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男朋友尺寸很大我疼怎么办

      ꮼ在林薇薇离开后,陆绪继续他的奋战大业。时间流逝ꦗ,脑海里比劳力士还精准的“生物钟”提醒着陆绪,已经4:30。

      准읠备픮放下书离开的陆绪,刚刚走了几步好像有想到了什么,抬头朝身侧的书架望去。这一排正好是自己没看过的书籍,陆绪随手拿起一本,来到收银台。

      “吴阿姨,今天人有点多啊”陆绪把书递了过去,白在这里看了一天的书,陆绪觉得不贡献点GDP有点不好意思。

      웂 “可能是快开学了,书店里的人确实比平常多了点。”吴雪梅顺嘴回了一声,然后熟练的接过,扫码。

      虽然奇怪很久벃没买书的陆绪今天为什么买了一本书,不过一本书也是业绩提成。吴雪梅下意识看了看手里的书名--《心理跙学—语言的艺术》,这个名字很正忖常,但是不寻常的是,封面标题下面还有一行小字“恋爱必学,如何让她喜欢你!”。

      这是青春헐期男生爱鷟情萌动么?吴雪梅联왙系到刚刚和陆绪在一起聊天的那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女透孩,疔心理有一种㔍恍然大悟的感觉。

      ‘难怪这小伙子今天感觉不一样了,原来是谈恋爱了,可以理解的嘛。’吴雪梅心理暗笑,手上动作利索的把书装好。

      而在吴雪梅把书籍翻到正面看书名的时候,陆绪也瞟见了封面上的那一行小子。接着陆绪看到吴雪梅用一种过来人的笑眯眯的眼神看向自己,内心不禁有点尴尬。他只是不想被当成免费看书,蹭空调的人,所以想随便买本书而已。

      书架㕛里䆵的书都是竖着放的,看着书脊上也没什么问题,他就顺僲手拿了。陆绪哪能想到,这本还另有内容……

      ‘我真ꆸ的是随手拿的啊’陆绪心里在无声的辩解,不好意思多聊的陆绪匆忙离开。只是陆绪出了门的背影还能感受吴雪梅,略带笑意的眼神。

       到家已是5点多了,本以为家里没人的陆绪,却是意外的看到了门口有一皮鞋双鞋在那。

      ‘咦,老陆同志,今天回家了?’陆绪心里想⊃着,拉开门传来的那一缕饭菜香味,确૴定了陆绪的猜测。

      走进门,随手把书放在茶几上。陆绪走到餐厅,看到桌子上已经有了好几个菜。看着厨房里依旧在忙活的陆峻同志,陆绪心㘂里一阵说不出的安稳的感觉,这感觉大概就是幸福!땏

      㔫他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这样的温馨浌了,前世陆绪家里也是他父亲做饭,随着陆绪大学毕业,走上机场,生活越来越忙碌,那时候别说这样静静的看着父亲做饭了,能抽时间和父亲喝杯酒都很难得。

      老陆同志,其实平时生意很㫄忙,但是只要一有空闲,就会回家里做饭,让陆绪和林玉珍一起品尝他的手艺。至于陆绪老妈林玉珍同志是不会做饭的,但只要老陆同志有空回家做饭,那么林玉祤珍同志即使再忙,再晚,也都会回缛来一起吃。

      这大概是两人多年来能一直感情如꺽漆的原因,只是苦了陆绪同学,有时候要等到9-10点钟,才能吃到二次加热的饭菜。

      盃“老爸,老妈今天几点回来?”陆绪走到餐桌前,吞了吞口水,对着厨房问道。白天他除了在看书以外,还一心二⮶用的在静态锻炼自己的肌肉,消耗比较大,早就饿了。

      “快了,你妈说六点之前”陆峻在熬一锅汤,一边用勺子在不断的厨搅拌,一边回到。

      对于陆峻同志的回答,陆绪同学很满意。嗯,不用饿着肚子等了,作为一个医生,林玉嚩珍同志的时间观念一直都是很强的,她说了6点之前蔯,肯定会在5:50分左右到。

      “再熬什么?”陆绪探头进厨㲫房,问着那诱人的香味问道。

      来陆峻却没有回答陆绪,熬汤搅拌的手一停,头歪过来仔细的打量了一下陆绪氥,问道:“真的被雷劈开窍了?”

      以前的陆绪话很少,也不会关心晚上吃什么的这个话题,最多问几点吃饭。饿肚子的感觉确实不好受,所以吃饭对于以前的陆绪是重要的事情,由不得他ꏚ不关心。

      陆绪明白林大医生大概和老陆同志打过电话了,纠正道:“也没被直接劈到,地上有积水,被间接导电给电了”

      “然后呢?”对于陆绪同学的答非所问,陆峻同志很不满意,他的意思是问陆绪现在有什么变化。

      “然后我昏迷进了医院呗”陆绪无辜的回道,他有点不知道如何解释自己的变化。

      “什么感觉?”陆峻言简意赅。

      知道敷衍不过去了,陆绪大脑迅速思索了一下语言,似真似假的说道ܑ:“当时感觉有一道热流进ଊ入了我的身体,在我身体里面乱꯳窜,让我感觉浑身很热。接着那股热流콩由下至上直冲我的天灵盖弒,弄得我头脑发涨,最后我好像被打通了任督二脉一般,浑身一阵轻松,脑袋也变得更清楚了。”

      陆绪凩知道老陆同志喜欢武侠,他这样鉉说或䧒许能让老陆同志脑海充满想象。

      听到陆绪的话,陆峻沉思了一番。他以前在部队是听过有人因受到刺激或者因外部压力而改变性格的,另外有些人小时候的性格和长大后的性格相差:也很大。

      ﶾ 看着儿子好像变得开朗,爱说话了,陆峻心里是开心和喜悦的。諢反正是自己儿子,结果是好的就好,万幸没事。

      ⻿ 看着陆峻同志没有追问的意思,陆绪暗自松了一口气,知道自己过了这一关,以后一片康庄大道了,心态也轻松了,开始调皮道儊:“这个香味闻得我都饿了,老爸的手艺真的是越来越好了。”

      听着陆绪以前从未讲过的煽情的话,陆峻搅拌的手不由停了停。把勺子在锅延边敲了几下,沥干净汤汁Ỳ以后Â,拿起一个大汤盆,盛满,递给샦陆绪,道:“端出去吧,当心烫”

      ‘原来是银耳汤啊。里面蔔还放了莲子댾、ǭ枸杞、红枣,嗯,里面肯定还有燕窝。’陆绪接过大汤盆,瞄了一眼,虽然燕窝和银耳很难分别,陆绪也没仔细看,但他可以确定这汤里面100%有燕窝,因为燕窝是林大医生的最爱ఝ。

      t当然主要是陆绪闻到了燕窝那股淡淡的腥味。ન

      陆峻看了一会儿陆绪的背影,看到儿子正常的很,心里一天的担忧完全放了下来。

      ⿂清理完厨房,陆峻脱下围裙,走出来拍了拍陆绪的肩膀,道:“既然鯫没事就好,下次外出注意安全。”

      欞 说完,陆峻同志假装没看见陆绪微红的眼眶,径直走向客厅悻,每次槿陆峻同志等林大医生回来,都是ꎱ窝在沙发上。

      陆绪眨了眨眼睛,缓解了一下感动的情绪,看着、闻着桌子上的一大堆美味佳肴,偷偷拿起了一双筷子。还没等陆绪把食物送进悜嘴里㓑,客厅里传来了陆峻同志惊疑的声音:“陆绪,这本书是你ㆫ买的?”

      想起那本书的事情,陆绪尴尬的放下了准备簟用来偷吃的筷子,窘迫的解释䦨道:“那个…在书店看了一ﶏ天的书,不买一本,我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所以我就随手拿了本书。”

      “额,真的是随便拿的,付钱之쮍钱ᘴ我都没看清楚是什么书。”或许感觉这样的自己的解释力度不够,陆绪又硬着头皮说了句。

      陆峻同志觉得,陆绪同学的话有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看着手里的这本《恋爱必学》,陆峻同志忽然想到自己儿子也不小了。以前陆绪可没这么..可爱,难不成这个雷真的这么神奇,开窍一下子全部开….了?

      “哈哈,没事,没事。你老爸我也是这么过来的理解,理解。哈哈插哈哈”客厅传来了陆峻魔性的笑声。

      陆绪无奈㒶的叹息了一声,继续自己的偷吃大业。误会就误会呗,狁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都成髨年人的思䈘维了,被取笑一秌下没什么大不了。欝

      抣 “咔擦…”5:55分,林大医生准时的走进了家门,听到客厅里陆峻同志猥琐的笑声,疑惑的问:“你们聊什么呢,笑的这么开心”

      “待会再和你说,先吃饭吧”陆峻收起了那本书,起身,去厨房盛饭螈。

      陆绪放下筷子,仿佛自己没有偷吃,默默的在那装透明。林玉珍满脸问号的来回看着这对父子,似乎感ဨ觉到了家里那一点奇怪的气氛。

      林玉珍刚好洗完手,饭也端到了桌子上。三人边吃边聊,陆绪知道了果簙然是林玉珍今天一大早,离开家Ⅳ去上班的途中给陆峻打了个电话,避重就轻的把陆绪被雷劈和完好无损的事情告诉了他。正好在魔都的老陆同志聳也没什么事,于是提前回来了

      一颸家人一起幸福的吃了顿晚饭,连碗都顾不得洗,陆峻和林玉࿕珍便消失在了客厅,进了房间。不要想歪,同时⦗消失的还有茶几上的那本书。然后陆绪即使在不开超频的状态下,也能清晰的听见,老爸老妈房间里传来了的笑声。

      “诶,这事跳进鳫太平洋也洗不清了。”重重的叹了口气,陆绪无奈的回到房间继续锻炼自己的身体。

      第二天一早陆绪起来的时候,厨房洗碗槽里的碗筷已经没了,桌子上放着三碟小菜,花生、▃炒鸡蛋以及醋禺溜萝卜。作为医生的林玉珍同志是严禁在家里吃腌制練食品的,外面吃饭则没这个要求。因为按陆峻同志的解释,﨓外面的食物能吃就不错了,哪里还管营养不营养뉳,健康不健康。林大医生对自己老公的说法不可觧置否,也就不在要求了。

      陆绪在厨房里盛了一碗稀粥,就着桌子上的小菜迅速的吃了两碗。

      今天陆绪还想去书店看书,正准备出门的陆绪好像想起了什么。走到客厅,果然,茶几上静静的躺着一本书,正式昨天让陆绪十分尴尬的那本《恋爱必学リ》。书下面压着一小叠人民币,陆绪不由鷶猜测这大概是老爸老妈给他的恋爱基金。

      这是在鼓励自己早恋么!

      陆绪无语,他有着趗一个30岁记忆的人,难道要对16-17岁的小姑娘下手,这会不会…犯罪?

      不过他还是一把拿起了书和钱,把书随手塞近自己的书架,然后划拉了一下人民币,嗯,3000块钱,不少了。

      陆绪脑海里自动脑补这笔钱的作用,两个人吃饭一天一次,每次差不多70块,电影一个礼拜一次,两人差不多花60块,再送个礼物,比如买件衣服什么的⻜也要300-400。这样一个月下来还剩300多,正好可以开一间五星鿵级的酒店。

      咦,我为什么脑补꘬一个月和酒店?陆绪甩了甩头,抛开这些无聊(ang zang)的想法,把钱往兜里一踹,抬脚出了门。

      手中有钱,心中不慌,今天的计划可以稍微变一变襇了。不过晨练还是要继续的,今天先跑10公里,方向东,北。

      热身完毕,出发,go!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