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福利

      如果是那就最好了!

      红颜在幻神大陆中,是女子用来看贞洁的。在小时由母亲亲自点在后腰处,但是凤惊月在四岁就离开了凤华国,所以凤惊月身上没有红颜。

      凤惊月看见一个女孩穿着红色衣裙,和一个男孩在一个漫山遍野都是花的地方打闹。她那如百灵鸟般的声音在整个山谷中传荡着,但是就是看不清楚他们的脸,他们好像很开心,那种花好漂亮的,她都没有见过的。

      一转眼,眼前的画面又变了!好像还是那个女孩,但是她的声音变了,沙哑又难听,她好像遇到了危险双手被人捆绑着满身伤痕:“慕容骞翊,你会遭报应的!你会遭天谴的!你这个畜生……啊啊啊啊啊啊”一个男的对女孩攻击,她晕了过去。

      而一个穿着墨色衣衫的男子,站在女孩的前面,背对着她大笑。

      他很高兴的样子,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身上好像有血从他披风里面流了下来。

      凤惊月跑过去想救那个女孩,凤惊月把女孩的头抬起来,女孩好像是突然又醒来。这次凤惊月看见了女孩的容貌,她的脸被毁的无比丑陋。眼睛是白瞳中还不停的流着鲜红的血,女孩又喊了起来,凤惊月不知道她到底是在哭还是在吼。

      “啊啊啊啊啊啊……”。凤惊月满头的冷汗,醒了过来。

      才发现自己又做梦了,君沉寒已经醒了。眼神担忧的看着她,揉了揉她的头把她抱在怀里:“没事了,师兄在呢!”。

      不知道为什么,凤惊月做噩梦醒来后总是很讨厌君沉寒的接触。凤惊月用力挣脱出来,穿上外衣后倒了杯茶。

      仔细想了想刚刚做的噩梦,她感受到了女孩的恨意和不甘还有悔过。

      凤惊月想她应该做错了事情吧,就像自己做错了事情父皇母后还有她的哥哥们都会原谅啊!

      但是她不知道,她之后做的事情真的让自己无法原谅自己,这也是后话了!

      另一边

      “主子,主子!好像有别的族人觉醒了,她用秘术传来消息说找到公主了!主子,主子……”。一个穿着蓝色衣服的男人急急忙忙的闯入房间跟床上喝醉了的男人说着,语气中激动的要命,两只眼睛红彤彤的样子。

      床上的男人立刻坐了起来愣愣的听着他说,而床上的男子就是那个面具男,此时此刻懵了!

      “真的吗?”。他不可置信的问。

      “是真的,千真万确。是公主的气息没错的,消息也准却”。男人急急忙忙点头回答他。

      面具男人听见这话,眼睛里面的流水像断了线。一个大男人,哭成了这个样子,而那个下属不觉得自己主子太丢人。他替主子高兴,主子就算是男人也是一个人,他背负的太多了!

      他心里的苦太多了,喝醉酒的样子至少还有些快活潇洒。

      面具男打开门走了出去,硕大的院子里面黑压压的站着一群齐齐列整的人。

      “主子!”。刚烈的声音,齐齐的呐喊着,面具男……哦不,上情迟炎抬头,呼吸着幻神浑浊的空气。

      “在哪?”

      “天岳国”

      ……

      凤惊月被打晕了,醒来的时候是在客栈。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她气冲冲的问谁打晕她的时候。

      坐在那里散发寒气的的凤惊奕冷静的不能再冷静的:“我!”。

      通常这个时候,凤惊奕都会跟她算账,什么账?当然是做坏事被发现的账。

      凤惊月转身就跑,华妍见她跑提着剑跟着她。

      当凤惊月觉得自己跑的好远时,回头看没有人追过来,顿时顺了一口气。

      “你看什么呐?”温柔的声音传进耳朵里面凤惊月直接惊呆了:“啊啊啊啊啊啊……”

      “……”华妍

      我有这么可怕的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