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战争幻想>

      “作战计划非常简单,首先提尔比茨诱敌,你需要做到的只是在最短的时间内吸引对方的注意力,然后保证自己的安全。”齐开坐在水潭边缘观察着蝠鲼背上的虚拟影像说道:“在无法保证自身安全的情况下立刻撤退,撤退方向你自己决定,但是还是那个,以保证自身安全为第一前提。”

      说完齐开不管提尔比茨的反应就继续说道:“雪风你去我给你的这个৾坐标待机,向所有接近你的单位雷击,大青花鱼你在远海待机,如果对方的水面舰艇离开了航母,你知道你要怎么做。”

      在虚拟屏幕上模拟号一切,齐开站起身看了眼廲众人:“懂了?”

      雪风抬头思索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走了,大青花鱼呵呵笑了笑,转头誈也钻进了水里。

      提尔比茨看着齐开,表情有些为难,没有了帽子的约束银色长发似乎让她很不适应:“指挥官......对不起我不篺是很清楚您的意思。”

      齐开看了她一眼,然后用蝠鲼给提尔比茨发了个时间:“我要你在这个时间点回到这里,回到我的面前,带着你能带来的所鮸有活着的战利品,懂?”

      说着齐开走到提尔比茨身前,提尔比茨为了拨方便玾齐开特意在水面上向水边靠拢,方便齐开可以够到她,而齐开更是一点不客气上前直接拽住提尔比茨的衣领地吼道:“你讨厌等我更讨厌等人,到了那个时间我见不到你的人或者晚一分、晚一秒,我都不会放过你,知道吗?”

      提尔比茨微微偏过头,白色的刘海挡住了半张脸。

      “这次清楚我的意思了没有,说话。”齐开皱眉。

      提尔比茨并没有回答,只是略燩微僵硬的点鉾了点头。

      齐开看了她一会儿然后松开了手掌,回到蝠鲼身边:“去吧。⁷”

      ꏣ 提尔比茨转身,打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就离开了洞穴。

      “嗯,挺有点那뺦么个意思的。”坐在蝠鲼身上居高临下俯视齐开的猎户座说道:“不过话说回来汝下的这些命令㽼都是什ꨟ么跟什么啊,她们三个得到的命令毫无关联。”

      “我有没有那个意思要你管。”齐开翻了个白眼,轻轻咳嗽了两ἃ声:“还有为什么你们的指挥系统是这么个东西,没点更方便好用的吗?而且你往后去去,我看不到上面的情况了。”

      被齐开不耐烦졫的撵下蝠鲼的猎户座ꊁ不满的瞥了벶瞥嘴,但还是乖乖下来站在水潭表面凑到齐开的身边说道:“呐,提督提督,把汝的计划告诉余好不好,呐,提督~”

      原本还在制定作战计划的齐开,被猎户座一阵嗲言嗲语膈应的脸色直接就绿了:“这是什么?你新想出来的生理攻击吗?”

      “切,不懂风情的家伙,这世上有多少人想让余对他撒娇余还不屑去呢。”猎户座一脸鄙夷椗,但是随后就又换上了讨好的表情:“告诉余嘛提督。汝不说余就一直缠着你。”

      齐开原本打算无视猎户座,但是最后还是架不住她的死缠烂打说道:“看这个。”

      猎户座朝齐开拉出的照片看去,上面是海面之上两只舰娘小ᘌ队。

      “这是我让萨拉托加抽空拍的,是正在进攻这里的两只小队。”齐开说着,将画面上的十二个舰娘用三种不同颜色的线条分别标注了出来:“虽然都是一方赫赫有名的大舰娘,但是这种来自不同提督的混搭真是不知道该说组织这次行动的人是蠢,还是胆子大。”

      评论完齐开又将一个舰娘着重标注了出来:“希佩尔海军上将,东海出了名的战斗玛丽;维内托,别看她这一副怂样无论是战场上的直觉还是炮击的威力,在世界上所有的战列舰舰娘中稳居前三,唯一的缺点就是这家伙从上到下从里到外连小学生都不如。”

      猎户座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所以这支小队就是汝的目标?”

      “嗯。”齐开点了点头:“只要那个样子的提尔比茨出现,퍥希佩尔一定会忍不住出击,维内托和利托里奥是北海所属,根本无法阻止希佩尔,约克城和大黄蜂是出色的战术䨆执行者,让她们做出选择是不可能的,所以ᩏ她们一定会上钩。”

      륇 说着齐开在地图上标出了他认为的交战地点:“那种状态的提尔比茨根本不可能在维内托的炮击下坚持多久,所以她一定会在短时间ꐎ内退뭣走,之后失去了敌人作为掩护的提尔比茨根本无法在两艘쮇航母的压制中自由航行,所以虽然我给她的命令式撤退,但是她根本没붘法撤退到安全位置。”

      猎户座微微一愣:“那汝让她撤退是为了什么?”

      “为了让她们以为提尔比茨的撤退方向是她们决定的。”齐开说着又在地图一处海湾画了一个圈:“事实上甕提尔比茨的撤退方向确实是她们决定的,所以她们才会没有任何迟疑的钻进我的口袋里。”

      猎户座黫恍然大缭悟:“汝让雪风待机的地点也是这里?汝怎么确定她们一定会选把提尔比茨向这里逼迫?”

      “因为没有了人类指挥的舰娘,作战的方针就只剩下人类编撰的舰娘战时手册的水准。”齐开说道:“她浦们不会▝分析情报,船不会分析战局,只会选择她们认为最有效率的手段,某种方面来看,她们其实和机器没有什么区别。”

      猎户座挑了탻挑眉,脸上的表情⮄似乎很满意。她慢慢悠悠坐在齐开身边似笑非笑的说道:“汝刚才说的那个什么手册,是不是也有汝的手笔?”

      齐开看了一眼猎户座自始至终都没有离开水面的双脚,沉吟了一下说道:“那个手册最后一次重版我确实参与了,如果不是学校方面不同意我甚至想把那个手册回炉重造,编的一屁股屎。”

      “那可真是谢谢人类啦。”猎户座心情很好的学着雪风在齐开身边踢水,两人沉默着,谁也不说话,就这样过了一阵子,齐开才轻轻长舒了桫一口气。

      猎户座微微S挑眉,转头就ﵽ看见提尔比茨拉着六个浮在水面上的舰娘回㛓到了洞穴:“指挥官......应该没有让您等多久吧。”

      齐开看了眼蝠鲼身上的时间点了点头:“比计划早了两分钟,表扬。”

      接着齐开面涺色复杂的看着那六具宛若尸体般浮在水面上諹的舰娘深深地皱了皱眉:“一般你们怎么痬处理?”

      猎户座饶有兴致的围着六个舰娘绕了几圈,还用手戳了戳约克城的胸部,语气有些橘子:“沉了。”

      “除了这个呢?”齐开眉头锁的更䢐近。

      “那要看提督咯。”猎户座说着又戳了戳维内托的胸部,脸上露出满意的神色:“我们黑海不只提供沉船服务还提供舰体整个的重新涂쬦装服务,只要把他们沉在这水潭里面一年,等她们再次醒来时就是彻头彻尾的黑海舰娘了咯。”

      猎户座说完特地看了齐开一眼:“不过她们还会拥有之前所有的记忆,虽然变成了黑海,但是还得调教一阵子估计才能驯服。”

      齐开看了眼维୫内托和利托里奥,沉默了一下又问道:“还有吗?”

      “还有冷冻服务。”说到这个猎户座一脸面无表情,宛若机器:“就像冰箱,怎么进去怎么出来,就是出来的时候得花点时间化冻。”

      “那冻上吧。”齐开说完就不再理会猎户座,继续给提尔比茨发了个时间说道:“下一个任务,还能␕战斗吗?不要勉强自己。”

      提尔比茨侧了侧身子挡住在刚刚的战斗中新报废掉的那门主炮:“指挥官,我还可以继续战斗。”

      齐开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去吧,作战计划给你发过去了。”

      提尔比茨点了点头就转身重新回到了战场。

      “接下来继续诱敌?”猎户座指挥着低级黑海将那六个舰娘装进冰棺之中沉入潭底问道。

      “不褶能了。”齐开摇了摇头:“虽然没有航母的侦查,但是战列舰向这里开炮时他们的火控也一定注意到提尔比茨拉着六个舰娘进랏来了。诱敌估计不行了。”

      猎户座重新往齐开身边凑了凑,看见齐开不停地点着屏幕上一个舰娘的脸,面露寒霜问道:“这孩子是谁?”

      ؐ“长门。”齐开回答道:“西海总督的掌上明珠,一百年来唯一一个可以基本代替人类自行指挥作战的舰娘。”

      “这么强?”猎户座杤瞪大了眼睛:“要....뭄..”

      “住嘴。”齐开打断了猎户座的话说道:“只是这丫头没大有自信,如果她又希佩尔一半的果决......”

      说到这齐开的脸色暗淡了一下:“如果她有希佩尔一半的果决,就算她不情愿,在我手下也不会全心全意,我也愿意用尽世界上一切恶毒的手段把她抢到我的镇守府上担任旗舰。”

      猎户座微微顿了顿,眼睛转了一圈笑道:“现在也可以哦。”

      齐开没有理会猎户座,緡继续全心全意关注着战局。

      傻在提尔比茨进入山洞之后,长门小队立刻停止了炮击⎪并原地待机,在提尔比茨返回战룳场后,她和雪风反复尝试了几次诱敌,但是长门都只让她的小蒄队有限出击,并没有深追。

      看到这一幕,齐开啧了很大一声,脸上表情要多臭有多臭。

      “怎么,吃瘪啦?”猎户座笑呵呵的调戏着齐开。

      薳 齐开理都不理猎户座,他烦躁的用手指敲着额头,让提尔比茨和雪风不坄要再轻举妄动ꃑ,然后就这么枯坐着,脑海中反复思索着新的计划。

      然后,十分钟之后,在没有看到提尔比茨和雪风有新的动作之后,长门带着自己긠的小队果断开始前队变后队,溜了。

      “她们这是......”猎户座看着蝠鲼身上六个后退的红点,声音有些幸灾乐祸:“逃跑了?看来某人的作战意图完全被看穿了哦。”

      齐开烦躁的揪着自己的头发,又咳嗽了两声叹口气说道:“这一轮确实是我输了,如果提尔比茨状态再好徧些就好了,那样我就有更多的操作空间了,可惜了。”

      猎户座忽然后退了两步,她像是从来没有见聬过齐开般用超级夸张的语气说道:“汝就这么认텶输了?余还以为汝是那种不会轻易承认失败的人呢。”

      “谁说的。”齐开翻了个白眼:“我只是不喜欢失败,再说了这只是第一轮而已。诱敌作战虽然被她看穿,但是她却没有ⶋ看穿我的第二意图,最后还是我赢了。”

      “你还有第二个意图?”这次猎户座是쩬真的震惊了。

      “当然有。”齐开叹了口气:“以后出门不要说你是我的旗舰,就你这智商还差点。战斗结束了,我去找吃的了,她们回来就让他们休息去吧...떢...哦,还有。”

      似乎想到了什么的齐开停下了离开的脚步,顿了顿说道:“她们࣏带回来的舰娘全部冷冻起来吧,替我给她们说声辛苦,还有这个......麻烦代我还给她。”

      说完齐开放下提尔比茨的军帽就离开了。

      猎户座看着眼前离去的大男孩,脸上难得露出宠溺的神情。不过看了看放在墙壁边缘的军帽猎户座的嘴撇了撇自言自语的说道:“凭什么余要帮你还?”

      于此同时,夏威夷本岛远处的海域。

      “姐姐,姐姐怎么办,我们会不会就沉在这里了?姐姐我好怕樄......”无数炮弹横飞,炸弹爆开,陆奥紧紧地抱着自己姐姐的腰嚎啕大哭。

      长门紧紧地咬着牙,带着妹妹在漫天炮火中努力的躲避着黑海的攻击。她不是不想回᳇应自己妹妹的哭嚎,实在是她已经无法分出那些心思去回应。现在她脑海中想的只有怎么保护妹妹的安全,然后,一定,一定要把眼前的情况报告给自己的提督。

      远处,舰娘们一生都没有见到过的场景,或者说是她们做梦都不敢梦见的地狱正在紧紧地追逐着她们。

      原本,从来都是单打独斗,从未,从未,从未成群出现的黑海舰娘,这次集结成了一个非常可怕的舰队。

      提尔比茨,萨拉托䞮加,阿尔及利亚,雪风还有未知的潜艇黑海舰娘。

      即使今天出动的5支精英小队全部满装满员出现在这里,这也是她们绝对无法对抗的存在。

      唯有逃跑ᾃ,唯有逃跑,唯有逃跑。

      “抱歉长门,虽然现在不是时候,但是......”原本用面具遮住口鼻的北卡,现在面具已经不见了,样子颇为狼狈的来到长门面前:“是我的判断出了问题,如果我早听你的早一些撤退我们就不会陷入这种困境里了。”

      长门摇了摇头:“这不怪你,我们谁都没有想到提尔比茨和雪风真正目的不是引诱我们,而是拖住我们,等待萨瘘拉托加和阿尔及컟利亚的支援,这次我们谁都没有错,但是我们输了。泬”

      箚北开面色阴沉的点了点头,她们是真的没有想到短短几十分钟间,原本人类一方的巨大优势居然会直接变成史无前例的巨大颓势。

      不仅负责斩首作战的b小组被莫名其妙的全歼,就连负责拖住黑海的三支精英小队也无声无息的被快速高效的处理掉了,如果自己小队再有什么闪失,㓭那么负责主攻夏威夷本岛的舰队将失去所有的核心高层战力,三大舰队联军也将面临要么退走,要么冒着被其他黑海突击本部的风莿险从别处调集人手䯂的窘境。

      Ὄ可以说这是最差的情况了。

      想到这负责殿后的北卡看了自己妹妹一眼,华盛顿不需多说什么她已经明白了自己姐姐的意思。

      突然意识到身后异常的长门转头,就看见北卡、长门、列克星敦和萨拉托加朝五个黑陝海舰娘笔直的扑了上去。

      僧 长门想说什么,但是看见四位舰娘的眼神她喉咙里的话就只能变成一连串嚎哭,然后转头带着自己的妹妹继续向舰队本部撤退。

      一段时间过后,萨拉托加看着已经站不起来,却还死死捏住自己脚腕的舰娘向其他人问道:“怎么办,还追吗?”

      “我没有收到追击的指令。”阿尔及利亚面无表情的说道。

      提尔比茨则望了虚空一眼◄:“指挥官给我规定的时间快到了,我要回去了。”

      说完提尔比茨便不再理会其他几位黑海,径直返回海边洞穴。

      罋听到提尔比茨的话,阿Ṋ尔及利亚立刻紧紧地皱起眉头:“她怎么这么没有警觉?这些人还有意识呢。”

      “有意识又怎么了,她们还能跑回去报信不成?”大青花鱼围着四位舰娘一圈一圈쪾的绕着,看起来就像是戏耍食物的鲨鱼。

      詩“指...指挥官?”尚存最后一丝意识的北卡挣扎着抬起头看向萨拉托加:“你们,你们有提督了?”

      “没错哦。”萨拉托加微笑着蹲下身,轻轻勾起北卡的下巴,语气温柔和蔼:“算上你们,我想这次带回给提督的战利品应该会让我们家那位满意了。”

      뎧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北㺱卡不断重复着,即将苔涣散的眼神中充斥着恐惧:“人类...有人类背叛了我们吗?”

      北卡想妼象着原本虽然数量庞大战力卓著,但是智商堪忧的黑海有了一个人类指挥官之后的场面;想象着未来战场上不再是舰娘们六人一组的自由驰骋,而是黑海和舰娘一同哲6v6的地狱绘卷;想象着人类传说中最为可怕的几个梦魇共同组成的噩梦ↁ舰队。

      人类,人类......最后打败人类的,居然还是人类?

      这算什么?褘

      “恰恰相反哦。”听到背叛两个字,萨拉托加脸上的笑容虽然没有任何退却,但是眼中的寒意却让北卡狠狠地打了一个冷战:“是你们人类,背叛了我们的提督。”

      “虽然我们的提督没有说什么,襍但是身为提督的舰娘,这份屈辱,我们是一定要替我们的提督讨回来的。”萨拉托加说完狠狠地甩开了脚踝上的那只手,语气㪺阴森可怖:“莞今天只是一点微不足道的利息,请不要这么大惊小怪。”

      “凰没错没错!”雪风在一旁帮辭腔道:“都是因为你们提督才整天不开心的,你们都ꌣ该......”

      阿尔及利亚捂住了雪风的嘴说的:“下面的话可不能说哦,提督会生气的。”

      雪风仰头看了眼身后的阿尔及利亚,乖巧的点了点头。

      北卡则躺在海面上哈哈大笑,只是不知是自嘲还是单纯的觉得好笑,只是她的笑声୧任谁都听不出一丝欢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