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我与20个美女荒岛

      “你来干什么?”那女子开口说话。

      쭩莲藕人似乎被吓到了,往芝前跳一步,在空中转륛身,发觉是那女ꦜ子后才放下心来:“女儿啊,你赶紧跟我回去靐吧,我真是要被逼疯了。”

      莲藕人竟然是这ﲐ女子的父윸亲,不过看他这幅模样,应该只故是一个化身。

      “回去干什么?”女子知道父亲让自己回去的意图괉,但她ܷ还想确认一下。

      “当然是回去成亲了,第一域的木家公子看上你是你的福分,你不应该逃避,我们家族承受不住木家的压力。”띍

      ഀ 莲藕人知道自己的做法很不对蟭,但是还是要逼自己的女儿,毕竟木家可是第一域的最强大的五个家族,家族内的神都不止一两个,不是自己区区一个元固境界可以抵挡的。

      “你只会这么说,我还以为你让我来꓈管理你穸创办的这个学院是想告诉졩我Ԝ你放弃了逼我成亲,没想到是我想多了。”

      这ⴒ女子竟然是八十九学院的现任院长,而面前的莲藕人更是厉害,居然是八十九学院的创始人,也就是真正的阵法大师,但此时呼呼大睡的白蓝天显然是见不到这两位大人物了。

      “不是我賈逼你,是木家逼我,要不是.....작.”他突然停止,这样说ꪃ不是怪⣓自己女儿了吗?

      “怪我抢了他家族赏赐给他的四御之一白虎吗?”院长自然知道自己父亲想说什么。

      莲藕人叹了口气:“不仅仅是木家,很多人都想抢白虎,我已经被逼的受不了了蟚,ڒ你知道来过的最高境界的武者是谁吗?”

      “是固帝九段,被称为半神的人,而且来的Ꜭ不止一个两个。”

      他本以为藏好女뱣儿就不会被发现,但是还是敌不过半神的情报网,最后他只⍵能在此恳求木家,木家公子还是氿原话,只要他女儿和木家公子成亲,木家公子就可以讁保护他们整个家族,他被逼⫝̸无奈,还是决定来和女儿谈谈。

      㘷“半年时间,我⾵要举办完这次级长选举。”院长只能妥协,在半神面前,不只是自己能不能逃脱的问题了,整个家族都可能被覆灭。

      “对了,那只ľ白虎呢?”莲藕人想起矛盾的来源。

      “你管不上。”院长显然不想给自己父亲说出荔枝的下落。

      “㷪算了,我去跟木公子求情。”他现在已经是没有脸面了,为了整个家族的安危,这张老脸不要也罢。

      ण寞“没事你就赶紧走吧。”㊼

      “你为什么要把我的院子让别人住?”

      “学院规定,房子主人超过十年未归就视为无主,而且你现在的行为属于强行闯入别人房子了。”

      “规定是我定的,还能管到我身上?”莲藕人处处숷不顺心。

      “规定就是规定,要是你都不遵守,还要谁遵守?”

      ១ “你是院长,你不遵守吗?”

      “规矩又不是我定的,我遵守干嘛?”两个人的对话逐渐走向奇怪的发展。

      “算了,我回去了,记住,半年后我ﴫ会再来的,说不⊠定到时木公子会一起뢎来。”莲藕人说完这句话,一道精光从身体飞出,飞向天边。

      院长傸扶着桥,嘴里喃喃:“半年吗?”

      她现在担心的不是她自己,她担心的是荔枝会何去何从,跟她一起去木家,显然是不湡行的,木公子其实根本没有接触到白虎,白虎在送往木公子府上的时候就被抢走了,她怕自己也会在路上中埋伏导致荔枝被抢。

      ょ当时院长刚好在第一域交换学习,也不知怎么回事,被抢走的白踜虎跑到了她的身边,她与白虎一见如故,不忍心将她交给外人,只得连忙带着白虎返回了第十七域。

      这个时候,木캩公子得知了白虎的下落,很是生气,直接前往十七域,结果到峎了十七域,看见了院长后,白虎就被他抛在了脑后,唯䓖一所想的就是和院长成亲。

      院长从十七域逃脱,来到了这个她父亲创办的八十九学院,过上了几年的轻松日子,但坖现在看来뛥,粅自己駡过的轻松,却是让自己家族过的难受了。

      荔枝螥目前有气帝的实力,但心性却很差,而且最重要的是,八十九域不是安全톱地方了,看来需要让荔枝在半年时间突破固徒阶段,拥有化形能力,再将荔枝送到其他域去,希望可以躲避半神的追捕。

      木家活跃在世间的也是半神境㩭界,无法命令其他半神不去抢荔枝,但要护住院长她们家싗族却是可以,毕竟在那种层次的武者看来,鹩资源的价值是远远高于不入眼的小家族的。

      院職长想到这,也不做停留了,一跃就出了젧去天样ꯉ房子的阵法,直奔她的房子。

       第二天,垪中午时分,白蓝天깦才堪堪起床,来到院子里面呼吸空气,一眼就看到了桥上的东西。

      他连忙走过去查看,发觉是一个人形的莲藕,运用元气查看,发觉上面有箕着很强烈的元气波动,不پ小心竟然闪骀了眼睛。

      白蓝天连忙捂住元气覆盖的右眼,将元气撤去,他抰非常惊讶薠,这东西上Ư面竟含有탡这么高层次的元气波动뮡,显然不是凡物。

      “嗯?䤈”白蓝天突然愣住了,他张开元海,一个金系的气徒四段元气正安꧖安稳稳地处在元海中间,他成功突破了䙞,往手上受伤的地方看,发觉伤口Щ也好了大半,看来是在睡梦中成功收服了气徒四段的元气,还算幸运。

      其实,白蓝天녘不知道的是,昨天晚上那二人交谈时,为了不惊扰白蓝天,给他用了清心咒▋,却促屯成白蓝天붂元海内的野生元气被收服。

      烢ᲁ白蓝天不再去⪦看元海煝,他拿出一根木棒,捅了一下莲藕。

      莲藕稍稍挪动位置,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白㍔蓝天开始大胆,用手摸了上去,入手凉凉的,也并没有什么变化,看来并不会害人。

      他将莲藕收㡒进储物戒指中,反正目前搞不贓懂,慢慢来吧,元䊀气这么浓烈,不会是什么没用的东西的。

      不对,白蓝天突然想到了什么,具有元气波动,不正是作为阵眼的好材料吗?看来是上天要让自己成为一个阵法师。

      而且还要成为炼丹师和炼器师,毕竟与自己的修为有关......

      白䈸蓝天看了眼太ಗ阳的高度,突然想起了什么,今天还要一个任务要去᳈完成,没按时赶到是要罚贡献的,自己可不能迟到。

      想到这个,白蓝天冲出了房子,朝着巨石쭟跑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