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性狂欢大派对

      “殿下,去天启山的人回来了!”敲窗的声音隐约传来。

      阿离有如一只猫一般跳了起来,落地无音,凑到了窗子前,娇声喝道:“你是什么人?”

      “在下陆飞,殿下的家将。”外面的声音响鑲起。

      ⸭ 阿离应了一声:“知道了,先让人休整,静候片刻,我这就伺候殿下起身。”

      陆飞应了一声,脚步音渐远,宁不器这时已经起来了,阿离蹲在他的身前,一身单瑴薄的白色贴身衣物,隐约勾着内里的肚兜,他的心越来越烈了。

      只是他还是压制着自己,大事在侧,他无心想其他的事情,再加上阿离实在是小了些,过継了年也才럐十七岁。

      챊 阿离伺候着他更衣,随后宁不器走了出去,一路走到第一关宽广的街道前,五百名士兵列队一侧,一辆辆独轮车停在一侧,木桶摆于其上。픭

      “辛苦大家了,沸你们现在可以去休整了,事情就交给其他人吧!陆飞,接下去听我号令,连夜把事䎿情做好。”宁不器扬声道。

      ⪹ 木桶里装着的是黑色的液体,这是宁不器在天启山畔发现的,标准的石油,只可惜둾这个世界无人认识这样的东西。

      Ԕ 猌石泼油的味道刺鼻,所以被许多百姓视为不详之物,宁不器安排人将石油倒入提前挖好的沟渠之中,上面再覆盖팗着干草、松脂ﴎ等易燃之物。

      屋檐的阴影之下,卓影站在火把照不到的角落里,皱了炙皱眉头,身后一瘢名金狼卫问道:“首领,这是何物?”

       “不知道,这东西的味道很冲,难不成是毒物?只是毒物放在城内,难不成他是觉得落神涧肯定是守不住了?这个人真是会故弄玄虚,好了,我们不必去管了,看着就好。”

      卓影摇了摇头,身后的金狼卫再次低声道:“大人,我们真是由着宁不器去做这些事情?若是他真杀了马尔翰怎么办?”ා

      艘 㶴“狼꤯主的᣸安排,一切以宁不器为主,我们自当遵从,他要真是赢了,那听他的就是,反正他手握金狼﮽令,就连格鲁和且莫尘也受他调遣。”

      轨 卓影獙点头,他还是没有说出卓依的安排,卓依说过只限于她与他知道此事,卓影自然没有半点透露的意思。

      此时还是賚凌晨,刚入寅时ʆ不久,差不多凌晨三点多,星光晦暗,所有士兵猥将石油ꅻ倒入了沟渠之中,不断忙活着,一一听从宁不器的指挥。

      宁不骭器的声音响起:“注意明火,千万不要接触火源,这是军令!”

      “一切听从殿下的安排!”陆飞喝了一声,所有的꽱士兵变得小心了起来。

      天明之时嫽,所有的事情处理妥当,宁不器仔未细检查了一番,这才松了一口气,二十里的山谷已经在重要的地方布满了石油。

      张是非凑到宁不器的身边道:“殿下,这东西真有用?”

      “张叔等着看就是!我让你做的其他手段都已经做好了?”宁不器笑了笑。

      昮 张是非点头:“都好了,而且还很充分,殿下ਃ之前送来的东西也都收下了,只等殿下的命令,只不过落神涧易守难攻,马瘿尔翰슒也未必会选择强攻。”

      “他一定会强攻,这是一次立威的机会,他未必会真正南下,但至少要占了落神涧,兵临极北城,慄以彰显神威,到了那个时垛候迷,大唐只能选择进贡了。

      马尔翰虽然勇猛,但在北境的根基太浅,所以需要좱这样的机会来立威,否则北境五部牵制多年,无人真正攻打落神涧,无非就是借机索要一些财物而已。

      这一次他想要通过这样的手段来展示给余下来鵦的四部看,以示神勇,只要真正夺了落神涧,他就算是打开了南下之ᗊ路,进可攻、退可守。

      堚 再收取大唐每年的贡物,养精蓄锐,未来可能会真正南下,夺了大唐江山,到ꨚ了那个时候,他就有了统一草原的实力,所㠻以马尔翰没得选择,炁这个人不像是表面那样有勇无谋。”

      宁不器ậ认真道,马尔翰是真正的猛将,个性彪悍,富有野心,就算是他身边的萨磀满来历神秘,据说出自于金狼部,但他也不会真正听从金狼部⑱的命令,。

      或许这件事情的背后有金狼部的推动,毕竟虎落部崛起之时,他们䇔并没有暗中打压,这本身就有些怪异,所以马尔翰应当就是金狼部暗中訥对付汉水部的棋子。

      䙋这次马尔翰强攻落神涧,应当是与金狼部达成了什么约定,否则汉水部不会不暗中阻止。草原五部之间一直互相牵制,一方南下,余下来的几濜方借机占了他们的老巢,断了他们的归路,这才是手段。

      迃 对于马尔翰来说,这一次他也没有退路了,赢了可以挣脱金狼部,输了的代价应当很是惨重,所以宁不器才判断他一定是想要占据落神涧。

      张是非一脸沉冷,微微ꉡ点头:“马尔翰的确是勇猛无敌,若是他南下,还真是没ⷽ什么人能够牵制他,只不过杨老将军威势仍在,长于守城,马尔翰也不可能攻得下极北城。”

      “有外公在,马尔翰的确突破不了极北城,但马尔翰如果进入了落神涧,那么中原ߘ这片土地对于北境就相当于是不设防了,他们来去퇂自如,可以转换方向,受伤的还是百姓。

      所以无论如何,我们都不能任由马尔ဉ翰攻入关内,甚至借此机会还可以震慑一下大梁的军队,大梁陈兵边境,当真是野心勃勃。”

      䡺 宁不ۮ器轻轻道,接着抱了抱拳:“张叔,第一关的守城任务交给格鲁,接下去的守城任务就交给你了,马尔翰攻城之时,我们一定要坚守得长一些,这一战一定很是惨烈。”

      “正好我也想要试一试马尔翰的锋锐,如果不战而溃,那就会丢了老将军的脸,就算是败那也要败得有尊严。”张是非认真道。

      萂 힕宁不器揍点了点头,ꊘ一脸凝重鋯:“到时候听겁我号令就是,如果真用不到这些暗手,那也是好的Ꮎ,否则还要重建这里。”

      “殿下֫是读風䓫雨文学里吧,我让人煮了羊肉馅的饺子,再过几天就禨是小年了。”

      ẛ张是非轻轻道,宁不器一怔,又是一年要过去ⓐ了,他来这里马上就要六年了,希望这一年他能在上京城里过年,看一看人间繁华。

      到这个世界这么多年,他还没有出过北境,看到的尽是草原,再或者是起伏的雪山,已经忘了年的味道。

      回到屋子里ᇀ,ᬺ水饺就퓵来了,羊肉的味道并不浓,装了五个大盘子,宁不器给安虎安排了四盘,ŗ他与阿离共用一盘。

      阿离弄了♋点蒜末,宁不器让她去找醋,Ὡ她一脸疑惑道:“殿下꽢,什么是醋?”

      “就效是那种酸酸嚠的调料,你找外面的人问一问就知道了。”宁不器摆了摆手。 谙

      阿离这才离去,回来后她端着一个小碟子,兴奋道:“殿下,刚刚我问了陆飞,他说ᖕ这叫酢,不过他说这玩意蘸饺子不怎檅么好吃。”

      宁不器摇了摇头,蘸了一下后慢慢吃了下去殮,随后皱了皱眉头,这味道果皥然很一般,主要是这醋的品质太差了。

      ﻢ想到这里댩时,他的心中动了动,蘸饺웙子最好用白醋,这倒是个不错的机会,回到上京他可以让人开个醋坊,借机将緌醋推广出喑去。

      这些年他的手头也没留下什么银子,能存下来的大约只有一万两左右,这远远不够,所以还是要想办法赚些银子,醋就是一폾个极好的东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