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网都在扒华公子马甲

      《种子计划》Ⓜ开营第1䰨天前情提要: Ћ

      ——

      《种子计划》的考生已经抵波琉赛迦的能力者拓展基地,选拔前夕白芝公馆能力者系统对考生进行系统的训话,在此期间白芝公馆倁宣布九千考生今晚将通过抢夺来获剑得只供两千人使梌用的生活物资䪏,没有抢到物资的考生他们的未来是什么?

      小联盟考生总人数:9237 ꨎ

      今夜淘汰人数:24

      段小联盟剩余考生:9213

      ——ⲡ

      磑 今夜淘汰Ӿ已经开始,芬恩决定让那些在争夺物资期间身陷踩⣥踏事故的考ꄹ生直接出局≶。

      这类淘汰的原因很简单——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如果身为能力者却活得和自然人一般无奈,这些考生身为竞争㘘者的竞争力未免太弱了。

      尤加利这一群特异独行没有跟随大众去哄抢物资的人被芬恩领到他身后的那栋大楼里,因为长时间呆在昏暗的雨地里。

      䊈尤加利进入灯火通明的建筑物内部,他才发觉⻟自己被餏淋得格外狼狈不由得心生感慨,他在雨里的时候根本땫无心关心自己是否狼狈,因为雨已经够缴大了。

      凫 现在让他好好的记住这一批少数人的面孔,说不定哪一天记忆就用得上⛱。

      尤加利⤒没有打量着建筑内部构造,他在悄悄的扫描大家的面谱,九千余人最后只剩下这寥寥几十人脑子还算清楚明白没有因为大环境而昏了头。

      就在青年扫描四周的期间,这栋建筑物里ꊣ的摄影୫机⠧也在扫描他们,他们狼狈的鯊身影被摄像机录下,摄像视频同步传送到《种子计划》的后台制作各个技术小组。

      ——

      就在大家都冲去抢夺物资的期间,我们的譫摄影师注意到了ଽ仍有一小部分的考生溑没有跟随大众,他们选择留在原地,他们到底出于什么原因放弃抢夺可能属于自己的生活物资?

      ᝝ 谏 让我们来看看这些能力者的个人简介。

      —ꅲ—

      就在찃尤加利观察的期宦间,他不知道综艺的技术组已经开롨始帮它们拟定情景剧情。

      芬恩把人带到建筑物首层的一间房子里,里面有扫描五官和储存海量钥匙能力者数据的仪器,孤岛派这是要登记他们这੩群人的考生数据。

      “把下巴和额头都贴近,我们要把你们的脸谱数据还st有虹膜信息录入。”

      尤加利在确认身边人模样时看见了妲斯琪,妲斯琪虽然是小联盟新人但是她在遇事ꕋ做出的判断还是很老道。쾾

      看着妲᭳斯琪那头红发惨兮兮的湿成一条一条的耷拉在头上,尤加利心中叹了一口气,不容易不容易大家都不容易。

      录入完信息后,有人眼尖看到有摄影师推着他们的摄像机往这边跑来,看着综艺录制大队拿着全幅装备往这边走,尤加利下意识抬手把自己的头发抹蓸上去好让自己看清楚对方的装备。

      这个ᇅ时代不知道为什么,人民群众审美不大行但是审丑恛倒是有一手。

      힩正正经经衣着光鲜红粉翻飞的娱乐明星大家都说审美疲劳了됂,大家就是喜欢看明星淋雨吃苦被人整蛊,之后后来明星买丑都不ꊡ能够满足他们的猎쮏奇心态,于是这种选秀性质的大型真人秀就上场了。

      是不是看真쯥人秀里面的演员被刁难,你们这群观众就是这么身心畅快?

      ↾ 变态。

      看看现在那些根本不等他们整理自己Ⴌ的仪容캢仪表的摄影组,眼看麦克风拿在手中的采访者不由分说的把᭫麦克风往他们这群又饿又累的人脸上怼。

      尤加利悄然蹲下装作鞋带开了去系鞋带。

      刚才录入了脸谱都不知道自己未来在何方的考生,被青红皂白不分的摄像机一对焦,他们就深陷采ꭘ访深沼无法自拔ᆓ,看着黑咕隆咚的摄像眼考生听着采访者倒豆子的语速。

      此刻心境和尤加利如出一撤的妲斯琪,即便心里骂了摄像卌组几千万次,妲斯琪还是对着摄像机展开笑脸笑逐颜开。

      稽与第一轮依靠人的外貌还有个人经历为爆点不同,第二轮采䏶访完全围绕着“你为什么选择留下”这个뫆疑睼问来展开。

      “请问这位考生,你在听到承办方能탨力랺者宣布原本分发给考生的生活物资不够,考生需ⱕ要通过抢来获得生⾰活物资时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我可能抢不到,因为我离那栋建筑物太远远,我在人群的最外层,在一开始我就落下劣势。”

      摄像头离妲斯琪有多远,大概就四五个拳头的样子,她敢保证知道摄影师想,她脸上有什么毛孔,皮肤上细小的绒毛都能让观众看得一枒清二楚。 䢞 꽶 被人拿摄像机这么近距离的怼着真是让人很不爽。 ᢒ

      “所以这位考生你是因为自己开头就出于劣势,所以就直接放弃物资的抢夺吗?”

      *“不是,因为太多人抢了,我不想以身犯险。ㆦ” 〪

      隕妲斯琪知萛道这么多人抢一样东西只会有一个结果——用拳头乒说话,最后大家都郁郁寡欢两败俱伤。

      眼下抢生活物资的这个情◨景,妲斯琪还是一个小姑娘的时候就经历过。

      早年金砂岛福利站发救济饭的时候,她亲眼目睹那些食不果腹的可怜人们为了尽早吃琓上一口热饭而拒轫绝排队一哄而上,最终在撕打期间粥翻饭打,大家最紷终谁都没得ꄓ吃。

      很可笑又很可悲的生活喜剧每天都在世界各冓地上演,以前如此今天晚上也是如此。

      不是妲斯琪吃不到葡შ萄说葡萄譚酸,而是世界有时候就是如此的愚蠢简⍂单。

      舠她敢预言,今晚那五分之一的物资,真正完整的拿在考生手中的可能不足五分之一的五分之一。

      既然承办人孤岛派都说出了“抢”这一字,这就意味着考生抢到物资飩算一回⧎事,考生抢考生∆的物资也是同一回事。

      ஝抢啊!

      “没有手头上物资的你今晚要怎么办䐼?”

      磻妲斯琪听主持人这样问道,她伸出堔手抵着下巴思索了吊片刻。

      *“总有办法解决的,毕竟物资不是一直都短缺的。”

      妲斯琪可以隐隐感觉到,这就是먉孤岛派设定的一个考核关卡。

      大部分考生的基本生活物资都是无法满足,所以她也不䜅需敳要慌失失的在开考前争做惹人眼红的少部分人,随大流平淡才是真的好。

      “这㼍位考生你真的有些乐天派啊。”

      齀 听着主持人这样说,硌耳的话完全不影响妲斯琪的퉆自읲由发挥。

      襑 *“我一直很乐观。”

      妲斯琪表面上笑着,心里阴暗的想着,今晚쫜抢和䪙明晚抢没텺什么区柠别。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