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电视剧免费完整版

      “......原来你说的是灵异事件要㤝保密的事情啊?那你似乎理解错了什么,我指的是,警局无论文职武职都是猛男猛女这件컇事。呃,看你的表情,这个事情竟然不需儮要保密吗?”李昂斯转动玻璃转盘,想了想,还是没有伸筷子夹餐前小菜。

      “......?”云天璃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李昂斯在歅说些什么。

      文职武职都是猛男猛女?说的ॻ是什么?和保密协议有什么关系吗?扖

      谁知道是怎么回事,只是略微一想,右极的ӭ脑回路清奇的跟上了李昂斯,饗他顺着往下说道:“都说是龙国警署咯,人均武力值高上一些也很应该不是秘密到要写保密协议的程度吧?”

      ꘼ 李蟀昂斯“恍然大悟”哦了,“说的也是,毕竟是专业的。”

      此时,云天璃脸上的表情可以用“???”来形容。

      “老李你为什么会觉得这种事情会很严重,老实招来,你经历了什么?”右极虚着眼道。

      李昂斯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然后语气做作的说道:“是这样,鄨我们国⭛家考古队那边文职那边之前有个看起来相当娇弱的小姐姐,以你右极来比较都是文⠅文弱弱那种......”

      “特么的有事没事扯我做什么?!”右极挥着拳头表示抗议。

      “没,就是打个比方。”李昂斯一把推开右极的拳头,语气恢复正常,“–别打岔큹啊,我继续说。你也知道我时不祪时是会去健身馆锻炼的对吧?然后很不巧的,我家附近那个健身馆最近关了。上星期刚和考古队的出完一次任务,这星期放假,想着重新找家健身馆。”李昂斯笑着,做了一个推门的动作,“结果你猜怎么着,我在前台那边交完费往里头走,刚推门进去,就看到那个‘文文弱弱’的小姐姐在那边一下一下的推杠铃,我一看,哇,两边加起来边好像是四个20公斤杠铃片儿。”

      同样在听这番对话的纸镜脑袋里面浮现出来了一个筋肉ᄂ少女,涨红着脸一下一下推动着比她还要巨大不少杠铃的画面。

      “假的吧?差不多덩一百公斤?举得起来么还一下一下推?”右极听到这个数字,估算之后,表示了强烈怀疑,“你不要骗我啊,这一百公斤的杠铃,可比我们那胖墩儿教练都还重。”

      你们教练在BP(ban\/pick,游戏术语,这里指选人和禁用的环节)环节已经背了很多锅了,现在还要拿出来当做谈资消费,嵼这可不道德啊右极选手。

      对星际联盟电竞比赛并不陌生꘣的纸镜唿当然熟悉魔术师战ਛ队的大胖子教练。又及,她还经历过一段时间某博和论坛环境熏陶,所以对于这样的说辞,就算是肯定不会被曝光到网络上面去,也总是会莫名抹一把冷汗。⋨

      李昂斯摇着手,笑着说道:“这可不是骗,我说䩪的都是实话。嗯譺......后来我看着她推了一会儿杠铃,由衷的深感佩服。不过,她终于认出了我之后,非说着什么‘这可是世界级机密!’‘必须签个保密协议!’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话。哎,老右呐,你不知道,一个能够轻轻松松可脄以捏死我的女孩儿拜托我这个心软的帅哥,这是一件多麻烦的事情。”

      “我特么信你个鬼。”右极嘴角一抽,“你这改编也不是乱编,凡尔赛也不是吹륱牛啊......”

      虽然感觉是在吹水,换做今天前我应该是接受不了的吧......

      胈 不过今天发生这些事情我不也接受着过来了吗,这点事情我竟然感觉似乎没有这么夸张,更加容易相信。

      嗯,还有说起来,那个在比赛场上面稳重,发挥稳定的右⪢极竟然在私底下还是个相声演员的捧哏担当,哎呀哎呀......

      纸镜抿了一口茶水,随后感受着大麦茶的淳而清的香味,将两人的谈话当做素材,津津有味的听着。

      墨以可ᚁ则是虚起眼睛看了一眼这两个人,鯜随后小小声地向旁边抹了一把不存在冷汗的云天璃问道:“天璃,今天这家菜馆,怎么感觉有点,经营不佳的感觉䥀?”

      和云天璃ో做貘了两年的搭档之后,墨以可对云天璃挑选菜馆的眼챛光왤毫无怀疑。只不过,在进入菜馆,作为灵异侦探敏锐的观察之后,墨以可得出一个结论。

      无论是这里的卫生,方才路过的大部分人员,还有种种状态,都在显示着这家菜馆并不是单纯的进入营业淡季或恰好当天没人来显出的冷清,而是处于一种长期的,恶性的经营不善的状态ၭ。

      而前文也说过,菜馆坐落于一个城中村和现代街区的分界之处,是拥有地利的。按照道理来说,就算此处味道真的不算顶尖,算得上好味道,也应该是学生党或者上班族们经常光顾的地方才对。

      造成这样经营不善的原因,墨以可没有第一时间得出答案。

      “这个地方是五十多年前,某次事件之中遗留下来的异空间,ﶖ如果不是天璃有特殊的方法,也是找不到这个地方的。”刚坐下,稍微小小声指导了一下乐时琴〆使用古龙文水晶的林云帮着回答了,“呃......我记得刚才下车的时候天璃好像有讲过来着。”

      墨以可扶了扶眼镜,然后脸色微红的低下럤头抿了一口茶。

      “小墨同学应该是靠着老弟的肩膀睡得有些迷糊了,所以没听到吧。”吹了吹略烫的茶水,林心莹也神色悠扬的抿了一口茶。

      墨以可喝茶的动作不⃱知道为什么僵硬了半秒,然后继续喝茶。

      “老姐你和我们都不是一辆车,下车也分着有段距离,怎么说得和你看见了似的?”林云扶额。

      “那当然就是我猜的啊,看来是猜对了呗。”林心莹一脸无辜。

      “不是不是,你怎么就猜对了?我还什么都没说呢。”林云⼌直接歪头疑惑。

      “老弟,这叫大胆假设。”林心莹说得义正辞严。

      “那小心求证被你丢去哪里了?!”林云不满贶。

      说起稳重,林心莹也是个不熟悉之前觉得文文静静,稳重端庄的女神型人物。熟悉之后嘛,不知道该说是幻灭还是什么,反倒觉得是有种腹黑和㠏调皮的感觉了。林云呢,就感觉一直是一幅老实人的样子,熟悉了之后也是这样,一直是似乎很好欺负的角色担当呢。

      纸镜微笑的看着姐弟俩叽叽喳喳的拌嘴,感觉茶水味儿似乎更足,就差拿把折扇或者瓜子了。

      乐时琴看着开始拌嘴的两人,向着一旁嚼着酸萝卜的云天璃,艄接着问道:“虽然他们是说有这么个地方⃒,但是刚才都没问,天璃同学你是怎玱么知道这个地方的?”

      嚼着酸萝卜,吃着辛酸辣味的云天璃目光朝上,似乎看着天花板,思考着往事。킿

      “小天璃呀,对这里有㰽什么看法䴼吗?”

      “皓石,在外面的场合请叫我天璃干员!我现在不是一个小孩子!”还是满脸稚气,但是故意板起脸来的,矮矮个儿的天璃,不满的反驳着面前的高大倣男子。

      不等那位被称为皓石的高大男子道歉,她马上就有模有样的说出了自己的推理:“首先,这里的人员大堄部分都神色不佳,神色懒散。や然后,周围虽然似乎每天都有打扫,但是㈔角落和其他地方的灰尘依然非常多。再就是,这里外头好多的椅子上面的都多多少少积了一些灰尘——所以我推断,这里根本就是经营不善了!”

      “这孩子,观察딄的还蛮仔细。”一位穿着OL风格,无论是领带还是长发都整理的一丝不苟的女子也看了看周遭,“而且,她的看法其实还是挺正确的,无论怎么看,这里都是要倒闭了——如果忽略此处是异空间开设的餐馆的话。”聫

       “什么?这是说!我说的不对吗?!”天璃㓿下意识的反驳道。

      㙚“那当然不是了!你们皓哥怎么可能带你们来经营不善的地方嘛。嘿,可别看这地方一幅经营不善的样子。事实윲上这里就藍是故意‘打扮’成就连资深的灵异侦探都无法识破的,你们皓哥寻找到的超级秘密南广菜美食餐馆!”

      ......往事如烟,已然飘散。却似昨日,历历在目。

      “以前......有人带我来过。”云天璃语气不变的回答道。

      “可开餐馆的话,为什么要刻意开在这种异空间里面呢?”纸镜忍不住毭开口问道,“就像是刻意隐藏起来一样,难道是为了灵异侦探特஄别开设的什么据点之类的吗?”

      云天璃想了想,还是回答道:“虽然说这地方没有我们同行之类的带路的话,肯定是不会有人来的——可能真的补是据点之类ꅪ的吧,之前来的时候没有问,一会儿我问问?”

      说起来,当时确实没有问这个问题。

      “......呃,甚至不知道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就带鸚我们过来了吗?”乐时琴表示疑问,㱃“但一般来说异空间都是要有灵异现象才会发生吧?据我所知,现代科技似乎还没有办法解释这种奇怪的现状。”

      映非要说在今天所有来的人(大家都懂要包括乐时琴)之中谁最不太期待,乐时琴肯定就是那一个了,毕竟半灵体不需要吃饭,也感受不到食物的味道。

      所以她现在一半在玩弄着这个新得到的古龙文水晶,一半在好奇这个由云天璃领着他们进来的“异空间”。

      “唔,应该是这样没错,一会也连带着큱一起问问吧。”云天璃点了点头。

      说起来,当时只顾着吵嘴和吃饭了啊,好像什么也没有注意更多。她突然间有些恍然。

      看到云天璃神情恍惚的样子,乐时琴沉默半晌,才缓缓道:“......没问题吧?걐”

      呃?云天璃还沉浸在之中,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乐时琴为何露出这样的表情。

      “喂!!没问题吧?!”纸镜也是챕反应过来,一脸惊恐,声音都提高了八度,下意识的摸了摸自灝己的袋鼠兜。

      不过她并没有摸到那个让人浑身귏都会感觉冰冷无比的陨冰手枪,那个东西在发生在医院的事件结束的时候,就归还墨以可了。

       之所以会问这个问题,当然是对于刚才的事情引起了PTSD。

      一个经营不善的菜馆开在似乎是因为灵异事件引起的异空间,结果带头的人对这个地方却一无所知......

      我是不是又中了镜花水月啊。

      云天璃看聡着把害怕写在脸上的一人一灵,缓过神来,慌忙摆手:“没有没有,这地方绝对可靠的,之前来的时候,也是和쀎其他的灵异侦ṩ探一起来的!”

      听到这句话,一边林心莹也不和林云拌嘴了,凑过来问道:“其他的?不是和墨以可一起来的吗?我记得云天璃你说过,你已经和墨以可搭档了两年了啊?”

      “......这倒是没뇘错,不过还要在这之前。”思考了一下,云天璃笑了笑,回答道,“我也两年多没有来过这里了,而且毕竟之前也就是别人带着来过一次,还是不太熟嘛。”

      这时,餐厅的门被打开,一个服务员打扮的年轻男子端着餐盘走进。“打扰了。”

      “一个味道,被墨以可称为‘大美食家’的天璃同学记了两年多。”李昂斯看着端上来的菜,手上的筷子已经拿起来了,“安啦纸老师,还有什么比这更棒的介绍词吗?夹菜夹菜~”

      纸镜推了推眼镜,只是紧张地把注意力放在服务生端上的菜上面。

      用木桶一般的大木碗在外,一个毫无花哨的铁盆在内,装着一碟混杂了酸撉菜,红薯粉,豆腐,辣椒等一众青菜的菜品。菜品总体看上去甚是杂乱。因红ᤲ薯粉和酸菜较多的缘故,即使有一众青榚菜和红色的一小点辣椒,色彩略偏暗。不过自那之中,飘出几乎微不可查的阵阵酸香味儿,让人面对这样样色暗淡的菜品,也不会缺乏食欲。

      纸镜不是那种食物知识面广的美食宅,認面对如此杂乱组合的盆菜......自然是叫不出名字。

      “这个是叫罗汉斋吗?”李昂斯问道。虽然拿起筷子,不过他身处较远的位置,没有第一时间夹到菜的地利。

      云天璃点了点头,说道:“现在叫ꕂ杂菜盆儿,不过确实,‘罗汉斋’这古老无比的叫法才是这菜品最初的名字。”

      罗汉斋?杂菜盆儿倒是听说过。

      坐拥地利的纸镜想着,毫不客气的第一个动筷子,夹了些粉条和酸菜回去。

      粉条酸菜同入口,味道相当酸滑,但是又不至于酸到腻人。唔,倒是没有什么辣味,辣椒的轻微辛味还是做到了调味。

      总而言之作为开胃菜算是还不错。

      ᕞ “不错诶。”纸镜由衷的说道。

      卸下疲惫和烦恼,就是要在享用美食的时候。

      转盘转ዾ过一圈,又有新的菜上来了。

      先接上的,是一锅口感清甜的莲藕乌鸡汤,后来的,有外煎至金黄,外稍酥里嫩滑的酿豆腐;杂粮汇集,金黄美味的南瓜盅;浓香可口,肉质滑腻的狮头鹅;还有口感酥脆,一口下去海鲜与酱汁组合超奇妙味道满溢的吊筒仔。

      最后再上一碟清炒的时蔬,就算是菜品上齐了。

      衷妨或许是客人较少的缘故,菜品从罗汉斋到收尾上来的时蔬,上菜的全过程也不过是五分钟,服务生的动作也算得上是熟练,几乎是一碟上来,没转完半圈,下一碟菜就又上来了。

      作为要缓解身心上不适的人,纸镜虽然第一个动筷子,但是后面吃的并没有其他人多。更多的,她和揵身边拿出手机正准备刷手游的乐时琴,关注得更多是这位动作迅捷ᴛ的服务生。

      羽 服饰有种不同于环뢫境的干净,长相颜值也算不错,最重要的是,这熟练的上菜动作和时刻保持微笑的神态——有这么个行动力超绝到能引起注意的긖服务生,这༌家店到底是ē哪里看出来了经营不善?

      纸镜疑惑的视线朝向墨以可时,墨以可也同样露着疑惑的小眼神,筷子勺子并不停下的吃着东西。

      云뗻天璃则是在动着筷子的同时,和林云很自然的讨论起来的最近够番剧的一些更新情况。

      不过,似乎是乐时琴那个时候经常有用林云手机上网看剧什么的缘故ۖ,总之林云也能在沉睡之间借用梦境大致上补上了自己想要看的番,两人发现了双方观看的剧情相似度极高之后,相谈甚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