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集评论>

      蓝冰心闷闷不乐地来到城主府门口,门口有一队由几十只雪骆驼组成的队伍在等待。

      由于极冰郡的温度不是飓风鸟可以忍受的,所以只能先用雪骆驼代步一段距离,往东南走到暖和一点的地方后,再找飓风鸟驿站骑飓风鸟去天顶阁再去落山城。

      这时一位身着雪白色毛裘的英俊男子走到蓝冰心跟前,好奇问道:“冰儿,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这英俊男子同样是蓝青衣的徒弟,名叫蓝汀岸。

      蓝汀岸话音未落,一阵蓝光闪过,只见蓝冰心已经提了一把冰刀架在蓝汀岸脖子上了。

      “听着,只有师傅能叫我冰儿,还有,我比你大,叫冰姐!”

      蓝冰心恶狠狠地盯着蓝汀岸,蓝汀岸被盯得心里发毛,赶紧求饶:“冰姐我错了,冰姐消消火。”

      蓝冰心这才把刀散去。

      蓝汀岸见蓝冰心把刀散去了,嘴里就开始嘟囔起来:“才大一个月……”

      “大一个月也是大!”

      蓝冰心愤怒地吼出了这句话,然后气冲冲地骑上了雪骆驼就扬长而去了。

      蓝汀岸被蓝冰心吼得振聋发聩,晃晃了头才感觉好了一点。见蓝冰心已经走远了,蓝汀岸赶紧上了骆驼,指挥着队伍追着蓝冰心去了。

      雪骆驼速度不快,且路途遥远,所以大概过了十天,蓝冰心他们才到达最近的一个飓风鸟驿站,租借了十几只飓风鸟,往天顶阁飞去。

      ……

      天顶阁,蕴神殿。

      赵星辰正盘膝而坐,静心修炼,忽然感觉到有人自门外走来,于是缓缓睁开了眼。

      是门口守卫匆忙进来通报:“禀主上,极冰郡蓝冰心蓝汀岸求见。”

      赵星辰脸上浮现一丝罕见喜悦,说道:“请他们进来。”

      于是,不一会,蓝冰心就兴冲冲地跑了进来了,嘴里喊着:“星辰哥……”

      蓝冰心喊到一半的时候被蓝汀岸捂住了嘴巴:“冰姐!端庄一点,这可是主上。”

      赵星辰听了哑然一笑,从高台上走了下来,向蓝冰心他们走去:“无碍,这没外人,不必拘礼。”

      蓝冰心拉开了蓝汀岸的手,说道:“就是。”

      赵星辰笑着走到他们跟前,上下审视了一下蓝冰心,笑道:“冰儿可真是越来越好看了,就是性子还是那么古灵精怪,你师傅没少宠着你吧。”

      随后看向蓝汀岸,也笑道:“这一表人才的小兄弟就是蓝姨的另一个徒弟——汀岸了吧,你师傅收你收得晚,所以你还没见过我吧。”

      蓝汀岸很是激动,有些不知所措:眼前这位可是天底下最强大的人了,还是位爱民如子的好君王,是许多人包括汀岸心中的偶像。所以蓝汀岸激动地脸色通红,只一个劲地点头。

      赵信辰看了蓝汀岸的反应,好笑道:“既然你也是蓝姨的徒弟,那唤我一声大哥即可。”

      汀岸不知如何是好,只得方方正正弯腰行了个礼:“汀岸拜见大哥!”

      蓝冰心见此翻了个白眼,扯了扯赵星辰的袖子,说道:“星辰哥哥,别理这个呆子了。这次我们要去落山城采购物资,所以师傅叫我们前来探望一下你。你最近怎样呀。”

      赵星辰挑了下眉,微笑道:“我,我很好啊,吃的好,睡得也好。”

      蓝冰心听了这话,就仔细端详起来赵星辰的脸来,赵星辰也不躲避,就微笑着大大方方地给蓝冰心盯着看。九印印阵师百病不侵,所以蓝冰心只能看到赵星辰晶莹剔透的皮肤,其他的什么也看不出来。

      于是蓝冰心瘪着嘴说道:“我不信,师傅说过高处不胜寒,更何况是这天底下最高的位置,肯定是有许多事不能和别人说的,憋久了,病都在心里了,我看脸是肯定看不出来的。”

      赵星辰面不改色,依旧是如春风般微笑说道:“冰儿可真厉害啊,确实人如其名,有颗玲珑冰心。你说的是事实,可大部分事实都是没办法改变的。”

      “你找个可信的人说说不就好了吗?”

      赵星辰想了一下,狡黠一笑,看向蓝冰心,说道:“你说的不错,那我就找个人说说,可我藏在心里的大部分是惊天动地的大机密,所以为了不泄露出去,我和那人说完后就只能把他杀了。怎样?冰儿要不要听我说说心里话?”

      蓝冰心被赵星辰看得心里发毛,只得无奈道:“你不想说就不想说嘛,干嘛吓唬我?说到底你就是忘不了燕兰姐姐,不肯找个陪伴自己的人。”

      听到“燕兰”二字,赵星辰收敛了笑容,沉默了起来。

      “对不起星辰哥哥,我说错话了。”

      赵星辰微笑道:“没事。好了,说完我了,说说蓝姨吧。蓝姨最近怎样?”

      蓝冰心眉眼中露出忧愁地模样,说道:“不太好,师傅最近呆在冰窟里地时间越来越多了。”

      赵星辰点了点头,沉思了起来。

      蓝冰心期冀地看着赵星辰:“星辰哥哥,连你也没办法解决那朵莲花吗?”

      赵星辰要摇了摇头:“我做不到,要想解决那朵花而不破坏冰川,就只有化灵通过冰川,再化灵进入莲花之中,将莲花破坏或者取走,这需要契合这两种属性的印阵师才能做到。”

      “可是那莲花的属性,是与冰截然相反的属性,连我师傅都没见过这种属性,我们又该去哪找这样的印阵师呢?”

      赵星辰听了这话后,首先看向站在一旁还沉浸在与世界第一人称兄道弟的喜悦当中的蓝汀岸,说道:“汀岸,你先出去一下,我和冰儿有些话要说。”

      “啊,好!是!主上!不……大哥!”

      于是蓝汀岸就蒙蒙然地往殿外走去了,嘴里还念叨着:“主上和我说话了,欧不,是大哥和我说话了,嘿嘿,主上是我大哥……”

      见蓝汀岸走远了,蓝冰心才问道:“星辰哥哥为什么支走汀岸。”

      赵星辰狡黠一笑,说道:“因为我想和你说心里话啊。”

      蓝冰心听了下意识退了一步。

      赵星辰见计谋得逞,竟“哈哈哈哈”笑了起来。

      门外的守卫听了面面相觑,因为他们从未听过赵星辰的笑声。

      “星辰哥哥,你又吓唬我。”

      蓝冰心皱着眉头看着大笑的赵星辰,随后想到眼前这个人素来不喜言笑,这样的大笑是极其难得的,于是蓝冰心为赵星辰感到高兴,也跟着大笑了起来。

      过了许久,二人才收敛了笑声。

      赵星辰对着蓝冰心郑重说了一句:“冰儿,谢谢你。”

      蓝冰心得意地摆了摆手

      “举手之劳。不在话下”

      笑声虽收了,但笑意任在脸上。

      “好了,说正事。我支走汀岸,是因为我知道一个符合你要求的印阵师。”

      蓝冰心听了这话喜上眉梢,随后又露出疑惑:“谁,他在哪?可说这事为什么要支走汀岸。”

      赵星辰露出回忆的神色,说道:“我要说的印阵师,是阴阳印阵师。”

      听到这,蓝冰心更是疑惑了:“你不是说要符合那两种属性的印阵师,至少也得有个冰啊,星辰哥哥,你莫不是在诓我?”

      赵星辰说话声音变得小了起来:“这关系到一个关于阴阳印阵师的一个秘密?这是义父告诉我的,叫‘阴阳自有众生象’。”

      蓝冰心也跟着赵星辰调低了音量:“阴阳自有众生象?”

      “意思就是说,阴阳印可以变成其他任何一种属性灵印,且可以用那种属性的阵法。”

      蓝冰心惊异地看着赵星辰:“这么神奇?”

      “阴阳印阵师一开始往往不知道自己是阴阳印,因为阴阳印会随着阴阳印阵师的想法而变幻,阴阳印阵师认为自己是什么属性的灵印,灵印就会变成对应属性的灵印模样和性质。但唯一改变不了的,是灵印的颜色。由于现在还没有阴阳印阵师的踪迹,所以这个秘密尽量不要让别人知道,以确保我们能先找到阴阳印阵师,这也是对阴阳印阵师的保护。”

      蓝冰心点点头:“意思就是说,只要找到阴阳印阵师,让他把灵印变换成冰和莲花的对应属性,就能够穿过冰川解决那朵莲花了。之后师傅就不用整天待在那冰窟里了。”

      蓝冰心越想越开心,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随后蓝冰心又收敛了表情问道:“星辰哥哥,以你们天顶阁的情报能力都找不到阴阳印阵师吗?”

      赵星辰沉思了一会,说道:“有一点线索,但不确定。”

      蓝冰心惊喜地看着赵星辰:“在哪?”

      “正好你也要去那,就在落山城朱家。”

      “星辰哥哥再见,我先走了。”

      蓝冰心三步并作两步地就往殿外跑去,被赵星辰一声喝住:“回来!”

      蓝冰心这才刹住,转头看看脸上有点愠色的赵星辰,小心试探问道:“星辰哥哥,怎么了?”

      赵星辰无奈道:“不一起吃个饭再走吗?”

      蓝冰心想了想,确实是这个理,自己和赵星辰这么久没见,在这停了还没一炷香就要走,确实是不近人情了,于是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说道:“是该一起吃顿饭的,对不起啊,星辰哥哥,我一想到师傅的事情就容易着急。”

      赵星辰走到蓝冰心身前,拍了拍蓝冰心的肩膀,欣慰说道:“蓝姨知道会很开心的,走吧,叫上汀岸,我们吃饭去吧。”

      蓝冰心笑着重重地点了点头,跟着赵星辰走出了蕴神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