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社区

      不过这次柳若欢遇袭的事已经毟在城里城外闹得沸累沸扬扬。

      城卫在金陵郊外增设了许多关卡,连近些天前往金陵的商贾路人都少了一半。

      “对了,我爹娘和姐姐,怎么神头不见龙尾,这两日回府也没看到过她们人﫴影。”

      柳若欢倒不是쮻真的挂记这些亲人,因为他毕竟没₇有与之‱生活接触的实感,只是觉得有些纳闷。

      自己回忆中和父母᠃姐姐都算亲近宠爱,如今出了事情居然只有一个管家前来探望,着实有些说不过去,有点让人心寒。

      “这不怪太太和老爷,是近魻些日子外面出了些事情……”

      绛莺说到这里像是想到了什么,声音戛肦然而止,闭口不言。

      柳若欢留意到她神色不对,就追问了几句。

      谁料到绛莺神色욆更慌。

      “到底出了何事,我父母和姐姐这两孫天连面都不露,若是失踪了我告到府衙寻人䳍总成了吧。”

      绛莺见实在是拗不过他,只好透露了一个惊天消息。

      “少爷别急,我说就是了。”绛莺咬了咬嘴唇,随后下定决心⫈说道:“묔前些日子户部丢了赈灾的银两,朝廷此时正向金陵户部追责,太太是主뫪事人,攍现下被抓进了刑部大牢……”

      “老爷这两天寻遍了金陵城的权贵和应天府的大员们,都无人愿意帮忙备。”

      绛莺犹锠豫了一下磛,继续说道:“外面都在传柳家快倒了,我在想,要不要安排公子再回一趟洍苏州老家,先避避风头。”

      쐛柳若欢听完后错愕,他没想到自己回老家一趟,家里居然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俗话说,覆巢之下无完卵,一岸时之间쏬他也跟着心急了起来,想打听一下녥详细情况。

      끷纍 “那些银子是怎么丢的?”

      “具体的不大清楚,管家应该知道详情,我驨只听是部分混进城的流民所为。”

      听到这答案,柳若欢在䁒心中感慨,流民,又是Ꚍ流民!

      自己刚穿越过来,和流民还真是有不解之缘。

      随后绛莺便慌慌忙忙找贂了똷借口告退了,这梱让他心中的担忧更胜。 ᔒ

      鶁门外的脚步声远去没一会儿,就再度传来砰砰砰的敲门声,这声音微小,却特態别急促。

      柳若欢屁股还没坐热,㋓就回到了门前,打开屋门뱝说道:“᝟绛莺,又有什么事……”

      这话说到一半他停住了嘴,门外站着的不是绛莺,而是另一名与⧾他同龄的少女。

      ꈞ少女穿着碧绿色的翠烟衫,下ꓩ面罩着水仙花⛽图案般的百褶裙,有着一张圆圆蜢的鹅蛋脸,眼珠子黑漆漆的。

      看到柳若欢开门␞后,少女两颊微微ㄯ泛红,催促道:“呆子,傻愣着作甚,햿快帻放我进去。”

      柳若欢一脸懵逼的放她进了鯂屋子,这才记起这少女是谁。

      ⑜她叫夏芷殗珊,是苏州富商夏若海的次女,家族主营染布⠗,郞更是苏州商会举足轻重的一员。

      而柳夏两家素来都有秦晋之好传统,所以在二人还未出世的时候,就有了口头上的璖婚约。

      柳若欢自小被养在吴县,被奶奶带大,所以幼时二人也时常见面。

      只是║后来随着柳家家主柳兰陼梦逐年高升,走出了苏州,便有些嫌弃夏家商人的身份,配不上自己士族的名声,再加上当初未立字据,就闭口不谈此事了。

      ﴚ ㍨这一出弄的两家的关系都有滰些僵,但私下里,孩子之间的私交并未受到影响。

      夏芷珊不仅对他的事情上心,一听到他遇袭的事镧情,急急忙忙从金陵周边的布庄赶了过来。

      柳若欢注意到她璎绿色的绣鞋,也沾染了不少泥土,想来是没走正门,而是从后门小道进来的。

      䗑夏芷珊狇进来检查쨟了门屋的窗纸,又把门闩重壸新插好,才和柳若欢面对面坐了下来。

      柳若欢偷偷瞄了几眼,心里像小鹿乱撞。

      拚 方才在外面,天黑看的没那么清楚,现下里趁着烛光明亮,发现她肤光胜雪,眉目如画,ᒊ是一位极为好看的美女。

      上辈子他可是从᥌没和这样漂亮堌的美女打过交道,心里顿时更虚岨了,坐在床上都感觉如坐针毡。

      述夏芷珊瞧他坐立不安的模样噗嗤一笑,笑完之后微微一愣,才想起可自己此行的正事,一脸关嶤切的说道。

      “柳郎……你家里出大事了,我听闻户部库银一ꭜ夜之间丢了八十万两,这都是准备运往京城的赈灾款,而上面追责下来,柳姨也难逃干系。”

      “八Ꝇ十……万ᡮ两?”

      柳若欢呆若꒼木鸡。

      要知道在寻常人家里,十两银子就是一家三口个把个月的开鷄销㚩,换算成现代起码得有个五六千红票子。

      綔 八十万两,他虽未细算,但放在前世恐怕得是上亿的资金规模了,更别提古代经济落后,生产能力低下。

      现在恰逢流民闹事,围了金陵洛阳两座城市,在这紧要关头把赈灾款丢了,不是逼那㑕些流民淤造反吗?

      “是呀,这事第二퐈天就传开了,柳姨就是为了平息民丕愤才被关䤱进去䷑的,只是找不回失银㕅,柳姨就要担䌭责……届时柳家要被抄家不说,家中女人要被流放,男眷还要被送往教坊司充倌人,在𤋮秦淮河上卖唱卖身。” 褉 桒

      夏芷珊㮹说到这,提到那种烟花柳巷,自己也有些不好意思。

      她看柳若欢的眼神有些奇怪,气的跺了跺小脚,急声辩箻解道:渍“是我姐告诉我的!我才没有去过那种地方。”㷖

      柳若欢急忙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我已经想了一个办法,뚜从外面买个奴才扮做是⫹你,你藏在马쫭车中与我一同前往无锡。你少时一直待在苏州,长大后就回了金陵,无锡城中一定无人识你,等时机合适我再把你娶回家里,改짐一髠个夏姓……”

      一口气说完之䫱后,夏芷珊满怀期待的望向柳若欢,“你看如뜉何?”

      柳若欢人傻了,你这哪是什么脱身之策,分明就是金屋藏娇嘛!

      只是没想到自己也有被藏的一天。

      虽然年龄不大,但夏芷珊相对于前世绝大多挷数同龄人,口齿伶俐,思维鳛清晰,算ૉ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怪不得之前回苏䪙州吴县的时候,偶有听过传言。

      说夏家的长女是个纨绔子弟,日日夜夜犬马声色不问家笷事,小她两岁的夏芷珊却展露商才,颇受宠爱。

      夏家家主对外谈生意的时候,也都是频频带夏芷珊露面,据闻也有些要传家的意思。

      “夏……”

      㠹 柳若欢刚刚喊了一个姓艬,却被她怒目圆瞪之下马上改了说法。 즛

      “芷珊,这事急不得,也行不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