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集评论>

      “人都死了,还新鲜?”

      柳若馨疑惑道。

      “不,我的意思是跟上次金如风案相比,这味道太新鲜了。”

      朱一品解释道。

      ɒ接着,他又道:“你们想想金如风布置的ࢰ现场,那里充满了浓重的狐ኯ狸臊味。可是到了这儿,却有一股淡淡的๿清香,犹如死者死前刚刚洗过澡一样。” 鼷

      “是有一点,仔细闻的话还是可澺以闻出来的。”

      林默用鼻子闻圿了闻,的确跟朱一品说的一样。

      “而且㙊我还发现在这门栓上有半根断掉的绳子,说明这个门肯定是从外面关上的,再用绳子把门关上,䌆这是典型的制造密室的杀人方法。”

      朱一品走到刚刚他们进来的那个门那里,指着门栓处断掉的绳子道。

      “不错,金如风可没有这么笨。”

      林默点头表示朱一品说的对,同时还损了一下这个杀人凶手。

      “那既然这뉽样,我们撤吧。”

      嬇 杨宇轩对林默和柳若馨建议道,说完就准备离开。

      “哎,等一下!人都死了,说走就走干嘛!”

      朱一品急忙拦住了准备离开的杨宇轩。

      蠘 “干嘛᭝?我只对卷轴和同舟会感兴趣,她死关我什么旅事?”

      杨宇轩冷声道。

      接着他对旁边的柳若馨和林默问道:“你们走吗?”

      “你不会也要走吧?”

      朱一品看着柳若馨问道。 晅

      “我只是负责追查同舟会,这事确实不归我管。”

      柳若馨答道。

      “那你呢?小默。”

      镳朱一品又看向林默问道。

      “我楩最近也接到一个案子,所以…”

      林默为难的说道。

      쇬 他不是骗朱一品的,他确实有个案子。䅃最近六扇门接到一起枯尸案,到目前为止都还没有线索,所以他得去看看。

      “哎!不是,眞说不定,说…说不癰定这女人和同舟会有关系呢?说不定她是我师父的另一个线人呢?”

      朱一品指着死在地上的素贞道힞。

      쯟 “再编?”

      杨宇轩冷黌声打断籝了朱一品。

      趱“行,走,全都走吧!我可告诉你们!万一一会儿我脑子里出现了卷轴的什么东西的话,别想我告诉你们!”

      朱一品见自己没㵵办法劝他们留下纵来폇,于額是用卷轴的内容对他们威胁道。

      鑬 “老朱,我确鎆实是真有事,让若馨和老杨留下来陪你吧,我先撤了☃!”

      ׺林默无奈的说道,说完就使着梯云纵走了。

      冱等林默走后,杨宇轩奇怪的看着朱一品道:

      “真是奇了怪了,平时有什么事就属你跑的最快,今天怎么突然间逞起英雄来了?”

      꽩“这不叫逞英雄い,这叫为了正义!” 堢

      朱一品大义凛然的说道,然后他又跑到素贞的尸体旁边,掀开她穿着的衣服。

      柳若馨和杨宇轩看着他脱人家衣服,不由的都瞪大了眼睛。

      “这就是你说的騺正义?”

      攝 杨宇轩抱着胳膊嘲讽道。

      “我说你这人能不能不要拿死者开玩笑,小心她晚上找你퓕。” 䏀

      朱一品一边掀着衣服,一边说道。

      杨宇轩被他这话吓得推后了几步,怒道:

      “我警告你!再乱说小心我杀了你!”

      “别说废话了,快说说你又发现了什么?”

      柳若馨雽不耐덵烦道。

      뵷“你们看这个尸体⼭,衣服怎么穿的那么奇怪?正常人是不会这么堹穿衣服的,睡衣和外套完全穿反了。”

      朱一品指着素贞탐身上的衣服道。

      “你的意思是这衣服曉是她死后有人给她穿上的?”

      柳若馨想了想,得出了这个结论。

      㲎“还有她眼角崩裂,应该是受到严重的打击在头部。你看她脖子背后的伤口,可能是在死后还受到过拖拽,最终可以镆得出这里可能不是喒第一现场。”

      朱一品继续分析道。

      “所以死者是被杀之后,被抛尸在这儿了?可是为什么勣不随处扔掉,反而拖到家里来玻?”

      柳若馨疑惑道,她实在想不通杀人凶๷手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也觉得很奇怪,你们看她头部受到了重大的打击,却没有明显的伤痕,不像是锤子或者木棒能够办到。”

      朱一品翻看着素贞的头部分析道。

      突然,他看见素贞头发上还残留着白色的颗粒,他刚准备放到嘴里尝㔳一下,就被柳若馨给拦住了。

      歫 ᗝ “喂!知不知道神农尝百草中毒身亡时说的最后一句话?”

      “什么话?”Ⱥ

      朱一品懵逼的看着柳若馨,不明白她干嘛突然⛲问他这㫊个。

      “不—要—乱—吃—东—西。”

      柳若馨一煌字一顿的说道。

      “咦!”

      朱一品吓得立马丢ﻨ掉了手里的白色颗粒,还不停的甩手,一副劫后余生的样子。 岟  “嗯?怎么会供奉文왵昌星呢?”

      ៈ在朱一品횫甩手的⡁时候,眼睛瞥正好到了角落里的神龛。

      杨宇轩走过去看着神龛疑惑道:“怎么哪里不对吗?”

      “一个女人,家里没有别的男人,不应该供奉文昌星啊!一般供文昌星的都是书生或者秀才之类的,她怎么会供文昌星呢?”

      朱一ঃ品奇怪䚶道。

      骘接着,他又在神龛面前的火盆里发现了一张未燃尽的纸,上面还留着一个讞“林”字。

      朱一品看着这神龛,又看着这纸,脑子里ђ飞速的想着怎么把这几件东西连在一起。

      ——

      儱 六扇门内,林默正皱着看着一具烧的干焦的尸体。

      “这是第几具枯尸了?”

      틛林默对站在他身后的卢思斯问道。

      ⱅ “报告大人,这是第三具枯尸了。”

      卢思斯答道。

      “第三具了㤆…有查到这三具枯尸的身份吗?ṯ”

      林默继续问䀦道。

      “请大人责罚,下官目前还没有查到关于三具枯尸的身份!”

      卢思斯听后立马单膝跪在他身后道。

      銜“行了,ꣵ我有责罚过你吗?带我去看看另外两具枯尸。”

      饣 ⚬ 林默摆手示意她起来,笑着说道。

      卢思斯应该算是六扇门唯一的迍特例,六扇门像“豺狼虎豹”,冷血等人都被林默责罚过,唯独卢思斯没有被林默责罚。 Ϯ

      其实并不是林默不责罚卢思斯,而是因为卢思斯的办事ᯓ能力都让他很放心,从讖来都没有说是失败过,所以卢思斯自然ཱི没有受到处罚。

      至于这次,林默自己也知道这件案子的复杂,让他去查一具枯尸的身份,他自己估计也查不出来,所以他也就没必要责罚卢思斯。

      “多谢大人!”

      藊 卢思斯感谢道,说完便㒞领着林默去了停放两具枯尸的地方。Ⲳ

      “大人,这就是另外两具枯㺡尸。”

      卢思斯指着这两个跟刚刚外面枯尸差不多样子尸体道。 න

      “你觉得怎样才能把人烧成这个样子?”

      林默对卢思斯唤问道。

      “下官认为凶手鎽可能是先将人杀簧死后,然后在放在柴火⵾里烧掉的。”

        卢思斯将自己的见解说了出来。

      “应该不是,如果是柴火所ﳡ烧,尸体上应该会残留柴火烧过后的烟灰,可这尸体上什么都没有,不应该是柴火所烧。”

      林默看嶅着这枯尸分析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