻找着什么东西。

      最后,他从地上捻起了一根干草,转动着在手中看了半天,站了起来。

      哈哈~~~~~~

      狂笑,王凯爽朗的声音震耳欲聋。 ⛖

      “原来如此,我终于明白了”

      笑到最后,王凯眼角有泪光,全身颤抖不止。

      “这是你想⪄到的脱身手段吗,估计阿絭拉︆伯人当时就被你气疯了”

      看着手中的两样东西,王凯感叹连连,久久没有从这两件东西身上移开目光。

      “怎么了恩师,你发现什么了”

      聂军站在一边㨳,疑惑的看着王凯。

      饶有兴致,王凯龜貌似心情很好的样子,晃动着黑布与干草问道:

      炍“干草,黑布,一匹马,这三样东西聂腰郎能想到什么”

      摇了摇头,聂军回话:

      “学生愚钝,还请恩师指教”

      王凯嘟步,慢慢说到:

      “好好想想,这干草是什么,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他将干草抛出,聂军顺手接下打量了起来,在地上扫视后说到:

      㫏“这应该是马吃的草料,有人专门为这匹马准备的?”

      聂军蚄能看出,他手中的干草与这环境格格不入,显然不是土生土长的植物,倒很像是从远处带来的草料,所以他的解释也说得通。

      栬 但是王凯摇了摇头说道:

      “你只猜出了它的㏯出恊处,却没想到它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请恩师明鉴”

      有这个超水平的老师,聂军当然会抓住每一个机会,能从王凯嘴中听到细致的分析,本身就是一种学习。

      “好吧!”

      点了点头,知道聂军心思的王凯反问道:쪞

      “聂郎,你当年在军䉥营中,训练砍杀的道具是什么?”

      这件事聂军当然不会忘,当即回答到:

      “草人!”

      听浰到回答的王凯微笑的盯着ຜ聂军,他没有再说什么,目的就是希望聂军自己能反应过来,这样他才能学到真正的东西。

      片刻之后,聂军灵光一闪,像是打了一个机灵一样反应到:

      “原来如此,这样就能解释阿拉伯人为什么要分成六股人马,追向不同的方向”

      欣慰的目光,王凯对于这个学生还是相当满意的。

      “说说看”

      长出一口气,聂军䌢肯定的说꣑道:

      “阿拉伯人中了仇天魁分而治之,调虎离山的计谋”

      很满意,王凯差一点就想抚掌配赞㊢叹,但作为人师的矜持让他止住了这种想法,反而再次说到: 膀

      “说说看⎉你的想法”

      聂军把弄着干草,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댓阿拉伯人为什么会围困那百৛多号人马学生依然不知道,但学生知道仇天魁当时肯定在场”

      先是陈诉,接着聂军再说道:

      “낕当时的情况应该是,阿拉伯人围困仇天魁,仇天魁就将计就计,玩了出以假乱真,ⲓ用了五个假人分化了阿拉伯人,然后自己藏在假人中,来了个金蝉脱壳,逃了出噐去”

      “ᑑ很好,我很欣赏你的应变能力”

      王凯ጕ拍了拍聂军肩膀,然后再说道:

      嫾“但还是有所不足,实际通过干草,黑布,马匹我们还能看出很多事”

      聂뽟军抱拳,静听王凯指教。

      “在马匹上我们能看出仇天䏲魁跟那百多号人应该认识,说不定关系还不错,要不然事发时人家可以直接让他离开,不会牺牲自己的财物帮助仇天魁”

      “这样一来也能解释阿拉伯人跟他们发生冲突原因,那就是仇天魁可能托这些人保护了自己一段路,那些阿拉伯人生怕他们就这样궘一直走下去,所以才主动现身,逼走了仇天魁”

      讲到这,王凯又拿着黑布ɋ在手中晃了晃。

      “而这黑布说明了另外一件事,那就是仇天魁离开的时间一定在黑夜,绝对不是白天,要不然黑布蒙着的草人怎么可能骗过阿拉伯人,他们又不是瞎子,大白天还分不清真人跟假人的区别”

      最后,王凯在聂军恍然大悟的眼光中重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聂郎,你要学的还很多,路还很长旇那”

      聂军抱拳低头,神情兴奋,王凯的话暗示着会好好教导他这个学生。

      “诺!”

      ﶹ翻身上马,立于马背的王凯问道:

      “聂郎,你分析一下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낽“不出意外,阿拉伯人最后会汇合在一起离开,而他们离开的方向就是仇天魁走的路”

      果不其然,随后传过来的消息证实了聂俊的想法,鹙另外还有两股跟大部队汇合,只有一股远离了事发地。

      而在这之后,汇合的阿拉伯人也追向了那单独的一股,消失在了事发地。

      ꫩ 同时,一直追踪波斯人马蹄印的唐军也传来的消息,他们最后显示的足迹也是向着远处而去的,方向直指东南面。

      有了确切的方向,王凯率领着唐军再一次出发,他们兵分两路,想看看追到最后能发现些什么,有什么样的结果。

      之后没多久,两路唐军集合在了一起,也就说明仇天魁跟波斯人也汇合到了一起。

      䚏 接着,他们再一次停留,被眼前的场景吸引。

      手指刨动了地面,跳下马背的王凯抠出一块残骨,在手中看了看。

      “这里也有”

      聂俊手中已经捧了一堆大小不一的骨头,有些像人类的肋骨ᬫ,弯曲狭小,有些像兽类的腿骨,粗壮饱满~~。

      “这地方到处都是这样的骨头”

      拿着这些骨头,聂军走到了王凯面前。

      짂 暸 不但是他,还有很多兵士也收集到了残骨,在这些残骨中居然还发现了人类的蒹头盖骨,不过它被野兽帒啃咬过,要仔细分辨才能看出大致的轮廓。

      “这里应该发生了一场惨烈的战斗,死了很多人跟马”

      王凯丢掉手中的残骨,表情严肃的站在了原地。

      聂军看着手中的,片刻之后自言道:

      ”难道与波斯人汇合之后킕,仇天魁在逼不得已的情况下,跟追上来的阿拉伯人在这里大打出手过?”

      再一次陷入了困䙛局,随着聂军合乎情理的猜测,王凯不由得攥紧了拳头,牙齿咕咕作响。

      힇与此同￟时,王凯身上还流出了一种凶恶到极致的煞气,就连펗熟悉他的聂军都没见过这样的王凯,一瞬间让他感觉鎻正面对着一椮只暴怒的魔兽,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

      “恩师怎么了ڇ,突然像是变了一人一样”

      这样的王凯让聂军心生畏惧,不由得在心中猜测。

      “难道是因为仇天魁?他两到底闬是什么关系”

      他想到了关键点,这一路走来王凯都没有露出这种气息过,唯独到了这里,看到了仇天魁极ᙚ有可能与阿拉伯人打了一场生死战才出现了变化,让聂军本能的想到了仇天魁身上。

      “禀王朗将,聂校尉,我在远处的灌木中发现了我们的人留下的标记,旁面还有专用的暗文” 꼲

      就在聂军困惑时,因为畏惧王凯的气息不知道接下该怎么办时,一个查探周围的兵士及时的出现在他们面前,带来了打破僵局的消息。

      这消息到来时,也说明了早先派出去的两位斥候安然无恙,间接说明他们两还一直遵循着命令,死死地咬在了阿拉伯人身后。

      “密文?在那?带我过去看”

      同时,这消息的到来,也让王凯收೹回了那恐怖的气息,让聂军心中一轻,犹如拨开乌云见日出的劙感觉,默默地大赞来的太及时了。

      然后,銎王凯随着引路的兵士,终于看到了ᅇ留在树上的标记。

      而那密文,被那两位斥候刻在了一块石头上,背面朝上的靠在了标记下面,就放在树根位置ӛ。

      “东南面!”

      王ꔏ凯低着身子,看懂了标记,明明只有是一个简单的符号,却说明了那两个斥候离开的方向。

      接着王凯目光移动,拿起了石块,默倫默地盯在上面。

      片刻之后,王凯再一次露出了笑容,最后甚至还笑出了声音,心情再一次好了起来。

      看着恩师的一刻三变,这让聂军似乎抓住了某些东西,觉得刚刚王凯睄的样子绝对是因为仇天魁的关系,裣不由得在心中嘀咕道:

       “恩师绝对跟仇天魁关系匪팓浅,难道他两~~≧”

      有想法,但聂军没有再猜下去,精明的他明白卖有些事最好在心底装作不知道。

      所以聂军装作浑然不知的样子,张口询问道:

      “怎么了,恩师!”

      没有回答,王凯直接将石头递了出去,让聂军自己看。

      ҥ这密文聂军同样精通,毕竟这是他直属部下专门为他留的,而他又是从王凯那里学来的,所以这两人都能看懂密文的内՞容。

      ⣱ “三日前的午夜,仇天魁在这里与一队阿拉伯骑兵发生遭遇战,战斗结果是阿拉伯骑兵全军阵亡,仇天魁平安脱逃,属下将继续追踪”

      翻译着密文,聂军将大概内容读了出来。

      帅这密文也让他明白,王凯的变化果然是仇天魁引起的,只要这个仇天魁安全,王凯的表现就很正常,与之相反,要是仇天魁有一丁点的不安就会引发王凯暴怒。

      这一切的反应,又让聂军理解王凯为什么会独自追上来,在一开始就将整件事隐瞒了下来。

      但聂军毅然决定将这个发现深埋在心中,쬑那怕带进棺材也绝不向任何人透露,这一切都是因为王凯是聂军的知遇,是他最敬畏,最崇拜的男人,没有之二。

      “出发,向着东南边前进,去看一场好戏”

      就在这时候,心情大好的王凯看着远处,转身走向了自己的战马。

      “诺!”

      回答时,聂军的目光看着王凯的背影,默默的说了一句:

      “无论发生什䆘么事,学生都会追随你到天涯海角”

      此时的聂军不再胡思乱想,他只想紧跟旇着这个男人的脚步,追随在这个传奇男人的身边,绝不回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