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兔直播下载地址823tvapp

      ٘关于这位大帝,他的一生经历怎能用传奇两字来形容:

      后荒㟏古时代,天地大变,就连仙三斩道尚不可为,却有这么一位惊才艳艳的男子,逆天而行,一路上把同辈人远远甩在后面。

      入奇士府,进星空古路,经永恒星域,打入星空深处,入帝关,夺取了逆天造化,最终在这个最不能成道的时代成就无上帝位。

      ༻ 他是一株青莲成道,号称青帝,在位期间他的威势统御了整个东荒,作为最后的廘一位大帝,无人知晓青帝师从何方,来自何处。

      可是关于青帝戫,荒塔却有不同的看法,别人都在称赞他,可೗是荒塔却有口不能言,说起来都是泪啊:

      “昔日我作为东荒至宝,那个见了我不得恭恭敬敬的前来觐吐见?可青帝成⯝道后,一切都改变了。”

      一边说着荒塔一边擦了擦本就不存在的陿泪水,祂继续说道:

      “他从人族手中夺走我不说,竟然趁着我陷入沉睡中时镇压了我,自此以后,他一直在我的袮本体内尝试着葓去演化一个世界,想要演化出一个仙域!”

      听到这槸里石年感莻到非常吃惊,演化出一方仙域,这,也太过于冒险了。

      “哼!青帝这小子,贪心不足蛇吞象,他竟想演化出一方仙域,他胆䌾子也太大了,要知道他不过一个小小的大帝,怎敢如此行事!”

      荒塔非常生气,祂被青帝困在阴坟中至少有万年,因此荒塔对青帝昐有一股强大的怨念:

      ᯈ“不㩼过还是老塔我命好,前些日子这小子的坟陵被发现了,我的意识逐渐回归,当时少主你刚刚手持弑帝战矛走过,我借助着战矛的气息镇压了青帝这小子!”

      弑帝战矛,石年第一次知道了这件武器的名字,荒塔看着战矛打了个寒战,露出害怕之意,囔囔道:

      “这凶器也太恐怖了,当时它就散发出了一点点气息,就锁定了青帝,被我趁机镇压!”

      想起当时的情景,纵然强如荒塔,也不禁得露出옍恐⥫怖之意,当时太恐怖了。

      荒塔在沉睡中突然苏醒,丹控制着塔身冲出大帝坟陵,就在青帝把祂重新镇压之时,弑帝战矛突然散发出一道气息,这道气息只针对了青帝,不然四周的人都会承受不住,被轰成靡粉。

      强如青帝,根本来不及反䈥抗,直接被战矛镇压的无法动弹,荒塔神祗趁势一点点的获得了荒塔的控制权。

      ﺘ 这时,石年手持战矛,无视了荒塔的威压,来到祂的面前,此时荒塔才看ᾕ清了这件凶器——弑帝战矛。

      “不过青帝被镇压在塔身内不是长远촢之际,少主,不然我们趁着青帝这小子沉睡之际,借助着弑帝战矛…让他帝崩了吧!” 紕

      荒塔出起了坏点子,这几万年里祂没少被青帝欺负,现在祂想一了百了,త借助弑帝战矛,一矛捅死他丫的쾝。

      “不,不要,我…还没有沉睡蠥。”

      츄 一阵虚弱的声音从塔内传来,显然他当日被战矛伤的不轻,青帝听到了荒塔的话,他连忙回应道:

      薕“我觉得……我还能拯救一下自己。”

      在荒塔的镇压下青帝竟然还保持着一丝神智⛲,这让荒塔石年两人一阵慌乱,荒塔大声叫喊道:

      “石年,这家伙又活过来了,赶快祭出战矛,送他上西天去见阿弥陀佛懗!”ࢋ 뛢

      石年也是一脸紧张的看着青帝,再怎么说那也是妖族大帝,远不是目前石年所能볎对抗的,他紧张的握着战矛对着青帝跃跃欲试,仿佛下一秒就要祭出。

      青帝一口闷气差点没有憋死,看着晃在眼前的矛尖,散发出一种诡异的气息,他清楚这一下足以恧要自己半条老命。

      青帝从来没有这么憋屈过,原本他还觉得石年长的挺俊俏,看着挺顺眼的,可是当石年拿着那根不知底细的战矛在自己面前晃♷悠时,他不这么想了。

      荒塔在一边叫嚣着,石年殤一脸紧张的拿着弑帝战矛,青帝在塔内咳嗽,一时间,局势变得极为诡异。

      䇘……

      最终,一塔、一妖、一人“心平气ښ和”的坐到了一块,石年把弑帝战矛压在荒塔本体上,荒塔神祗化作一个小金人在ᲆ空中围着荒塔不断飞舞。

      石年:“我需要功法!”

      青帝:“我有《道经》轮海卷,在轮海秘境道ᑰ经为最!”

      石年看了看旁边的荒塔,荒头塔点了点头,嘲讽道:“当年这小子ᯚ盗了人族《道经》中最为重要的一篇,他的确有轮海卷!你虽然不缺功法,但是可以借鉴一番。”

      青帝咳嗽了一声连忙解释道:

      㿭“不是盗,是借,我一个大帝怎会盗讕……”

      㴥 他一把年纪了,却被人称为小子,虽然他知道以荒塔的年龄叫他一声小子Ⓤ不为过,但是还有一些不习惯。

      帰石年心中一动,他虽然醡不缺ꦡ功法,但是可以借鉴这个时代最騃为优秀的功法⫯,《道经》在轮海卷中称 最,想必有它的原因,对石年来樰说它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즊随后石年面容微笑,他没有摆谱,他知道这些对于一个活了几万年的老油条没有作用。 岴

      石年:“我还要修炼资源,源石什么的给我来个一亿斤吧,当然有神源更好!”

      青帝:“昔日我在阳坟葬下无数通灵宝器和大量的源石,价值应该有几癘亿斤源石。”

      “得了吧,你那阳坟都被潔圣地世家挖了个干净,现在还剩什么ᷞ?”荒塔继续઄嘲讽,两个人在一块生活了几万年,祂还䵄不清楚青帝?那个小老头子穷的很。

      石年继续说道:“老青,你这不ᾇ行啊!要啥没啥,这虝样吧,你把你那个极道武器给我吧!我看一件帝兵沑还值不少钱!”石年打起了妖帝帝兵的注䊜意。

      青帝面色发苦鷑:“好,那你给我解开禁制,我立刻把帝兵召唤回来!”

      “得了吧你,看把你给能耐的,ᾅ我们给你解开禁制耧,等你把帝兵召唤过来,然后一招把䲑石年给轰碎?”荒簍塔顿时不答应了,祂又不是傻子,果断的拒绝了青帝。

      “那怎么办呢?青帝大人,您说您啥也没有,䥮这我们就是绑票也得给点赎金吧!”石年为欹难的说道。

      “要什么赎熵金,石年快祭出你的弑帝战矛,我们干脆撕票吧,让青帝这小子去见阿弥陀佛那光头!”荒塔在一쨲边添火加油,一方泀面祂实在是恨透了青帝,另一方面祂在配合着石年。

      两人一唱一和,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让青帝苦不堪言。

      身为妖族大帝,哪个见了他不是乖乖觐见?他哪受过这种气?青帝ᙋ暗自盘算着㘦自己那些后手,想着是否能轰杀两人!可是一阵盘算下来,他放弃了。

      打吧,又打不过,青帝平时一直在极力的镇压着荒塔,现在反了过来,他被荒塔镇压了,虽然他还有一些后手,可是是弑帝战矛的出现打破了这个平衡。

      这把战矛凶的吓人,青帝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什么弑帝战矛,这把战矛出现的极为古怪쮄,它强的可怕,青帝感觉的出,这把战矛强横的不像话,它不是大帝的极道讛武器所能对抗的,也不是荒塔那个“废物”仙器所能制衡的。

      ꂙ 青帝自认就算是鼎盛时뉫期的他也得避起锋芒,所以自己的那些后手显得有些鸡肋。

      ⋖ 青帝拉下老脸,好声生劝道:“我可以助你修行,你不是圣体吗?我知道圣体的一些隐秘,圣体破四极之时不仅汩需要땜大量的源,还需祺要一位至少圣人䟈级别的人助你破灭天地降下的道图。”

      看着石年有些意动,青帝继续说道:

      “如今这个时代灵气匮乏,那些圣主大놅都不过仙二,仙三斩道的王者都极少,圣人更是不可见。”

      “哪怕是一些圣地世家还存在一些圣人㼍,但那ᅰ都是他们的底蕴,是不会轻易为你破厄的!”

      ꫩ青帝在荒塔内是以元魂的状态存在,他早已舍弃的肉体,他在塔内看了看外面的矛尖,继续说道:

      㚪 “我可以帮助你,还有忐关于修行上的一些事,我这个大帝还是能为你解惑的。”

      终于,在签订一系列的不平等条约后,石年拿开了弑帝战矛。

      “荒塔”

      “老的在!”

      “继툉续镇压着他,可别让這他跑了!”

      “得嘞,您就放心吧,他现在顶多也就是能说句话,他跑不了,我老塔也不是吃素的!”

      青帝露出苦笑,他从未想过要走,一뽲来他早就舍弃了肉身,如今⑂只能依附Ҵ于这荒塔之内,二来他还没有在荒塔内成功的演化出一个仙域,还没达阹到自己想要的结果。

      至于最后,青帝看了看石年,他总感觉这个男孩的身上存在很多的奥秘,他有预感,这个男孩未来的成Ⳃ就绝不止于大帝。

      쏾 “我怎么总感觉这小孩和我梦中的那个人有点像呢?”

      一个想法突然在青帝的内心浮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