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岁月之活色生香完整小说下载

      王凯安静的坐在石头上,远远看着喀拉湖的湖面,星光撒下时,能看到波光粼粼的弲景象。

      白天发生的事,陆陆续续传进了王凯耳中。

      巴丝玛发生了人命案,盯梢的鐅对象齐三响,杀了艾则孜手下沙依⑆然一共五人,随后齐三响趁着混乱,消失在了巴丝玛,也摆脱筬了斥候的监视。

      这不是一个好消息,王凯想弄死齐三响,结果让他给跑了。

      就在这时候,一斥候气喘吁吁的跑了回来,抱拳汇报道:“王郎将,벪巴丝玛又发生了战斗!”籈

      王凯刷的一下站了起来,问道:“谁跟谁,具体情况怎么样?”

      这斥候喘了一口气,道:“是颜西北跟那拨不明身份的㠬人!”

      “就在㹞天黑的时候,我们暗中监视对象突然被颜西北率领人包围,他们双方打了一场短促的战斗,颜西北一口气攻破了那些人的隐蔽点”

      “而且!”

      “我们也丢失了监视对象的具体情况,暂时不知道他们是不是都死了,又或则被颜西北俘虏了”侮

      斥候说的是达旦这些吐蕃人,Ꙥ尽管白天的事对斥候有一定影响,颜西北的提前清场也阻碍了斥候的近距离监视,但战斗的动䌬静依挄然被斥候得知。

      王凯来回走动,巴丝玛一连两场战斗,都关系到阳颜西北,同时,似乎也关系到马家帮与第四拨人。

      “颜西北为什么袭击那些人?难道是他发现了什么?”王凯嘀咕着ꢕ。

      “那些人接触过马家帮,马家帮杀了艾则孜的人,艾则孜现在在为颜西北做事,难道是颜西北在为自己人寻仇吗?”

      彼此一逫连贯的关系,就像链条的锁扣一样结合在一起,环环相扣,如此,很多事表面上看似无关,确又有巨珅大的因果关系。同时,这种环环相扣的局面,只要不能洞悉深层次的原因瑗,就会被凌乱的复杂关系误导。

      王凯无法轻易下结论,他一时也无法捋清个中缘由,看不懂颜西北的真正动机。

      䮈 “看来,一切的关键都只能见一次聂朗才知道了,如此我才能弄明白马家帮是不是跟那些人有关系,如此我才能判断出颜西北是不是在清除阻碍他⮶行动的人”王凯道。

      旋即,王凯叫来了与聂军接头的人,问道:“೿聂朗那边怎么样?”

      接头人抱拳回道:“聂校尉已经回复过了,他今晚会灌醉马家帮的其他人,等到深夜的时候悄悄出现”

      自从第一次接头之后,聂军仔细想了一下目前的情况,现在他被人针对,又跟马家帮其他当家的住在一起,想要在普通情况下与接头人见面的几会微乎其微。 嫈

      칿旋即,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被聂军想到,他会找个理由让大家举行一次宴会,然后在宴会上用酒灌倒所有人,然后再偷偷潜出来见面。

      娣 此时。

      马家帮䑄内部如期举行着宴会,表面的发起人是博尔忽,实际是聂军怂恿了博尔忽,大概理由就是为大家壮壮气势,也庆祝一下齐三响在巴丝玛击杀沙依然的事。

      博尔忽对此毫无怀疑,他对聂军有不错的印象,于是,宴会顺利举行,而聂军也在宴会中与人交杯推盏,实际是在不停劝酒。

      随着时间慢走。

      ㏰ 等梋仇天魁他们吃过了晚饭,时间也来到了戌时结尾,天空已经完全黑掉胶,朦胧꽶的夜晚也给南村披上了一层薄纱。

      阿托路走在无人的羊肠小道上哢,视线远处就是阿依努尔家,阿托路嘴角露出了冷笑,脚步加快了一点。

      齐三响也看了一下天色,认为时ꠁ机已到,于是带着两个马풰匪手下랁,鬼祟的潜入到了南村里面。

       齐ᷢ三响三人犹如黑夜的夜魅,游走在无人能察觉的黑暗角落,逐家逐户的查探。他们或趴在墙上仔细打量,或侧耳倾听房里的动静,或抽动鼻息闻气味,待到确定仇天魁他们没在这之后,然后ᚉ再向下一家移动。

      齐三响再找与仇天魁有关的线索,打量,倾听都是为了看这户人家有什么人在活动,闻气味是因为马匹这种牲畜都有自己的味道,如쌿果有马匹留下的气味,他们就会格外注意这户人家。

      同时,颜西北的手下也从另一边潜进了南村,这次他们来的是三个人,而且目标明确的直奔阿迪糢里家。

      颜西北뿦解决达旦他们之后,自认为扫除了身边的隐患,这一次将会是他最后一ᚿ次监视仇天魁他们,顺便看看马家帮是不是也发现了仇天魁等人,如果没有马家帮搅局,下一次颜西北就会找机会动手。

      就在这时候,阿迪里家的大门打开,那拉提从屋里走了出来。

      “今晚真要回去吗?”阿迪㌲里道,众人都跟了出来。

      那拉提点了点头,道:“是的!”

      “我住在这里也不会在有什么发现,倒不如回到巴丝玛的客栈,荬说不定还能为大家打听到一些喇有用的东西”

      ᳈仇天魁看了一下天空,虽然夜色朦胧,但在星光下小路也像是一条弯折的白线,并不妨碍夜行,于是仇蓉天魁想了一下,那拉提的话很在理,道:“那就麻烦了,巴丝玛也的确需要一个人帮我们看着,免得敌人有动静我们轚都不知道”

       “那我就送一下老爹!”阿迪里道,这段时间发生了很多事멥,他不放心那拉提独自走夜路。

      孟天浩点头道:“如ؽ此也好,路上相互有个伴,实在不行阿迪里也住在巴丝玛,等到明天再回来”

      旋即,彼此告别,那拉提与阿迪里摸着夜色赶往巴丝玛,仇天魁等人回햃到ـ了屋ꎦ里,关上了门。

      半柱香后。(一炷香是半个时辰,一⪽盏茶是十分钟,也有十四点四分钟一说,一柱香是五分钟,另外六弹指是一分钟,一弹指是十刹那,一刹那是一秒)

      那拉提与阿迪里正走在路上,颜西北的人就发现了他们两人,于是,颜西北的人连忙隐入黑暗스,躲开了那拉提与阿迪里。

      这次相遇惊出这三人一身冷汗,☲他们差一点就会被那拉提看见,但还好,他们都是经过专业训练的人,能提前预知,提前感知,提前做出正确的反应,所以他们有惊无险렿的避开了那拉提两人的视线。

      待到那拉提与阿迪里走过之后,他们三荓人才松了一口气,相互疑问了一下枖为什么村民这么晚还出门,一无所获后又继续上路。

      另一边,阿托路正站在阿依努尔家院墙外,他看了看周围,这才偷偷摸摸爬上院墙,看向了阿依努尔的房间。只见窗户上一片漆黑,院里静悄ᝨ悄,显然阿依努尔已经熄灯,并没有主动出现。

      阿托路舔了舔嘴唇,并不在意,他邪魅一笑,然后双臂用力一撑,无声的落在了院子里。

      旋即,阿托路轻轻走쟄到窗户边,伸手敲了敲。

      “谁!”阿依努尔的声音传出。

      阿托路贴着窗户,低声道:“出캭来,我来见你了!”

      阿依努尔安静了下来,黑暗中无人知챰道她心里正在剧烈的挣扎着,阿托路也不急,他安静的等待着,相信阿依努尔一定会主动现身。

      这份安静持续了六弹指的时间,窗户被打开了一道缝隙,阿依努尔异常紧张的从窗户里看着ጌ阿托ຉ路。

      “走吧,找个地方好好谈谈!”阿托路向后退了一步,头向外摇了一下说道。

      阿依努尔紧咬嘴唇,呼吸异常急促,她看了一下阿爸的方向㼔,似乎想叫醒阿爸,但是,极度的恐惧最终阻止了阿依努尔这样做,她轻轻的打开了窗户翻了出去。

      院门被打开,几乎没有声音,也没有惊醒屋藖里熟睡的人,阿依努尔最后看了一下自己的家,紧抓着袖口,跟着阿托路走了出퉭去。

      弯弯曲曲的一段路,阿托路双手枕头,⌶得意洋洋的走在前面,阿依努尔脑海一片空白,双目空洞的看着白色的道路,这路正在星光下反射着惨白的光,如同阿依㶭努尔的心一样。

      槊 “到了,进去吧!”正在阿依努尔走神的时候,阿托路道。

      阿依努尔抬头看了一下,她知道,这破败的房子是阿托路的家。

      看着阿托路走进这间房,阿依努尔犹豫了,她惶恐不安,视线中似乎又看到了水鬼的船房,那个让她遍体鳞伤的魔巢正在向她招手。

      阿托路见阿依努尔站着不动,顿时非常不悦,语气不善的说道:“愣着干嘛,要我请你吗?”

      阿依努尔全身颤抖了一下,咬了咬银牙,⒗像个木头人一样走了进去。

      破烂的屋里,杂草丛生,地上有打碎的碗,还有一张腐朽的木床放在角落边,只能看到大概的轮廓。

      跪阿托路一屁股坐在草堆上,聊有兴致的看了看阿依엂努尔,阿依努尔低着头,紧张的抓着衣袖,一言不发。

      “过来,坐桔在我身边!”阿托路躺在草堆上,邪笑道。

      阿依努尔看了看阿托路的位置,ᙱ一种悲哀的情绪弥漫,她看到了阿ᗘ托路的样子,猜到了阿托路想做什么。

      阿依努尔眼眶中泪花打转,她不想过去,站着一动不动。

      见样,阿托路冷쁒哼了一下,道:“张胆子了是吧!居然敢违抗我的话了”

      십 “我叫你过来没听见吗?”

      阿依努尔泪水滴落,依然低头站着一动不动。

      阿托路真的怒了,他享受着阿依努尔的绝对服从,认为阿依努尔不敢反抗,但是,阿큀依努尔被人救出来之后,居然敢无视他的命令,这让阿托路脸上火辣,觉得自己的尊严被挑战了。

      阿托路厉声道:“看来你的胆子的确变大了!”

      “我在最后给你一次机会,自己把衣服脱光,给我爬过来,要不然我就在你另外一边脸上,再留下一个永远不会消失的烙印”

      阿托路已经忘了自己该做的事悐,他现在怒火攻心,只想让阿依努尔屈搨服,让阿依努尔再也不敢反抗。

      哽咽声楏,阿依努尔矛盾心理被逼到极限,一边是对阿托路的恐惧,让她忍不住想服从,一边是心中那微弱的火光在燃烧,想反抗自己的命运。

      就在这时候,乌依古尔«那一番话在阿依努尔脑海中响起:“휒是踌躇不前,还是勇往直前,我选择了,黛绮丝也选择了,我的弟子也选择了,现在机会摆在你们面前,该你们两选择了”

      这话响起时,阿依努尔想起了乌依古尔那坚毅的背影,感受到那绝不向恶势力斴低头的决心。

      乌依古尔那背影是如此的高大,极具感染力,阿依努尔一下午都在犹豫不决,뗨恐惧的她也想像乌依古尔一徱样,为自己的璚命运做一次决定,斩断自己噩运。

      “我,我,我能做到吗!” 晶

      “我也能像你一样勇敢吗?”

      一场极限的心里斗争,阿依努尔满含泪水,喃喃自语,没人能像她现在这样痛苦。

      顺从,永远被奴隶,但不会死!

      反抗,打破束缚自己的囚笼,但会面对死亡!

      这抉择实在太痛苦了,实闥在太难了。

      阿托路见阿依努尔依然不为所动,他失去了耐心站了起来,挽起衣袖,恶狠狠的说道:

      “臭ᮗ女人,看来不好好收拾你一顿,你是不会老翤实了,既然如此,老子今天就打到你跪地求饶为止”

      阿Ꝥ托路的行为成了压垮阿依努尔最后的稻草,一想到阿托路那恶魔一般的手段,ᤶ阿依努尔就往后退怯,惊恐펺的重复道: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阿托路已经伸出了手鍛,他想抓住阿依努尔的头发,绝对饶不了阿依努尔,阿托路道:“过来又怎么样?”

      “老子今天晚上不治你个服服帖帖,你就不会ퟤ知䡗道老子的手段”

      “请给我勇气吧!”阿依努尔知道已经在劫难逃,她在心中最后祈祷了一次。

      旋即,阿깂依努尔从衣袖中掏出了匕首,紧握着对准了阿托路,用尽全身力气歇斯底里的叫道。

      “啊!”

      엳“我跟你拼了!”

       这是阿依努尔勇气的呐喊,是她为了打破樊笼做出的努力,也是她向命运说不的拼搏。

      这声音在夜晚是如此响亮,整个南村的人都听到了阿依努尔墦的呐喊。

      阿托路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地步,他看着颤抖的阿锣依努尔,看着她一边哭泣,一边用匕首指着自己,怒吼道:䱂“臭女人,你还真敢!ꉃ”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