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蕾丝系列

      道ᕗ斋的店主见到王勇到来,那表情也是十分丰富,纵使I他熟知人情世故,也未曾接触过这种硭场面。

      袨他现在就是祈祷,这两人别在这里打起来。

      ᕹ一个是苍鹤宗的未来仙人,一个是带着空间戒指看不出来境界的大款,哪一方都是惹不起垤的人物。

      屈赢看到竟然是王勇夺走了他想要的进化关键物品,内心也뀗是十分的卧槽。

      鏠此辸刻쀝,屈赢脑袋里飞速旋转。

      他现在不是那个在地븛球人无所顾忌的富二代了,他现在需要考虑很多,特别是自己的小命䵢。

      他深知,以自己现在的实力,根本无法扳倒王勇,因为王勇背后有一个大宗غ门在撑腰。

      但是,如橰果就这样咽下这口气,屈赢又不服气。

      স思考片刻后,屈赢便往前一步,看向王勇,以高傲的姿态,㳄睨视着王勇,并显摆着自己手指上的戒指,告诉对方自己ὧ不好惹,也有后༢台。

      做完这些动作,屈赢便开口,说:“哼,我以为是谁,竟然是你买⵭走了我想要的雷诛木精。”

      王勇听到这句话,并未诧异,而是尽显风度的微微一笑,说:“这位道友,此物是普我崠先订,自然是我先得,如果道友需要可再订。”

      屈赢哼了一声,说:“说罢,多少钱,老子有的是钱。殩”

      웕王勇摇了摇头,说:뷜“对不起,不卖,这东西对我修炼很有帮助,我正在修炼关键期,不能割爱。”

      屈赢闻言,心里大骂,踏马的,老子也摂是修炼到关键期,ℸ需要这玩意儿进化,干林呐!

      “襔你可知道䍔我是谁!小小䃴苍鹤宗,竟然敢8忤逆我!”屈赢晃悠着中ꎪ指,十分装逼的㡧说箘道。

      听到屈赢的话,苍鹤宗຺有几人异常愤怒,一副想揍屈赢的样子,但王勇却率先开口,说:“对不起了,道友,这次我是真的不能割爱。如果道友生气,来日我定登门道歉䙘。”

      王勇是一个为了权利无所不用其极的人쬁,但同时,他也是个耐性很强的人,他的情商,耐性还有处事风格都已经炉火纯青,远非屈赢这种上辈子的富二代충可比的。

      ƭ 面对王㙱勇的这番话,屈赢还真是有些无可奈何,但他又不想在这个敌人面前拉下脸,便说:“你想拿走જ雷诛木精,那就先给我道歉,说两句好听的,我才让你拿走。”

      王勇没有犹豫,当即向屈赢鞠躬行礼,说:“这位㼝道友,我王勇万分抱歉,愿道友能够不计前嫌,宽恕王勇。”쯤

      不卑不亢,王勇果谒真是难以对付。

      屈赢也퐷找不到找茬ꍅ的理由了,ⵑ便重重的哼了一声,快步离开。

      王勇看着屈赢的背影,待屈赢走后,笑容变成怨毒,并重重的哼了一声。

      今天,他记住了屈赢的脸,日后,如果再见到屈赢,他一定要想办法报复过来!

      Ш睚眦必报,这也是王勇的个性。

      气冲冲的离开道斋,屈赢篷回到回音坊,趇在闺悶房中等了一会儿,余雅音才终于回来。

      刚回来⩲,余雅音就长舒一口ꈮ气,坐在床上,说:“好家伙,今天出去这一趟,我还是第一次被别人以如此崇拜的目光看呢。”

      “那是当然,你也不看看我是谁。”屈赢说鉶道。

      죮“小家伙,真不错,真有你的。”余雅音脱下黑袍,随后身子往后一仰ّ,躺在了床上。

      见到余雅音,屈赢内心的ɘ阴翳便少了几分。

      随后,在余雅音的帮助下,屈赢放出了一点血,将其滴在戒指上,便让戒指认了主。

      试了几下,屈赢屑已经将戒指用到非常熟悉了。

      解决了戒指꫗的事情之后,屈赢还是对今天的事情有些不悦。  ﱥ 但不悦归不悦,办法还是得想的。

      뾵 㶨 眼下,屈赢想要进化,除了风蜉蝣和雷诛木精之外,还有一项特别重要的事情是屈赢要将糱自腨己的境界提ꘐ升到筑基的水平。

      但,屈赢现在没有筑基丹,刚刚出去也忘记了买,要是现鳜在出去买,以哪个身份都不好。

      思来想去,还是求助余雅音。

      正好余雅音那里随身ᆵ带着一些筑基丹,还有一些帮助修炼的服气丹,鷽便都给了屈赢。

      接下来的几糙天里,屈赢就没有再走出过回音阁,在回音阁里修炼䢫了起来。

      余雅音䁕也没有回去,这▾几日都和屈赢住在一块,招呼屈赢的吃喝,在屈赢修炼的时候指导屈赢,并且,还能够给屈赢带来一些福利。

      뫿 那老司鸡千鴗想万想没看到的,屈赢轻轻松晴松就看到晨了。

      余雅音爱干净,几乎每天都要以百花沐浴。

      屈赢跟着余쇉雅音,每次都大饱眼Ⱁ福。

      那盈盈一握的腰肢,那修长笔直的大,腿,䢲那白皙如雪的肌肤,还有那……

      咳咳,多说无益,多说无益。

      当看到余雅音身体的䣤那一刻,屈赢擴多么想,自己现在是一个男人!

      哎,可惜,自己现在还是一只虫子,暂时享受不了这种美丽。

      进化!

      进化!

      我要进化!

      朒 我要进化成男人!

      我要拥有男人棅的一切功能!孔

      为了美女姐姐,我要进化!榈

      屈赢心里呐喊着,修炼起来那是ﬧ更起劲了。

      윖 在屈赢修炼的时候,屈赢的鉴ᢟ定之眼也在逐步的进化为解析之眼。

      很快,七天时间已经过去,屈赢的修炼正好也到了关键凿节点,距离突破筑基只有一步之遥。

      벦只是,吞噬筑基丹갌之后,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炼化়,为了不缺席这次赌玉,屈赢便结束了修炼。

       这七天里,虎岗坊市的热闹程度达到了巅峰。

      쪢 金石两家,赌玉高手,黄金瞳,点玉手…쥢…

      这些词语为人津津乐道,每一个人都在谈论这这方面的问题。

      那些曾经看不起这种小坊市的大宗门大佬们,也都纷纷来到此地,为了见证这百年难得筗一遇的赌玉巅峰,有的强者,甚至结束了几十年的闭关。

      云霄宗等大宗门,联合半个青龙大陆,带来了一百多块各种各样,各띹种原因的不解原石。

      这些不解原石㓝里到底有什눾么?

      炯没有人知道,但每个人都非常想要知道。

      前前后后,虎岗坊市来了几十艘飞縇船,大大小小的修真者也来了近万人级。

      这么多人,虎岗坊市肯定是容不下的。

      为筶了解决这个问题,几大宗门一合计,将赌玉地쾰面定在了虎岗坊市外的漫漫荒野中。

      为了能够制造更佳的观感,这些大宗门,在七天之内,做出了一个供屈赢等人赌玉的大平台,以及贵宾席等设施。

      一切都已Ᏽ准备就绪,就等东风再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