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emHDO

      “呦,小㦖弟弟不错嘛。敢挡姐ဠ姐的道,知道姐姐是谁吗。。。什么人,滚出来。”平凡的脸,普通的䉺身材,妩媚的声音,此时ஂ正一脸气愤的盯着声音来源处,似择人ᔪ而噬的猛兽。

      “妖孽级别的老怪物了,还禚敢自称姐姐,你不要脸,我们还要脸。”刀无柄等人来到逍遥叹身前,与女子对视。

      “原来是你们,퉜我当是谁呢?原来럩对你们䖪没兴趣,现在你밐们惹怒了姐姐我,下辈子说话前看清对象,姐姐赐予你们死亡。”女子抬手间,樯橹灰飞烟灭,场上之人全部魂飞魄散。但是,没错,就是但是这只是她嚄想象中的场景,事实是什么也没发生,只是抬个手而已,像是熟人间打招呼。

      “不对,你们对姐姐我做了什么?”女子检查自身状态,并未见异常,警戒级别提至最高。

      “这里是我的地盘,你当青莲剑歌四个字是白叫的。这位老人家,以你的实力就不要使用糮这种小伎俩,先出真身吧,大家有事好商量。蓝色妖姬,你张口闭口就是姐姐姐姐的ὶ好渗人啊。”逍遥叹起鯄了满身的鸡皮疙瘩。

      “果然有嚣张的本钱,难得又不惧怕姐姐的,说吧,谁告诉你姐姐名字的,高天原,阳顶天还是?”蓝色妖姬听后没有变化,依然是普通的相貌,邻家姐姐的装扮。

      “大婶,꡼谁告诉我们,就不是大婶该关心的了。大神只要明白自己的来历我们一清二楚就可以了。在这里别摆出那副高高在上的德性,不管如何补救,大婶终究是大婶,是事实。。。别这样看着我,QQ会害羞地。QQ对大婶不感兴趣,也许老大有点。。。不好意思啊,大婶,看到你,一不留神话题扯远了。。。再看我,再看我,찅再看我就把你죤吃掉的话找老大去,我说不出来,都说啦,还看,大婶你什么眼神啊。。。好吧,大婶,你无非就是为了下面的血腥女皇。不是还好好的被石碑给困住吗,老大也动不了它。。。再瞪,大婶你属猫的啊,不累吗?”QQ受不了了,赶紧躲到逍遥叹身后,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QQ已经万箭穿踹心了。

      “QQ不懂规✗矩,还望老人家见谅。。。别瞪我啊,果然属猫的。。。停停停,老人家精力真比。。。”蓝色妖姬瞬间暴走,追着逍遥叹和QQ打,至死不休的样子。

      “女人呐。。썿。”暗影还未感叹完,聊ࢾ天频道里一个冰冷的声音传来:“女人咋滴啦?”

      “。。。”

      “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老大,加油!这位老奶奶,虽然老了点,油煎爆炒后就嫩了。”刀无柄觉得场面不够热闹,又添了一把火。

      “。。。”

      “。秈。。”

      “老人家,ꢦ别追了,那石碑有动静。”逍遥叹顺口而出,又惹祸了。蓝色妖姬听到老人家三个곖字后,后面的直砖接省略了,这该死鬼地方,不然让这群该死的家伙,体会万千刑罚,生不如死的感觉。

      逍遥叹忽然不跑了,紧盯着面前的石碑,似要看穿一般,QQ等人也上前,围蟢着石碑转,蓝色妖姬也感觉到了异常,强行压㚫制住挫骨扬灰的冲动,盯着石碑:“说,血腥女皇到底被藏在哪里?说出来给你们一个痛快的。”

      “简单呐,打碎石碑就行了。看到石碑上奇怪的线条没有。。。不对老大,左边。Ⱙ。。上一点,再上一点。。。大婶,你的右边,往右下方。。㧚。对,就在那个点的位置。。。有什么奇怪感觉没。。。你们两个,怎么了,要动手动脚床上去,老大要绅頯士绅士,但是要矜持,矜持。。。老大,用力,用力,再用力,你没吃饭亿吗。。。大婶,别急呀,来日方长,你们两个时间多着呢,有必要这么快吗퓣。。。不会把老大,这么快就不行了,男人的脸都被你丢尽了。”QQ一旁指烑导着,说出的话精炼到极致,玲珑都不敢想象肶,怕自己想歪了,事实上确实有点歪了,但其歪的念头刚起时,事实已经注定了。

      逍遥叹耳边听着QQ的指挥,刚沧开始还正常,后面越听越不对劲,尤其是身边还有个女的,两人之间距离越来越近,又联想到蓝色妖姬的倾世容貌和妩媚的声音,䔫身体不自觉的有了反应,“该死的妖精”暗Ć骂了一声,强压下心中的恶念,继续找寻中,绝对是太豠认真了,两人时不时的接触,逍遥叹条件反射般地收缩。

      “看不出来嘛,小弟弟还是初噢。”妩媚的声音在耳旁响起,逍遥叹身体紧了紧,他不怀疑,要是再来几次,自己绝对出丑,现在身上有力气也使不出来,赶紧躲到一边,让刀剑上。

      “大婶,用力呀,使劲呢,刚才埠老大在身边不是很有力气吗,现在怎么没啦?刀剑啊,赶紧一边待着去,不要打扰老大。。。老跥大,还不快上。拿出男人的气魄,不要让女人小瞧了。。。什么,你不感兴趣。不感兴趣也要上,宁愿让人瞧不起,也不能说自己不行。。。老大,加油啊!大婶,用力,使劲。㊉。。还差一点,就差一点了。。。在不就完了么,真没出息,老大。”

      石碑高约百米,宽不过十米,在众人的合力下,准确的说是一行人受不了QQ的话,爆发出超人般的战斗力,终于将圆点큾给打穿了,逍賓遥叹透过圆点向里望去,内部漆黑如墨,见不到一丝光明。刚想转身让其他人观看,一股巨大的吸力传来,便消失在石碑前。旁边的蓝色妖姬不明所以,也探头看去,跟着消失了。

      “老大去哪我们就去哪,走,进去,看向那个洞就行了。”QQ等人紧随其后,等最后一人消失后,洞口消失,石碑再次回复原状,一切如常。

      漆黑、昏暗,没有鬼哭狼嚎,只有寂静无声。感觉过去了很久,眼前依然是漆黑一䷄片,逍遥叹漫无目的的行走着,没有任何声响,也没传来脚步踏地声。静,寂静,加上黑,ꞙ成了这里唯一的主宰。忽然感觉肩膀被拍了一下,逍遥叹刚准备挥拳时,一声音传来:“老大,是我们,除了那位大婶以外,都到齐了。”黑暗中一束微弱왥的光来自身后,逍遥叹转身看到QQ就像一个大灯泡,照亮狭誎窄的四周。

      “QQ,说下这里的情况。”

      “老大,我们ཏ现在就在䛉天碑内部,也是封印血腥女皇的地方。老大,说你的情况吧,突破了吧,领悟了什멝么大招。”

      “嗯,但和我想象的不一样,之前以云星陨的身份得到的修行境界情况⾸是,识海诞生一颗微小的颗粒,就是一星境,随着它慢慢变大,最后形成一个完整的星体,便是一星境巅峰;当识海出现第二颗微小的颗粒,进入二星境,最终形成完整的星体,成为了二星境巅峰;以此类推,直至九星境巅峰,星体的大小、࿐特性决定了实力和属性,像行星和卫星实力就不一样,同是卫星,内部一个火元素多,一个水紧元素多,属性又有区别了。而异象期之后的情况不一样了,具体的我们不清楚,是吧。。。我现在情况和繾通用不㓽一样,识海内形成一个完整的星体,就进入一星境了,当星体周围有其他物质围绕,并且形成一个完整的循环,进入一星境巅峰;当形成第二个完整的星体,作为形成一个完整的循环,应该可以成为二星境巅峰;以此类推。目前我在二壻星境,刚刚形成一个完整的星体,后面是不是重复前面的循环,只能交给时间了。。。我感觉,就星境而言,ᲀ这两种就像星球和星系՗的区别,他们是一个星球,我是一个星系,最开始形成那个星体就是恒星。QQ,是我的修炼出问题吗?”

      “老大,悯可能和我们的出生地有关,目前只能这样猜测,鹮具体要看事态发展。不过这ý样也有好处,别人过着相似的河,你在渡江,突破神境的道路更宽。。。还有其他变化吗,青莲剑歌是?”

      “青莲剑歌是我依据那个荷塘领悟的,类似于形成一个领域,凡是进入里面的人,只能根据我所制定的规则婗行事,换句话说,我的地盘我做主。”

      “老大,这个确实好用,但是感觉有好多缺モ陷,具Ʃ体在哪里,使用次数太少,检验不出来。”

      ೈ“确实,我也感觉需要完善,不过很好用,不是吗?至少蓝色妖姬对它没办法,另外我好像领悟生死之道了,有一种可以掌控他人生死感觉。”

      “生死,还掌控,老大,你没发烧吧。掌死谁不会?杀一疖只㶴鸡鸭,是掌握死亡,杀手杀Ų人,士兵、将军杀敌,也是掌握死亡。。。掌握生?医生救死扶伤,普通人学会的急救常识,丹师炼制的救命丹药,㺁也是掌握生命。뮷既会杀生,又会救人的多了去了,你认为他们掌握生死之道吗?”

      “是,也不是。我敢说的掌握生死,是因为我可以复活,将已经死亡的生命复活。”

      “复活,老大说具体点。”

      “要说具体的话,三天三夜都说不完。简单点就是你一个已经死亡的生命,肉身没了,三魂七魄也快消失了,但只要他还有一点灵魂,就可以让ጥ他再次活过来,那点灵魂体是什么状态,活过炂来以后就是什么状态。比如说灵魂体拥有巅峰时期的记祉忆,那么活过来以后,巅峰时期伬拥有的记忆、能力都存在,但之后的全部消失;如果记忆是먘临死前的一刻,那么复活녍之后,一生的记忆、能力,差不多都存在了。。。再简单点,把那残缺的灵魂体当成一部模糊不清电影,拥有哪一部分的片탼段,复活后就可以还原这个片段了,最好的结果是百分百还原整部影片。。。明白了吗?”

      “听不懂。”刀无柄说。

      “听不懂就算了,当我没说。。。要不然,你们自杀一下,我再把你们给复活了,亲身体验不就明白了。”

      “。。。”

      “可以一试!老大,你把这个空间,想象成一个灵魂体,试一下不就行了。”QQ提出建议。

      逍遥叹闭幕感受了一番:“不行。没有活过的,没有灵魂体。除了蓝色妖姬和我们几个以外,在这里我感觉不到其他任何死和活这两种存在。”

      㙕“老大,你当我之前指挥你们是随便乱说的吗?还不是为了让这里面的家伙胡思乱想,不然我们现在哪有可能进来。。。

      蝼 我有一个的感觉,如果你真的领悟了生死之쇝道,在这里绝对可以用䰩。”QQ一本正经的说,玲珑在旁边悄悄地竖起大拇指。

      逍遥叹看到了玲珑的小动作,不解其意,想了想,也没发现有什么不对的,说:“好,我试试。。。万—物—生。”

      逍遥叹双目微闭,感悟周围空间的细微变化,忽然抬起左手,手心中缓慢显现一个奇异的图案,似有生之气息,随着时间的推移,完整的图案显现Κ,接着瞬间消失羾。QQ在发现左手的刚刚出现图案同时,垂下的右手另有一个图案慢慢成型,气息与左手截然相反,在左手图案消⇦失的同时,也消失了。

      “哈哈哈!终于解脱了,你们,放手一搏吧!”一个嚣张的声音响起,而后再一次陷入了寂静。

      空间中黑雾翻滚,能⒆量激烈的碰撞者,逍遥鐅叹有被监视的感觉,有冰冷的杀意,有善意的眼神,有冷漠的旁观等。逍遥叹四处查看,并未发现任듧何异常。石碑内空间震动频繁,某一时刻,内部空间与外部空间产生了共振,并且裂开一个大洞,黑雾有所感之,纷纷涌入洞口后四散而去。

      쌦 “成精了哈!”逍遥叹看到这一幕,不由感慨道。

      “这一幕感觉在哪见过,让我想想。”玲珑疑惑不解。

      ṅ“赶紧想,想到了赶紧说。要是一不ꔘ留神放跑了终极boss,咱们先有个心理准备,是打劫鹡呢,敲闷棍呢,还是威胁利诱呢?”化骨龙不知从哪里钻的出来,尔后和QQ嘀嘀咕咕的,不知道在说什么,逍遥叹近耳倾听,感觉在听天书,不知所云。

      “想起来了,౓是水球一部很出名的小说,书上写道:众人把门推开,看里面对,黑洞洞地,但见:昏昏默默,杏鬯奋冥冥。数百年不见太阳光,亿万载难瞻明月影。不分南北,怎辨东西믧。黑烟召霄扑人寒,冷气陰陰侵体颤。人迹下到之处,妖精往来之乡。闪开双目有如盲,伸出两手不见掌。常如三十夜,却似五更时。。。众人只得把石板一齐打起,看时,百板底下却是一个万丈深浅地袕。只见袕内刮刺刺一声响亮,ꌑ那响非同小可,恰似:天摧地塌,岳撼山崩。钱塘江上,潮头浪拥出海门来;泰华山头,巨灵神一劈山峰碎。共工奋怒,去盔撞倒了不周山;力士施咸,飞锤击碎了钧始皇辇。一风憎折于竿竹,十万军中半夜雷。那一ጝ声响亮过处,只见一道黑气,从袕里滚将起来,掀塌了半个殿角。那道黑气直冲上半天里,空中散作百十道金光,望四面八方去了。”

      “靠,一百单八将。”

      칳 “老大,咱们好像放跑了不得⺥了的对手。”

      “管我毛事,人家干的是大事业,咱们只是小喽喽,哪瞧得上眼啊!”

      “替天行道。”

      “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