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姆1-6

      포——————————

      父亲的期盼

      ——————㽋—܇———

      二十一点一十,火车随着一声长鸣后驶出广州站,我们踏上了回家的路。

      出来时空空如也,回去时我得ໃ到了我想要的一切,是的,这ѓ已经就是我想要的一切,丽ꖬ丽就是我的一切。

      火车上远比我想像还要挤。我们两个人只能挤在门边,看来补卧铺是无望了。还好我们的行李不是很多,我苦笑地݋看着丽丽。幸福囨却还是犈一脸幸福的表情,“老公,我们回家了”。丽丽也不管就在她旁边那么多人就是抱着我脖子亲了一乵下。

      也许是她不知道䳑接下来的路有多难走吧,如果她知道她会害怕的。 㨶

      혊“看样子卧铺你是不要想了!”

      “我想睡觉的时候你就抱我睡。”

      ኯ 我只能坐在行李上,然后ᡖ让丽丽坐在我腿上,就那样我们熬了寳一个晚上,过了长沙人才少了点,我趁机找了个没有人坐的位置让丽丽趴着睡了一觉。

      ᪲火车离开张家界后,我跟丽丽说我们两쌡个半小时后下火车,下一站就是吉首了。

      丽丽好奇地看着窗外的风景。“老公,我们家的房子是不是也像那个一样?”丽丽指着窗外的一间茅草屋问。

      “你想的美,哪有那么好。”

      “你骗我,我没有看到比那个还不烂的了。”

      “现在后悔了?还来得及,下䲏了火车我就ᦰ给你买返程票。”我还是䛝没做任何表情。

      “我不,你不能不要我了。你把我丢了我也不回去,我自⠱己问林海会找到家的。”丽丽抱着我说。

      火䐙车到吉首站已经快下午四澒点。下车后我给家里打电话让他们做饭等我们。

      “你别高兴的太早,还有两个小时的桺汽车有你坐的,到时௧候你别吐了。”我对活蹦乱跳的丽丽说。

      当我拖౗着笨重的行李走췃过出站口来到广场时回头看了一眼“吉首站”三个红色大字上的ȗ钟楼,指针指向三点五十八分,晚点了近两个小ꦿ时,但火车还是把我拉回到ᑘ这䝊片我热爱的熟悉的故土。

      ꐗ 仅仅十一个月。

      离开时,我没鷍有想过我会那搥么快就回来。

      原来,其实我并没有伤的那么深。

      我突然想到了什么,用目光搜寻了我去年在上车前站的那个公用电话亭。

      今天,它依然歪歪斜斜㸅地站在那里,已经鉧落满灰尘,没有袝人큕去打扫。

      现在已经倞是一个ꢾ快速运转的时代。

      我们每个人都有手机,公用电话亭已经成了很不适宜的公共设施,大概是城市还没来得ꂎ及重新规划,所以还没有拆。

      我的人生也进入了另一个时代,往事也一样落满尘埃。

      “老公,你在看什么?”

      挽着我的手的丽丽ㄆ看我站着发呆了一会问。

      “没什么,我们回家了ﯚ,还有两个小时呢。”我说。

      然后继续回家的征程。

      也许是坐了近二十个小时的火车,丽丽上车后不久就躺在我怀里睡着了,因为有空调,丽丽睡的很香,挔所以她不用惧怕能把外地人吓死的矮寨盘山公路!

      덿要下车时我把丽丽叫醒,告诉她我们➨还有500米到家。

      “噫楂,怎么会是ڏ我爸来接我们?”

      刚下车,就看到父亲向我们走来,让我很是惊讶,我想到会是母亲或者姐姐来接我们,仰或哥哥也行,父亲是獯个纯朴的农人,脸上很少有喜怒哀乐,我总觉得父亲不会做这样感情化的事的。

      比如现在。

      我更惊讶的是他身上的一身泥土,他应该是从地ሎ里直接过来的。

      “爸,我叫丽丽,艳龙女朋友。”丽丽没等↩我介绍自己先跑过去做自我介绍了。

      “好好好,你们回来了就好,我来拿ᠻ,你们累一天了。”

      父亲笑的如他的农民身份一样质朴,这是我一生见过最纯朴的笑。

      “你要点脸,爸也是䦟你叫的吗?”我把丽丽拉到父亲的身后,逗她说。

      丽丽还从未曾见过我父亲뒶,而我叫她父亲也只쵀叫叔叔。 묐

      尽管,在此之前我们已经越过恋人之线有了夫妻之实。

      尽管,我知道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

      也尽管丽丽说过她这辈子都不会离开我的。

      “我就叫爸了你能拿我怎么的?你也听到了,爸都答应了,他已经认我痷是他꿳儿媳妇了。”丽丽幸福的抱着我的手。

      “他那是没︔反应过来ᲃ。”我说。

      “那我再去问一次。”

      쵡丽丽又放开我的手跑到父亲前面问我那纯朴而憨厚的父亲。

      “爸,你喜欢我不?”

      “喜欢喜欢喜欢!”父亲笑着答。

      “那你认我是你儿媳妇不?”

      “认,这个爸我说了算。” 嗆

      芖“看,爸都答应了,你别想甩开我。”

      ⏠ 丽丽又跑回来挽着我的手俏皮的说。

      碻 “晚辈不能跑到老辈前面去拦路,你懂点礼貌,벰这是规矩徒。”

      “嗯,老公我记住了,你们这里还有什么规矩快跟老婆我说说,免得呆会到家了我又犯错误。”丽둕丽靠在我手臂上幸福的说。

      “还有就是在长辈面前不能这样黏人。”

      “这我信你个大头鬼哟,快点背我回去。”丽丽要到我背上去。쯖

      她在自己父母面前她也是这样调皮的。

      “走光啊笨蛋。”丽丽穿的一身裙子,不是我不愿意背她。

      “我不管,你不背我我就跟爸告状说澍你欺负我。”丽丽赖皮非要我背着牸。

      我只好蹬下来。

      뵡“你讲点理好不好?我什么时候欺负过你了?”我问我背上的幸福的丽丽。

      不是坷我怕告튜状ᦿ,我就是喜欢她这样调皮揑黏着我的样子。

      뾩“在佛山的时候你天天晚上都欺负我。”丽丽趴在我背㌅上在我耳朵边小声地笑着说。

      “鿈那你今天晚上自己跟猪睡去。”

      “嗯,我要我猪老公抱着我睡,我要给他生个小猪仔。”

      这家伙黏人又调皮,性譗格长相都特像那个“等我的人”,就连胸也不耯输给她。 

      后来,惠子自己也那么说。

      ——————————怞——鎋——

      未曾青梅,青ซ梅枯萎,芬芳满地!鄜

      坲 龑不见竹马,竹马老去,相思万里!

      睓 后来佳虽人如云,

       只是,从此我爱上的人都像你!

      괋 —————벟——绣——————— 澗

      第二个来顂接我们铱的,是家里的那条老ỡ黑狗,父亲早已经把他当成了家里的一员。父亲不光是自己吃一半狗吃一半,自己没肉吃都不㤒会少它的。当然,父亲的酒⧜另外,但如果狗也会喝酒,我想父亲也愿意分给它的。老黑狗原本是哥养着的,嫂子不喜欢狗,从来不让狗进她家门,一进去就打,也是饱一顿饿一顿的,父亲看狗可怜就抱回家养了。

      当狗飞奔过来时我以为它뒚是冲着父亲来的。没有想到老黑狗直接穿过父亲身边跑到我前面转了两圈然后直接跳着扯我的裤子,看㗎丽丽没有惊慌我蹲下来摸了摸它的头要它别讨厌,平时它看到陌生人总是狂犬不止,但看到我身边的丽丽就像自己家人一样,丽丽也蹲下来摸摸它的头。父亲跟丽丽说狗脏丽丽表示不在乎,她不怕狗的。

      “狗都喜쏭欢你。”我说。

      我出去快一年了,没想到狗还认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