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课被学长C了

      世道变了,人心也变了。

      过去多少痴情郎希望能找到一个温柔贤淑的佳人厮ཪ守一生,可生活的压力,命运的坎坷让无数人失去了对真爱的追马求。

      若是能被一个富有的阿姨青睐寨,从而得到物质上的自由,真爱似乎变澒得䔥不值一提。

      叶欢不是这么低俗的人。

      可当面对的是一个风情万种的阿姨时,他无法否认即使精神上没有求活的压力,他的潜ꠜ意识里也会产生一丝堕落的念头。

      谁说找阿됃姨就不是真≦爱了?풮

      在真爱面前,年龄根本就不是距离嘛!

      叶欢浑身一个哆嗦,还好他዇接受的教育和做人的原则令他及时醒悟,否则真有可能走上一条有辱男儿之名的不归之路。

      大美人看到叶欢的眼神从迷朦渐渐变得清澈,俏脸上微微一愣,只见她伸手轻轻拂过鬓角的发丝,眼眸之中噼里啪啦的一阵乱闪,堪比短路的高压电。

      如此强烈的电流,并没能对缓过神来的叶欢起到作用。

      ़可大美人绝对是一个性情中人,竟然当着众多围䵐观百姓的面,娇媚一笑道:“小郎君,你刚才可是说了要和我永远在一起?”

      叶欢从大美勖人的语气中感受到了一种异样的兴奋,心౨中忍不住一阵狂跳。

      尼玛这是真被阿姨看上了?

      从百姓们恭敬的态度来看,阿姨在城中的地位极高,而古代社会女性鬐的地位是建立在男人身上的,所以说닕阿姨背后必定有一个非富即贵的男人。

      那个男人难道是郡守大人?

      阿姨刚才说了,郡守大人请人喝酒,她为何不知道?

      如果不稞是郡守夫人,又怎么会这样鍲说话?

      叶欢反应过来ꍫ,脸色顿时变得极为古怪。

      这算啥情况?

      在守门兵卒门眼中,长蚐相俊秀的叶欢是郡守大人的入幕之宾,现在入幕之宾遇쿽到了郡守夫人,接下去쭍会不会上演一幕正房当街怒撕小三的戏码Ⲡ?

      不对啊!⿢

      没有怒難撕啊!

      正房似乎还对小三颇늕为喜欢,还当众询问是不是真要和她永远在一起?

      古代人的思想也太神奇了吧?

      罴 㯝 叶欢忽끼然怀疑自己所学的历史知识了,至少在人伦文化方面,当前发生的情况完全颠覆了他的认ဦ识。

      “阿姨,我……”

      叶欢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总不能否认自己刚说过的话,可不否认就是默认,这种当众向鲭郡守夫人表白的行为,下场估计……

      不㴥用估计了。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他们一双双呆滞的眼神已欒经说明了一切,而守门兵卒们更是用崇拜的目光仰望着叶欢。

      多么勇敢的美少男啊!

      他说出了豫章̓郡男人们想说又不敢说的话!

      当真英雄本色!

      䌬 不色非英雄!

      灦 郡浌守夫Ϟ人烼娇笑不停,等到笑声暂歇햭,她柳眉轻轻一挑道:“小郎君,本夫人答应你了,这辈子永远ᰓ和你在一起。”

      话音刚落,只听周围响起了猛烈的抽气声,更是伴随着几声摔倒声,应该是有人心理素质不行,受不了郡守夫人石破天惊般的答应。

      答应要和一个俊美青年永远在一起!

      郡守夫人这是要让郡守大人头顶绿油油的节奏吗?

      所有䞲人把对叶欢敬佩的目光都转돘移到了郡守夫人弟身上,这位伟大的女性为了真爱,竟然敢于挑战男尊女卑的世俗枷锁㌎!

      好一个女中豪杰!

      郡守夫人无疑是女权运动的先驱者!

      陈二狗和丁峰抬头挺胸,脸上全是骄傲之色,这两个愣头青彻底被叶欢给折服了。

      大哥就是大㨗哥덦,一出手就抱得美人归,还是豫章郡最高贵的女人,以后若是再多花点心思,皇后贵妃们说切不定也得投怀送抱。

      秗 翶叶欢不콉知道自己在小弟们心中已经成了情圣级别的采花大盗,他望向郡守夫人的眼神变了,变得受宠若惊,变得茫然无措,以及撞了南墙心也不死的坚乸定。

      事态极其严重!

      影响极其恶劣!

      叶欢对此一囂清二楚,可无论换做任何感情经历空白貚的男人,面对一个说出愿意和你永远在一起흍的美女时,恐怕ራ都会产生一种为红颜而不顾秭一切的冲动,

      正所谓冲冠一怒为红颜!痓

      颎叶欢没有怒,郡守大人肯定是怒了。

      此次来到豫章郡,叶欢就是来找郡守大人的。

      쨠这下子好了,还没登门拜访,先勾搭了人家的老婆,这算是初次见面的真情问候吗?

      不管是不是真情,估计最后免不了升级为情杀。

      三角恋的恩怨情仇多了去了,叶欢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扮演不光彩的角色,在内心的一番天人交战之后,理智终究还是战胜了冲动,语气充满了无奈道:“夫人,多谢您的厚爱,不过这事……” 脋

      “你是在担心郡艽守大人?”

      郡守夫人给了叶欢一个放心的鷚眼神,这眼神就和叶欢给陈二襙狗丁峰的眼神一样,充满了无穷的自信道:“放心螊,这事本夫人做的了主。”

      叶欢傻眼了。

      如果有傻帽奥利匹克竞赛,叶欢此刻傻眼的样子弞绝对是冠军的有力﮺争夺者。

      谁敢相信在给丈↉夫戴绿帽的事情上,郡守夫人₁都能做主?

      ཛྷ돁古代敢于公然䭈给丈夫戴绿帽的女人,估计只有皇室的公主,毕竟娘家代鵕表着皇权,驸马们再憋屈也只能忍着。

      䖶 而郡守夫人不可能是公主䶛,豫章郡的郡守虽然是滋一方长官,但还不够资格娶公主。

      那么就是豫章郡守天生懦弱?

      叶欢暗自否定,他来之前初步调查过豫章郡守。

      ꂝ 那位郡守大人并不一般,上任之后对击手下官员恩威并行,有放低姿态旘的拉拢,틹也有果敢嵩雷霆的惩治,不过半年的时间,他就树立了不可动摇的领导地位。

      这样一位政治强人,又怎么可能会是一个懦弱之辈?

      叶欢想不明白,也更看不明白眼前的郡守夫人。

      如果说一切只是玩笑,那郡守夫人的心似乎太⠛大了点。

      当然,可能她和휼郡守大人的夫妻感情极ଏ好,不用担皓心丈夫会迁怒这个玩젮笑。

      郡ᦱ守夫人望着思索着的叶欢,发现这个俊胫美青年给人一种奇妙的感觉,她说不清਄奇妙在哪里,可就是和她见过的青年才俊们不同。

      刚才第一眼就感到与众不同,此刻叶欢思⌛索时专注的模样,譮越发的引人侧目。

      女人往往都是感性的,郡守夫人亦ꔆ是感性的,她既然看中了叶欢,那就不会错过。

      㒼 쒈“来人,带这位公子回府!”

      郡守夫人一声令下,两个护卫立马上前架住了叶欢。

      叶欢苦笑着任由两个大汉把他凌空抬起,他现在就像是一个被恶霸当街强抢的民女,只不过周围百姓的目光,特别是男性们的目光根本就没有路见不平഑一声吼的义在愤填膺,几乎全䉪都夹杂着深攇深的嫉妒。

      陈二狗和丁峰再无忠心救主的举动,二人乐呵呵的跟在郡守夫人一行꽑人后面,좼亦步亦趋的模样好似两个陪嫁丫头……엖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