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搜bt

      ㉅周慎靓王元年,天有异象,主兵凶,或有战。

      燕国北疆风烟再起,东胡大单于控弦十万骑西击匈奴,主力为中军出饶乐水大单于庭,越过兴安岭,向西边的퇸草原进发。

      东胡鲜卑王部为右军,向北击丁零,抵北海,然后南下。

      㟭东胡山戎王部为左军,南下燕山诸麓,向西击匈奴上谷王部。

      平静许久的北疆,再次陷入混战。

      和北部东胡、匈奴相接壤的秦、燕箛、赵三国接到消息,相继征调兵马,加强边关防守,以防东胡人南侵,波及三国边境。

      而远킖在燕国的都城蓟都则迎来了一位神秘的客人。

      燕国的都城蓟ൎ都位于华北平原北部,렋北临燕山,南ᐁ临治水,是燕国第一大城。也是燕国最富庶繁华的地区,蓟都南边便是燕国最富庶的督亢之地。

      蓟都作为燕国第一大城,城高池툤深,人口众多,市场繁华。

      不过,在燕国的大街上却有一队身着胡服的骑兵正穿过街巷ד,朝燕王宫走去。他们的骑装引起了不少燕国路人和商贩的驻足观看,爮而走在这队骑兵最前面的则是一尝个身着红色盔甲青ꚇ年将汧军,正是南宫烨。而在南宫烨身旁则是秦家世子秦朗,他穿着一件灰色的袍子,头戴玉冠,引得许多大街上的少女妙妇一个个都将目光投过来。

      而在瑁车队的正中间则有一辆朴素的马车在慢慢的行走着。

      马车两旁是全身红甲的铁骑卫士掆,个个膀大腰圆,颇为雄壮。

      “这是谁家的车队啊?排场这么大?”

      Ύ “你不知道啊,北疆之狼来都城了!”

      “什么,北疆之狼?”

      䁐“谁是北疆之狼啊?” 큜

      人群里你一句,我一句的在讨论正在前进的车队。

      “你连北疆之狼都䫫不知道啊,就是在令支邑驻守的上大夫秦尚洞啊!”

      “哦,秦鳨尚啊!”一个尖嘴猴腮的瘦子竖起耳朵,将这些话一字不漏的听在耳中,然后嘿然一笑,没入人群中。

      瘦子一路向北,走过街巷,来到距离皇宫不远的一座大宅子里,大宅的门口有卫士守卫,门前的一对石狮子栩栩如生,满目狰狞。

      门的上方悬挂着一个厚厚的牌匾——相莙国府。这座宅邸之大,琠恐怕就是放眼整쁖个燕国也䀂找不到第⊫二座⮣来。这便是燕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相国子之的府邸。

      瘦子并斫没有从莰正门⒤直接进入,而是从㗆另一侧的偏门进了府邸。

      当瘦子穿过层层守卫,到达了里面的后花园。后䇬花园布置典雅,奇花异草香味扑鼻,更有鱼翔浅底᪄,清水流殇,颇有几分雅趣。

      在后花园的一座湖中ꉌ,一位老人正坐在湖中的小舟上垂钓,他头戴蓑笠,手握鱼竿,附近暗处都有寒芒暗藏。

      这位老人便是权倾燕国的权相子之。

      以貌取人,失之子羽。

      谁又能想到,能让躿整个燕国都颤抖的权相居然会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

      瘦子来到湖边,湖边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的护卫并未阻挡。

      ಮ瘦䪹子跪턱下,战战兢兢骍的说道:“禀主人,他来了。”瘦子的话很短暂很轻微,但却让平静的湖水面上荡起一圈轻微的涟漪。

      子之眉头微皱,刚要上钩的鱼就被这一句话规给吓得脱了钩,落荒而逃。

      “来人,杀了⠏他,给我喂鱼。”子之的声音更ᵩ清淡,更缓慢,但言语间的嗜血之气却浓郁的如蜜汁一般。

      “主人,朁饶命啊。主人,饶命啊。”瘦子大恐,앷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引得主人勃然大怒,只是一个劲的求饶。

      旁边闪出两个武士,并不废话,其中一쮋个人,拔刀թ在手,一刀砍下,瘦子的身体便一分为二,跌入湖中,连同他的恐惧和好奇一起,葬身湖底。

      鲜鎳血在湖面上飘擞起来,引得鱼儿全都聚集过来。

      子之宆站起来,拍了拍衣服上的尘土,他将蓑笠取下来,露出一张有걉些苍老但挓依旧锐利的眸子出来,他瘦削的脸庞有些发黑,胡子也白的似雪,整个一童颜鹤发。

      子之身后站着的一个中年人走上前来,㠬替子之披上了披风,中年人留着两撇胡子,个子较子之要高出半个῔头。他慢慢问道:“父亲,要不今天的朝会你歇着我껱去?”

      说话뜠的中年人便是子之的儿子子鱼。

      父亲谋划多年,在整个燕国,除了太子和将军市被是父亲最大的阻碍之外,这个北疆之狼秦尚也颇得父亲赞誉,也最令父亲头确疼。

      “不用了,秦尚来了,你不是他对手。”子之多年来浸润在权力的最中心,每一句话都有千斤重,他说的话,燕王要听,大臣们要听,就连他的儿子也得听。

      “父亲,儿不服。不就是一个残废吗,用的盃着父硃亲这么重视?”

      子之正准备登岸,꣋然后听见儿子的话,一双锐利而阴鸷的眼眸射过来,就是他的儿子子鱼都忍不住一颤。

      “⦉你对他还有怨言?”子之盯着子鱼,慢悠悠的问道。

      “父亲,我一直嫋搞不懂,你为什么要那么喜欢那个小子,当年还要力主将妹妹许给他,儿子到底哪里不如他,父亲要对那小子另眼相看。”

      子之本来想要教训儿子的,只是看着他脸上的神色,微微有些不忍,他的儿子子鱼一生都活在自己的阴影之下,做起事来畏首畏尾,守成有余,进䙼取不足。

      也就不忍心责怪了。

      ⧠“你不懂,无论眼界还是能力,你和他都相差甚远。对他,你要提起十二万分的小心,他时而猛如虎,时而怯如鼠顕,这样的人,我不敢不另眼相看啊。”子之长长的叹息一声,那个年轻人当年在燕都一鸣惊人,不仅深得先王喜䭻爱,而且得到了当时几个燕国重臣的青睐,纷纷有将女儿下嫁之意。只可惜,争来夺去,还是便宜了御史。

       御史两女,䡽一许太子哙为妃,一许秦尚䩋为妻,荣宠一时无两。

      就连➵他当时都动了心,有将自己的幺女许给秦尚的想法,以至于自己的那个傻女儿由此相思成疾,至今还疯疯癫癫的。

      “可我真没觉得他有᯻多厉害啊?”子鱼还不嚶死心,他气ꂣ冲冲的看着自己的父亲,冒着触怒父亲的风险说道。

      “哼,无能!连这关都过不了,我怎么放心百年之后将整个家族托付给你,将整个家族的辉煌托付给你,你太让我失望了,滚到祠堂去,没有我的命令,不许ᜤ出来。”

      子鱼低着头첖,忙跪在地上,他知道父亲发怒的后果,就连他这个做儿子的都不能承受。

      过来两名仆儶从,弓着身子,然后低声道:“世子,请随我们去一趟吧。”

      子鱼不敢多言,而是默默的站起身,然后跟着两名仆从离开了。

      等子鱼离开,子之才回过神来,叹息道:“生子当如Ꙩ秦尚啊!我怎么就生不出那样一个儿子呢。”声音中满是苍凉和无奈。

      “相国둚大人,其实我倒觉得世子比秦尚要更好。”说话的人鎈是子之칾的老仆。

      子之边走边问道:“哦,说说看?”

      “相国大人,表一般来说,宝剑剑刃是越锋利越好。可是,许多人都忘了一件事,越是锋利的剑既可以伤人紩,也能伤己啊。世子虽然没有秦尚꟥的才干和谋襶略,但他对大人可是真正的忠心耿耿啊,有时候,忠心就是最大的郁才干!”

      子之摇摇头,说道:“不,你不懂啊,如今列国争胜,我好不容易才走到这一步,越是到这个时候,越需要人才啊。”子之有一个宏大的理想和愿望,当年三家分晋能做的事,他能做。田氏代齐能做的事,他也能做。他,要做战道国以来再一个强封的诸侯。

      “相国大人,奴才又何尝不知,只¯是他不为大鮢人所用啊,既然不为大人所用,那就除掉他,以閇绝后患。”

      子之阴ဇ沉的笑了笑,说道:“你想的简单了。走吧,我们去会会秦尚,我倒要看看,这几年他是不是还是那个样子!”

      垗 “相国大人,你就这样去?”子之一身渔夫的打扮,这身装扮打渔还行,上朝会不会太过轻佻了。

      “你不说我还忘了,我倒是想穿这身衣⚙服去上朝,只是时机未到啊!”子之看着湛蓝的天ቷ空,笑了笑低声说道。

      겤 燕王宫ུ,前殿。

      燕王哙高坐在王座上,嘴角有些轻笑,燕王哙正直壮年,快要知天命的年龄让他看起来并没有那么的苍老,反而,多了几分锐利。

      燕国所有的文武大臣都已经就位,除了相国子之。 ᑚ

      大殿上有一튩个人,他坐着一个木质的ℂ轮椅,身上穿咓着一件黑色的衮袍,脸上有两道刺眼的刀疤,耳朵有些大,鼻子高挺誦,气势十足。

      “上大夫,你这个提议可来的真是时候啊,中原诸쵅国都已经乱成一熜锅粥了,你居然现在建议让我们发兵北进去打匈奴人,这不是南辕北辙吗?”一个官位极高的官员说道。

      “就是就是啊,呪司寇说的有理。我们连中原的战争都顾不上,哪还有精力顾得上北边的胡人啊!”

      一位官员随声쵙附和。

      今日,令支邑城守上大夫秦尚向燕王建言,希望发兵北上,进击匈奴的上谷王部,夺取蓟都西北重镇军都径塞。

      ꅯ满朝잪哗然!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