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2021年5月小老司机刺激黄色影视

      几人走到一处高大的铁门前,张正提着陆尘的行李箱走到铁门前,在门缝处对着里面低声说了几句什么,然后大铁门就吱吱呀呀地打开了。

      张正朝后面一挥手,铁门里就出来了几个身穿铠甲的士兵,他们的军服不是卫戍军的那种墨绿色制服,而是黄绿色的,每个人的胸口都绣上了一个红色的“S”。

      几个士兵架住陆尘,驱赶想要奖赏的农民,陆尘回头看了一眼,这两个人还真的不知好歹,换成别人早就想到赶紧跑,结果这两个人财迷心窍了一定要奖赏。

      于是等到陆尘被人押进大铁门的时候,已经不是他孤独一个人了,还加上了那两个一心想要奖赏的农民,原因就是妨碍正常公务和闹事。

      后面的都不用想了,陆尘被关进了一个单人牢房,而那两个农民就被关在了对面的牢房里,可是他们两个似乎就像是失忆了一样,不顾一切地喊着自己没有罪,他们那撕心裂肺的喊叫在牢房里回荡着。

      其他一起被关在这里的人好心提醒他们两个不要这样,可是他们充耳不闻,陆尘揉着自己不久前被痛击的肚子,忍不住笑出了声,他在笑这两个人没有脑子。

      果不其然,这样地去闹腾最终还是吸引来了那些个不讲理的国家安全行动组成员,陆尘没有去看,只是闭上眼睛听着,厚鞋底踩在地上的声音,钥匙拧动门锁咔哒的声音,紧接着就是一声声的棍棒和肉体撞击在一起的声音,以及两个人的惨叫和求饶。

      一顿棍棒伺候之后,那两个人趴在牢房的地上一动也不动,想要验证他们是不是还活着很简单,只要有人在地上重重地踩上几脚,他们就会以极快的速度从地上弹起来,看看是不是狱卒又来揍他们了。

      陆尘对他们可没有一点的同情,谁让他们助纣为虐的。

      “活该!多管闲事!”陆尘靠在单人牢房的墙壁上,揉着自己的肚子低声说着,他在这段时间把整个牢狱都观察了一遍,应该是没有办法出去了,况且听起来外面还有很多的行动组成员,就算自己费劲全身解数从这铁栏杆里逃出去,也会被抓回来,所以不如躺在这里静下来想想自己平时考虑不周到的事。

      陆尘渐渐闭上了自己的眼睛,这间牢狱甚是苦寒,但是也没有办法,只能这样先将就一晚上了,昏睡了过去。

      夜里陆尘被冰凉的地面冻醒了,他活动了一下那条因为贴着地面而酸痛的手臂,现在应该很晚了,其他的人都在睡觉呢,牢狱的走廊里回荡着犯人们规律的呼噜声,当然对面的那两个农民还没有睡着,只要一有点风吹草动,他们两个就会被吓得起来查看情况。

      陆尘刚坐起来,那两个农民就被惊醒了,两个人用极其仇恨的眼光看着陆尘,陆尘看到两人的眼神后,忍不住发出了嘲讽的笑声,更是让对面的两人气得七窍生烟,但又无可奈何。

      随后陆尘便倒在地上,翻过身去,背对着那两个人想要继续睡觉,但是听着那两个人在背后不停地小声嘀咕着什么,那个声音虽然不大,放到平时肯定陆晨就会毫不在意地睡着了,可是今天不一样,那声音像是钻头不停地钻进他的耳朵里,钻得他的耳膜很不舒服。

      陆尘最后终于也是忍无可忍,翻过身来瞪着那两个人,只见他们两个慌张地东张西望然后满脸恐惧地议论着什么,陆尘瞪了一眼,嘴里低声骂着那两个家伙,翻过身去,可是他们还是说个不停。

      陆尘生气地用力朝着冰凉的地上砸了一拳,坐起身来,也不顾这间牢狱现在是晚上,哪怕是随口一句都可以回荡起巨大的反响。

      “你们两个不睡觉我还要睡啊!闭上你们的嘴行不行!”

      那两个人连忙指着自己的嘴巴,做出一些肢体语言想让陆尘不要这么大声。但是话已经说出了口就不能再收回来,这下的巨响吵醒其他的犯人,他们都嚷嚷起来。

      很快走廊尽头的铁门吱呀一声打开,一连走进来十几个士兵和行动组成员,他们一个个凶神恶煞,都是一连刚睡醒的样子,看样子是陆尘的愤怒的一喊吵醒了他们,这下不得不挨一顿打了!

      只见为首的那个行动组成员提着棍子走到陆尘的单人牢房门口,用棍子把牢门敲得震天响,然后整件牢狱里都安静了下来。

      “呦,狐狸大半夜来打人喽!”有一个在斜对面牢房里背对着陆尘坐的人在所有人都不敢说话的时候喊到,为首的成员怒目圆睁转头看着那个人。陆尘也伸出头看着那个人的背影,觉得这个人好熟悉啊!熟悉得就像是自己那个阴险的老师,青柳。

      “哎呦!”陆尘捂着头倒在地上。

      “看什么看,你有资格看吗?”一个士兵从栏杆里伸过来一个木棍打在陆尘的头上,看到陆尘抱着头倒在地上呻吟着,几个士兵就要开锁进来继续施暴。

      陆尘被打得满眼冒金星,现在感觉天旋地转,手捂着的地方似乎有温暖的液体流了出来,他没有办法站起来,只能看着门锁被打开,那几个健壮的士兵拿着棍子走了进来。

      “几个人欺负一个手无寸铁的人,你们可真出息!”那个像青柳的人继续坐在那里说着。

      进门的几个士兵正要下手,听到这么说,纷纷收回手里的棍子。

      “看来今晚要打的人不止这小子了,哥几个,先修理修理他,杀鸡儆猴,看看谁还敢有意见!”

      为首的几个人抄起棍子打开那扇门,没想到刚一打开,那个人回身就是一个扫堂腿,绊倒第一个进门的士兵。

      在陆尘牢房里的人都惊呆了,这是要干嘛?他们放下倒在地上捂着头的陆尘,赶紧跑过去支援。

      陆尘耳朵里顿时全是几个人厮打在一起的声音,他慢慢从地上爬起来,扶着墙壁站了起来,只见到那个人好不慌张地对战着几个手持武器的士兵。虽然赤手空拳,但他丝毫不处于弱势,一拳打在一个士兵的肚子上,只见那个士兵一下子就弯下了腰,捂着自己的肚子,被他身后的同伴拉了出来。

      其他的犯人都鼓起掌来,不过些嘛就不是了,比如那两个帮着狐狸把陆尘抓过来的农民,他们两个吓得所在墙角抱在一起不知所措。

      很快还站着的士兵就不剩几个了,那个人从牢房昏暗的阴影里走了出来,陆尘看到以后意料之中但又出乎意外地发现他就是青柳。

      战场转移到外面的走廊上来,青柳被剩下的四个人围在中间,那四个人看着青柳握紧了手里的棍子,但却被青柳逼得不断后退。

      “国王组建你们是要你们为他尽忠,你们却在这里干着仗势欺人的事,欺负谁不行非要欺负老百姓,抓谁不行非要抓我的学生!”

      “你是什么人?你到底是从哪里来的?这件牢房本来没有人的,你是怎么进来的!”

      “看来这个地方需要好好整改一下了,如此腐败,何堪大用!”

      “你!上,打死他!”

      只见青柳在众人的掌声中微微偏一偏头,躲过致命的一击,回手抓住一个士兵手上快要打在他身上的棍子,一使劲就抽了过来,在反手一个肘击打在了冲到他近身的一个士兵的脸上,只教一个回合,四个人便倒下了两个。

      剩下的两个看到情况不对扭头就要跑,可是走廊并不是很宽,青柳朝着他们逃跑的背影甩出一个棍子击倒那个刚刚打陆尘脑袋的士兵,再一个箭步冲上去,踩在他的背上,让他彻底倒地不起,再借着他的后背跳了出去,扑在另一个逃跑的人的身上,把他按倒在地,几拳一招呼,那人就鼻青脸肿,慌忙捂着自己的脸。

      青柳站了起来,从一个倒地呻吟的士兵腰间拿出牢门的钥匙串,一个一个地打开牢房的铁门放出这些本来并无罪的百姓。

      做完这些,青柳才来到陆尘面前,看着伤痕累累的陆尘,笑了一下,转过身蹲了下来,很明显,他要背陆尘回去。

      陆尘本来还不太愿意,想自己坚持一下,但是没走几步头上的伤口就隐隐作痛,最后也只好“被迫”趴在青柳的背上,被自己的老师背出了牢狱。

      在背上的陆尘一手捂着脑袋,捂得紧紧的,似乎害怕刚刚青柳那个让他感到从来没有过的温暖会从伤口流失出去一样。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