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啦在线视频免费观看8

      晚上忍野信回到家的时候感觉步伐艰难,雪野熏跟在旁边一言不发,下车时长泽美穗投ꖝ来一个深远的目光,青梅茜已经不带演了,直接笑出択了声。

      要不重开算了。

      忍野信想着,觉得这一世ꔥ的人生也不过如此。

      鸑 但是作为咸떴鱼的执念还是让他选择继续苟且,他的生命观可是十分坚决的。

      晚饭忍蟺野信一个没注意,回过神来时已经做了天朝的家常菜,不䲰过小千春很懂事地没有ꗕ询问为什么这些菜从来㢤没见过。

      一般这种时候是需要转移注意力,可打游戏吧可能会被祖安队友狂喷,听歌的话呢又总是会勾起往事,这让﨤忍野信想找个能发泄的事情都找不到。

      突然灵机一动,忍野信立马拿出作业本,在系统的帮助下写完了作业,突然心情就好了许多。

      房间里的书架上倒是有几本书,忍野信不喜欢看什么世界名著,倒是很喜欢看各种各样的小说,比如在岛国已经印了两版的三体,־他买的还是쇂中文版,都已经看完了。

      突然想起岛国人民最普遍的消遣方式就是二次元,于是他背负着社死的㴧羞孤愧来到了书店矲,看看有没有什么龙傲天爽文消遣一下。 귫

      书店里的展台摆放的无一不是当下最热门的轻小说,轻历榜上赫赫有名的作品都넸能看到,不过忍野信有一个猎奇的心理,越是火就越不想看,反倒是喜欢在小角落里找那些小有名气但不算烂的作品。

      这不,他就找到一本……《被前女友绿的我被小恶魔后辈缠上了》。

      听着名字就很嗨皮,忍野信果断付款第一卷拿回家细品,嗯,恋爱喜剧,虽然老套,但忍野信就吃这套。

      line里的上原秀一直发起switch的好友邀请链⯖接,但忍野信ᵣ看轻小说太入迷了,就没注意到。

      后来的忍野䒝信十分后悔,如果没有看轻小说而是去和上原秀打两把游戏也不会发生后面的事。

      ……

      一觉醒来后,还是觉得心情有些沉ᴬ重。

      碎片化的娱乐볉当然能够暂时环节忍野信的社死心情,但要想彻底治愈还需要长时间的消磨。

      所以今天的他做出了㏈一个违背祖宗的决定,那就是!出去活动!

      当然不是走出家门就算出去活动了,他有明确目的。

      “去哪?”刚起床出房间的小千春打了个哈欠伸着懒腰㧘,粉色的睡棤衣掀起一角,露出白嫩的细腰。

      “钓鱼。”

      笞 膻 “你还会钓鱼?”小千春一脸的不可思议。

      “你太小看我了。”忍野信留下一个深不可测的背影,“早饭自己去解决,最好把那该死的纳豆全部消灭!我不希望ᚥ打开冰箱就看到那玩意。颒”

      ೛ “……”

      忍野信也不多说,背着装有爻渔具的包就出门了。

      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周末倒是过的十分惬意!嗯?周六?抱歉,忍野信没有那一天的记忆。

      路上哼着歌,뭼忍野信坐着只有两站的电车,来到了新宿另一边的神奈高ꡋ中,目的是神奈附近的一家废址。

      在神奈高中隔了一条街,有一座靠辷着山的小型游乐园,小型到什么地步,只有一个旋转木马、怎摇摆锤、小型海盗船和比走路还慢的过山车。

      这里外围被黄色的警戒线围了起来,上面写着正在施工勿靠近,忍野信轻易地跃了过去。

      又路过这些废弃的游乐设施,才看到游乐园后面的一个大型人工湖,湖面清꽟澈,배水圈点着涟漪,一看괴就有很多鱼。騽

      因为这些鱼都是那个人放进去的,自己放生自己钓。

      “哟,忍野,又遇到什么烦心事了?”坐在钓鱼台上的一位少年回过头,说的是中文。

      “江上月!我想死你了!”忍野信哭丧着脸在他旁边坐下,不紧不慢地拿出折叠渔具,还不忘哭诉自己的经历,“我特么的社死了!”

      “又社死?现在的人怎么就动不动就社死了?ߓ以前的询二次元玩在深夜玩露出被看到那才叫社死呢,怎么,抱枕被别人发现了?还是梩工口书籍被翻出来了齲?”

      忍野信苦着脸,把饵料放在鱼钩上,甩到湖面上,浮标点出涟漪。他尬笑了一下,“岛国的小学生不是要初步启蒙앝嘛。”

      “然后?”

      “顾问老师叫我去演讲,麻蛋,我鬼知道怎么跟一群天真烂漫的小朋友聊这个?上去编了点东西,牛头不对马嘴的,最后!”

      “嗯?”

      “最后!我社死㥹了!”

      “所以,经过呢?”江上舿月叹了口气,跟忍野信对话总有种莫名囡的心累。

      ォ“为什么没有人跟我说小学生的启蒙,还要现场播放活塞运动?为什么!”

      江上月⟆已经无语了,険“哦,原来是这样,原来那个人是你啊。”

      ◖ “???”

      “闹的挺大的,昨天晚上SNS突然就多出了几个热点,其中有一个就㪂是横滨南小的激情演讲,猁你成网红了啊。”

      “网上?为什么?”

      忍野信哑口无言,完了,他的人生已经到此为止了。

      “放心吧,那个热点骂的都是校长,你又没背锅,还给你打了马赛克,应该没人知屼道,大概。”江上月忍不住笑෾出声来쑉,“不过确뙂实笑死我了,为什么你能在上面说一堆连自츽己癩都不信的솛谎言?还玩营销号那套。”

      “有什么好鸲笑的,有剧本啊,导演安排的,我有什么办法。”

      “不过确实不怪你,这不马是最近天朝炒房团已经开始对这里下手了嘛,刚好横滨南小那里位置那么好,有人想要那片地,但是校长和校董柮当钉子户,想坐地慩起价Ɯ赖着,然后㝐就策划了这起让校长身败名裂的闹剧,你倒巧,怎么卷入这些资⧋本游戏里了?”

      “被人牵桥搭线呗,那个顾问老ਲ师,用的是香水⬥是蒂凡尼,贵的一批,我就知道她来路不小了,竟然还利用我,妈的!”忍野信盯着浮标目不转睛,“对了,那个南小,被拿下兜了没?”

      “拿下了,舆论战还挺有⁍用的嘛。”

      “该不됢会,是你家干的?”忍野信皱眉。

      江上月,既是逖他的天朝名也是岛国名,家里是干房地产的,富二代,虽然脑子好使但心思不在学习上,富二代不拿个学历会让人笑话的,所以干脆就让他来海外留学,江上月是这么评价的,只捃要去的国家够多鰽,在别人⣇听来就㨽比较有逼格。

      比如他初一是ҥ在加拿大读的,初二是在加州读的,初三是在巴黎读的,这里都㙴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江上月都学不来他们的语言,于是高中他就决定来这里混个毕业,因为……他懂曰语。㵷

      对了,忍野信住的那间公寓楼,就是江上月迏家里的,当初忍野信在东京只是想找个普通鵍的出租屋,然后在这里遇切到了他,很热情地、顺理成章地、毫不犹豫地,给了会中文的忍野信最大优惠,四舍五入等于白送。

      褜“撝不是,南小是被雪野家给拿下了。”

      “雪野家啊……”忍野信点点头,“那个趞地方被拿下,是不是那些小学生只能转学了?”

      “你担心他们啊,有补偿金的。”

      “不是,转学太多会有损学习兴趣的,他们厌恶学习厌恶学校就不好了。”

      江上月一时语塞㒽,“确实ꥋ,不是每숫个人都像我这么洒脱。”

      “洒脱?指给了学校一笔钱然后什么考试也不参加天天出来钓鱼?你的出勤率目前还是零芷啊!”

      “人生苦短,及时行乐,你不是比我更加坚信吗?还有,我是钓鱼部的部鶃长!我这是在进行社团活动,是有批准的懂不?”

      “得了吧,钓鱼部只有你一个人,校规里说了不到十人是要被废部的。”

      江上月瞥了他一眼,“我觉得这个校规有些不合理,希望能改掉吧。”

      “那要等学生会内阁被弹劾了。” 㿰

      两人沉默。

      “不过嘛,你不用担心那些小学生,因为雪野家把那块地皮又转手卖出去了。”江上月说道。

      “卖给哪个炒房的了?”

      “清水家,话说,清水家的大少爷好像和我们是㚁同届的吧,他不是……怎么形容呢,烂好人,对,烂好人,他是那种会让那些小学生转学的人?”

      “确实是烂好人。”忍野信早就知道了清水泽的本质。

      “你也差不多嘛,那些小学生不就跟你见过一面嘛,还这么担心他们的去留?”

      “共产射是不分国家的!”

      “……”

      “我靠钓到了!”忍野信看到浮标轻微摆㩛动,揭竿而起,随着水花飞溅,那鱼飞向了空中。

      钓鱼果然是一件很惬意的事啊!

      那条鱼甩着尾巴飞饿在空中,体态优美就是有点大……等等……鲶鱼?

      还没等忍野信反应过来,一只老鹰突然划破뎶长空飞来,一口就ヾ叼中了鲶鱼,展翅而飞。

      忍野信拉着鱼竿,“我靠!我的鲶鱼被抢了!帮我!”

      江上月刚想去帮他,然后老鹰一个使劲就把鱼竿掰断了瓙,只给两人留下一个翱翔的背影。

      两人愣在原덡地不知領道̔该说些什么。

      “建议买根更结实的鱼竿。”江上月拍了拍忍野信的肩ͷ膀。

      “这个周末过的真特么惬意。”忍野信笑着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