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则天艳史

      那触ꟿ目惊心的伤口,即便以现代的医疗技术,哪怕这是在电影里,医疗水平莫名的比真实世界要超出几十年的水平,对윭萨姆的ꋬ伤势,也是无可奈何。

      那触目惊心的伤口,血肉模糊已经不能来形容了。

      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莫过于导致这个末世的罪魁祸首——kv病毒!

      ꫀ罗伯沉默了。

      衝 也不用辰光说明,罗伯更뒿清楚病毒的可怕!

      “回去!我们赶紧回去!血清!391血清一定可以救萨姆的!”罗伯焦急着喊着,通红的双眼充满的血丝,已经顾不得自己的伤势了,转身就一瘸一拐的朝跑车走去。

      391血清能不能治矴疗萨姆,产生能够抵抗KV病毒的Ċ抗体辰光并不知道,记忆里对这玩땢意的印象不㯗深㦐,聕而且,电影的最后面,好像也没有对血清效果做出详细的描述。

      “你受伤了,等着,坐我的!”辰光收回了想法,看着罗伯的腿合说,然后也不管他答不答应,抱着萨姆朝钢铁巨兽跑去。

      罗伯闻言,朝边沿靠去,辰光一启动车子就掉头过来。

      뿼刚拉开车门想要上去,远处的照来一对车灯吸引了两人的注意力。

      正쎽是那一对母女二人驾车驶来,一辆寻常的越野车,可不像辰光的那辆ख़,可以不择路的横冲直撞,能跟上已经不容易了。

      贴近后,母女俩怎么也没想到,会有两个人!

      停下车刚试着打招呼:“你们...你们好...”

      换来的是冷漠的辰光,以及上车后只想赶紧回去鵨,根本不想管平时何等期盼着活人,红着双眼的罗伯。

      然后,怎么也没想鋃到,辰光竟然径雨直的开车离开!好像一点也不想理会二人。

      “.....”

      那女人愣住了。

      “妈妈!怎么办?”一旁的小女孩很是紧张的,手ꈋ里还拿着一把枪。

      女人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办,千辛万苦寻到课的活人,竟然会对自己这样的态度。

      就在女人犹豫不决的时候。

      䃉远处传来一道很年轻的声音。

      귄 “喂,那谁,那个女人!你快点跟上!”

      这口音并不纯正!

      女人探出身子看去,不远处那钢铁巨兽停在原地,一个年轻的亚裔露出脑袋看着自己这边。

      见自己ﵔ不回话,那年轻人也不再理会,再次径直的开车走了。

      女人䃠很是纠结,毕竟都是陌生人,虽然是末世,人类应该抱团取暖,可也正因为是末世,自己二人还是女的,在末世里,女人对男人来说意味着什么,可以说都不用去解释。

      最坏的说,是生理方面的发泄处...

      好听点,就是后代的传宗接代的...

      뤭 这就是末世。

      就是那么的可怕镆。

      毫无人性可言!

      而且,先前的枪声,也意味着那两个人对她们母女俩很危险!虽然她们也有枪,但男人㑤在这体力方面㜹天生就比女性要高人一等,孔武有力。畅

      女人很怕,那䦲两个活厃人会是恶人!

      她必须要为自己和女儿能生存的环境做出最好最理智的选择。

      쳩可是...

      “妈妈!“

      这一声呼唤,女人身子一震,؀脑海里想了很多,让女人终于狠下了心!

      她想读一把⊫!츝

      刚才那个年轻的꛷亚裔男子还能想到自己,虽然目的单兀纯以锩否还不能确定。

      ۻ 洬但光궔是那一声,就够了!

      太阳已经完全落下,还能够考虑她们的安危,说明多夊少有詑点善心!

      弰女人想不到,这次没跟上去,下一次还能否遇到就不知道了。

      퓭 将来,如没有其他人照顾自己的女儿,一旦自己出事,她想象不到女儿一个人如何在这末世生存!

      正是如此,那一声呼唤,让她惊醒໕。

      人心虽然可怕,可她也不是没有防备,一旦发现不对劲,也可以立即离开!

      欿跟上去起码还能确认那两个男人好坏,可若不跟上,就一点可能都没有了!

      “跟他们走!”女人吐出了一口气。

      调转车头跟了上去。

      另一头,辰光透过后视镜看到女人那辆车的车灯,再瞄了一眼天色已经渐入的黑暗,说:“罗伯,她跟上来了。”

      如今的罗伯脑子里只有萨඘姆﮾!即便腿受伤了,他还썦是抱着萨姆,小心翼翼的摸着萨姆的头,不断的安慰着萨姆:“澤没事的萨姆,我们很快就可以回去了。”

      “你一定要坚持住!”

      “一定会没事的!”

      ੻ “萨姆ᤘ...好女儿...”

      他的手都在颤抖。

      “辰蹎光,开快点!”他焦急的喊갃着。

      辰光没有说话,用最实际的行动代替了声音,深踩下去的油门䁜带来的发动机咆哮声响彻了寂静的城市。

      竟然那女人已经跟上来了,那就不用低俗等了,况且萨姆看样子也好像顶不住!

      寄全部希望于⧃那391的罗伯多么的急切辰光不是看不出来,萨姆对罗伯是什么意义他也清楚!

      感情如若不是,从进大厦的时候就能感觉出来。

      不是所有人,都能为了一䋣条狗!敢于去面对已知的危险!

      大厦里的感染者ࡷ,即便拥有超人力量的辰光,也觉得后怕!

      全力爆发的钢铁巨兽很快就回到华盛顿广场,剧烈的刹车后停在大门口,也没有顾忌以往的习惯,必须停的远一点,还有情理气味,避免感染者寻着痕迹来。

      樺就停在了家门口,两人快速的下车휳,由辰光抱着萨姆率先的䅠跑到了地下室,罗伯在后面瘸着脚

      ෸紧紧跟着。

      将萨姆放在桌子上,紧随而来的罗伯便将冷藏柜里的血清直睋接整盘取了出来。

      辰光看着他发抖的手。

      说:“我来吧,你太紧张了。”

      “好!”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因为出血「和担心萨姆,而过度的紧张,罗伯挑出391的Ķ血清递给了辰光。

      看着注射器里呈淡蓝色的血清,辰光自问。

      真的有效果嘛?

      如果没有...

      罗伯是否能承受得住这打击?

      立即有了决断。

      “注射哪个位置?”

      “脖子上的动脉,辰光,快点,病땢毒转换的很快的!”

      眼睛微微一眯,沉声说了声好。

      ႉ然后直接上手朝萨姆脖子处摸了下,䒕将血清注射了进去불!

      忽然间... 딤

      朼 “嗯?”扶着萨姆脖子的手,传来㞍一种一样的感觉,以及他好像闻到了一股气味!像是垃圾的燃烧,又像是烂木头之类的气味。

      好像...

      是腐朽的气息!

      生命在消逝....!

      明明血清已经注射进去了렲,为什么还有这样的气味...

      难道!萨姆它!

      真的要变成感染者了?ﳊ

      ƥ还有...

      辰光不留痕迹的抽回了右手,塞在口袋里。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脚步声!

      是一个女人,正小心翼翼的朝他直们两靠近!

      辰光看了过去,罗伯,༦也终于把眼睛离开了萨满,回头看了过去!

      就在那回头的一瞬间,辰光手起刀落!

      劈在了罗伯颈部的某个穴位。

      辰光的辺举动把女人吓了一跳,连忙摸出了枪指着Ί辰光!

      接住倒地的罗伯,辰光看ʘ着女人说:“别担心,我只是不想让我的伙计看着他心爱的小狗变异!”

      “他会崩溃的。”

      됛 楬 闻言,女人终于看清了台上的东西,竟然是一条狗,头部沾染的血迹正说明了受了伤!

      “呃...”

      “放坡心,我们不是坏人,萨姆陪禿罗伯渡过了最难욽受最孤独的那段时间,萨姆要是出事,我想不到罗伯会做些什么傻事,所以,还是让他先睡会吧。”

      “你...”女人忽瘤然觉得自己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原来캐,这个黑人才是罗伯奈佛,那这个亚裔呢?

      眼看腐朽的쩫气꠩味越来越浓重,辰光眉头一皱:“能请你帮我照顾下罗伯吗?”

      说着,把罗伯放在了椅子上。

      “你要做什么?”女人说。

      “我要把萨姆带出去,血清可能没有产生抗体。”说着,抱起了萨姆就朝外走。

      “血清?”女人懵住了,血清这两个字意味着什么?

      那是抗体!

      那是救命的玩意!

      幒“回来再跟你说!”说完,辰光快速的离开了地下室。

      留下女人一个ᩚ人看着罗伯发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意识到,自己女儿还在屋里,深怕辰光会做恶事的她,也不管罗伯,跟了上去。

      쳾 经过大厅的时候,意外的看到大厅还有一个小孩子,短发,长得很是可爱?

      竟然还带着孩子?

      他来不及多想,萨姆身上的馰腐烂味更重了,辰光跑着萨姆朝外面走去。

      跟上来的女人刚好看到辰光出了门。

      撞见辰光后有些害怕的小女孩飞됮奔抱住了女人:“妈妈!”

      搂过小女孩,摸着她的头发:“㻣没事的,别怕,他们应该是好人。”

      㣸 “嗯,妈妈,那条狗狗没事吧,我看到那条狗狗头上好像出了很多血!”

      具体的女人也不清楚,回答不了小女孩这ᔟ个问题。

      谗她摇了摇头,先是看了眼大门方向消失的身影,又回头看了眼地下室的方向,开始思索了起来。

      而辰光出门后,,随意的走到一个房前,踹开大门就进去了。

      见屋内里乱不堪,辰光便抱着萨姆把饭桌上凌乱摆放的物品一扫,把萨姆放了上去。

      然后伸出右手惊疑的看着发光的戒指...

      是的,在地下室的时候,当腐朽的气味弥漫!雷欧欧的这戒指ឥ,갺又开始发光了!

      好在罗伯的眼里只有萨姆,并没有发现辰光手上异样的戒指。

      戒指发光因为什么?因为萨姆吗? 璉

      这光,对萨姆又有什么☢用处?

      他并໌不知道。

      他只知道,兴许!会有什么意想不到的效果!

      将手缓缓的伸过去!

      掌心贴着阿姆的伤口!

      霎那间!

      光芒充斥着整个房间!

      所有的东西都被淹没在光芒之中!

      紧随着...

      辰光直接倒在了地㷷上。

      空气也在突然间,好像变得清晰了起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