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原凉

      刘开知道,自己与Ꞹ李倩然始终还是无法逾越现实的鸿沟。外加李礭倩然父亲的极力反对与阻拦,以及李倩然对璀璨星途的无限向往,最终没⏷有任何征兆的晴天➛霹雳。

      因为理解,所以李倩然并未过问,也未努力挽救他们的爱情,긙而뢅是带着那盆奇异的花草离开了。

      然而这对于一个普通的乡村穷༊小子来说,李倩然的出现,不亚于天使亲手递出的橄榄枝。

      而李倩然的离去,将刘开那早已在悬崖边缘挣扎的善良与单纯狠狠地推进了万丈深渊,彻底的释放了他内心的狂野。

      他既然说服不了,那就拼命挣脱命运的枷锁,践踏繁华与风流。

      他要将苍生玩弄于股掌之间,헔于是便有了第二次理性的飞跃,以此作为自己一段人生与命运的ﴬ转折点䯵,博得一个崭新的起点。

      李倩然的离开,同时也埋下了一个期许,一个彼此真心永不能兑现꒖的期许。

      因为牡丹花与狼尾草一同破土而出,共享一根,一起怒放它们的青春年华。

      ɐ所以她来了,她来找他,再也不顾一切。

      而他却消失了,也变了……

      这新增的剧情是点缀,我꥟将严格将其控制在影片十分钟之内。

      世间没有什么是无价值的存在。

      홎有些电影,主旨平庸,但点缀格外出彩。有些电影,主角无光,但配角闪耀。

      既然我决定要加,那就必须是精彩绝伦的。

      因为我与李若冰之间的精彩程度,可以说是绝无仅有的。

      除此之外,我还为二人在末尾设计了一个彩蛋,届时将是点睛之笔。

      也许是因为李若冰在断崖边留下的字迹,让我不得不违心的必须这样安排吧!

      芳华不同期

      绝艺乃伤心

      ៍ 这句话一直在我心中纠缠,太美了!太伤了!我想了许久,也无法回应。

      컦 ὂ这是现实中真实存在的,我在纠结,该不该将这些字迹也呈现在电影中。

      电影不能狭窄到只䗎围绕几个主角转悠,必须要有相对宏观的场面,涉及广泛,利用诸多事物的精彩点缀,丰满故事,体现出我更多的独到的见解。

      ᦤ想到这,我打电话给任傲博,让他明日买几份烟酒与一些礼品过来。

      任傲博了解我,所以并未过问,只是满口答应。

      第二天,任傲博开着一辆豪华越野车过来了,车里装满了礼品,都是一些贵重之物。

      他是富家公子,能有这样的实力,不足为奇。

      一番交谈之后,我带着众人来到我的老家,准备拍摄刘开与家疊人的桥段。

      在我眼中,一切古老陈旧的事物都可以反应出时代背景与랾根本生活的真谛。

      往上翻三代,毕竟大多都是农民,其家庭涵养与传统依旧延续在后代的身心之上,所以题材不是问题。

      陔糱问题就是怎样将其做的色香味俱全。

      故居虽然地广人稀,都是一些老弱病残,但我的到来,还是引起了一些人的关注。

      几个伯父与叔叔都闻讯赶来,他们只是单纯的想看看我,毕竟血浓于水。

      我简单的向他们介绍了一下,谎称自己只迓是给拍电影的朋友遷帮忙而已。

      亲人们纷纷点头听信,并未怀疑与深入,只觉新鲜。

      我们都竱忘了曾经不愉快的经历,有说有笑。

      我看着亲人们关心的眼神,以及心疼我的模样,心中十分感动。

      他们都是看着我长大的,虽然我们关系一直不怎么好,但毕竟是一家人。

      任傲博拿出礼品,依次赠送。

      ጅ 亲人们在我的安抚下勉为其难的ᕂ接受了礼品䗅,然后陆续离开㚐。

      这样我们才能继续工作。

      彩朵之前联系了影视圈Ⱛ内的几个朋友,让他们过来帮忙客串一下。

      汩我们打算在几天之内拍完刘开与家人们相处ꋴ的剧情。

      上午十点左右,彩朵的朋友㥆们来了。

      一땟对中年男女带着一个十三四岁左右的小男孩。

      中年男蝅女的气质十分符合刘开的父母角色。而那个小男孩身材高挑,ⱳ眉쬑宇间与任傲博有几分ⷙ神似,也很符合男主角青涩的模样。

      由此可见,彩朵的人脉价值,同时她对此也确实花了许多心思。

      若是没有她参与,我再厉害也是空谈。

      我们热情招待,细心讲解,让三人在最短的时间内熟悉剧情。  쯆 中年男子名叫陈烟,中年女子名叫牧云,诗情画意,也许都是艺名。

      二人都是专业的,适应能力非常强,很快就融入了剧情,并看的津津有味,连连称赞匝。

      小男孩名叫苏秋,活泼乖巧,十分讨喜,生的很是俊俏,日后定是个少ຑ女杀手。他正在读书,因为酷爱表演,所以励志以后要做影帝。

      至于刘开七八岁ᢡ时的桥段,只能再想办法。

      铁头与巨炮在水晶᳍灵的指导下,开始布置各种道具。

      货车内有的就用,没有就去街上买。 㒴

      一直忙活到下午三点,才完成一切准备工作。ᶐ

      家中那陈旧斑驳的桌椅,有的换了一些相对较新的木材,继续使用。

      这些都是出自我勤劳父亲的双手,体现出农家人的勤俭节约。

      ꩘我此刻紧紧抓着一把椅子,泪眼朦胧,瞬间回到曾经的画面之中。

      “爸!丢了吧!这椅子坐上去直晃悠,还吱吱响,这还能用吗?来客人会笑话的!”

      父亲总是暖暖的笑着,以我为荣。

      “嘿嘿~修修还能用!卿难道人뎫岁数大了,身上筳的零件坏了,就去死?人生终究一把灰,只要有口气在,就要继续做活。以后我要是老了病了,你不养我吗?”

      我狠狠点쨼头,深深受教。

      在我看来,父亲虽然未读过书,但他生活历练出的道理,足以让那些清词丽句都黯然失色。

      如今物是人非,对照空蟥虚,让我心如刀绞。

      恍惚之中,我仿佛看见父亲那忙碌的身影,听到母亲在厨房炒菜传来ⵙ的呲呲声,以及那柔和搼的十五瓦白炽灯,和那满屋的香油味。

      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去了!

      这些都ॺ在我剧本里描述过,我此刻的悲痛,被众人看在眼里。

      他们一直难以置信,我生长在这样的穷囈乡僻壤。他们难以理解,是怎样的经历,才能造就出如今这ꛟ样的我。

      我不能自私的耽误大家的工作,倸于是习惯性的用一根烟的时间。

      接下来,在我全身心的投入指导下,瞬间将众人带入到情景之中,一气呵成,拍了几个镜头。

      在我的建议下,用各种陈旧的物语点缀故事,使得故事更加丰满,富有层次,寓意深远,凝聚浓缩了一代人的生活真谛。 ⦁

      正式工作不到两个小时,直到五点多,我们一共只拍了三分钟左右的片段。

      我不像其他导演,拍一些片段备用。我在与彩朵深入细致的探讨规划之后,决定怎么拍就怎么拍,拍了必킖用!

      夜里还有几场戏,在断崖边,刘开初见小妖,鄸十슔三岁的刘开依旧由苏秋饰演。

      至于十三岁的小妖,还是由夏花蓝饰演。一是ﻺ个头没什么矛盾,二是夏花蓝本就有些娃娃脸。

      其次是女生的化烁妆术,这可不是㵨盖的!

      中午的饭菜,热一热,用于晚餐㫧,不吃也是浪费。

      我没有⼿参与,而是拿了一瓶酒两个杯子两双碗筷,独自离开了。

      旁人也不问,也不敢问,生怕抢了彩朵的台词。 ﱸ

      “你去哪⻇儿㋛?天都快黑了!”彩朵起身离席,䎓并朝我紧追两步。

      々섣 “我转转,你们慢慢吃,吃完该干嘛就去干嘛,不用禂等我。放心妖,这是我家,我不会有事的。” 㸜

      ௃䞾我看似随口一说,其实大家心里顿时都明白了。

      因为父枑亲下葬一事,我在剧本中提到过。

      袅但是因为太过沉重,有违常理,所以我们果断放弃了这个片段。

      夜幕使我像个孤魂野鬼,直奔深山。

      我径直走到父亲的坟头,扑通一声跪下,深深的磕了三个响头。

      我庄重的摆上碗筷与杯子,并为父亲榽夹菜倒酒。

      脑轊海中不由自主的出现父貾亲死亡的画面,以及李若冰那模棱两可的嘴脸。

      就是因为她正邪模棱两可,才让我万分的纠结与悲痛。 

      这是一种神魔之间的纠结与折磨,反正已不歀能为人。

      我又发现了,李若冰在我老家的墙壁上也写了许多字。

      她曾多次到我老家找过我,将我的老家坐成了古刹,把我念成了经文,无比虔诚的祈求着。

      心海里那无风三尺浪,陡然连成了海啸,吞没了心城的文明。

      我站在城楼观山景

      耳听得城外乱쾕纷纷

      旌旗招展空翻影

      却윳原来是司马发来的兵

      我也曾差人搰去打听

      打听得司马领兵就往西行

      亦非是马谡无谋少才能

      皆因是将帅不和才失街亭

      你连得三城多侥幸

      贪而无厌又夺我的西城。

      诸葛在敌楼把驾等

      等候了斍司马到此好谈、谈、谈谈心......”

      我突然放声高歌,声嘶力竭,身随所动,目光如パ炬,额颈青筋暴突。

      因为在那一刻,我有无数个不能自已乱在心头,千言万语,只能尽在歌中表达。

      我却全然不知,彩朵一直在我身后用手机对我拍摄着。

      她捂着嘴,努力不让自己发出一丝声响。

      片刻之后,她终于忍獟不住开口了。

      “叔叔!您是个伟大的好父亲!您放心,天一日后一定会好好的!一卵定会!”

      绸 我闻言惊醒,扭負头却见彩朵正自顾自的跪在一边,烧着剧组里的纸钱道具。

      我并不惊讶,但是一个外人能够做到如此,确实让我十分感动。

      这一옅刻,我突然觉得彩朵给了我一个人生支点,让我猛然踏킯实了一些。

      我没有说话,待烧完了纸,我霸道的拉起彩朵ଊ就閙往捪回走。

      这是另一种感谢吗?햼或是奖励?ꎷ也许吧!

      因为我这是第一次主动拉彩朵的手,她也很开心。

      因为我是婊帝,所以才能如此成立吧!

      ぃ一路无话,却很暧昧。

      回到家,大家正在对戏。

      㭉水晶灵已为夏花蓝化好了妆,乍一看,夏花蓝还真像个正处在豆蔻年华的小窩姑娘。

      䂣准备妥当,我们便直奔断崖。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